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一章 重生张家
    光和二十四年,大礼王朝统治六百二十六年的政权正式宣告灭亡。

     南方国和党上台执政,华国正式宣告脱离了封建主义的统治。但光明并未降临这个历经艰辛的国度,一个更加战乱纷争的社会出现。老百姓的生活并未得到任何缓解,反而陷入了水深火热之中。各地军阀四起,割地纷争不断。外有列强虎视眈眈,内里战火绵延不绝。

     一时间华国陷入了巨大的危机之中,内忧外患,山河飘摇。

     张家,华国曾经的四大家族之一。随着大礼王朝的灭亡,世家也不可避免的走向了下坡甚至于倒台的路。好在张家掌权人,事先便有所准备,屯兵四十万在南省,南省水土肥沃,素有鱼米之乡之称,又紧靠华国最富饶的龙都,可谓是天赐良地。张家因此顺利从世家转型成军阀。

     张家掌权人现为张华天,曾任大礼王朝兵部尚书之职,后因多次建言圣上平外寇被划分为主战派免职在家。一心想要报效祖国,为国家平外寇收失地的张华天。免职之后,也没闲着。张家作为世家,家底自然是丰厚异常,自掏腰包,养兵四十万。因怕圣上猜忌,养在千里之外南城老家。

     如今四十八岁张华天,膝下育有五子二女。儿子个个文武双全,上得战场杀贼,入得了科举殿堂。女儿个个貌美如花,知书达理,才情八斗。

     可这一夜,一直平静的张家却发生了一件巨大的事情。

     事情的起因是紧靠龙都的张家大军被人猜疑想要吞了龙都这块大宝,龙都乃华国最富饶之地,即使在世界上也是经济首屈一指的城市。

     自然有无数人眼红张家,但张家却未想到有人胆子会大到行刺张家掌权人张华天。

     一时间整个南省陷入了戒严之中,张华天震怒异常,声称要活剥了这个行刺之人。张华天的本人在此次枪击中并未受伤,而他最疼爱的小儿子,因为他挡枪如今生死未补。

     豪华的张氏别墅之中,琉璃吊灯之下,意大利进口真皮沙发之上。张华天面无表情的坐在那里,身上散发的杀意,,让周围站立的人大气不敢出。

     西洋大夫战战兢兢的走到张华天的面前,即使他有美国国籍,也害怕此时的张华天,震怒之下杀了之下。

     原本想说自己已经尽力的话语,到了嘴边又忽然改口。

     “如果公子能平安熬过今晚,还尚有生机。”

     “妈的,庸医!”张华天怒气冲冲的从沙发上猛的坐了起来,同时从口袋中掏出手枪,目眦尽裂的怒瞪着医生。

     西洋医生吓得差点跪了下来,若不是边上的张夫人扶了他一下,他怕是已经倒了下去。

     “杀了医生也无济于事,不如留着他再继续好好治疗小飞。”张夫人将医生推给了边上的管家,径直走到张华天的面前,握住他拿枪的手,将他的枪再次放回腰间。

     原本精致端正的妆容,此时已能看出疲惫和难掩的伤心。但张夫人的眼中却依然的坚定的泛着光,她的孩子没有那么脆弱。他一定不会有任何事情,丈夫的情绪已经被影响,她不能。她要保持震惊,这看似平静的南城到处是硝烟弥漫。她要时刻保持警醒,提防这暗处的刀光剑影。

     “我该怎么办,阿秀你说我该怎么办。”张华天坐在沙发背上,绝望的捂着头,叫着自己夫人的闺名。一方之王的气势荡然全无,此时的张华天只是一个儿子命悬一线而他却无能为力的父亲。

     “趁着外界以为是你受伤,赶紧吞了华都。”张夫人斩钉截铁的说道,她是张慕飞的母亲,可她更是张华天的妻子,是张华天情绪崩溃时,撑住张家主心骨的人。她年秀兰,少年被誉为满清第一才女。父亲曾赞她若为男子当属一世名将,后来嫁给冲动正义的张华天。心甘情愿的收去所有光辉,好好的辅佐他,在他迷茫时指点迷津。如今,这样的关口,亦是一样。

     “你说什么。”张华天不可置信的看着自己的夫人,但年秀兰眼中的坚定,让他确信自己夫人不是说一时气话。

     “外界皆说我有意吞下龙都,此时我便吞了它,看世人能奈我何。”张华天眸中闪过一抹狠意,那气场又回到了当年在朝堂之上,以死建言的那个兵部尚书。

     “阿福去把那几个天天说要吃龙肉的不安分兄弟请过来。”

     在一边管家阿福听到张华天的话,立马点头,快速的向门外走去。张华天的心腹们哪一个不天天鼓动着张华天吃龙肉,奈何张华天一直对前朝有着些许情结,不愿去吞王朝的土地。如今大帅要开动眼前的肉,那些心腹这下要开心的跳房粱了。

     “乐乐去把哥哥们叫来。”张夫人扭头对着自家女儿说道,张家有两个女儿,大姐张思思去年已经嫁作人妇,乐乐今年十七,前几月已订婚,明年便也有出嫁了。

     张乐乐点了点头,向着母亲看了一眼,快速的走出房门,去找在自己的几位哥哥。

     自己的弟弟年仅十六岁,因两人年仅相仿,两人在家里兄弟中关系最好。虽弟弟有些顽劣,但本性良善,待家人极好。此时弟弟被歹人害得命悬一线,她这个做姐姐的虽是一弱女子,也恨不得提刀砍了那人。

     如今父亲有意吞龙都,也算为弟弟报了一仇,那些人怕什么,我们张家就便要做什么。

     因为医生说病人不能被打扰,此时富丽奢华的房间里黑色的古檀木大床上,躺着一斯文俊秀的男子。他面无血色,苍白得皮肤毫无血色。

     一边的医生坐在沙发上坐立难安,豆大的汗水不断流出。这位公子能活下的概率简直太小了,若是这公子死去,自己怕也不能活在见外面的天空。

     忽然,长长的睫毛微微颤抖。一直紧闭的唇,干裂的挪动了一下。

     在一边的医生不可置信的看着面前发生的一切,狂喜的捂住了嘴巴。好几秒才反应过来,立马对病人进行生命体征检查。确认病人的生命在回升以后,嘴中的情不自禁的冒出了激动的英文。

     大叫的跑出去,让侍从去找大帅和夫人。

     医生欣喜若狂的奔跑了出去,房门缓缓的合上,带去了房间最后一丝光芒。

     床上的人猛然睁开了眼睛,黑色的眸中有着异样的幽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