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一章:安先生
    香港,深水埗。

     一辆的士驶过脏乱的街道最后停在了一座泛陈破旧的居民楼下,一个年纪稚嫩,看起来像是一个中学都还没毕业的少年背着帆布背包从的士里走了出来。

     随手接过司机找来的零钱后,少年抬头看了一眼眼前这不过七层楼高的破旧居民楼,随后又看了看旁边狭窄的楼梯口旁所标示的路牌号,“9502,看来是这里了。”拉了拉肩上的背包带,少年随即便走进了狭窄的楼梯口。

     一路沿着楼梯攀爬而上,途中少年几次停步皱眉,这居民楼看起来并没有他之前所想象的那么简单,这里的“朋友”似乎多的有点不同寻常,完全不像是一个充满生气的居民楼,反而感觉和乱葬岗有些相似。

     “705,是这家了。”少年来到一户人家门口,伸手按了一下铁栅栏旁边的门铃,‘叮咚~叮咚’门铃声响起,静静的等了一会儿后,铁栅栏后的防盗门里这才姗姗来迟的传来一道充满戒备的询问声:“边个?(你是谁?)”

     说话的是一个女人,听得出来是一个心里充满了疲惫与警戒的女人,少年微微一笑,回答道:“你是张女士吧,我是过来做清洁的,我姓安。”

     听到少年的回答后,防盗门这才打开,一个穿着泛白的连衣裙,披头散发,眼瞳里满是血丝的中年女人从中露出了身影。

     “你就是安先生?”张女士惊疑不定的看着眼前这个稚嫩的青葱少年,语气里充满了不确定以及一丝质疑。

     “是啊,我就是网上那个专门替人做清洁的安先生。”少年对此见怪不怪,因为年龄而被质疑的事,他之前又不是没少遇过,这并不值得一提。

     张女士将信将疑的把铁栅栏的打开,将少年请了进去,而后惴惴不安的迅速关上了铁栅栏和防盗门,仿佛一个不小心就有什么脏东西会跟着走进她的家一样。少年见此并没有多嘴说什么,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办法,或许这样对眼前这个张女士来说更有安全感也说不定,尽管他身后并没有什么东西跟着走进来。

     房间里不出少年的意外,大部分都空空荡荡的,唯有墙角堆满了家具与杂物,杂物中间只留下了一个能让人蹲坐的空隙,在空隙旁边的地上还有一张散乱的黑布,看得出来,平时张女士应该就蹲在这空隙里面,然后用地上的黑布将自己给遮挡住,似乎只有将自己结结实实的封闭在一个小空间里,才能让自己有那么一丝安全的感觉。

     这对少年来说并不奇怪,兼职做清洁的他见过形形色色的人,也见过当事人形形色色保护自己的方法,尽管这些方法大多没什么卵用,但聊胜于无,总比什么都不做好,至少能给当事人一种心理安慰。

     张女士的家虽然空旷但并不大,一眼环视尽收眼底,包括那让张女士紧张不安的“朋友”都一一被少年看在眼里,默然的环视了一下四周后,少年转过身对惴惴不安的张女士开口道:“张女士,这房里的清洁工作我能做,但治标不治本,想要彻底摆脱,你只有搬家。”

     一听到搬家,张女士顿时摇头否定道:“我不会搬家!死也不会搬家!!”

     张女士语气之坚定让少年一时侧目,这是有多大执念啊,这房子将她折磨成这个样子了都还不搬,不过少年也没打算多问,每个人都有每个人的秘密,他只是过来做清洁的,本质上这就是一笔生意,顾客是上帝,顾客说什么就什么吧,她不愿意搬就不搬呗,没什么大不了的,现在主要工作就是把这房间给清洁一下,其他的,管他屁事。

     少年点了点头继续道:“不搬也成,虽然这次清洁只是治标不治本,但是清洁费我们还是要先说好,免得清洁完后又斤斤计较,我算了算这次清洁费总共3000,你觉得有没有问题?”

     “3000?”张女士面露难色,开口询问道:“能不能少些?”

     少年直接摇了摇头:“3000已经是我们这一行的底价了,我也知道你条件不好,所以直接给你报的是底价,但是规矩就是规矩,没得改。”

     见少年无动于衷,张女士咬了咬牙,一番思量后,开口道:“3000就3000,但是你一定要帮我把清洁做好,不然我一定去砸你招牌!”

     少年点了点头:“如果我收了你的钱没把你的事办好,你可以砸我招牌,也可以报警告我诈骗,还有这是我的名字叫安布,身份证号是S303015(D)另外,先说好,就如同我之前所说的那样,这只是治标不治本,我可以清洁你的家,但是效果能持续多久我不敢保证,说实话,你们这栋楼完全就是一栋鬼楼,除了你家里以外,整栋楼都不干净,所以日后难免有其他‘朋友’会进你的家,当然想要彻底清洁的话,不是没有办法,其中一个就是之前所说的那样,你搬家,当然我知道你不准备搬家,所以还有另外一个办法,那就是给我二十万,我帮你把整栋楼都清洁了。不过我知道你条件不好,所以这个办法也不成立,所以现在只能治标不治本的单独清洁你的家而已,现在还有没有问题?”

     张女士张了张口想说什么但却不知道该怎么说,最终只能沉默的点了点头道:“没有问题了,就按你说的办吧。”

     安布见生意已经谈妥,随即便将背上的背包取了下来,半蹲在地上拉开拉链,悉悉索索的从里面一件一件的拿出工作所需要的工具。

     一大瓶盐、一小口袋巧克力、一圈保鲜膜、以及一个弹绷…

     这些东西绝大部分都是日常生活中的生活用品以及玩具,并没有印象中的黄符纸,桃木剑之类做法的东西,张女士不由的感到疑惑以及不信任。

     大概是猜到一丝张女士的不信任心里,亦或是习惯问题,安布边从包里拿东西边解释道:“通常意义上的鬼,用科学的方法来通俗的诠释就是一段特殊的脑电波,所以要驱逐那些特殊脑电波,就得靠这个!就像用皮鞭赶牛羊那样…”说着就将摆放在一侧的弹绷拿起来在手里掂了掂:“至于那些盐,还有巧克力,保鲜膜都是很有用的器材,一会儿你就明白…咦?想跑?”

     不知何故,安布突然将口袋里的巧克力当作弹子夹在了弹绷的塑胶弹片里,左手拿着弹绷的支架,右手拉开弹绷,对着房间里的某个方向,就像打鸟一样,‘咻’的一下就松开了弹绷,巧克力顿时急射而出,‘啪’的一声,巧克力在空旷的空中像是击中了什么东西般瞬间四分五裂,墙上随后也传来‘啪’的一声响动,仿佛有什么重物撞在了墙上一样。

     然而实际上,在张女士的眼里除了那在空中突然四分五裂的巧克力外,就只听到两声响动,其余的什么也看不到,但就是因为如此,此刻的张女士反而更加惶恐,不用说,她都知道刚才那安布的举动分明是用弹绷在打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