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一章
    泽田纲吉第一次见到迹部琉璃的时候,两人相遇的场景并不愉快。

     他只是突然想来秋叶原买几部网友推荐的游戏而已,却没想到会遇见杀人事件。这对一个才十二岁的孩子来说,哪怕只是听说并没有看见尸体,也真的是件恐怖的事情。

     棕发少年有些惊魂未定地抱着怀里的游戏机,坐在餐厅里看着光洁的桌面发呆,也不知是在想什么。

     “我说,都已经破案了,你不会还在害怕吧?”

     如丝绒般柔滑却懒洋洋的声线突然在身旁响起,泽田纲吉顿时吓得险些蹦起来,他下意识扭过头,便看见了一个十分耀眼的女孩子。

     是的,他只能用“耀眼”来形容这个——一看就知道是那种校园偶像——与自己完全不是一类人的女孩子。

     少女与他年龄相仿的模样,还没有长开的包子脸带着几分稚嫩的明艳,眉目却精致无双,眼角下一点泪痣熠熠生辉。柔软蓬松的天然卷刘海散落在瓷白的额头上,如丝绸般柔滑漂亮的紫灰色长发被梳成麻花辫搭在身侧。她手肘搭在桌面上,正撑着下巴似笑非笑地看着他,那双如蓝宝石般华贵清透的凤眸肆意又骄傲。

     即使只是仅仅坐在那里而已,也给人一种十分耀眼的感觉。

     “你,你怎么……”第一次有这样漂亮又耀眼的女孩子与自己搭话,泽田纲吉顿时红了脸,紧张又窘迫地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我之前就看见你了啊。”看着眼前结结巴巴的少年,迹部琉璃瓷白纤长的手指不由点了点桌面,语气却依旧带着点懒洋洋,“不过警察例行的排查询问而已,只是叫到你就脸色惨白紧张的不行,那模样就差直接说你与这件事有联系似的,也难怪那个警察不停追问你了。”

     泽田纲吉顿时惊恐地倒抽了一口气,脸色惨白地下意识紧紧抱着游戏机,那双棕褐色的眼眸也显而易见地浮出了些水色。

     “……”他不会真信了吧?

     “我,我真的什么都不知道qaq!”

     眼见着少年就要哭出来的迹部琉璃:“……”这家伙怎么可以这么胆小_(:3」∠)_

     ——于是最后,迹部大小姐不由为自己心血来潮的一次恶作剧而付出了代价。

     “那,那个……你真是开玩笑的?”在迹部琉璃无奈的解释下,泽田纲吉终于稍稍舒了口气,却还是有些不确信地瞅着她,怯怯地问道。

     少女对他翻了个白眼,无力地撑着下巴,“是是,我错了,我不应该跟你开这种玩笑的。”

     看着女孩子不自觉鼓起的包子脸,泽田纲吉犹疑了一下,还是对她露出了个腼腆的笑容,小声说道,“其实你刚才……是在提醒我吧?对不起,我不应该那么紧张的。”他其实能感觉到的,女孩子对自己并没有恶意。

     这下迹部琉璃反而愣住了,完全没想到这个看起来怯懦胆小的少年,被恶作剧了居然还反过来跟她道歉。

     这一点……还真是跟那个家伙挺像的呢。

     想到那个即使不是他的错,只要自己不开心也会对自己道歉的笨蛋,迹部琉璃唇角不由泛起了一丝笑意。她微抬下巴,海蓝色的眼眸流动着眸中柔软的情绪,口中却不客气地问道,“为什么要道歉?”

     “诶?”泽田纲吉一怔,不由苦恼地挠了挠头发,茫然望去,“你好心提醒我,我刚才却还……那样子,本来就应该道歉的吧?而且……”也不知道为什么,她总给自己一种熟悉的感觉,所以下意识就——

     迹部琉璃顿了半天,终于失笑地扯了扯嘴角,“你这家伙,还真是……”跟那个家伙好像啊。

     啊啊果然又丢脸了吧?

     在女孩子那说不出什么情绪的注视下,不知道是不是自己说错了什么的泽田纲吉,不由窘迫地红了一张脸,恨不得赶紧刨个洞将脸埋进去。

     然而似是想到什么,他又连忙抬起头疑惑地问道,“等一下,你刚才说破案……?”

     “你的反射弧未免也太慢了吧?”唇角不自觉抽搐了下,迹部琉璃顿时不客气地吐槽道,“嗯哼,都过了这么久,你才反应过来之前的凶杀案已经破案了吗?真是太不华丽了。”

     泽田纲吉不好意思地挠了挠脸颊,“我之前太紧张了,也就没注意。不过没想到居然这么快就能破案,感觉好厉害的样子。”

     “嘛,毕竟有被誉为‘日本警察的救世主’的工藤新一在,这速度也是挺正常的吧?”迹部琉璃有些奇怪地反问道。

     泽田纲吉:Σ(°△°)︴工藤新一?!

     迹部琉璃纤长的手指点了点泪痣,明亮的海蓝色凤眸微微眯起,“你……不会一直都没有发现工藤新一吧?”

     泽田纲吉:“……”

     “啊哈,看来你还真是走神得十分专心呢。”看着棕发少年顿时皱得苦哈哈的脸,迹部琉璃不由勾起唇角笑得十分愉悦,懒洋洋地坏笑道,“真是了不起的天赋呀,少年。”

     内心呈兔基斯失意体前屈状的泽田纲吉:“……qaq!”

     正待迹部琉璃准备补上最后一刀之时,一道优雅轻灵的钢琴铃声拯救了此刻急需时光机的少年。

     “琉璃酱,你现在在哪里?”充满活力的少女嗓音响起,显然是等久了,她的语气里不由带上了小小的抱怨与撒娇,“不是说买完游戏就回来的嘛?”

     “啊,抱歉啦五月酱,遇见了一点事情,我就不小心忘记了。”这才想起自己其实还有约的迹部大小姐柔声道了歉,而后连连保证马上就回去,这才得以摆脱少女可怕的絮叨声而挂了电话。

     “是朋友吗?”看着明显松了口气的紫发少女,泽田纲吉心中突然有种说不上来的滋味。他微微垂下了脑袋,近乎自言自语地喃喃着,棕眸深处带着小心翼翼的艳羡,“……真好啊……”

     迹部琉璃握着手机的手微微一顿,不由歪头去观察整个人都陷入失落之中的棕发男孩子。

     其实她并没有像哥哥那样敏锐的洞察力,如果不是在之前认识了一个与这个男孩子有些类似的人,自己恐怕根本不会理解他到底在说什么吧?

     果然,这样看上去更像了呢。

     迹部琉璃这么想着,又无奈地摇了摇头。虽然已经算是好友了,但自己果然还是不能完全理解这种类型的人啊。毕竟迹部家的美学可一向都是华丽的耀眼!

     “嗯哼,朋友什么的,难道不是该自己去争取的吗?”顶着稚嫩包子脸的女孩子站起来慢条斯理地说着,玫瑰色唇角微扬,那如丝绒般细软柔滑的声线真是华丽的过分,“有时候鼓起勇气向前一步,也许就会得到意外的收获也说不定哦~”

     泽田纲吉怔愣地抬起头,看见的便是女孩子流光璀璨骄傲肆意的海蓝色凤眸,眼角下那点泪痣依旧熠熠生辉。

     >>>>>>>>

     “铛铛铛铛~”

     刚推开甜品店的门,里面便传来桃井五月活跃的声音。然而在对上她举着的那个眼熟的便当盒之时,迹部琉璃原本还泛着笑意的小脸顿时僵住了。

     “五月酱,这,这是……”出于英格兰的绅士(?)风度,即使心中已经伸出沉痛无比的尔康手,迹部琉璃面上却还要因粉发少女脸上那期待的可爱表情,而露出恰到好处的好奇神色。

     “这是慰问料理哟~”桃井五月骄傲地挺起胸,一边替她打开便当盒一边笑眯眯地解释道,“我听麻美酱说你在做升学准备,最近一定很忙吧?”

     ——千山麻美!

     正在家里玩游戏的千山麻美顿时打了个喷嚏,不由茫然地揉了揉鼻子,谁在想她吗?

     “唔,唔——”尽力维持从容姿态地看着这份——静静躺在盒子里的黑暗料理界担当——“慰问”料理,迹部琉璃含糊地回答道,“还好吧。”

     “唉,时间过得可真快。转眼我就二年级了,琉璃酱也马上就要升入国一了啊。”

     桃井五月感慨地揽过女孩子的肩膀,似是想起什么突然扭过头,笑嘻嘻地说道,“对了,你不是在做网球部经理的准备资料么?我现在好歹也是我们篮球部的经理,虽说有点差别,不过若是有什么不懂的地方还是可以来问我的哟~”

     “放心吧,需要麻烦你的地方我一定不会客气的,五月酱。”

     迹部琉璃若无其事地转移着话题,开始与桃井五月讨论起经理的职责来。

     然而就在桃井五月兴奋地说起什么时,她的手肘突然微微一抬,便无意地撞到了那个不知怎么已经跑到桌边的便当盒,然后……

     心痛地看着便当洒落一地的桃井五月:“……”

     “qaq琉璃酱,我特意给你做的慰问料理没了嘤嘤嘤!”

     迹部琉璃有些心虚地移开视线,微笑着连忙表示完全不介意,其实心里这才终于松了口气。

     ——这真是太好了,感谢上帝。

     少女撩了一下额前的刘海,由衷地感慨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