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三十一章 紫荆
    阴骛老者双目血红一片,灵云虚可是他唯一的孙子,天赋异禀,虽然有着长老关系的这一元素才公认为门中弟子第一人,但半步凝元修为可是实实在在的,眼前这个小毛孩竟然将他孙子给杀了!?

     啪!

     阴骛老者抬起手掌狠狠一握,白凌还没来得及收回的赤影针蓦然发出一声脆响,竟凭空爆成粉末!

     白凌感觉不到自己与赤影针的某种牵引后,脸色阴沉的可怕,赤影针一直都是他的杀手锏,屡屡战功,即使是个灵器那也产生了感情,今日竟被人粉碎,就算是他也难免温怒!

     “顶师叔真是好气魄,今日我站在了生死台,那我与灵云虚的恩怨便是由我们自己解决,师叔不仅破坏规矩,还三番两次的声称要替令孙报仇,难道视门规于无物?还是视我们这些弟子于无物!”白凌淡淡一笑,一拱手,一口气流畅的吐完。

     白凌的话理非分明,即便是面对着凝元强者的怒火,一边提到了门规,一边又提起了宗门弟子,自然容易的引起了公愤,连宗门高层都有些为难起来。

     阴骛老者面色扭曲难看,恶毒的盯着白凌,那若有若无的气势,仿佛下一刻就能让白凌毙命一般!

     “师叔要是觉得非要出口恶气,那弟子便邀请师叔赐出三掌,等弟子达到了凝元期你我便决一死战,如何!”白凌不咸不淡的道。

     “好!好!十日后此地我赐你三掌!”那老者闻言,面色扭曲看着白凌,但怨毒不减,随后在四周扫了一眼?一转身,抓着灵云虚的尸体拂袖而去。

     三掌无疑就是等于杀死了白凌,竟然主动邀掌,简直就是找死,而那凝元决一死战更是搞笑,凝元期要是随便就突破,那地煞宗的凝元长老就不会那么少了。

     为了给自己面子,所以说十日后,让白凌恢复后再来接掌。

     “师侄是有把握吗?”掌门老者回过神,对着白凌微笑道。

     “不知道,不过走一步算一步吧!”白凌摇摇头,说了句实话。

     此刻,突然天空中十几道流光闪下生死台,纷纷露出真容,赫然是地煞宗所有的凝元强者。

     “真是没想到,白师侄既然能一举斩杀地榜第一弟子,老夫前期有所不待见,还请见谅啊!”一个威严老者笑容满面的道。赫然是墨鱼长老。

     言谈举止间,竟丝毫不为灵云虚的死而感到惋惜!

     “师叔哪里话,弟子本是废法魂一个,侥幸杀掉大意的灵云虚而已!”白凌故意把‘废法魂’加重了语气,有意无意扫了一下四周道。

     此言一出,全场皆是面色一僵,刚才那般神武的少年,竟然是个废法魂!?

     “废法魂者多如牛毛但成功者却是屈指可数,而在真正的天才面前法魂什么的都是虚设,看来师侄已经突破了废法魂这个心理的障碍了!”一个白须老者明显带着安慰的语气道。

     “师侄你且记住,后天的努力是修炼最重要的东西!”一个蓝袍冷面女子失望道,虽然嘴上是怎么说,但实际谁都知道先天天赋的重要性。

     “白师侄这般努力的达到开灵中期也是一种奇迹,可莫要灰心。”墨鱼也意识过来,随即叹了口气道。

     掌门老者则有些失望了,没有开口,废法魂大部分都是前期比较出色到了后期却终成不了大器,突破开灵后期那便是个奇迹了!

     “好了,此次大比白凌便是毋庸置疑的地榜第一,按照规矩,不用等擂主恢复,有意者便可以上来挑战!”掌门老者对众弟子朗声道。

     此言一出,白凌目光一个凌厉,还散发出血芒扫着那些蠢蠢欲动的弟子们。

     那些弟子皆是无一敢言,纷纷跑回了大比擂台处,只剩下了青盈盈夕歌两女。

     夕歌看着白凌从容中还带着不羁的俊美脸颊,心中砰砰直跳,脸色微微一红,不过连忙摇摇头向大比擂台走去!

     白凌向青盈盈示意离开,青盈盈即便不舍但也离开了。

     “白师侄,看来此次大比也无人挑战你了,那你便回去休息吧,大比奖励次日上门发送!”掌门老者笑道。

     众位凝元长老态度都大大转变,白凌不以为意,称谢一声便离开了。

     “没想到此子竟然是废法魂,看来突破开灵后期无望了!”掌门老者叹了口气,道。他们实在没有必要在一个废法魂者身上浪费资源。

     “哼!师兄身为宗门之主,怎么这般古板!”那位天香峰的峰主女子语气不屑的道。

     “哈哈,师妹说的是,到时我这个老头子太现实了。”

     其余长老皆是叹声附和,随即纷纷向大比擂台飞去。

     白凌此刻走在大比擂台的下方,静静的看着青盈盈和夕歌,目光停留最多的自然是夕歌了。

     说实话,白凌被夕歌惊艳到了,吹弹可破的绝色面容,在面对地榜前九人竟一路披荆斩棘,从未输过,稳稳的拿到了地榜第二这一个名次,此女竟还是个造诣极高的剑修,一柄雪白长剑下即便是开灵中期面对开灵后期顶峰也是轻松击败。

     幸好她没有挑战白凌,不然白凌还真没什么信心得胜。

     而青盈盈也是天赋异禀,两件法宝下,直接打飞了地榜第十的弟子。

     是夜,月明星稀,大比也终于落幕,有的人兴奋愉悦的回去,也有的人如同丧家之犬的走着。

     白凌看见青盈盈下了擂台,大步向她走去。一脸和煦的道“盈盈,我们回去吧!”

     “你别跟我啊,你不喜欢看那女的吗,你找她去啊!”青盈盈一脸娇嗔的道。

     “哦,你说的哦。”白凌故作要走的样子。

     “别,你……哼!”青盈盈语无伦次了。

     “呵呵,走吧!”白凌微笑道。

     青盈盈娇哼一声,与白凌并肩走着。

     “今天你还真杀了灵云虚,我怕那个二长老不会放过你!”青盈盈担忧道。

     “不怕,这个我自有办法。”

     “哼!还有,你昨天说的惊喜不会就是斩杀灵云虚吧?”青盈盈撇了撇嘴道。

     “没错啊,惊喜吧!”白凌一脸微笑道。

     青盈盈翻了翻白眼,心中思绪万千,当初年幼时救过她一次的小白子,如今再见,没想到这么的天赋异禀。

     盘坐在床,白凌揉了揉太阳穴,理起的思绪。

     凝元强者的三掌可不是什么好接的东西,他必须在这短短十天内尽量提升实力才行。而大比第一的奖励不菲,定是有个好办法来提升。

     随即,他又想到了那团紫雾,竟然凭空给他提供法力!也不知是福是祸。

     想着,他有了个侥幸心理,运转精神力,向灵海处投出一道神识,这道神识一进灵海便毫不犹豫的向紫雾射去!

     刚一碰到,他的神识便被生生弹开了,没有放弃,不停的向紫雾射去,一遍……三遍……十遍……二十五遍,直到二十五遍时他才停了下来,有些愤然,原本打算就此退出灵海,但还是有点不服的撞了紫雾一下。

     但就在这第二十六下的时候,那团紫雾竟震动了几下仿佛不耐烦了一般,一道紫烟包裹着白凌的神识,飞快融入那团紫雾中。

     白凌感觉眼前一黑,随即便看清楚了四周。

     四周明亮,墙壁上镶卸着无数各种颜色的宝石,脚底却是白茫茫一片,而前方有个床铺,目光在往上望去,白凌呆住了。

     只见一个女子正浑身无遮拦的侧躺撑着脸颊饶有兴趣的望着白凌。

     此女不过二十,紫色秀发随意披散着,面容美若天仙又明媚妖娆,身姿曼妙完美,凹凸有致,肌肤赛雪,高耸的双峰一览无余,一双雪白笔直的玉腿一举一动间都能勾人心魄,那对玉足更是完美无痕,晶莹剔透的脚指甲配合比下,更是让人不顾一切的想去把玩!

     身材竟和夕歌不分上下。

     白凌本不是什么自控力非凡的人,如今还正是血气方刚的年龄,口干舌燥极致,理智已被冲刷,如火焚身,即便是神识状态他也一个冲刺,本能般扑向那女子。

     那女子一愕,随即意识到什么,连忙在身上闪出一袭紫袍,同时粉拳击向白凌,白凌戛然在半空中停了下来,落在了地上。

     “好,好,那就敢如此窥看本宫,要不是你是我宿主的缘故,现在估计你已经身首异处了。”那女子殷红一闪即逝,面色冰冷道。

     “哈……还请姑娘见谅,明明就是……”白凌缓缓平静下来,先尴尬道歉一声,随即又露出委屈的面色看着女子。

     “你,你……好,好,来说正事吧!”女子气嘟嘟的跺了跺脚,模样极其让人怜爱。

     “正事?姑娘又是?”白凌问道。

     “本宫名叫紫荆,你来此应该就是想问问我的事吧?”

     “没错!”

     紫荆深吸一口气,款款道之。

     “我来自冥界,因为某些原因被流落此处,那时候受伤被一个叫阴诃的修士所救,也就是你们的祖师爷,此人救助了我并与我下了主仆契约,我当时被迫无奈,也同意与他并肩作战,不过时限是三百年,他大限将至的时候却把我修为封印。”

     “不过就他那点实力还不够我玩的呢,自然没将这封印放在眼里,但他竟又把我放在一个人造秘境来进行双重封印,我的法力流失慢慢的构建了一个阴煞之气十足的秘境,而本宫自然有办法脱困,在封印削弱的时候仗着本源之力一举突破,并吸收了一些小鬼物的修为,恢复了一点元气,便无奈冲入了你的身体咯!”

     紫荆一口气流畅的说完,但白凌闻言就咬牙切齿了,此女明显就是强行夺舍他人肉身,现在说了却这么简单。

     “你不会要让本宫离开这里吧,我一个小女子本来就没多少法力,要在外流落那便魂飞魄散啦!”紫荆楚楚可怜的道,美眸中付出雾水一般。

     “放心吧,你就安心住着,只要别没安好心就行了!”

     白凌看着紫荆如此可爱的模样,心中一软,点了点头,他本就是怜香惜玉之辈,毕竟此女还在危机关头救了自己一命,所以以前的种种不好就被白凌本能的抵消掉了。

     “肯定不会的,因为本宫的宿主是你,你不死我就不会魂飞魄散的!不过你的体质竟能抵御我的入侵,倒是让本宫颇为好奇。”紫荆把玩着秀发,嫣然一笑道。

     白凌眼中异色一闪,沉默不语,他不想让别人得知两个法魂的事!

     紫荆撇了撇嘴,识趣的没有再问。

     而她的话是毋庸置疑的,在宗门古籍中得知,一些精魄或元婴一类的东西寄宿了第一个宿主后,在修为未恢复一半前是不可能有余力去夺舍或寄宿另一个修士的。

     而此女语气中好像很强的样子,他体内也没阴气加助此女恢复,更令人放心的是,他身负着金仙圣体!

     “嗯!需要我给你凝练肉体?”白凌问道。

     “我不需要你给我凝练肉身,因为我修为恢复到七成时便可自行自己变回以前的模样,所以我需要的是,你助我恢复实力!”

     “怎么助?”

     “尽量找一些阴煞之气传进来,或者是修士的气血都可以。”紫荆悦声道。

     “额!我尽量,那我的好处呢!”白凌道。

     “本宫就是啊!”紫荆嘴角上扬,得意道。

     白凌先是一愣,脸色猛然一红,但很快便明白了过来,有个高深莫测的强者指点,以后不管修炼问题还是生死关头都得以解决,这个好处还不是一般的大。

     当然这是他第二个念头,第一个则是字面上的意思啦。

     紫荆蹙眉,这小屁孩脸红什么劲!

     “成交!”白凌伸气大拇指道。

     随后白凌找了好多闲聊的话题,但无一不是在紫荆那逗小孩的语气下败退,最后欲哭无泪的退出了灵海。

     一睁开眼,朝阳升起,新的一天便开始,白凌在好奇大比奖励的心情下没有修炼,而是走上了二楼,坐在木桌旁独自品茶起来。

     不一会,青盈盈便走了出来,穿着简朴的睡衣,凌乱的秀发和丝丝笑意显得可爱至极。

     她走到白凌旁边坐下,拿着一杯茶水,抿口品尝着。

     白凌微笑,用手理了理那幽香的秀发,望着窗外风景,蓦然觉得这种生活真是美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