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六章 海上寻尸(下)
    突然,一抹红色出现在了吴用的视野里。

     “那边,我好像看到什么东西了。”

     吴用连忙叫操作橡皮艇的人朝自己看的到方向驶去。到地方后,吴用找了下游叫操作的人转了次向,才从海里捞起块红色的布条。

     把布条拿在手里给大家看了下,所有人相视一下后都点了点头。吴用才拿起对讲机联系李强。

     “李队,我们这边发现线索了。”

     “哦,我马上过来。”随后李强又全频道的喊了次话,给大家打打士气。“吴用那边发现线索了,大家待在原地继续找找,我去看下,我相信我们很快会找到人的。”

     李强到了后,看了下布条,随后就向相关领导汇报了。大家在原地等了会后,警察开着条小船过来了。

     接着根据发现布条的位置,海流等在专家的分析和计算下,警察在一个位置放下了几个蛙人。过了20几分钟后,蛙人终于在海底一处暗礁下找到了尸体,尸体被卡在暗礁下没有浮上来。

     “找到了。收队,所有人收队。集合了。”随后李强就通知大家上岸了。

     上岸后一群人都已经累的筋疲力尽了,找了块地方就坐了下来,也不管地上脏不脏,石子硌人不硌人,李强则去汇报工作了。

     不过最惨的要数张小帅了,那么大个的一个人,居然是个旱鸭子,上了橡皮艇没多久就开始吐了,开始的时候还坚持要参加搜救,说吐会就没事了,但是吐到后面别说搜救了,自己都是被人抬上来的,现在还在车上躺在。

     李强很快就回来了,一起过来的还有个领导,然后对我们嘉奖一番后,表示我们可以回去休息了,后面没我们什么事了。

     “走,我带你们吃大餐了。”李强招呼着大家上车。

     “李队,算了,我现在就想回家睡觉。”

     “李队,就你那点工资和补贴还是别拉,要不嫂子又要说你了。再说我也是困的不行了。”

     ……

     大家都婉拒了李强的请客,看样子李强家的经济情况老队员都知道,至于这种冷遇,大家估计也是习以为常了。别说本来就是来辅助下的,人家也忙的要死,那有空来照顾你的情绪啊,至于啥物质奖励的,还是算了吧,为人民服务啊。

     上车后,大家都直接躺在了座位上,至于张小帅,都已经睡着了。车开始往回开,进城后陆续的开始有人下车回家了。吴用也在一个地铁站附近下了车,准备做地铁回去。李强在吴用下车时还特意上来安慰了下。

     “吴用,累不累,还习惯么,这领导都挺忙的,也没办法一个一个嘉奖。”

     “李队,没事,还好不是很累,你忙吧,看着点小帅,我先走了。”吴用也不是那种看不开的人。

     下车后吴用随便找了家小餐馆吃了点东西就回家了,到家后就睡着了。这次倒是没睡到天亮,大概12点不到的时候吴用醒了过来,而且是被饿醒的。

     晚饭因为累了一下午,吴用并没有吃多少,结果这会给饿醒了。但这点了,估计外面也没啥吃的了,习惯性的拿起手机想叫份外卖来,突然想起来上次打“吃了么?”客服投诉后,要求对方来个能解决问题的人后就没有音信了。

     这么一想,就不想叫外卖了,直接去泡了包泡面。然后看看下午的救援拿了多少功德值。

     系统:完成海上搜救任务,获得功德值0.2点。

     这数值真的是有点低,不过每天有1点固定的可以拿,算下来到也可以了。看完后就又打了起“吃了么?”的客服电话来。

     一直到吴用吃完泡面,电话才接通。

     “您好,这里是吃了么客服,尊敬的会员,请问有什么需要帮助?”

     “我上次反应的问题,你们咋到现在还没有给我回复。”

     “您好,我给您查询下,请稍等。”

     “您好,刚才查询了下,您上次反馈的,关于会员权益的问题,我们给您回复过了,您当时并不满意,我给您记录下,过后会有相关人员跟你联系的。”

     “行吧。”

     “请问还有什么可以帮助您的么?”

     “没了。”

     “好的,感谢您的来电,稍后请您对我的服务做出评价。”

     吴用没做评价就把电话挂,又是这种公式化的回答,吴用都觉得烦了。

     吃完泡面后没多久,吴用躺在床上看着手机,看着看着就睡着了。

     “沧海一声笑,滔滔两岸潮,……”

     “喂,谁啊。”

     “您好,这里是吃了么客服。关于您反馈的问题,我们给出了处理意见。”

     “说吧。”

     “根据我们查询,您最后一次享受吃了么会员权益是在去年的12月6号,您的会员将于今年的5月2号到期,我们把这段时间的6个月的会员费用,60块钱退还给您,另外再给您一个50元钱的消费红包,您看可以不。”

     “就这处理结果,你觉得我会满意了。”吴用一听火气就上来了。“我够买的是1年的会员,你们这服务说没就没了,你就赔我这点钱,还是我自己花的钱,搞笑么?”

     “那么先生您觉得应该怎样赔偿您才满意。”

     “我先问你几个问题。”

     “您说。”

     “因为你们的原因,我的会员权益是不是没了?”

     “是的。”

     “你们没有及时通知我权益没有了是么?“

     “是的,这点确实是我们失误。”

     “我了解到,你们送餐的还是同一批人员对不对。”

     “这个我并不是很清楚当地的情况。”

     “你们现在的行为就跟那种实体店办会员卡,没到期,人就消失了有什么区别。”

     “先生,这是有区别的,我们还是在的。”

     “同样的权益受损不是么,你们这就是商业欺诈。”

     “先生,我们并没有欺诈。”

     “如果我不反应,等我会员时间过去了是不是就这样算了。”

     “不说话了是吧。”

     “先生,您觉得怎样赔偿您才满意。”

     “按一赔十赔,同时因为你们送餐的其实都是同一批人,外送费用也都是你们收的。我要求我所有的外送费用全部赔偿给我。”

     “先生,这是不可能的,我们并没有欺诈。”

     “不用说了,如果不同意,我还是去上诉吧。”

     “好的,先生,你要确定走法律途径,我们也没有办法。”

     对方明显的敷衍了解,吴用气不打一处来,直接就挂了电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