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各怀鬼胎的父女俩
    金牌狂妻,各怀鬼胎的父女俩

     “不知道,他现在警戒心很高,书房都不让任何人去了,而且我也很久没有去过公司了 !”唐昕摇头无奈地说。舒悫鹉琻

     纪如海点点头,脸上的皱纹都快堆到一起去了,该怎么洗除唐昕的嫌疑,确保她安然无恙地嫁入晋家,然后再生下晋家唯一的继承人呢?

     纪如海微微眯缝着眼睛,突然计上心头,他满是皱纹的脸因为兴奋而微微抖动,对唐昕说:“昕昕,你相不相信爸爸?”

     唐昕微微皱眉,但是她是很明白这个时候该说什么话的,所以很乖顺地点点头,一脸对纪如海惟命是从的样子。

     纪如海笑了,然后悄声对唐昕嘀咕了几句,让唐昕一瞬间就呆住了,惊讶地说:“爸爸,这样行吗?”

     “放心,没有比这个方法更好的了,你要是还想嫁给晋少炎,就得听爸爸的!”纪如海凶有成竹地说,浑浊的眼睛里闪烁着精明的光芒。

     唐昕显得很害怕,嘴唇不住地颤抖,怯生生地说:“爸爸,如果事情一旦失败,我的下场会很惨的!”

     纪如海安慰她说:“放心,你只要小心一点,不会被任何人发现,这可是控制晋家最好的机会,你想想你在晋家一手遮天的感觉,没人再敢说你是微雨的替身,难道不觉得很兴奋吗?”

     “但是……”唐昕还是不放心,似乎想争辩什么,但是纪如海一个严厉的眼神就制止了她接下去要说的话。

     他严肃地说:“昕昕,如果你偷窃机密的事情败露了,不仅你会出事,我们纪家也就完蛋了,我现在也只有你这么一个女儿,将来这纪家的产业还不是你的!”

     唐昕真想当面吐他一脸口水,都是她的?呵呵……真是太可笑了,只是唐昕知道自己现在不能做出这种没头脑的事情,她压下心里所有的不痛快。

     然后又很为难,又很委屈地说:“爸爸,我知道你都是为了我好,可是我怕我做不来这种事情!”

     “不需要你做,你只要想办法让晋少炎和晋老太太吃下安眠药就可以了,剩下的事情都交给我!”纪如海说的很轻松的样子。

     唐昕好像很无奈地样子,然后说:“那能不能先让我见见那个人,不然我不放心!”

     “你放心,这个人可是世界顶尖级的,早年和我算是有过交情,肯定没问题,现在他还不在国内,你先回晋家穏住晋少炎才是重点!”纪如海说。

     唐昕没办法只好点头同意了,但是心里已经有了打算,既然纪如海无情,就别怪她不孝。

     回到晋家之后,唐昕的两个眼睛都红红的,眼皮都肿了,晋老太太一看到她这副样子,就知道唐昕肯定是哭过,所以连忙问道:“昕昕啊,你怎么了?谁惹你哭的啊?”

     “奶奶……呜呜……”唐昕一听到晋老太太问起,立马就像见到了亲人一样,哭着扑倒晋老太太怀里,就是一阵痛哭,像个无助的小孩子。

     晋老太太还没见过这种阵仗,她身边的孩子个个都是人精,就算最柔弱的纪微雨也从来没有哭成这样过,立马就慌了手脚。

     “哎呀,昕昕,你受了什么委屈,赶紧和奶奶说,奶奶帮你做主!”晋老太太没办法,只能拿出哄小孩的样子来哄唐昕。

     哪知道唐昕听了这话,哭的更起劲了,抱着晋老太太一直流眼泪,把老太太的衣服都弄脏了。

     “奶奶……对不起,对不起,都是我的错!”唐昕好像终于哭够了,才抬起满脸都是眼泪的头,一直向晋老太太道歉。

     晋老太太完全不理解她这是为哪般,所以问道:“怎么了?有话好好说,别哭了!”

     “奶奶,你能不能原谅我!”说着唐昕就扑通一声跪了下来,抱着晋老太太的腿。

     晋老太太被她这突然的举动给惊了一跳,皱着眉头,心里已经有了不耐烦的感觉,但毕竟是人老成精,她轻轻掰开唐昕的手,退到一旁的沙发上坐下来。

     然后淡淡地开口问:“到底什么事儿,非得闹到要死要活的?”

     “奶奶,我对不起你,对不起少炎,可是我也是被逼的,我没有办法,呜呜……我真的不想这样!”唐昕用膝盖在地上移动,到了离晋老太太一步远的时候才停下来,脸上满是悲伤和悔恨。

     老太太叹了一口气,然后说:“你把事情说清楚吧,能不能原谅你,要看少炎的意思!”

     “是,奶奶……你知道,我是纪家找来故意接近少炎的,这没错,他们让我一直帮着偷少炎和少卿的商业机密,好让纪家从中获利,一开始我是希望能够过好日子,才听从他的命令,后来就是被他威胁,不得不从!”唐昕苦大仇深地说。

     晋老太太没什么反应,既不惊讶也不愤怒,好像在听一件很平常的事情,眼神只是淡淡的看着唐昕,似乎想把她看穿一样。

     唐昕心里一惊,心想难道这个老太太早就看穿了一切,还是说其实她的行动早就在晋家的掌握之中?

     唐昕努力平息了心里的震惊,然后仿佛作出了什么重大决定一样,擦干了眼泪,做了一个深呼吸。

     才开始缓缓说道:“我是纪如海的私生女,是他和柏小莉的亲妹妹生下的,从小就被和妈妈一起送到了加拿大,后来妈妈去世了,我就在福利院长大,突然有一天纪如海出现了,把我带回了国内!我很高兴,但是他们却要我去接近少炎,成为晋家的媳妇儿,帮助他侵吞晋氏产业!”

     “我没有办法,我以为我只要帮助了他,就可以获得父亲的关爱,但是他只是想要利用我达到目的,从来没有真的把我当女儿看,现在,现在竟然还要逼我给你们下毒!”说到最后,唐昕又泣不成声了,满脸的眼泪,连原本精致的妆容都花了,看起来很狼狈,但又有一种柔弱的美/感。

     晋老太太听到这里,又叹了一口气,然后说:“他要你给我们下什么药?想要做什么?”

     “下安眠药,然后让世界顶级催眠师来催眠你和少炎,接着就要你们将晋氏的股份转给我,让我成为晋家实际的掌权者,再受到他的操控!”唐昕气愤地说,好像她真的很憎恶纪如海的行为。

     晋老太太倒吸了一口冷气,没想到纪如海竟然这么阴险,想要用这种卑鄙的手段来侵吞晋家的产业,好一个纪如海!

     晋老太太拍拍还在啜泣的唐昕,然后说:“你先回房休息一下,这件事我会告诉少炎,你能够及时醒悟,弃暗投明说明你还是个有良心的好孩子!”

     唐昕眼泪汪汪地看着老太太,激动地不能自抑,抱着晋老太太无比亲热地喊了一声:“奶奶!”

     但是那嘴角勾出的一抹笑容,却泄露了她心底的情绪,有些时候你为了说更大的谎言,不得不说出百分之七十的真话!

     纪如海永远不会想到,唐昕竟然会在关键时刻出卖了他,而他更想不到的是接下来,他所计划的一切不仅没有成功,反而付出了无比惨痛的代价。

     晋少炎听到消息的时候,只是微微一笑,云淡风轻地连晋老太太都觉得奇怪。

     “少炎,你怎么好像一点都不惊讶的样子?”老太太不满地问,明明是个很劲爆的消息嘛。

     晋少炎真是拿自己的奶奶没办法,都这种时候了还是很贪玩,那表情分明是期待自己做出什么很恶劣的报复,然后让她老人家看场好戏嘛。

     “我说奶奶,如果你刚刚那表情不那么兴奋和期待,说不定我会稍微有点点惊讶和愤怒!”晋少炎无奈地说。

     晋老太太撇撇嘴,失望地说:“你真没劲,哎,还是我家少卿那个臭小子好玩儿!”

     晋少炎不置可否地笑笑,并没有回答晋老太太的话,只是眼里已经有了坚定的光。

     正在晋少炎思考怎么对付纪家的时候,一个电话打进来,让他吃了一惊。

     电话那边的人也不知道报告给了他什么消息,令他眉头深锁又突然很温柔地笑了。

     “怎么了?发生什么事儿了?”晋老太太好奇地问,她很少在晋少炎的脸上看到这种真正温暖的笑容。

     晋少炎偷偷在晋老太太耳边嘀咕了几句,晋老太太那张脸都笑得像盛开的花一样灿烂。

     “你说的是真的啊?”晋老太太有点儿不敢相信了。

     晋少炎点点头,晋老太太立马就不淡定了,手忙脚乱地开始往外走,嘴里还嘀咕着:“不行,我得赶紧准备点儿补身子的东西,给她送过去,哎哟,我的小心肝儿,我的小重孙!”

     “奶奶,你别这样,淡定一点,别被人发现了!”晋少炎无奈地摇摇头,他是理解自家奶奶激动的心情,但是这件事毕竟还是越少人知道越好啊。

     晋老太太瞪了他一眼,说:“我不管你们那些破计划,现在谁也比不上我的重孙子重要,你们两个臭小子不听话,将来我这重孙儿可就是奶奶最大的宝贝了!”

     一想到再过几个月,她就能抱上一个白白胖胖的小娃娃,那激动地心情简直难以自控了。

     “奶奶,你冷静一点,如果被唐昕听到了,会出乱子的!”晋少炎一把拉住晋老太太。

     晋老太太生气地甩开他,说:“你们怎么回事儿,现在放着小光一个人在那里,要是被蓝庭找到了,可怎么好,她现在可是怀着我晋家的骨肉啊!”

     “我知道,我会加派人手去保护她的,但是这件事现在还不能告诉少卿,否则我怕他会不顾一切要去和小光团聚,那我们就前功尽弃了!”晋少炎皱皱眉头,已经走到这一步了,可千万不能出乱子。

     晋老太太叹了一口气,立马就像泄/了气的皮球一样,瘫在沙发上,难过地说:“为了晋家的事业,我这辈子都没能痛快过,你们的父母那么早就没了,我一边要操持晋家的产业,一边还得防着那些野心勃勃的人去害你们,好不容易盼到你们两个都长大了,哪知道还又这么多糟心的事儿!”

     晋少炎也知道晋老太太这么多年的艰辛,所以只好安慰她说:“奶奶,我知道了,这次事情过去之后,一定会好好地让你享受天伦之乐,好不好?”

     然而他们不知道的是,唐昕早就将他们的对话给听在耳里,震惊的几乎要崩溃,原来所有的一切都是一场戏,演给她看的戏而已。

     紧紧攥/住拳头,唐昕的内心像火山爆发一样,怒火已经焚毁了她的理智,使得她满心都是恨意,以及想要报复和毁灭的yu望。

     一转身,唐昕就开始往晋家对面的那栋房子里跑去,她要借助蓝庭的力量来报复纪家和晋家,要让他们都后悔这么对自己。

     可是还没有到蓝庭的别墅就被人拦下了去路,慕容清一身黑色套装,显得干练而优雅:“昕昕,你来这里做什么啊?难道不怕被晋少炎发现?”

     “你别管我,我要见蓝公子!”唐昕有些不耐烦地说。

     慕容清笑了笑,然后说:“有什么事儿你可以先和我说说看,蓝公子现在正一心忙着寻找纪晴光呢!”

     唐昕微微眯了眯眼睛,脑子迅速转了几下,然后说:“那个纪晴光对蓝公子真的有那么重要?”

     “呵呵……你不会到现在才知道吧?他这次来可不仅仅是为了要晋家毁掉,更重要的是要带走纪晴光!”慕容清嘴上虽然在笑,但是眼神却很森冷。

     唐昕犹豫了片刻,然后说:“我知道一件和纪晴光有关的事情,你想不想听?”

     慕容清挑了一下眉,然后笑着说:“那我们就换个地方吧!”

     两个女人迅速离开了豪宅区,各自驱车赶往位于市中心的一处咖啡厅,要了个僻静的位置坐下来。

     慕容清皱着眉头,疑惑地问:“你的意思是少卿重伤,纪晴光失踪,都是他们兄弟的计谋?”

     唐昕点点头,眼里迸发出恨意,在她决定投向晋少炎的时候,他却跟她来了这么一招,那么就别怪她心狠手辣了。

     慕容清的嘴角勾起一抹笑容,说:“昕昕,既然如此,咱们不如将计就计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