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六章
    迹部琉璃回国的第二天,便被闺蜜们叫去商讨伊豆旅行的计划了。

     “去伊豆自然要先去泡温泉了!不泡温泉还算去过伊豆吗?泡温泉啦就泡温泉!”千山麻美激动地表示道,坚持要先去泡温泉。

     “你去箱根那边还没泡够啊,要我说还是去看海比较好吧。”桃井五月耸了耸肩,咬着吸管含糊说道,“琉璃酱你觉得呢?”

     “都可以啊,或者我们可以先泡温泉,第二天再去看海?”迹部琉璃笑意盈盈地托着下巴,中和了一下两人的意见,“反正两个也不冲突呀,而且我主要也是眼看就要开学了,所以才想要打算来一次最后旅行的嘛,怎样都可以啦。”

     “唔,这样也行啦。”千山麻美歪头想了想,不知想到了什么,不由莫名语气暧昧地问道,“那……就我们三个人去?”

     桃井五月先是茫然地与她对视一眼,见千山麻美冲自己挤眉弄眼,突然仿若福至心灵般懂了她的意思,“啊啊,对呀!就咱们三个去会不会有些无聊啊?”

     迹部琉璃奇怪地抬眸瞅了两人一眼,见她们一副不怀好意的模样,不由身体后仰靠在椅背上,双手抱胸好整以暇地看着她们,“怎么,那你们是还想叫谁一起来,嗯哼?”

     “这个嘛,你懂得嘿嘿~”

     迹部琉璃唇角扬起似笑非笑的弧度,“真可惜,我不懂呢。”

     “别这样嘛琉璃酱~我们到现在都还不知道那个隐藏在你背后的小妖精到底是谁,你忍心让我们这么苦苦追寻到白头么?……卧槽,你居然还点了头!嘤嘤嘤你好狠的心哪女王大人!”

     千山麻美简直浑身是戏,这一番唱作俱佳竟是演了个全套,让桃井五月笑得都快要再次滚到桌子下面去了。

     迹部琉璃却只是懒洋洋地“哦”了一声,完全不为所动。

     千山麻美先是噎了一下,然后不肯放弃地咬牙切齿了半晌,终于决定使出必杀技——开始撒泼了起来。

     “……啊啊我不管!迹部琉璃你要是不将那只小妖精带来让我们看看,你今天就别想出我千山家大门了!”

     “我们还是不是真爱了,啊?……什,什么,可恶你这渣居然否认!那我们的友谊呢,友谊你也否认?好好好,迹部琉璃我们的友谊已经走向尽头了我跟你说,就算你再怀着诚意来求我都没有用!”

     “……卧槽你倒是给本小姐犹豫几秒钟啊嗷嗷嗷!”

     “哈哈哈我不行了求放过啊哈哈哈哈!”桃井五月已经笑疯。

     千山麻美蹲在墙角处画圈圈,阴影线落下笼罩住她忧郁的身影,“嘤嘤嘤果然友谊的小船说翻就翻,迹部琉璃你原来是这样狠心的女人,我真是看错了你呜哇哇哇!”

     迹部琉璃懒洋洋地倚在靠椅上,依旧不为所动,“所以,我们的友谊就这样单方面结束了?”

     千山麻美顿时不可置信地抬起头,伤心欲绝地捂住了胸口,“哦,不,不!迹部琉璃你,你居然——”

     “噗等等,为什么是单方面?”桃井五月拼命忍笑着举起手来,好奇地追问道。

     慵懒的明艳少女唇角泛起戏谑的弧度,“哦,大概就是我单方面想和她绝交,然而她却死不放弃要拼命挽留回我……这样吧。”

     突然“唰”地一声,周围瞬间一片漆黑。孤零零的一束灯光打下,只见千山麻美颤颤巍巍地向紫发少女伸出了一只手,满含深情与痛苦地泪光盈盈看着她,最终却还是绝望地垂下了手臂,就这样静静地闭上了眼睛……

     “卡——!”桃井五月连忙做了个暂止的手势,然后噌噌两下将漆黑的背景板擦掉,不由擦了擦笑出来的眼泪,“麻美酱你可真是越来越会玩了,相信未来你的梦想一定会成功的!”

     “哼哼,那是~”千山麻美瞬间恢复活力跳回座位上,得意洋洋地甩了下自己的马尾,“我可是未来要和莲大人同台的女人啊!”

     “敦贺莲?”

     迹部琉璃斜睨了她一眼,又仔细地观察了一会儿,就在千山麻美莫名紧张与茫然之时,她才慢条斯理地打了个响指,唇角扬起恶劣的笑意,“果然,我觉得还是做梦比较快啊。真是太不华丽了,呐,五月?”

     “是是是,哈哈哈……”

     千山麻美:“……”好生气哦可是还要保持微笑……卧槽为什么我还要保持微笑啊是智障吗啊啊啊!!

     “你居然就这样伤害我的理想呜呜呜迹部琉璃你真是让我太太太太——太伤心了!”天真无邪的红发少女再次暴起。

     “哦。”

     再次被噎的千山麻美:“……”这种卡在喉咙吐也不是咽也不是不上不下的感觉好难受嗷嗷嗷!

     见千山麻美已经被打击得快要灰飞烟灭,迹部琉璃自然见好就收,轻轻勾了下她的鼻子,笑意盈盈地哄道,“好啦之前开玩笑的,如果真那么喜欢敦贺莲的话……”

     毫无防备突然被撩了一下的千山麻美一呆,好半天才反应过来,不由瞬间惊慌又羞赧地染红了脸颊,却还非要傲娇地扭过头去装出毫不在意的模样,“你,你以为这样就能得到本小姐的原谅吗?哼,哼!告诉你别妄想了!”

     “哦呀?那麻美酱要怎样才能原谅我呢?”迹部琉璃微微眯起了好看的凤眸,似笑非笑地问道。

     千山麻美立刻爽快地暴露了自己的目的,“起码也要让我好好看看你背后那只小妖精是谁才行啊!”

     ……

     “总之,事情就是这样了。”迹部琉璃在电话里无奈地笑道,“所以纲吉君有空吗?如果没有的话其实也没关系,我——”

     “啊,没关系,我有空的!”泽田纲吉有些晕乎乎地听完她的解释,还不敢相信真的是琉璃酱的朋友想要见自己,“不过……这样没关系吗?我,我可能会让琉璃酱你的朋友失望……”

     “这有什么会失望的?”迹部琉璃不以为然地回道,“她们只是想知道那次跟我一起去玩的人是谁而已,我也正好想将你介绍给我的朋友,为什么会觉得失望?”

     “是,是吗?那我就……”棕发少年有些羞赧地挠了挠脸颊,“打扰了。”

     “好,那就这么说定啦。三天后我会去接你,乖乖在家等我,啊嗯?”

     “嗯,嗯!”

     >>>>>>>>

     “奈奈阿姨,打扰了。”

     泽田奈奈刚打开门,便看见站在门口向自己笑着打招呼的紫发少女,眉眼弯弯好不可爱。

     “阿拉,琉璃酱~好久不见!”泽田奈奈开心地拉着她的手,暖棕色的明眸闪烁着璀璨的阳光,“是来接纲君的吗?纲君今天可是一大早就开始准备,看起来可兴奋了呢!”

     “诶——我还以为他又会失眠,等我去叫他呢。”

     迹部琉璃露出了一个意味深长的笑容,不由对女人身后因听到动静急急忙忙跑过来的少年,促狭地眨了眨右眼,“呐,纲~吉~君?”

     “——啊啊琉璃酱!那次只是意外啦意外!”被提到黑历史的泽田纲吉顿时羞窘地险些炸毛。

     “嘛呐,谁知道呢~”

     “琉璃酱!”

     “好啦好啦,相信你就是了~不愧是纲吉君呢,一大早就这么有活力!”

     泽田纲吉:“……”到底是谁害的啊喂!【跪】

     “那东西都收拾好了吗?”

     “嗯,嗯……差不多了吧。”泽田纲吉挠了挠头,有些不确定地点了点头。

     泽田奈奈在一旁笑眯眯地轻巧插话,一不小心就无意识地坑了儿子一把,“没有了哦~要知道纲君可是在你们定下来之后就开始收拾了,特别积极呢!”

     “啊啊啊妈妈qaq!”

     在少女含着戏谑笑意的目光中,泽田纲吉心中小人呈兔斯基失意体前屈状,不由再一次欲哭无泪了。虽,虽然确实是很期待,但……妈妈你也不要就这样直接说出来呀啊啊啊!!

     “嗯,纲君怎么啦?”泽田奈奈笑容天然地歪歪头,似乎不太理解儿子为什么叫自己。

     迹部琉璃笑意渐深,“原来纲吉君居然这么重视我们的旅行计划呀,还真是——”

     嘤嘤嘤果然又在琉璃酱面前丢脸了……

     泽田纲吉沮丧地低着头这么想着,头顶两只幻化出来的兔耳朵也由此软趴趴地耷拉了下去。

     “……让人觉得很开心呢。”

     后半句轻飘飘地传进耳朵里,泽田纲吉险些还以为是幻听,不由有些茫茫然地抬起了头。

     咿,开心?

     “怎么,一副不敢相信的模样。”一见这副表情迹部琉璃就知道他在想什么,不由哼笑着扯了扯他的脸,“要是再敢给我胡思乱想——”

     泽田纲吉被扯得有点疼也不敢叫,听见她透着威胁的声音连忙狠狠摇了摇头,“唔唔真的再也不敢了qaq!”

     “哎呀,纲君和琉璃酱的感情真好呢~”泽田奈奈捧着脸开心地笑着,完全忽视了儿子求救的眼神。

     泽田纲吉:qaq

     >>>>>>>>

     “诶,骗人的吧!”

     千山麻美早就对闺蜜要去接的人好奇地不得了,因此在机场前望眼欲穿了许久,才终于见到了在人群中格外显眼的紫发少女。

     然而她在看见那个跟在迹部琉璃身后的棕发少年时,不由顿时瞪大了眼睛,下意识喊了出声。

     尤其在少年听到她的叫声突然吓得一缩脖子的时候,千山麻美更想不通了。

     这家伙看起来就一副怯懦好欺负的模样,到底是怎么和琉璃酱认识的啊!两个人画风就根本不同好么!

     “这,这个……就是那只——”默默收回小妖精这个美好的形容,千山麻美表情有点扭曲地道,“呃,之前跟你去露营的朋友?”

     ——真是给跪了,对着这家伙根本说不出口“小妖精”一词啊喂!

     泽田纲吉先是缩了缩脖子,不知想到什么又涨红着脸挺直了身体,对表情有点奇怪的两人认真又笨拙地介绍自己,“你,你们好,我是泽田纲吉,是琉璃酱的……嗯,朋友。”

     千山麻美也不知道是在尴尬什么,只是对他有些别扭地点了点头,“那个,千山麻美。”

     桃井五月倒是友好地对他笑了笑,“我是桃井五月,之前就听琉璃酱一直在提起你,所以一直对你很好奇呢,今天可算看见你的真人了。”

     “诶,琉璃酱……提起过我?”泽田纲吉眼睛顿时亮了起来,暖棕色的眸中闪烁着欣喜的光芒,就仿若得到了全世界一般让人满足。

     只是对别人提起过他就会觉得很满足很开心么?

     桃井五月有那么一瞬恍惚了一下,感觉突然明白为什么琉璃酱会将这个看起来很普通的男孩子视为重要的朋友了。

     大概是……如果有一个人将你视为很重要很重要的朋友,他总是会将你摆在第一位般这样重视着你,无条件地包容着你,甚至你说什么他都会第一时间答应,即使可能会让他再为难……这样的话,哪怕再冷漠的人恐怕也会心软吧?更何况是她们这个看起来高傲不好相处其实心中最柔软不过的迹部大小姐呢。

     不过……

     这么想着,桃井五月又暗自摇了摇头。虽然除了这一点,她还是没能发现这个男孩子有其他什么优点。

     “介绍的事情就之后再说吧,我们还是先登机吧~”感觉到三人之间的尴尬气氛,迹部琉璃拍了拍泽田纲吉与千山麻美的肩膀,对着他们笑道。

     泽田纲吉挠了挠脸颊,见千山麻美两人都没动,便对着她们不好意思地点了点头,连忙跟着少女先一步登了机。

     “真是……出乎我的意料。”千山麻美皱了皱鼻子,趴在桃井五月肩膀上假哭起来,“跟我想象中的完全不一样嘛!好尴尬啊嘤嘤嘤。”

     “行了啊,你刚才才是把人家男孩子弄得好尴尬吧?我觉得他其实也还不错啦,很重视琉璃酱的样子。”

     “诶,连你也——那家伙到底是哪里好了啊喂!畏畏缩缩一副胆小怕事的感觉,就,嗯……就像个废柴一样!”

     “即使这样,他还鼓起勇气向我们率先打了招呼,你也能感觉到他的真心还有认真不是吗?如果我们不是琉璃酱好友的话,我估计他肯定不会这么有勇气吧?”

     “……这个只能说明他胆小废柴到了一定程度呀!”千山麻美更不能理解了。

     “当一个胆小废柴的人为了你而变得有勇气起来,甚至将你重视的人与东西,也同样视为自己最重视的话,你就不会动摇吗?——而且他可是琉璃酱认同的朋友,就光这一点你也不能装作无视他。”

     “我……可是两个人看起来就很不搭,完全就不是一个世界里的人嘛!”

     “这个有什么关系,交朋友是靠真心的啊。而且……”脑海里突然浮现出黑子哲也的身影,桃井五月的唇角也不由扬起了笑容,“不管他在别人眼里是否耀眼,只要在自己心里是耀眼的就足够了呀。”

     “你这话……听起来好奇怪。”千山麻美一脸茫然,“是这样交朋友的吗?在自己心里足够耀眼?”

     桃井五月脸色突然变红了一下,“什,什么啊!我刚才什么都没说啦!啊,快到时间了我们还是快走吧!”

     “诶——等,等等啊五月酱!”

     ……

     “刚才她们只是有些意外你是男孩子而已,不要太在意,啊嗯?”

     听见身后跟过来的脚步声,迹部琉璃唇角微扬,扭过头对着棕发少年眨了眨右眼,“她们没有恶意的,你能感觉到不是吗?”

     泽田纲吉腼腆地挠了挠后脑勺,“没什么啦,我知道她们没有恶意的。”而且他也习惯了。

     迹部琉璃笑弯了眼,“那就好。”

     虽然对棕发少年的时候很是和颜悦色,但在见到姗姗来迟的两人之后,迹部琉璃还是悄悄瞪了她们一眼,示意她们别太过分。

     桃井五月无辜地摊了摊手,千山麻美撅了噘嘴最后还是妥协地点了点头,然后拉着粉发少女坐到了后面。

     “刚才你的话还没解释完呢,而且——”看着前面说笑的两人,千山麻美孩子气地鼓了鼓脸颊,“你是怎么看出来那些的?就是那个叫什么纲的,很重视琉璃酱的事情。”

     “你最开始开口的时候他很明显吓了一跳,下意识想要瑟缩起来,但是很快又直起了身体对我们自我介绍,很明显是因为想到我们是琉璃酱的好朋友,不愿意让我们对他失望啊。”

     “你也记得每次琉璃酱提起他的时候吧,不管琉璃酱提出什么要求他从来没有拒绝过的时候,我们都知道有的只不过是琉璃酱心血来潮,很快就会忘记所以根本不用在意,但是他却从来没有这样,一直都记得琉璃酱说过什么,甚至替琉璃酱记得她想做什么。”

     千山麻美若有所思。

     “琉璃酱之前还拿他跟我们做比较,比如从来不会和她生气,也不会拒绝她的要求之类的……认真来说如果是你的话,你做得到么?”

     千山麻美扁了扁嘴,“所以我才觉得那家伙不怀好意嘛。”

     桃井五月翻了个白眼,“若是真的不怀好意,你觉得琉璃酱看不出来?而且我也能感觉到他的真心,他是真的很重视琉璃酱,所以你就别乱操心了,嗯?”

     “……知道啦知道啦,我才没那个闲时间去跟他折腾呢!只要他不是对琉璃酱不怀好意,其他的我才懒得管呢,哼!”

     桃井五月哭笑不得地摇了摇头,又想起什么突然抬头看了看前方。

     此时紫发少女不知对少年说了什么,惹得少年有些慌张地摆了摆手,脸色却明显涨红了起来,似乎在害羞着什么。

     粉发少女不由摩挲着下巴暗暗笑了笑,说不定这个男孩子还真的不单单是将琉璃酱看做朋友呢。

     唔……也不知道这样算不算另一种的“不怀好意”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