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三十二章
    “最近遇到什么好事了么,啊嗯?”

     听着耳边不断传来的妹妹愉悦的轻笑声,书桌前批改文件的迹部景吾终于忍不住抬起头,手指抚着泪痣假作不经意地问道。

     自然放下手机的迹部琉璃眨了眨眼,含着笑意微微抬眸,眉眼弯弯地对他摇了摇头,“没有呀~”

     明明是否认的语气,然而那不自觉上扬的尾音却暴露了她的好心情。

     迹部景吾不置可否地挑了挑眉,“是吗,琉璃?”

     明艳可爱的少女转动着手中的手机,微微歪头一副无辜的模样,“是啊,哥哥怎么这么问?”

     “你说呢?”笔头轻轻点着桌面,迹部景吾靠在靠椅上懒洋洋地斜眸望去,华丽磁性的嗓音低低地响起,“这段时间似乎很开心的模样呢琉璃,不会是遇到了什么好事……或者什么人吧?”

     ——最主要是后面!

     随着心中各种胡思乱想的猜测,冰之帝王的眸色瞬间变得锐利起来。

     “这个嘛——”迹部琉璃托着下巴笑眯眯地拉长了声音,倒是直接大大方方地坦诚承认了,“的确是因为一个人,不过现在还不能告诉哥哥哟~”

     轰隆——

     只听一声劈天巨响,似乎有一道闪电狠狠劈在了兄长大人的头顶上方,他身上的色素一下子褪得干干净净,还发出了“咔擦咔擦”的碎裂声。

     迹部景吾:“……”自家可爱的妹妹居然,居然真的被某个心怀不轨的人拐走了!【扭曲脸】

     “那个不华丽的家伙是谁?”短暂地僵硬了一瞬后,紫灰色短发的帝王顿时黑下了脸,咬牙切齿地脱口而出问道。

     他心中刹那间闪过无数猜测,忍足?不,不可能,琉璃的品味才不会那么不华丽(忍足侑士……),那是岳人或者慈郎?也不太可能,他们之间明显就是小动物与饲主的相处方式,那会是谁?

     凤长太郎?

     迹部景吾海蓝色的凤眸微微一眯,很有可能,之前两个人明显很有话题聊的样子。可恶,他真是太没有提防心了!

     紫发少年黑着脸恶狠狠地想着该如何给那个可疑的家伙一个教训,转念又突然觉得不对。琉璃与网球部的几人相处都是在自己眼皮底下,他并没有发现什么不对,或许……那个人根本就不是网球部的呢?

     ……糟糕,这下迹部景吾觉得看谁都像是可疑之人了。

     “都说了还不能告诉哥哥嘛~”迹部琉璃娇嗔着瞪了他一眼,“哥哥这么厉害,会吓到他的。”

     迹部景吾:“……”心,心都碎了——

     说好的会让哥哥养一辈子呢?【并没有

     “本大爷就那么吓人,还能吓到他?”兄长大人皮笑肉不笑地勾了勾嘴唇,哼笑一声,“那他到底是有多胆小,啊嗯?”

     自家妹子绝对不可能看上这种家伙的,没错!

     “那家伙的确比较胆小,但是也很可爱哟。”完全没发觉哥哥大人恶意的迹部琉璃依眉眼弯弯地安抚道,“等到觉得可以见面了,到时我一定会带他来见你的,所以哥哥不要着急嘛。”

     可爱?

     “……呵,本大爷,等着。”

     迹部景吾抚着泪痣似笑非笑地说着,低沉的声音却像是从牙缝里挤出来的般,带着几分勉强的味道。

     与此同时,还在等着恋人回复自己消息的泽田纲吉君:阿,阿嚏!琉璃酱怎么突然没动静了qaq

     【艾薇雅】:抱歉啦,刚才和哥哥在聊天~

     【瑟塞雷】:没,没事啦,只是之前突然没消息了有点担心【挠头】

     【艾薇雅】:不过真的是好险,我们可差点就暴露了呢。

     【瑟塞雷】:诶?暴露?

     【瑟塞雷】:Σ(°△°)︴咿,咿咿咿——!

     想象着那边恋人先是一脸茫然不理解什么意思,待反应过来后不由惊恐捧脸的模样,迹部琉璃不由笑得开怀起来。她笑意盈盈地敲打着手机键盘,眸中闪烁着好看的星光。

     【艾薇雅】:是呀,哥哥刚才还在追问我呢~

     【瑟塞雷】:那,那怎么办?

     【艾薇雅】:我当然直接承认啦,有没有被吓一跳呢?

     【瑟塞雷】:诶,诶诶诶?!

     【艾薇雅】:难道阿纲觉得我们的关系就这么见不得人么?唉,可真让人伤心呐。

     【瑟塞雷】:不是这样的!

     【瑟塞雷】:那,那个,我只是担心……

     那边打到半截却突然没有了声音,就在迹部琉璃皱着眉,有些后悔不该总拿这种事来逗弄恋人的时候,泽田纲吉突然发过来了一大段话。

     【瑟塞雷】:因为我还没有成为能配得上琉璃酱的那个最好的人,所以总会担心会给你身边的朋友或者亲人留下不好的印象……

     【瑟塞雷】:琉璃酱那么耀眼,想必身边的人也一定都很耀眼吧?

     【瑟塞雷】:如果有可能,我希望能成为一个能够让他们满意的人。就像游戏中瑟塞雷为艾薇雅做的那样,如果我能够成为在他们眼里能配得上琉璃酱的人,这样就不会让琉璃酱苦恼了吧?

     【瑟塞雷】:啊啊,这样胡思乱想的我还真是很糟糕啊,明明知道自己做不到还大放厥词什么的……我到底是在胡说八道什么啦qaq

     泽田纲吉明显是想到什么就直接说了什么,因此逻辑看上去都有些问题,可就是这语无伦次的一段话,却让迹部琉璃的心又被触动了一下。

     这个笨蛋啊……

     少女几近于叹息地感慨着,注视着手机屏幕的神色却格外温柔。

     【艾薇雅】:到底谁才是你的女朋友啊笨蛋,配不配什么的,难道不应该是身为你恋人的我来感觉的吗?

     不等泽田纲吉回应,迹部琉璃又哒哒打过去了几句话。

     【艾薇雅】:无论是什么样的你,对我来说都是那个能配得上我的最好的人啊。

     【艾薇雅】:瑟塞雷对艾薇雅是这样,你对我,也是。

     泽田纲吉怔怔地看着屏幕上恋人发来的话,突然好想听到她的声音。这股莫名的冲动蓦地自心底疯狂袭来,让他下意识直接拨通了迹部琉璃的电话。

     “阿纲?”电话被接通,少女含笑的嗓音柔软地响起。

     攥着手机的手微微出汗,泽田纲吉舔了舔干涩的唇,“琉璃酱……”

     “嗯?”迹部琉璃耐心地应着。

     “你对我,我来说也是这样的!虽,虽然我可能没有瑟塞雷那样厉害,但是,喜欢的心情是一样的!”泽田纲吉舌头在打结,脸颊发烫,“我,我的意思是……”

     轻轻的笑声在耳边响起,微痒。

     “好啦,我知道的。”她眸中闪烁着温柔的笑意,声音也变得十分柔和,“不过既然阿纲这么想的话,我们就一起努力吧?”

     “诶?”

     “我来帮你补习学习,但是每天的训练也不能放松哦。”

     “咿咿咿?”

     “我相信阿纲一定会做到的吧?就算是为了我啊。”

     “嗯,嗯!”听着恋人柔软信赖的声音,泽田纲吉另一只手捂着发烫的脸颊,眼睛也变得亮晶晶起来。

     “只要是为了琉璃酱……什么都可以的!”

     “……噗,笨蛋。”

     >>>>>>>>

     “笨蛋,是这里啦这里。”

     迹部琉璃拿着笔轻轻敲了下泽田纲吉的额头,贴近他的耳朵笑着说道。

     棕发少年的耳朵明显一抖,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悄悄红了起来,棕眸偷偷瞥着她,流露出一丝羞赧的神色,“琉,琉璃酱……”

     “啊嗯?”迹部琉璃歪头看他,夹在耳后的发丝不小心掉落了下来,垂落在脸颊旁边,带着一种让人怦然心动的可爱。

     泽田纲吉心“砰砰”跳了两下,忍不住伸手撩起了那缕发丝为她放好,看着少女的神色带着无奈的包容,“……这样我会忍不住分心的啊,琉璃酱。”

     迹部琉璃单手托着下巴,眨眨眼似乎很是无辜的模样,“嗯哼?为什么会分心?”

     “因为……琉璃酱不是知道的么?”泽田纲吉脸上染着淡淡的红晕,不好意思地与她对视,“我会忍不住想要……亲你的呀。”

     后半句话含糊得险些让人听不清,然而少女莫名还是听懂了。

     没想到他现在居然这么大胆地直接说出来心中的渴望,迹部琉璃先是有些诧异,脸颊禁不住也染上了些许霞色,而后有些不自然地握拳抵唇轻咳一声。

     “现在……不行。”

     泽田纲吉蓦地抬头,一脸诧异,“咦?”

     那副仿若没有得到满足,耷拉着耳朵可怜兮兮的兔子模样让迹部琉璃的心有些动摇,幸好最好还是坚定住了,“不,不行,刚才没有回答出来这道题,这是惩罚哦。”

     泽田纲吉:“……”qaq嘤!这不公平!

     “那么,现在开始讲解下一道了哦,如果还没有回答出来——”

     意味深长的语气令棕毛兔子顿时警惕地竖起了耳朵,生怕错过每一句少女讲解的重点,竟是难得的全心贯注起来,连少女馨香的气息环绕在周围都不能让他再次分神了。

     看来这招还是挺有用的嘛。

     发觉恋人难得地专心致志在做题,并且思路还基本正确,紫发少女纤长的手指点着自己的脸颊,不由若有所思地扬起了一抹坏笑。

     “阿,阿嚏!”

     泽田纲吉揉了揉鼻子,突然觉得后背有些发寒。他茫然地偷偷觑了一眼恋人,在见到她脸上那明明好看却让人不觉胆颤的笑容,全身的皮毛都忍不住抖了抖,一种不好的预感瞬间袭来,他迅速低下头开始做起题来。

     总觉得琉璃酱在算计什么,一定是错觉吧qaq!

     “啊嗯,怎么这么看我?”虽然只是瞥了一眼便匆匆低头,迹部琉璃还是发觉到了他的目光,不由撑着手肘对他似笑非笑地扬起了唇角,“做完了吗?”

     泽田纲吉舒了口气,亮晶晶地抬眸期待地看向恋人,“做好了!”

     迹部琉璃海眸浮现出一丝笑意,还是满足了少年的愿望,偏头亲了一口他的脸颊。

     “做对了哟,这是奖励~”

     泽田纲吉摸了摸脸颊,先是下意识咧了咧嘴角,不知想到什么又失望地扁了扁嘴,而后眼巴巴地望着恋人,希冀她能发现自己的渴望。

     迹部琉璃起先还板着脸试图无视他,却在少年越来越灼热,仿若看见骨头的某种大型犬般的讨好眼神中,还是禁不住“噗嗤”一声笑了出来,连忙扭过头捂唇掩饰了一下。

     泽田纲吉:???

     “你啊,越来越得寸进尺。”

     迹部琉璃无奈地扯着这家伙的耳朵,却还是心软地妥协了。

     于是泽田纲吉感受着唇上柔软温润的触感,不由傻笑了起来。

     一吻过后,少女扬眉骄矜地看着他,“原来那个胆小羞涩的家伙呢?是被你吃掉了吗?”

     泽田纲吉眨着毛茸茸的棕褐色暖眸,捂着通红的脸颊呆呆地无辜回视,仿佛不知道她在说谁一般。

     迹部琉璃:“……”这家伙,是不是在自己不知道的什么地方下,不小心异化了?

     “……再看我也没用,快点下一题了笨蛋。”她嗔怪地瞪着眼前的兔子少年,“这不是做得很好吗?你要相信自己一定能够做好的啊,阿纲。”

     “嗯,嗯……”感觉到脸颊温度已经降了下去,泽田纲吉这才放下手,犹豫了一下,还是吞吞吐吐地怯怯问道,“那……如果下道题我做对了?”

     迹部琉璃斜眸睨了他一眼,明艳的小脸上带着似笑非笑的笑意,“做对了怎么样?”

     某只兔子耳朵一抖,立刻使劲摇了摇头,然后乖巧地准备听恋人的讲解。

     “你这家伙真是……”紫发少女揪着他的耳朵,好笑又好气地嗔着,“好歹也真正地给我认真一次吧?明明是可以做到的不是吗?”

     泽田纲吉老实地任她揪着耳朵,咬着笔头苦恼着想道,难道要说自己为了要做对那道题险些火焰都出来了吗?那种突然思绪变得十分清晰的感觉……qaq自己果然还是好没用啊啊啊还需要靠外力来做题!!

     要是知道这个叫什么“死气之火”的火焰被这么用的话,会不会被气死?

     想到自家那个靠卖水产发家致富(……)的金发祖先,泽田纲吉不由忧心忡忡地想了起来。

     “泽~田~纲~吉~君~”

     柔滑沁凉却暗藏危险的声音突然在耳边阴森森地响起,吓得泽田纲吉险些猛地从凳子上跳了起来。终于缓过神后,他惊魂未定地看着被自己的反应逗笑了的紫发少女,柔软的棕眸中不由渐渐浮现出了无奈的宠溺。

     琉璃酱还是这么喜欢恶作剧呢,还好对象是自己,不然……qaq

     “嗯哼,明明总是发呆不认真学习,还每次都怪我让你分神。”如天鹅绒般柔滑典雅的声线懒洋洋地响起,迹部琉璃微抬下巴,扬眉望了回去,“真是太不华丽了!”

     泽田纲吉尴尬地咳了一声,讪讪回道,“这,这只是个意外……”

     “那么这道题你解开了吗?”

     “呃……”

     “这也是意外,啊嗯?”

     “你,你听我解释啊琉璃酱qaq!”

     “再给你一分钟时间,解不开就要接受惩罚,比如抄这道题50遍?”

     泽田纲吉:“……”我错了琉璃酱qa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