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唱作俱佳的两个女人
    金牌狂妻,唱作俱佳的两个女人

     纪如海见状,将他俩稍稍拉开了一下,然后带着不赞同的语气说:“女人家真是麻烦,大好的日子哭哭啼啼的,咱们俩家都是有头有脸的世家,别失了分寸!”

     说完意味深长地看了一眼他们二人,警告的意思很明显,柏小莉和唐昕同时低下了头。舒悫鹉琻

     唐昕率先抬起头,对着坐在首位上的晋老太太说:“奶奶,不好意思,你见谅,妈妈她太思念姐姐了!”

     晋老太太点点头,也是叹息了一声,说:“微雨是个好孩子,小莉,事情过去那么多年了,你也宽宽心,现在不是有昕昕这个好姑娘陪着你吗?”

     柏小莉这才破涕为笑,抬着头感激地看了一眼晋老太太,说:“晋姨说的对,是我太糊涂了,当着孩子们的面闹笑话,没事儿,咱们开席吧!”

     晋老太太点点头,管家立马就下去传菜了,今天厨房可是忙了大半天,才折腾好这一桌子的美味佳肴。

     一顿饭倒是在和和气气的气氛中吃完了,饭后纪晴光也懒得听他们说婚礼的细节问题,反正和她也没有什么关系,还不如到院子里晒晒太阳。

     然而晒太阳也有人要找茬,你瞧结伴而来的唐昕和慕容清,也不知道她俩什么时候关系那么好了,有说有笑地向她走来。

     阳光暖洋洋的,纪晴光穿着一身黑色的外衣,太阳一晒也觉得暖洋洋的,不过很快光线就被眼前这两个光芒万丈的女人给遮掩了。

     “小光,你还真会享受啊,一个人躲到这里来晒太阳,哎……刚才听爸妈和奶奶讨论婚事,那么繁琐,我脑子都晕了!”唐昕的脸上掩饰不住的得瑟。

     慕容清抿嘴一笑,说:“哎……你是幸福地脑子快晕了吧?嘻嘻……”

     “讨厌啦,你还笑话我!”唐昕故作羞恼地说。

     纪晴光觉得这俩人八成是太闲了,饭后想拿她磕牙呢,不过纪晴光可没打算陪他们着这里聊这种没营养的话题。

     可是没想到她的沉默却引起了两人找茬的心思,慕容清首先摆出一副很不好意思的样子,尴尬地捂着嘴,然后才说:“哎,小光不好意思,我一时为唐昕高兴,忘了你……哎……”

     唐昕听了这话,自然是想到了什么,却有些不高兴地说:“小光,木已成舟,我和少炎是命中注定的缘分,你也有了少卿,何必再惦记着我的老公呢?”

     纪晴光懒懒地抬了一下眼皮,说:“你们两个的想象力都挺丰富的,不过……”

     “不过什么?”两人异口同声地问。

     纪晴光莞尔一笑,说:“你们挡了我的阳光!”

     慕容清和唐昕顿时一头黑线,但是下一瞬间就知道纪晴光在耍她们,可得是别有居心的。

     唐昕突然很委屈地说:“小光,你为什么一定要这样和我说话,你从清清手里把少卿抢过去了,难道还不肯放过我吗?做人最起码的底线应该有的!”

     慕容清听了这话,脸色微微变了变,然后又淡然地笑笑,劝着唐昕说:“昕昕,你好了,别提这个了,只要少卿他能够幸福我怎样都无所谓的!”

     “清清,你就是太善良了,可是……若是我在婚礼当天被人抢走了新郎,我一定会疯掉的,你竟然还能这么坦然地和她做朋友,依然帮她说话,你真是太伟大了!”唐昕拉着慕容清的手,情真意切地说。

     慕容清拍拍唐昕的手,微笑说:“爱一个人是成全,而不是占有,他不爱我,我不怪他!”

     唐昕嘟囔着嘴,不甘心地看了一眼纪晴光,然后说:“可是……哎……就怕有的人贪心不足啊,吃着碗里还望着锅里,最后辜负了你的一片赤诚!”

     纪晴光在她俩竭力表演的过程中,一言不发,像看什么有趣的相声表演一样,兴致盎然,甚至还频频点头微笑。

     那俩人说了半天才发现,她们指桑骂槐的一番话,根本没引起当事人的任何反应。

     唐昕瞬间就怒了,指着纪晴光那张笑容灿烂的脸说:“你这人真是没心没肺,你没看到清清很难过吗?就你这种抢了别人老公还心安理得的女人也不知道晋少卿喜欢你什么!”

     说完带着鄙夷的眼神看了一眼纪晴光,一改往常温顺婉约的脾气,有点骄纵起来。

     不过在场的也就她们三个人,否则给一向看惯了唐昕那副娇弱温柔的样子的人看了,肯定要大跌眼镜,这个女人也太能伪装了。

     纪晴光看人家都指着鼻子骂起来了,自己还继续看戏不参与其中似乎也说不过去,于是伸了个懒腰,打了个哈欠,初冬的午后还真是让人犯懒。

     最后才不紧不慢地说:“我就是这样的啊,你这即将做人家大嫂的,如果看不惯可以尽管去劝晋二少放弃我去和清清这么善良又美好的女人在一起咯!”

     那话里话外的自得和嘲讽,令一旁作壁上观的慕容清都有一刹那的变脸,只不过她心理素质过硬,很快就调整好了自己的表情。

     摆出一副受了委屈但是姐姐有风度,不和你一般见识的样子劝着唐昕和纪晴光说:“你们两个都少说一句吧,将来你们会是一家人,没必要为了我这个外人伤了妯娌和气,如果真因为我而闹得你们不和,那可是我的罪过了!”

     纪晴光是没做什么反应,但是唐昕听了这话更加为慕容清抱不平了,她愤愤地说:“清清,你真是我见过的最傻的姑娘,论家世,论长相,论气质,你哪一点儿比她差,你就不该一直这么忍让,否则也不至于让别人钻了空子抢了你的丈夫!”

     “别说了,你就别说了好不好!”慕容清撇过头去,眼眶都红了,像是受了莫大的屈辱一样。

     唐昕赶紧拍拍她的背,讨好一样地说:“好好好,我不说了,你也别太难过,我相信邪不胜正,少卿迟早有一天会看清楚,谁才是他应该爱的人!”

     纪晴光简直忍不住乐出声来了,这两女人的演技,哎……略显浮夸,不过如果能够稍加润色,经过专业指导之后,倒是能够有一番作为。

     她像打量自己每一个艺人一样看着她俩,点点头,说:“嗯……表情不要那么大,情绪稍微收收,加上一些肢体小动作,微表情能够更生动一点,你们今天这出戏就算很出位了!”

     唐昕和慕容清听了都一愣,慕容清立马就一副我对你太失望的样子看着纪晴光,而扮演红脸的唐昕立马就怒声斥责说:“纪晴光,你真是个无耻又蛮横的女人,我以认识你这样的人为最大的耻辱,我为少卿不值,我为清清不值!”

     纪晴光是懒得和她们废话了,腾地起身,然后也不管她们什么反应就抬脚要走,但是唐昕眼疾手快地抓/住她的胳膊。

     “你今天不向我和清清道歉,你就不能走!”唐昕霸道地说。

     纪晴光眯着眼睛,眼神陡然就变得犀利而冷硬,看着唐昕握/住自己臂膀的手,冷冷地说:“放开!”

     唐昕被她瞪得心里一紧,但是很快就缓过来,就是不松手,还瞪着眼睛和纪晴光对视。

     纪晴光一抬手,轻轻一挥,唐昕就被她那股力道给震松了手,可是下一秒,转身欲走的纪晴光却听到身后一声惊呼。

     “啊……”唐昕脑袋撞到了矗立在院子中的那个雕塑上,头皮似乎也破了,往外冒血。

     慕容清惊慌失措地喊道:“来人啊,快来人啊,救命啊!”

     说完就急得直流眼泪,纪晴光在一旁有片刻的怔愣,但是她很清楚,绝对不是她把唐昕推到了雕塑那里,她刚刚的力道应该只是令她踉跄着放了手而已。

     很快慕容清的呼救声就惊动了屋子里的人,率先跑过来的是柏小莉和纪如海,晋老太太和管家紧随其后。而晋少卿和晋少炎早就在吃完饭就出去办事了。

     柏小莉一看到唐昕脸上都是血地躺在慕容清的怀里,就像疯了一样冲过去,把她抱住,哭喊着说:“昕昕,昕昕,你醒醒啊,千万不能出事啊,是谁把你弄成这样的,呜呜……”

     纪如海也跟过来,很理智地说:“赶紧打电话叫救护车啊,快点!”

     管家立马掏出手机开始打电话,晋老太太也是一脸惊慌地跑过去看唐昕的伤势。

     “快,快去屋子里拿药箱给她止血!”晋老太太立马吩咐闻讯而来的其他人。

     “小光,发生什么事了,好好的昕昕怎么会这样呢?”晋老太太疑惑地问。

     纪晴光看着那似乎昏迷了的唐昕,终于知道这是故意针对自己设下的苦肉计了,在场的人当中只有她和慕容清,而慕容清是绝对不可能帮自己说话的。

     她摇摇头表示:“我也不知道,怎么就突然摔倒了,头嗑到了雕塑上!”

     慕容清不可置信地看着纪晴光,咬着嘴巴,痛苦地说:“小光,我不知道你竟然可以面不改色地撒谎,对不起,这件事我不能帮你隐瞒了!”

     柏小莉听了这话,凶狠地看了一眼纪晴光,对慕容清说:“告诉我,到底是谁上了唐昕?”

     慕容清一咬牙,给了纪晴光一个抱歉的眼神,然后说:“是小光,刚刚昕昕和小光发生了一点儿争执,小光就把昕昕甩到了雕塑上,昕昕碰到了头才昏迷过去的!”

     纪晴光冷冷地看了一眼慕容清,嘴角却挂上了一丝不明意味的微笑,表情十分诡异。

     “清清,东西可以乱吃,但话不能乱说啊!”纪晴光的声音平静地仿佛她就是个旁观者,而不是被指认的伤人者。

     慕容清挺直背脊,像不屈于恶势力的战士那样,倔傲地说:“小光,虽然我们从小就是好朋友,但我绝对不能睁着眼说瞎话,昕昕的确是你推到雕塑上的!”

     柏小莉恶狠狠地瞪着纪晴光,那眼神恨不得将她生吞活剥了,咬牙切齿地说:“今天如果昕昕有什么好歹,我一定会让你把牢底坐穿,你别以为你能永远逃避法律的追究,你这个杀人犯,你害死了我的微雨,还想害死昕昕,你这个恶毒的女人!”

     晋老太太在一旁用一种幽深的眼神看着每一个人,下人过来帮唐昕处理伤口,止住了血,不一会儿救护车的也到了。

     柏小莉嗜血的眼神看了一眼纪晴光,然后对晋老太太说:“晋姨,这件事我要追究到底!”

     晋老太太皱皱眉头,终于还是叹了口气说:“先送昕昕去医院再说,别耽误了救治!”

     出了这样的事情,晋老太太只好把晋少卿和晋少炎都到了医院,唐昕的伤势倒是没有多严重,只不过医生说有可能会脑震荡,需要留院观察。

     柏小莉的情绪一直很激动,即便听到医生说唐昕没有危险,也不能让她平静下来。

     “如海,我要告她,我要告她!”柏小莉拉着纪如海的胳膊恨恨地说。

     纪如海沉着脸,脸上的皱纹都纠结起来,无奈地说:“小莉,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吧!”

     “为什么?当初她害死微雨,你不追究,现在她又要害死昕昕,如果放任下去,昕昕会没命的,我绝对不能再放过她,她是个害人精!”柏小莉怒吼着。

     将这话听了清清楚楚的晋老太太皱皱眉头,然后劝说道:“小莉,当年的事情真相如何,我们都很清楚,你不能把所有事情都怪在小光身上,今天这件事也许只是一个误会!”

     “老太太,你为什么一直要包庇纪晴光,如果不是她,微雨怎么会死,什么误会,清清说是她推得昕昕,如果不是昕昕命大,说不定现在就……她前一段时间还为您挡过刀,身体还没有完全恢复啊,我可怜的孩子!”

     柏小莉一边控诉,一边流泪,伤心地不能自抑,只能伏在纪如海的怀里。

     纪如海只能沉默地拍着她的背给予她最基本的安慰,眉头皱在一起几乎能夹死苍蝇。

     晋老太太摇头叹息,知道柏小莉这个样子怎么也不会听进她的劝告,而且她最后一句话不就是在提醒自己,唐昕是她的救命恩人,她应该知恩图报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