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十九章
    “你之前还没说是什么人呢?”

     见着恋人也不反抗,就只是傻乎乎地对自己笑着,迹部琉璃忍不住有点想笑,也不好再继续下手,不由心软地收回了揪着少年耳朵的手,凤眸微瞪着他,转移话题问道。

     泽田纲吉揉着红通通的耳朵,老老实实地回答,“我也不太清楚,不过应该挺厉害的样子吧?”

     迹部琉璃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又疑惑问道,“你和那么像,有没有怀疑过他是你的祖先?”

     泽田纲吉愣了一下,有些犹疑地挠了挠后脑勺,“这个……应该不会这么巧吧?”虽然自己心里也很不确定就是了。

     尤其那道能引起自己共鸣的橙红火焰……

     回忆起那天金发青年额头上燃起的,蕴含着强大力量的火焰,他心中微微一动,蓦地闪过什么。

     “对了,琉璃酱。”不知想起什么,泽田纲吉突然开口问道,“你知道‘彭格列’是什么意思吗?我听他们似乎很多次都有提到这个词。”

     “蛤蜊?”紫发少女扬眉,有些不以为意地道,“大概是他们谁比较爱吃蛤蜊?”

     “噗,没错~因为我们是蛤蜊家族嘛,是卖水产的大家族哦……哈哈哈!”

     显然正向凉亭走近的等人听见了他们的对话,在朝利雨月低声翻译后蓝宝立刻一本正经地回答道。然而不待他严肃有三秒钟,便立刻脸上破功地捂着肚子躲到朝利雨月背后笑倒了。

     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的:“……”

     “让你当时非要取这个名字,现在后悔了吧。”想起好友当初为家族起名时突然的恶趣味发作,g不由幸灾乐祸地低声笑了起来。

     微微沉默一瞬背后突然弥漫起黑气,脸上的笑容却愈发灿烂起来,金色的头发在阳光下闪闪发亮着,“怎么,g你是对我们家族的名字有什么意见吗?”

     “……我觉得有意见的人可不只我一个人,你说呢蓝宝?”g轻咳一声,突然一本正经地将目光移到了蓝宝身上,颇有祸水东引的意思。

     “这是当然的吧,别人在介绍自己家族时都是要多霸气有多霸气的名字,到了我们介绍,突然就蹦到了水产的名字上,完全反差的对比,弄得跟个吃货家族一样……所以说我们到底是有多爱吃蛤蜊啊,居然连家族也叫这个名字,啊啊真是太不符合本大人的气质了!”

     蓝宝立刻不假思索地吐槽起来,一看就是在心中积怨许久的模样。

     “我居然都没发现蓝宝你居然有这么大的意见呢,这可真是我的失.职啊——”

     缓慢低沉的声音像是从牙缝里挤出来的般,带着几分咬牙切齿的味道。

     “是啊,你说当时怎么……”

     满脸写满了傻白甜的蓝宝还在滔滔不绝地抱怨着,说到中途终于小动物直觉发作,突然觉得哪里不对,声音也不由渐渐慢了下来。

     ……刚才那道声音,好像不是g的?

     他僵着脸扭过头,便看见了一张笑得惊天动地堪比太阳的灿烂笑脸,不由对他干巴巴地扯了扯嘴角,露出了一个难看的笑容。

     ……药丸,自己的小命就要交代在这里了么?救命啊嘤嘤嘤!

     “诶,这个时代卖水产也这么有钱呀?很厉害嘛。”迹部琉璃倒没有怀疑他们的话,不由抚摸着泪痣感慨着笑道。

     “大概我们是水产世家?”瞪了一眼看天看地就是不看自己的蓝宝尴尬地轻咳一声,一本正经地胡诌起来,“那个,要知道现在卖水产其实也很挣钱的,几代积累下来家财自然有不少了哈哈。”

     ……真该庆幸当初由于考虑到保护他们安全的因素,最后就没有将两个孩子带回总部。不然看到那个城堡……真的是不知道该怎么圆回来了。【捂脸】

     其他几人则表示忍笑忍得有点胃痛。

     泽田纲吉却隐隐觉得有些不对,不过看着那真诚【大雾】的眼神又觉得自己可能是太敏感了,不由有些不好意思地看了他一眼,磕磕绊绊地用生疏的意大利语表示道,“原来是这样,看来是我误会了。之前总听这个词我还觉得有些奇怪,以为是什么重要的东西……”

     这孩子的直觉可真——

     脑后流下几滴冷汗,不禁干笑起来,“哈哈怎么可能呢,纲吉你真是想多了。”

     “这下我总算确定了,纲吉这家伙绝对是的后代!一定有血缘关系!”蓝宝唇角挂着懒洋洋的笑容,暗暗冲少年竖起了大拇指,“明显都有超直感嘛,幸好他那时候还不懂意大利语,不然肯定早就发现不对劲了。”

     “……附议。”g摸摸下巴,赞同地点了点头。

     朝利雨月轻笑了一声,“这也是他们的缘分不是吗?”

     不然为什么明明是穿越任意时空的古井,却偏偏就穿到了他们这个时代,还恰巧地掉落到了他们身边呢?

     >>>>>>>>

     “请教会我点燃那个火焰的方法吧!”

     这天,趁着迹部琉璃去见之前好心收留自己的诺玛大婶时,泽田纲吉在后花园找到散步的,突然站在他的身前,握着拳脸色涨红地向他深深鞠了一躬。

     虽然知道自己的请求实在太过厚颜无耻无理取闹,明明自己已经被好心收留,还要要求他教导自己点燃火焰,但,但是……

     猝不及防听见这个请求并没有动怒,反而一脸惊讶地下意识问道,“你能看见火焰?我额头上的那道火焰?”

     泽田纲吉满脸羞愧地点了点头,略有些语无伦次地解释着,“虽,虽然可能很突然,但是因为我之前似乎也可能燃起过这种火焰,而,而且你那天的那道火焰让我感觉很亲切,所以才想请教你……”

     事实上自从那次看见男人点燃火焰解决敌人时,他的心中就隐隐升起了这个念头。

     他想要变得和男人一样厉害,想带给琉璃酱安全感,让她可以放心依赖自己……这样他就可以守护好琉璃酱了啊。

     更惊讶了,没想到少年居然也能燃起火焰,莫非真是自己的后代不成?

     因为这个猜测的心中不由更加柔软起来,“所以,你是想让我教导你如何运用火焰是吗?”

     “事实上——”少年更羞愧了,“我还不知道到底要怎么点燃火焰……”

     提出疑惑,“那你刚才说曾经点燃火焰?”

     “那时候我只是凭着本能,之后就忘记到底是如何出现的了,所以我想学会这种方法!”泽田纲吉紧紧握着拳头,坚定又诚恳地再次请求道,“所以拜托你了!”

     “可以倒是可以,难得会遇见与我一样特殊的人,果然是我们的缘分呢。”轻松地拍了拍他的肩膀,示意他不要太紧张,“或许让你穿越到这里,就是让我教会你也说不定呢哈哈。”

     “……嗯,麻烦你了!真的非常感谢!”少年脸上闪烁着感动的神色,再次向他深深鞠了一躬。

     “没必要这么严肃吧……不过,你又为什么想要学会这个呢?等到回去后你应该就不需要了不是吗?”

     “因为我想变得强大!”他直接不假思索地脱口而出回答道。

     顿了顿,棕发少年才继续开口。他脸色微红,露出一丝腼腆的笑意,暖眸中却透着不会动摇的坚定与勇气,“只有变得强大起来,这样才有资格说——我要保护琉璃酱这种话啊。”

     ——我说过,会保护琉璃酱的啊。直到我们找到方法离开……不,应该说即使回去后,我也希望可以保护琉璃酱的。

     “有着这样让你前进的动力,这很好。”露出温柔欣慰的笑容,“你要记得,纲吉。只有心中有着坚定不放弃的信念,才能够燃起强大的火焰。”

     泽田纲吉有些懵懂地挠了挠头,似乎不太理解他的意思。

     “其实也不需要弄懂。”突然轻笑一声,温和地教导道,“你只要一直保持着这样的信念,去保护你心中重要的人就好了。”

     想起临走时还拽着自己耳朵嘱咐自己老实等她回来的紫发少女,棕发少年心中微甜,不由一脸认真地点了点头。

     “跟我学习可是会很辛苦的,可别后悔。”面容俊美的金发青年向他眨了眨眼睛,“记得提前做好准备哦。”

     泽田纲吉丝毫没有犹豫地再次坚定点头,“我已经做好准备了,哪怕再辛苦也没关系!”

     欣慰地点点头,“看来你已经有这个觉悟了,很好。不过你特意避开琉璃来找我……是想要瞒着她这件事吗?”

     “嗯……我还不想让她知道这件事。”棕发少年轻声回道,“想要保护她是我自己私下做的决定,她只要每天都开开心心的就好了。”

     “哎呀,没想到你这小家伙居然这么痴情呢,完全看不出来呀。”

     “……才,才没有!”

     “这是害羞了?不过跟我说这些好像没什么用,这些情话还是在琉璃面前说比较好吧?一定会很感动的哦~”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