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十八章 宗门大比
    ????????眼前这人,名叫朱俊英,虽然名字有些不符合其人,但他实力可谓是新人中的翘楚。

     “嘿嘿,既然白兄是我们新人的代表,那就容忍在下唠叨两句了,我最近打听了一些大比的消息,据说此次比不仅可以挑战老弟子,就连地煞宗前十亦可挑战,然后就是新弟子互相切磋了,新弟子排名奖励跟地榜奖励比起来,简直就是可以忽略不计的!”朱俊英眼中兴奋的道。

     “哦?原来如此,那敢问朱兄,此大比的规则是何?”这些白凌自然也打听过,听少年说自己是新人代表翻了翻白眼,问道。

     “前些日子刚改的规则,显然是要真正测探我们的实力,而正好,这个我也打听过,很简单,那便是一对一来由弟子挑战擂台上的弟子,一旦胜利,那便成为了擂主,等待下方挑战,输了自然下去,此大比时间为两天,两天一过,排名就定了下来!”朱俊英解释道。

     白凌称谢一声,仰起头沉吟起来,自己当日与灵云虚一战显然是靠着金仙圣体之妙勉强撑了下来,若他再自满托大,恐怕结果就没有那么简单了。

     正在他沉思之间,天空中突然飞下几道虹光,带着沉重的压迫感飞在地面上,虹光散去,显露出来者的真容,看起来足有八人的样子,每个人都散发出强大的气场,赫然全都部是凝元强者。

     “好!看来大家今年实力又提升了不少,这次大比规矩……”一个看起来骨瘦如柴的黑袍老者淡淡的讲道,此人不管从什么角度来看都是一副其貌不扬的样子,散发的气息若有若无。

     而其余七人全部一副恭敬的看着黑袍老者,赫然一副马首是瞻的样子。

     “大比全凭自愿!如不想挑战现在则可离去!若是没有问题,那现在便开始吧!”黑袍老者语气平淡的道。

     此言一出,片刻后竟是没有一人有离去的意思,他们就算不挑战也要观战长见识呢,岂能就此走去。

     偌大的人群此刻一片鸦雀无声,突然一道人影飞向擂台,提醒了他们,新弟子们纷纷抢先跳上擂台,脸色各异。

     一座擂台上有个相貌平平的灰袍少年正脸色难看的面对着一个高大身穿土黄色道袍的高大少年。

     高大少年赫然是那拥有巨树法魂的木坤,此刻一副目中无人的样子。

     “我认输!”

     半晌后,灰袍少年才艰难的吐出三个字。

     那座擂台的裁判长老摇了摇头,随即宣布木坤胜利。

     此擂台因为是木坤擂主所以新弟子中没有一个上前讨战,此刻朱俊英也跳上一个擂台,开始了斗法。

     朱俊英忽然浑身被一股黑气环绕,双拳包裹着一层黑光,正呈马步势连连轰拳,一个个黑色拳影轰向对面的一个少女,少女面目秀美,双臂一晃,一张法力凝聚的巨网,盖在了拳影上,虽然第一回合平分秋色,但下一刻,一道细小的黑光射向少女,少女随意一躲躲开,但朱俊英都身影突然消失,少女见状,冷笑一声,闭上眼睛,突然一腿对着某处虚空踢去。

     噗!

     朱俊英刚闪现的身影戛然被踢下了擂台,惹得众人一阵哄堂大笑。

     “白凌哥,我也去了!”青盈盈拉了拉白凌的手说道。

     “嗯!小心一些!”白凌微笑道。

     青盈盈玉足轻点,纵身跳站在了一处擂台上,对面的是一个精瘦少年看着青盈盈目光灼热,双方一抱拳后,便开始了斗法。

     青盈盈脚下一点,飞快来到精瘦少年的侧身前,对着少年侧部玉掌轻推,一张巨大的淡白色掌影浮现并瞬间击出。

     精瘦少年提出腰间钢刀,手臂一晃,一刀如实质般的刀影瞬间撞上巨掌。

     轰!

     双方溃散,青盈盈的身影已来到少年侧身不到一尺处,正要一指点出,少年见青盈盈要和他近身,目光炯炯,居然不做反抗,双臂张开,一副一亲芳泽的样子。

     青盈盈一指点在少年的一个穴位上,原本一脸邪笑的少年,现在脸色开始变得难看起来,最后猛吐一口鲜血,向一旁到飞而去,还是掉下了擂台。

     这一连串动作还不到两息时间,看的众人一片惊呼,最后裁判长老宣布青盈盈胜。

     不知为何,白凌有些火气上涌,冷冷的瞪了那少年一眼,随后又扫了下四周,才脚下一蹬,跳在了木坤所在的擂台上。

     “在下白凌,还请木坤师兄赐教!”

     “废话少说!”

     木坤不耐烦的喝了一声,身形一晃消失在原地,下一刻白凌四周地面上突然突出四条粗壮的木藤,飞速向着白凌缠绕起来。

     白凌嘴角微勾,这木坤虽说身负巨树法魂,在宗门的重视培育下实力也达到了开灵初期顶峰,但这种试探性的攻击实在是让他摇头。

     白凌手指对着虚空轻轻一点,一条足有一丈大的火蟒瞬间凝聚,一个闪动便淹没了四周。熊熊烈焰密布着擂台,几乎不到一息时间木坤的攻击就被瓦解。

     此刻木坤已经在从一个粗壮木藤中钻出,大口咳嗽,脸色苍白如纸,他的法魂属性被火克制,所以修炼了一门水箭术,但白凌如此火候的火蛇术他的小水箭感到无从下手!

     见木坤阴沉着脸,白凌面色平静,脚尖一点,身形鬼魅般来到木坤身前,一拍储物袋闪出赤火剑,指着木坤的脖颈,淡淡的道。

     “你输了!”

     “哼!”木坤不服的冷哼一声,默认了下来。

     火焰一散,白凌收起赤火剑,对着木坤一抱拳,站在一边负手而立,闭目养神起来。

     因为火焰遮掩的缘故,台下众人没有看见是怎么一回事,看向白凌的时候目光各异,有些人更是以为白凌火属性法术修炼较深,仗着克属性制缘故侥幸获胜。

     一名看起来头发花白面容年轻的中年男子看向白凌面色凝固,有些弟子看不到但他凝元实力可就看的到了,一回合结束宗门高层重视的木坤,此子到底什么来头!

     其余七名裁判长老看向白凌,也都是面色各异目光炯炯,像是见到宝一般。

     不过他们很快便摇了摇头,此子最多也就是火属性法术领悟较深,而巨树法魂最怕的就是火法术,这般输掉倒也合理,而白凌他们也都有一丝了解,废法魂者一般最多也只能达到开灵中期,能达到开灵后期都是个历史奇迹。

     之后那名白发中年人宣布了白凌获胜,台下也没几个太过高看白凌的人,所以倒是没有什么惊讶可言。

     白凌松了口气,之所以选择与木坤斗法,赫然是因为可以用此威慑力免掉一些麻烦,但为了压制修为气息,白凌只能用小成的火蛇术速战速决。所以没想到威慑力不够大,这让他苦笑一声。

     “在下辛诚,前来挑战白师兄!”正在白凌闭目间,一个手臂异常粗壮的少年一个飞跃跳了上来,并对白凌一抱拳说道。

     白凌还其一礼,示意少年先来,那粗壮少年嘿嘿一笑,没有丝毫犹豫,一个饿虎扑食般的扑拳飞快攻来。

     白凌见少年也就比开灵初期更充实一点气息时,微微一笑,身形一晃,化为两道血色残影,分开躲过少年扑击,并一个闪动两个残影同时一拳捣向少年!

     两个残影几乎一模一样,没有谁比较凝实,再加上是血色的缘故,少年更是分不清,一下子顿住了,白凌故意控制好力度,打得少年只是吐出一小口鲜血,便安然无事了。

     看见白凌恢复真身,少年一怒,粗壮的手臂青筋暴跳,一股强大的力感散发,对着白凌下巴往上猛的一拳!

     噗!

     白凌仰天吐出一丝鲜血,身体微微飞起,少年见状大喜,又是重重一拳捣在白凌腹部,白凌没有吐出鲜血,但捂着肚子露出痛苦之色。

     当少年又是兴奋的一拳打在白凌头部不到一寸的时候,却突然顿住,一个白净的手掌抓住了他的手腕,用出的巨力不能让他动弹分毫,仿佛力大无穷,随时可以废掉他的手臂一般!

     “好了,玩也玩够了,该下去了吧!”

     眼前一个清丽少年,微笑的说出一句话,哪有刚才那副狼狈的模样。少年背后直冒冷汗,如若他再不下去他相信自己的手臂绝对会被废掉。

     “我认输!”少年从牙缝里吐出三个字,脸色难看的跳下了台,搞的众人一阵错愕,这不打得好好的为什么要认输。

     刚才不过是运用了血道功法的特殊障眼法,才吐出的假血。

     “不愧是废魂,先天肉身真可以。”白发中年人喃喃了一句。随后又宣布白凌获胜。

     白凌所在的擂台经过一系列诡异的变故,一时也每人上来挑战,他也乐得清闲,视线转向了青盈盈的战圈。

     青盈盈对面的是一个清秀少女,腰间挂着一连串的铃铛,身法更是了得,每一次动身,都会使人微微迟钝,明显是铃声作梗。

     青盈盈微微闭目,杏唇微动默念着法决,清秀少女身影若隐若现,每次差点攻击她,她都视若无睹。

     清秀少女见欲擒故纵无效,耐性渐失,一圈圈白色灵光浮现并缠绕全身,瞬间来到青盈盈背后,手臂一晃,一道灵光从她手中射出,速度之快犹如闪电!

     青盈盈美目猛然一睁,一丝青光闪过,只见她突然玉手一晃,碧雷弓闪现而出,脚下一点,身形如风般向前飞退,同时玉指虚空一点,闪出一根法力箭失,转身对着那灵光射去!

     砰!

     两者溃散,青盈盈玉手连点,

     一连串箭失不停的向清秀少女射去,那少女虽然一开始轻松躲过,但奈何箭失数量太多,突然显得无处可藏一般,眼见又有三支法箭射来,清秀少女手臂连晃,一道道灵光浮现并抵挡了下来。

     但又有五支法箭袭来,她只能全力催动白色灵光来抵挡,但没注意腹部已有两支法箭射来,最后砰!的一声整个人飞起,掉在了擂台下。

     直到裁判长老宣布获胜,白凌才回过神,他也没想到青盈盈竟能如此熟练的运用弓箭,看起来好像还会一套不赖的箭法。

     “不知搁哪学得……”白凌摸了摸下巴喃喃一句。

     “骨虎!请赐教!”

     一道雄浑的声音打断了白凌的胡思乱想,只见一名壮硕如牛的青年如山而立,他额头两边生出两晶莹剔透骨角,面容憨厚。对着白凌抱拳。

     白凌也对其一抱拳,没有让对方先攻,对着青年腹部一拳捣去!对于白凌突然先发,壮硕青年面色平静,同样毫无花样的一拳捣出!

     砰!

     两拳相碰,原本想象的青年倒飞出去没有出现,而是一股非人的巨力传入白凌手臂,震的微麻,而那青年竟是面无表情,仿佛刚才根本没发生过一样。

     “骨虎吗,我记住你了。”白凌眉头一挑,一股兴奋油然而生,嘴角一勾道。虽然方才只用了一半的力量,但他敢肯定,此人力气绝对是他所有对手中除了灵云虚外最大的。

     骨虎憨笑一下,又是一记毫无花样的一拳,捣向白凌头部,白凌也是一拳捣出,双方又是各退一步,白凌抢占先机,一记腿鞭扫向青年头颅,壮硕青年没有防御,任由白凌打在一根骨角上。

     砰!

     白凌顺势弹回原地,小腿隐隐有些吃痛,而那青年的骨角却是完好无损,白凌见状不禁咂了咂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