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一计不成再生一计
    金牌狂妻,一计不成再生一计

     这是晋少卿最后的结论,纪晴光不得不承认,这出戏的确很漂亮,现在找不到那个女人,他们没办法确认唐昕参与了其中。舒悫鹉琻

     晋少卿拉拉纪晴光的手,说:“别担心,即便唐昕真的嫁给了大哥又怎么样?她不会获得什么好处的!”

     纪晴光觉得心里有种说不出的奇怪感觉,难道那些人费那么大的功夫就为了让唐昕顺利嫁到晋家吗?

     “我觉得事情可能会脱离我们的掌控,晋少卿,你必须得赶快找到那个逃犯,还有找出谁在幕后做这些事情!”纪晴光叮嘱道。

     唐昕出院之后,便堂而皇之地入主了晋家,成为了这里新的主人之一,婚礼正在筹办中,而晋家的仆人都已经公开喊她少夫人了。

     她依旧每天帮着厨房做一些晋老太太和晋少炎爱吃的菜色,陪晋老太太一起修剪花草,哄得老太太整天乐呵呵的。

     原本她做什么都觉得她讨厌的晋老太太,现在可把她捧在了手心里去疼。

     晋少炎也渐渐改变了那忽冷忽热的态度,对她多了很多的关爱和热情。

     然而当唐昕在晋家的地位越来越稳的时候,她看纪晴光的眼神也越来越暗藏杀机。只是纪晴光一直没想过自己和唐昕有什么直接的利益冲突,所以没放在心上。

     这一日纪晴光回到晋家的时候,客厅里没有人,她想着可能晋老太太和唐昕又出去购物了,就回到自己房间里准备换身衣服。

     哪想到一开门就看见唐昕在她的房间里翻找着什么,看她进来也只有一瞬间的惊慌,然后笑眯眯地说:“小光,你回来了啊?我看你房间比较乱,所以来帮你整理一下!”

     纪晴光嘴角挂上一丝冷笑,说:“唐小姐,你没必要这么看低我的智商吧?整理房间需要翻我的箱子吗?而且……我倒是不知道什么时候唐小姐成了晋家的保姆,需要做这些事情了!”

     唐昕立刻换上一副委屈至极的表情说:“小光,我真的没有翻你的东西,我只是觉得你箱子有点儿脏,想擦擦而已,你别多心!”

     纪晴光眯缝着眼睛,阴冷地看着唐昕,她是怀疑唐昕别有居心,但还没有证据之前,她没想过去动手对唐昕怎么样,可是没想到这女人先把手伸到了她的地界儿了。

     “唐小姐,我警告你,别随便动你不该动的东西,否则……”威胁的意思很明显,纪晴光本就惯于用气势压人,唐昕那种刻意扮成的小白兔,在她面前明显矮了好几个段位。

     可是纪晴光没有料到的是,唐昕竟然因为这一句话扑通一下就跪倒了地上,眼泪瞬间就落下来了,哀求她说:“小光,我求你,别破坏我和少炎的感情,我知道,我知道你一直喜欢少炎,当初少炎喜欢微雨姐姐,你没办法,可是不要把怒气发到我的身上好吗?感情的事情是不能勉强的,你放过我吧!“

     被唐昕突如其来地一跪给虎了一跳的纪晴光硬生生地受了她的一跪,而且看她哭的梨花带雨的样子,一开始还不知道为哪般,可是当晋老太太一脸不赞同地走进来的时候,她才明白了。

     敢跟她玩这一招?唐昕真是好样儿的啊!

     “昕昕你这是做什么,快起来,你刚刚做过手术,身体还没有痊愈呢,怎么能跪在地上!”老太太话里话外地意思都是维护唐昕,甚至那似乎不经意瞟道纪晴光沉默的脸上的眼神,也带着些许的责备。

     纪晴光没有说话,她就是要看看唐昕还要演到什么时候。果然不负她所望,唐昕并没有因为晋老太太的搀扶而立即起来,反而抱着晋老太太的腿哭起来。

     “奶奶,你帮我和小光说说,我真的没有想过要翻她的东西,我只是来整理房间的!”

     晋老太太微微皱眉,但是下一刻立马就拍拍她的头,将她拉了起来,说:“你这傻孩子,哭什么啊,有误会解释清楚不久行了吗?”

     唐昕感激地看了一眼晋老太太,然后才缓缓站起来,好像因为身体十分虚弱地样子而微微踉跄了一下,更加热仍疼惜了。

     纪晴光的嘴角勾出一抹不易察觉的冷笑,眼神幽暗地穿透唐昕的目光,仿佛将她整个人都看穿了一样。

     “奶奶说的对,我也没说什么啊?你这动不动又下跪又哭求的,弄得我到慌了手脚,一时愣住了还不知道该怎么安慰你呢!落到别人眼里,还真以为我蛮不讲理欺辱晋家未来大少奶奶!”纪晴光不紧不慢地说出来,脸上带着毫无芥蒂的笑容,安慰着唐昕。

     晋老太太本来有所疑惑的眼神立马就消失了,向着纪晴光点点头,又拍拍唐昕的背说:“你这孩子也真是,都快是一家人了,将来你还是小光的嫂子,晋家的大少奶奶,怎么能随便就下跪呢,小光不是那种不懂事的,不会为难你!你”

     明着是有宽慰的意思,可是这话里隐藏的意思就是,你别太不懂事,这年头又不是旧社会,随随便便朝人下跪可不像是晋家未来主母的样子。

     唐昕吃了个闷亏自然是不能善罢甘休地,于是故作乖巧地说:“奶奶,我知错了,也怪我可能是因为上次受了惊吓所以现在总是爱一惊一乍的,闹了大笑话了,小光,你可别放在心上!”

     晋老太太听她提到这事儿,立马就换了一种怜惜的眼神说:“哎,可怜了你,那件事奶奶也有责任,你以后就放心做你的晋家大少奶奶,有什么委屈,奶奶都会为你做主,不必要憋在心里!”

     纪晴光可是将唐昕一脸温顺表情下那稍稍得意的一瞬间看的很清楚,只不过她也不会傻得点明了。

     只是顺着晋老太太的话说:“就是啊,如果还是有心理阴影,我倒是认识一个很好的心理医生,说不定能够帮到你!如果你一直这样,奶奶心里也不安!”

     说完还真是一脸真诚地给她介绍了这个很厉害的心理医生,仿佛真是迫不及待地要帮助唐昕走出阴影一样。

     这话听在晋老太太耳朵里自然是高兴的,觉得纪晴光很善解人意,又乐于助人,但是听在唐昕耳朵里就变了味道。暗着警告她不要老拿救了晋老太太的功劳来胁迫晋老太太啊。

     唐昕咬着下唇,带着一点点感激和一丝怯懦的样子说:“谢谢你,小光,但是我就要和少卿举行婚礼了,这个时候去看心理医生恐怕会让不知情的人以为我有隐疾,会坏了晋家和少炎的名声,我没事的,慢慢就会好了!”

     这是明着谢纪晴光,暗着说她别有居心,想让未来晋家大少奶奶背上心理有问题这个坏名声。豪门世家哪个希望别人议论他们的*。

     晋老太太刚刚舒缓的脸色突然又变得有些紧绷,刚想对纪晴光发表一点质疑,却被纪晴光开口打断了,说:“我也是为你着想,不一定非得在婚前去看,等合适的时机,你如果还需要帮助可以找我,我只是建议而已,你别多想了!”

     晋老太太听了也觉得有理,毕竟现在有钱人的压力都大,很多人都会去和心理医生聊聊,帮助自己减压,不必要太大惊小怪的。

     唐昕见几次话头下来都没办法在纪晴光手里讨到便宜,但是今天她翻动纪晴光东西的这个罪名,看来纪晴光也不会追究了,她也没必要一锤子砸死她,慢慢来才有效果!

     于是唐昕又哄着老太太下楼做晚饭去了,一路上把晋老太太逗得哈哈笑,讨好人的本事,唐昕真是有一手。

     纪晴光摇摇头,随她去了,毕竟也没让她占了便宜,她也不是个小心眼的人,所以只是检查了一下自己重要的东西,确定没有被动过之后就洗澡换衣服了。

     可是没想到这个唐昕竟然得寸进尺,晚上吃过晚饭,大家都在客厅里闲聊,毕竟晋少卿和晋少炎这两个大忙人很少这么准时在家里吃饭。

     晋老太太一脸的兴奋,给唐昕讲晋家兄弟小时候的趣事,唐昕听得津津有味,但是她这个人一向做事很严谨,一看时间,就知道到了老太太该吃药的时候,立马自告奋勇地为晋老太太倒水拿药。

     晋老太太身体没什么大病,就是吃些保健药材,看唐昕即便和大家聊得这么开心还不忘给自己拿药倒水,很是感动了一下。

     此时的纪晴光正好坐在晋老太太的左手边的沙发上,唐昕要递水给晋老太太,就想越过纪晴光,可是不知怎么回事儿,她却“哎哟!”一声向前扑去。

     那保温杯里的水竟然径直向晋老太太泼过去,看那冒着的热气就知道这水一定很烫。

     晋老太太受了惊吓完全不知道该如何是好,幸而离得最近的晋少卿一把将老太太护在身后,才挡了所有的热水,虽然大部分水都被衣服挡去了,但还有少部分溅到了晋少卿的脖子上,烫得他禁不住发出了嘶嘶地声音。

     然而没人顾得上的唐昕眼看就要摔倒在地,却不知怎么的身体在空中临时转换了一个角度,没有碰到茶几的拐角处,否则她非破相不可。

     唐昕疼地立马就落下来眼泪,转过来用三分惊慌,四分委屈,三分控诉的眼神看着纪晴光说:“小光……你为什么要拿脚绊我,你讨厌我没关系,我反正是个孤儿,死活都随意了,但是这滚烫的开水要是泼到奶奶,那颗怎么办啊?呜呜……”

     那哭的叫一个凄惨,伏在地上就是不肯自己爬起来,在场的其他四个人都被她的话给惊到了。

     “唐昕,不许你污蔑小光!”晋少卿不管别人怎么想,反正他肯定是站在纪晴光这一边的,而且他相信纪晴光绝对不是玩这种把戏的人。

     唐昕一听到晋少卿开口维护纪晴光,眼泪掉的更凶了,摇着头说:“我没有污蔑她,奶奶……奶奶……你要相信我,你看看我的胳膊都流血了,我怎么会故意把自己摔在地上呢!”

     说完不仅凄楚地看看晋老太太,又带着万般楚楚可怜的样子看看一旁一直沉默不语的晋少炎,似乎希望他们能够开口帮自己说话。

     纪晴光心头不得不佩服这个唐昕,一个对自己这么狠的女人,什么事儿干不出来?如果之前还只是有三分怀疑她策划了那次歹徒伤人事件,那么现在她几乎有了九成的疑惑。

     这样的女人如果有足够的利益驱使,肯定舍得对自己下狠手,如果一切都是她策划好的,那么她就可以肯定自己不会死。

     想到那把刀离她的心脏只有两公分距离,纪晴光也不得不觉得身上起了一丝寒意,太舍得对自己下手了。

     然而纪晴光只是沉默不语地看着唐昕,眼神带着戏谑,似乎完全不把唐昕的控诉放在眼里。

     不因为任何原因,纪晴光有她的骄傲,她不会去辩解这种欲加之罪,如果在场的任何一个人相信唐昕,那么她也没必要在乎这样的人。

     晋家老太太和晋家两兄弟,可是和纪晴光交情匪浅,如果连这点儿信任都没有,那她纪晴光算是白认识他们一场。

     果然晋少卿第一时间驳斥了唐昕,并且对她这种明显栽赃陷害的把戏露出了嫌恶和不耻的表情。

     晋少炎默不作声,似乎不打算参与其中,只是拿一种很微妙的眼神在一旁观看几个人的表情。

     晋老太太经过最初的惊慌之后,很快就镇定下来,先是喊了管家叫家庭医生过来,然后又示意晋少炎把唐昕给扶起来。

     然后才说:“昕昕,你应该是误会小光了,她是我看着长大的,虽然有时候顽皮了一点,但绝对不会做出这种事情,你应该是不小心碰到她的脚了!”

     这话虽然将纪晴光摘出去了,但是也没打算怪罪唐昕污蔑,只是用不小心绊倒了自己来为唐昕开脱。

     所以纪晴光其实很烦唐昕,如果她安安分分地等着跟晋少炎结婚,别老出幺蛾子,那么即便将来她查出那个事儿是她自己策划的,也会接过去,就当她为了讨好老太太才出此下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