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宝宝,妈妈会保护你
    金牌狂妻,宝宝,妈妈会保护你

     柏小莉站了起来,一点也不在意地拍拍自己身上的灰尘,笑眯眯地说:“我害怕什么?呵呵……我会将你和你的孩子都化成灰烬,谁也不会知道你在哪里,晋少卿也不会知道,你就要消失在这个世上了!”

     她一步一步靠近纪晴光,被铁链束缚住的纪晴光一点一点地向墙角退,知道铁链被绷得紧紧的,没办法再移动。舒悫鹉琻

     “你不要做傻事,有什么话都好说,我会证明不是我害死微雨姐的,这一切一定是有人故意设计我!”纪晴光直到此刻还是想要说服柏小莉。

     柏小莉阴笑着靠近她,然后说:“只有你死了,我才能安稳地活下去,你为什么一直要活在这个世界上呢?你应该去向微雨认错,然后再下地狱去!”

     说着就一脚踢上去,但是纪晴光偏了身子,她没有踢中纪晴光的肚子,而是踢到了她的肩膀上。

     柏小莉穿的是尖头的高跟鞋,这一脚下去,纪晴光的肩膀立马就青紫得像个烂柿子。

     虽然痛,但是纪晴光很庆幸自己没有被她踢中肚子,否则宝宝一定会被踢死的。

     “柏小莉,你冷静一点,听我说行不行?”纪晴光忍着疼痛,有些虚弱地说,她被捉来这里一天一ye,都没有吃过一点东西,甚至一口水也没喝过。

     柏小莉见她躲开了,很生气,但是她已经不打算再浪费力气了,于是对身后两个保镖说:“给我打,往肚子上打,必须把她打流chan!”

     两个保镖犹豫了一下,他们跟在柏小莉身边自然知道这个就是纪家的二小姐,可是没想到女主人竟然要杀了二小姐。

     “怎么还愣着,难道想找死吗?”柏小莉威胁道。

     两个人是柏小莉最忠心的保镖,自然不敢违抗她的命令,于是硬着头皮上去,说了一句:“小姐,对不起了,我们只是执行命令,你要怪就怪自己命太差!”

     然后就举着拳头要打下去,纪晴光大吼一声:“不要……听我说,我肚子里的孩子是晋家二少爷的,他要是知道你们打死了我和孩子,一定会让你们生不如死的!”

     两个保镖愣了一下,不知道该如何是好,晋二少的名声他们也听过,那的确是个得罪不起的主。

     柏小莉一听这话,立马就火了,说:“你们两个如果现在不听命令,我保证你们没办法活着离开这里!”

     说着就掏出了手提包里的微型手枪,指着两个保镖的脑门,阴森森地说:“你们是想要现在死,还是服从命令?”

     两个保镖也很无奈,现在命捏在别人手上,他们不得不做出选择。

     只好说:“对不起了,晋二少的事情以后再说,现在我们的命可是掌握在主人手里!”

     说着再也不犹豫地挥拳打上去,纪晴光无奈之下只能抱着自己的身体所称一团,努力护住自己的肚子,任由他们拳打脚踢,她被绑住了手脚,根本无力反抗。

     “啊……啊……”纪晴光疼滴浑身都开始发抖,但是依然坚定地护着自己的肚子,为母则强。

     宝宝,你一定要坚持住,千万别受到伤害,妈妈会保护你的!

     两个保镖打了好久,终于也有点不忍心,不知道是不是故意的,并没有刻意听从柏小莉的话去攻击纪晴光的肚子。

     “你们两个是没吃饭吗?打到现在也没打掉她的孩子!”柏小莉在一边叫嚣着。

     两个保镖无奈只能继续攻击,但是纪晴光是打定了主意不肯暴露自己的肚子。

     “你们两个没脑子么,一个抓/住她的身体,另一个打不就好了吗?真是和蠢猪一样,这么点儿事儿都办不好!”柏小莉在一旁不耐烦地说。

     “柏……小……莉,你为什么……为什么……这么……恶毒……我做鬼也……不会……不会……放过你的!”纪晴光就要绝望了,她不知道自己还能撑多久。

     肚子开始传来痛感,她不知道还能不能护住自己的宝宝,它才三个月,还没有成型呢,为什么要这么残忍。

     “我恶毒?你害死微雨,你才恶毒!”柏小莉忍不住回敬道。

     “我没有,我没有……我要说多少次你才相信我从来没有害任何人,更没有害过纪微雨!”纪晴光不知道哪里来的力气,大声地叫着。

     而房间里的影响却透过传感器,被藏身在另一处的慕容清看了个明明白白,她简直无比兴奋。

     “纪晴光,你也有今天啊,哈哈……看看你那张被打成猪头的脸,我简直要笑死了,不知道这样的你还能不能拴住晋少卿的心呢?”慕容清兴奋地大笑起来,完全没了平时的优雅高贵的样子。

     看着屏幕上纪晴光被打的奄奄一息,慕容清简觉得多年来的痛苦都一挥而散了。

     “快啊,杀了她,亲手杀了她最好啊!”慕容清对着屏幕上那个疯狂了的柏小莉说。

     屏幕上柏小莉好像听到了慕容清的话一样,又从包里掏出了一把匕首,慢慢走近已经晕了过去的纪晴光。

     可是正在这时,慕容清脑后却被一把冷森森的枪口给堵上了,接着便是一个冰冷的声音响起:“杀了谁啊?慕容清!”

     晋少卿这一天一ye几乎都没合眼,一直在等着晋家私兵传来的消息。

     小光,你一定要挺住,等我来救你,千万不能有事啊!

     晋少卿后悔的几乎要把自己给杀掉,他为什么没有保护好她呢,让她有了宝宝之后还陷入了危险之中。

     蓝庭,都是蓝庭这个可恶的家伙,他一定不会放过他的!

     正在晋少卿怒火冲天的时候,通讯器传来呼叫声,他赶紧接起来,那边是冷箫的声音。

     “二少,我刚刚接到消息,纪小姐现在应该在柏小莉的手里,但是现在柏小莉并不在纪家!”冷箫的声音还是像平常一样,并没有什么起伏,一直都那么冷冰冰的。

     晋少卿听到这里,立马就变了脸色,柏小莉,纪如海?这两个人竟然敢违背自己的话,私底下对付小光,那就别怪他不顾多年的交情。

     “赶紧去纪家,把纪如海和唐昕抓起来,一定要快!”晋少卿立马下达了命令。

     “是!”冷箫回答到,因为已经有一组人埋伏在纪家周围,所以当接到这个命令的下一秒,一群人冲进了纪家,将纪家的保镖撂倒之后,直奔纪如海而去。

     晋少卿也在第一时间赶到,当到达纪家的时候,唐昕和纪如海都已经被绑起来丢在了地上。

     “纪如海,你还记得我说过什么吗?”晋少卿冷着声音说,他已经快要失去理智了。

     “少卿,你这是干什么?我毕竟是你的长辈!”纪如海虽然躺在地上,但是依然摆出长辈的架子。

     晋少卿冷笑一声,怒火充斥着他的眼眸,恨恨地看着纪如海说:“赶紧告诉我柏小莉把小光藏在了哪里,否则……我就让你知道什么叫生不如死,不要怀疑我说的话,我是不会管你是谁的!”

     “你……你……”纪如海被晋少卿那森然的眼神给看的心底发毛,但是他并不想晋少卿知道纪晴光的下落,否则一定会伤害柏小莉的。

     “快说,我的耐心快要用完了!”晋少卿怒声喝道。

     纪如海摇摇头,说:“我不知道,小莉根本没有抓过纪晴光,她只是去外面逛街了!”

     “既然你要死硬,那也没有办法了!”晋少卿对着冷箫使了个眼色,冷箫就拿着一把小刀,走向一边的唐昕。

     晋少卿对纪如海说:“听说唐昕是你的私生女?不知道她的价值在你心里如何,不如先那她开刀怎么样?”

     疯狂起来的晋少卿也是很可怕的,像一头嗜血的野兽,根本不在乎人的性命,对于他来说,现在最重要的就是该怎么救出纪晴光。

     “不……不要,少卿,不管我的事情,不要伤害我!”唐昕怎么也没想到激怒了晋少卿之后,竟然会是这样的结果,他竟然会直接要对自己下手。

     晋少卿看了她一眼,冷笑着说:“不关你的事情?呵呵……如果不是你一再地从中作梗,我又怎么会把小光一个人放在那里?你也算是罪魁祸首之一,冷箫,给我把她的手指一根一根剁下来,然后再挖掉眼睛,割掉鼻子,我也来做一个人彘!”

     发了狠的晋少卿完全不能用常理来思考,他变得比野兽还要野兽,可以说完全没有一点人性可言了,对唐昕这个看起来楚楚可怜的女人也一点没有恻隐之心。

     “不……不要……我是你大嫂,你这么做,少炎不会原谅你的!”唐昕还抱着最后的一丝希望。

     晋少卿的嘴角显出一丝冰冷嗜血的笑容,步步走进唐昕,说:“你以为你是什么烂货?我大嫂,就你也配?呵呵……真是不知死活!如果我没猜错,小光的失踪和你有关吧?”

     唐昕被他这种残酷的笑容和吓得瑟瑟发抖,嘴唇都没了血色,战战兢兢地说:“没……不是我,我什么都不知道!”

     “冷箫,动手吧!”懒得和她废话,晋少卿退到一旁的沙发上,坐下来,准备看一场血腥的表演。

     冷箫可不是什么良善之辈,反正晋家的私兵从来都不是心慈手软的人可以做的,他那把刀发出森寒的光芒,快速像唐昕走过去。

     “不要……我说,我什么都说啊……纪晴光在柏小莉的私人别墅里!”唐昕害怕的不能自已,她不能让人做成/人彘,绝对不可以啊。

     晋少卿听了话,心都要跳出来了,赶紧说:“留下一队人守住这两个人渣,其他人跟我走!”

     唐昕终于松了一口气,暂时是安全了,可是该怎么逃走,她可不要给纪如海和柏小莉陪葬啊。

     如果她料得没错,纪晴光这个时候一定被柏小莉折磨的不成/人形了,即便到时候纪晴光知道了真相,恐怕晋少卿也不会放过柏小莉和纪如海的。

     “昕昕啊,你说出来了,你/妈就要被你害死了!”纪如海叹息了一声,想到柏小莉可能会有的下场,他不寒而栗。

     唐昕愤怒地瞪了他一眼,恶狠狠地说:“都什么时候了,你心里只有那个柏小莉,那我呢,刚刚我可是差点被晋少卿做成/人彘,你怎么不知道为我求饶啊?”

     “你这死丫头,怎么和爸爸说话呢?这是什么态度?”纪如海气得直喘气,脑袋上的青筋都爆出来了。

     唐昕冷冷地看了他一眼,毫不在意地说:“你只是纪微雨的爸爸,从来都不是别人的爸爸,无论是纪晴光还是我,在你眼里都一文不值!”

     可惜的是纪晴光是在纪家呆了十五年才明白这个道理,而她一开始就知道的。

     “你们两个给我闭嘴,留点力气等着二少回来发落吧!”在一旁看守的晋家私兵不耐烦地说,两个聒噪的家伙,真烦人。

     晋少卿心急如焚地赶往柏小莉的私人别墅,那个地方在海边,离纪家的老宅还比较远,他只能在心里乞求纪晴光还安然无恙,否则他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办!

     一种从未有过的恐惧袭上心头,这么多年来,他都没有过这样的感觉,好像是心脏被人攥/住了一样,连呼吸都很困难,心头忐忑不安。

     “再快一点,传我的令,让警车开道!”晋少卿不耐烦地说,他不能承受失去纪晴光的后果,还有他们的孩子。

     差一点点,他就可以和小光幸福地生活在一起了,差一点点,他就要把蓝庭彻底地赶出去,为什么在这种时候竟然还有人要出来捣乱。

     不能原谅,不可原谅,他一定会毁了柏小莉和纪家,必须要毁掉。

     一路畅通无阻地往柏小莉的别墅过去,当他们到达的时候,柏小莉和他的两个保镖都倒在了地上,身上都是血迹,但还没有死。

     可是那原本应该绑住纪晴光的铁链上,竟然空无一人,只留下一滩鲜红的血。

     “不……不会的!”晋少卿看着那地上的血,心像被人撕/裂一样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