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三章:原因(2)
    房间里忽然阴风习习,就连温度都感觉下降了三分,张女士忍不住打了个冷颤,本就惊慌失措的她此时抬了抬脚步紧挨在安布身后,一只手也自然而然的拉住了安布的衣角,似乎这样更能让她有点安全感。

     安布察觉到身后的异样,转过头见张女士一脸惶恐,微微一笑安慰道:“没事的,我正在跟那位‘朋友’聊天,‘他’不会伤害你的。”说罢便转过头紧紧盯着眼前那位“朋友”,戒备着“他”的一举一动。

     他怎么也没想到就问了那位“朋友”一句,这间房里是由“他”在意的东西,还是有“他”在意的人,会引得那位“朋友”的情绪如此翻涌,就连身上缭绕的阴气都忍不住失去了控制。

     果然,这间房子里绝对有那位“朋友”的执念!

     只是不知道到底是人,还是一件物品…

     若是物品的话还好说,等会只需要带走那件物品将之埋葬在那位“朋友”的墓旁就万事大吉了,但若是人的话…只怕今天这清洁工作会很不好做。

     【但愿是一件物品吧…】安布心中暗暗祈祷,他很不想听到眼前那位“朋友”告诉他之所以会滞留在这里是因为一个人,因为无论这个人是张女士这位当事人也好,还是其他人也罢。都会横生枝节,引起一系列的麻烦,而做他这种清洁工作的,最讨厌的便是麻烦,因为麻烦往往会带来更多麻烦。

     良久,眼前那位“朋友”的情绪才渐渐恢复了安宁,身上翻涌肆虐的阴气也再度复归平静,那位“朋友”莫名的叹了一口气,这一声叹息好似石子落入了平静的湖面,在静悄悄的房间里骤然响起,这一突发的声响,吓得张女士一脸苍白,浑身瑟瑟发抖,不用想都知道,那是盘踞在她家的那个鬼的声音。

     安布轻轻拍了拍身后张女士那紧紧拽住他衣角,因为用力而卡白的手,他嘴唇翻动,低声细语的问道:“朋友,你在意的是我身后的那位张女士吗?”

     根据墨菲定律,越怕什么就会越来什么,从来不认为自己运气很好的安布直接将他最怕发生的一个可能问了出来,然而对面那位“朋友”却出乎他意料之外的点了点头后又摇了摇头。

     【是又不是吗?】安布被那位“朋友”的回答给弄懵了,这算什么回答?是张女士又不是张女士,难不成张女士只是其中之一,还有其他东西或者人?

     想到这里,安布突然有了一个很恶意的猜想,是不是张女士伙同其他人将眼前那位“朋友”杀害,所以那位“朋友”才会滞留在这里想报仇?而之所以之前没动手杀害张女士只是以吓唬为主,是想让张女士把其他同伙给引出来?

     逻辑上似乎很合理…

     然而如果真是这样的话,那今天的这份清洁工作看来真的是危险重重了,眼前那位“朋友”固然是危险的其中之一,而身后那位症瑟瑟发抖的张女士却更加危险!

     如果张女士发现自己知道了她的秘密的话,那她为了保密,绝对会杀人灭口的!

     细细一想,安布顿时冷汗直流,他不动神色的挪了挪脚步,尽可能的将自己和身后的张女士空出一些距离,以免猜想成真,那张女士突然暴起痛下杀手,而他却因为靠的太近没能反应过来,那岂不是死的比窦娥还冤?

     ****这行的,警惕心比什么都重要,不然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有时候,人心比恶鬼能加恐怖,容不得安布敢有一点马虎!

     然而事实上真是如此吗?安布没敢肯定,这只是他的猜想而已,答案还要等眼前那位“朋友”才能给出。

     低声细语中,安布问道:“朋友,张女士是不是跟你有仇?”

     那位“朋友”闻言赶忙点了点头,正当安布暗骂‘艹蛋’时,那位朋友却又突然摇了摇头。

     安布顿时便觉得整个人都不好了,怎么又是点头摇头的,难道那位“朋友”思维混乱到只能点头摇头?可是不像啊,那厮眼神里的情绪波动,明明显示“他”思维情况不是很混乱,更够思考沟通啊,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

     就在这时,一股断断续续的声音仿佛从远方飘来,朦胧不清,让人听不真切,但又好似有人在耳边说话,震耳欲聋,如同贯脑魔音。

     挣扎在这种矛盾感官中的安布恍惚中听到了一句断断续续的话…“房子…她…仇…去…没…”当这句断断续续的话说完,安布感觉整个矛盾感官顿时一空,一切仿佛南柯一梦,无始无终。

     【房子、她、仇、去、没?】安布在脑海里咀嚼着方才那位“朋友”对他所说的话,尽管这句话断断续续含糊不清,让人不知道在说些什么,但对于安布来说已经有了足够的线索,首先开头的‘房子’看来是那位“朋友”执念中的重中之重,不然在思维有些混乱的情况下,也不会张口就来,其次就是‘她’,这个‘她’不可能是别人,只能是张女士,至于‘仇’…

     【仇、去、没?】想到此处,安布忽然会心一笑,他已经大致明白了那位“朋友”的意思,事实上并没有他之前所恶意猜想的那么不堪,无非就是张女士只要离开房子就跟‘他’没仇,如果还继续居住在这,那就跟‘他’有仇,他还是会不间断的骚扰张女士,直到张女士离开为止。

     【果然,房子才是重点吗?】安布四下环视了一眼这间房子,最后将目光停在了张女士身上,如果想要完成这次清洁工作,少不得要张女士的配合,只是一想到张女士之前信誓旦旦誓死都不搬家的模样,安布就满是头疼,那位“朋友”已经给出了条件,然而答案在之前就已经得到,张女士不会搬家,那位“朋友”想来也不会就这么不甘离去。

     麻烦!真真的麻烦!

     但问题最终还是需要解决,不然这次清洁工作完不成不说,还会砸了招牌,不想被砸招牌的安布沉吟了一会儿,开口向张女士问道:“恕我冒昧,张女士,你能告诉我你为什么不肯搬家吗?”

     张女士见安布之前一个人对着墙壁嘀嘀咕咕半天,现在突然一反常态问自己为什么不肯搬家,心中顿时警觉起来,一股不好的感觉爬上心头,她压抑着自己的愤怒,清冷的回答道:“安先生,这跟你的清洁工作有关系吗?”

     安布点了点头承认道:“确实有关系,而且很重要,我希望张女士能告诉我不想搬家的原因,这样我才有办法完成接下来的清洁工作,不然的话,这工作没法进行下去。我想你也不希望一天到晚在家里都担惊受怕吧。”

     张女士盯着安布的眼睛久久没有说话,她不知道眼前这位安先生为什么会突然问她这个问题,但是如果想让她就此搬家的话,想也别想!

     “我在等一个人,那个人没回来,我哪也不去,更不会搬家!死都不会!”张女士盯着安布,声音低沉而清冷,充满血丝的眼睛里满是决绝的眼神。

     【是吗?死都不会搬家吗?】安布被张女士那种把命都不当回事的决绝震撼在了当场。

     看的出来,张女士要等的那个人对她来说很重要!

     比她的命都还重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