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和纪微雨相似的女人出现
    金牌狂妻,和纪微雨相似的女人出现

     晋少卿知道这个消息的时候也是难以置信,但是根据他手下人得来的消息和照片来说,那个女人的确有七八分像纪微雨,在有心人刻意装扮下,更是像了九分。舒悫鹉琻

     如果说纪家那两个家长不是别有所图,打死他也不信,但是这个女人太像纪微雨,他怕大哥会因此上当。

     晋少卿掏出一张照片,递给纪晴光,她看了之后,手拿着照片瑟瑟发抖,接着连身体都禁不住抖起来,那照片上的女人,微笑的样子,简直像极了当年的纪微雨。

     温婉如水,清明如月,如弱柳扶风,如娇花临水,大概就是形容的纪微雨。一颦一笑间都是温柔的风情。

     晋少卿知道她内心的震撼,轻轻将她搂进怀里,拍着她说:“别这样,冷静点,你已经不是当年的纪晴光了!她更不是纪微雨!”

     冰冷的体感在他怀里渐渐回暖,纪晴光迷茫地看了一眼晋少卿,说:“其实……我倒希望是她,这样……我就不必再承受内心的折磨,我永远也没办法忘记,那天她就那样飘在空中的样子!”

     晋少卿拍着她的背,轻轻地,然后用他低沉平静的声音说:“我知道,真的不是你的错,别想那么多,我们回A市,就是要搞清楚事情的真相,不能让大哥受到伤害,这些年,他够苦的了!”

     纪微雨的死,将晋少炎生命里所有的彩色都带走了,他的生活中除了工作就是工作,根本就没有自我。

     他希望他重新找到一个爱人,过正常人的生活,但是决不允许任何人去利用纪微雨伤害他大哥,即便是如此相像的人也不行。

     纪晴光努力平静了一下心神,让自己看起来不那么惶惶,才说:“我们能做什么?”

     “搞清楚事实真相,赶走别有居心的人,或者还可以借这个女人让大哥获得新生,忘掉纪微雨!”晋少卿冷静而坚定地说,在做正事的时候,晋少卿是从来不会手软的。

     纪晴光点点头,她也希望少炎哥能够过上正常的生活,而不是永远活在纪微雨留下的记忆里。她努力了十年,没有做到,但是也许别人可以呢!

     第二天一早,纪晴光就去公司交代了一下事务,将一些常务交给几个得力的助理去做,然后又交代了小K,自己没回来之前,帮忙盯着公司的事情,她会在A市遥控局面,不必担心。

     然后就跟着晋少卿飞到了A市,好像因为晋少卿的原因,她突然又和A市有了交集。

     一下飞机,就有人开车在机场外守候着,两人上车,直奔晋家大宅去了。

     晋少炎并不在家,一进门就被晋家的老管家冯伯领到后院去,老太太正在那里修剪盆景。

     一见到晋少卿和纪晴光并肩而来,晋老太太露出了狡诈的笑容,故意阴阳怪气地说:“你们一个个的,有了老婆忘了我这个老太婆,没良心哦……”

     晋少卿一听这话,果然那女人已经开始登堂入室了,立马说:“奶奶,那个女人到底是怎么回事儿?查清楚没有?”

     晋老太太瞪了他一眼,说:“一回来就问什么女人,就不问问你奶奶?小光啊,你可没教好我家坏小子啊,当着你面还关心别的女人呢!”

     纪晴光真拿这个老太太没办法,憋着笑说:“奶奶,你就行行好,咱们可是特意为了这事儿回来的!你不是在电话里还急得不行吗,咋见到我们又不急了呢?”

     晋老太太撅着嘴,一副恨铁不成钢地看着纪晴光,说:“你这臭丫头啊,奶奶这是教你怎么管老公呢,我家坏小子可不好管教,你以后可别跟我哭!”

     “奶奶,您老能不能不拿我开涮?”晋少卿虽然在外面是个纨绔二世祖但是一遇到自己的奶奶,还是无能为力,经常只能卖乖讨饶。

     纪晴光赶忙出来打圆场说:“奶奶,你放心,我还没说要嫁给他呢,不定是谁的老公,现在还不需要操心的!”

     晋老太太一听这话,立马以一种孺子可教的眼神看着纪晴光,连连点头说:“嗯,嗯……小光啊,我果然没看错你,从小就是个机灵鬼儿!”

     晋少卿简直败给这一老一少了,哀怨地说:“你俩能不联合起来欺负我吗?”

     “哈哈……”晋老太太和纪晴光同时笑了,仿佛这么多年的别离在这一瞬间都消磨了隔阂。

     三个人一起回到客厅里,管家给他们泡了茶,这样的天气喝口热茶,真的很暖身。

     正聊着天,管家突然进来,有些为难地说:“老太太,二少爷,那个……唐小姐来拜访!”

     唐小姐?纪晴光一时没反应过来,但是晋少卿和晋老太太突然变得难看的脸色告诉她,这个女人恐怕就是唐昕了,名字叫的倒是很甜。

     晋老太太带着三分怒气说:“她来干什么?不准她进来,看着就糟心!”

     纪晴光和晋少卿对视一眼,然后劝说:“奶奶,别生气,我正想见见这位唐小姐呢,不如我们一起看看她来什么目的好不好?”

     晋老太太脸上的皱纹都拧巴起来了,不乐意地说:“我就看不得她那样儿,总是刻意要装的和微雨那丫头一样,可是怎么学怎么让人恶心!”

     晋老太太当初是虽然也不是太喜欢纪微雨,可是晋少炎喜欢啊,她也就爱屋及乌了,微雨不是她喜欢的那种活泼开朗的性格,但是胜在温柔乖巧,又善解人意。

     但是这个唐昕真的那副做作的样子真的就让人比吞了个苍蝇还恶心了。

     晋老太太那由内而外散发的嫌恶感,更让纪晴光好奇了,原本想着这样一个神似纪微雨的人,应该会得到晋家上下的好感才是,怎么让过去对纪微雨赞誉有加的晋老太太那么讨厌呢?

     纪晴光笑眯眯地说:“奶奶,我还真就好奇了,这个女人到底是何方神圣,不如让她进来我看看呗!”

     晋老太太见纪晴光一脸期待,摇摇头,说:“得了,让她进来吧,天天都来,烦死了!”

     管家应声出去,不一会儿,就有个一身米白色风衣,内衬粉蓝色连身洋装的年轻女人走进来,光是那嘴角牵起的弧度,微微下敛的眼睛,就已经像足了她记忆中的人。

     纪晴光的手不自觉地握紧,有那么一瞬间,她几乎冲动到要喊她姐姐。

     可是这个女人一开口,就瞬间打破了她的幻觉,她的声音不一样,没有纪微雨那么轻柔甜美,反而带着些硬板板的感觉。

     虽然她已经刻意要作出柔润的感觉,但总是不能达到效果:“晋奶奶,这是我刚刚做的小蛋糕,请你吃的!”

     说着就将点心盒放在沙发前的茶几上,见晋老太太看也不看她一眼,颇有些尴尬地站在那里,嘴角微微僵硬。

     晋少卿淡淡地瞥了她一眼,生疏而有理地说:“坐吧,唐小姐!”

     唐昕感激地看了他一眼,坐下巧笑倩兮地对着晋少卿亲热地说:“这一定是二少爷吧?听少炎说起过你,果然一表人才!”

     少炎?叫得还真亲热,发展的有点儿太快了吧?纪晴光在心底腹诽,这个女人那一颦一笑都在刻意模仿纪微雨,看来是纪家那两个人一手培养出来的咯。

     然后她又疑惑地看了一眼纪晴光,约莫两三秒的时间,她像是恍然大悟一样地说:“这位是纪小姐啊,我在网上看过你的照片,不过真人更漂亮,一时间还认不出来呢!”

     也不知道是真是假,喊她纪小姐,那就是纪家人不承认她是纪家的二小姐咯?纪晴光倒没什么感觉,反正十年前就已经断了关系。

     不过唐昕既然要和晋少炎在一起,不至于不了解她这个人的来历吧?还是太能装的缘故呢?

     纪晴光在娱乐圈里混久了,那演技也是杠杠的,立马就摆出得体但略显陌生的笑容说:“哪里,唐小姐才是天生丽质!”

     可不是天生丽质吗?长成这副样子,注定她要牵扯进这段恩恩怨怨里面了。

     唐昕温婉一笑,略一低头的羞涩,恰到好处地表现了她的动人之处,然后对着晋老太太讨好地说:“晋奶奶,少炎让我经常来陪陪你,说你一个人在家很无聊,要不这样,我改天让少炎休假带你一起出去旅游吧?”

     晋老太太隐忍的怒气,终于还是爆发了,对她板着脸说:“不要叫的那么亲热,还有,就凭你还不配当我晋家的大少奶奶,最好死了这条心,别以为迷惑了少炎,就真当自己了不起,不过凭着这张脸而已,当别人的替身很开心吗?”

     唐昕的脸色立刻白了,大眼里闪烁着盈盈泪光,若不是纪晴光注意到她紧握的拳头,和那一闪而逝的憎恨眼神,她一定也会觉得这个女人楚楚可怜。

     这个女人的心机很深,而她一定别有所图,这是肯定的。她突然想起当初自己被纪父喊回家的事情,十年不见突然就要她回家,还谈什么养育之恩,难道不是很奇怪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