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三十六章 血煞塔
    “那现在我该怎么做!”白凌羞涩的问道,说实话没有紫荆自己还真的什么都不知道。

     “害羞个鬼啊,我自然会一步步教你啊!”紫荆头上有些青筋暴跳。

     “首先,你必须上第七层……”

     砰!

     还没等紫荆说完,一只狗头蛇身的怪物突然闪出,一记尾鞭砸向白凌,被白凌闪开后,地面上发出一声巨响。

     “嗯?”

     白凌睥睨着这头怪物,眼中寒光一闪,不知为何这让它后退了一下。

     趁这机会,血手神通一放,巨大的血鳞巨爪直接抓爆了那猝不及防的虚影。

     这是一头开灵顶峰的虚影,却这样直接被秒杀。虽说如此但白凌法力也所剩不多了。

     白凌的煞气值直接提升到八百。

     “吃丹啊!”紫荆道。

     “对,忘了!”白凌从储物袋中抓出一把淬灵丹也不看几个,直接往嘴里送。

     随后直接盘坐在地,炼化这股灵力。

     “本宫现在实力可不够给你护法的,不过设个障眼法倒是可以的!”紫荆道。

     “谢谢!”白凌有些感激了。

     磅礴的灵力如同浩海,灌注着白凌快枯竭的灵海,很快,一盏茶时间后法力便恢复到了九成左右。

     因此他也感觉到金仙圣体和熔天血脉的神功之大,竟能一个排出药效的副作用杂质,保留更多的药效,而熔天血脉似乎有把剩下的有害物质炼化,这样就保留了全部药效了,而且也不会有有害物质。

     “我要在这里多打几个虚影再上第七层。”

     “随便你!”

     ……

     时间过的飞快,转眼间就只剩下一天在塔内停留的时间了,白凌的淬灵丹被妥善运用也都用光了,击杀了不知多少的妖兽虚影,浑身破破烂烂的但也因此得到了相应的报酬。

     身体素质不知不觉提升了一大截,感觉都能举起彻底两万多斤巨石了。

     还有煞气值达到了一个天文数字——五千一百

     “是时候了!”白凌望着手心的数字,露出了笑意。

     这些天夕歌也在第五层不断厮杀,得到了两千的煞气值。

     此刻两人正并肩前行,白凌全力施展极血功帮夕歌减轻压力,自然也让夕歌行走不怎么艰难了,两人彼此都有些情愫,此前白凌还傻不愣登的赠给夕歌一千煞气值,这要是传出去不是白凌傻就是两人是双修道侣。

     他这样做的时候完全是意气用事。

     夕歌本来也婉拒了几下,不过后来不知怎么也收下了。

     两人很轻松,后面的三人就狼狈不堪了,一步一步比登天还难,不是还跌倒几下,要不是他们三人合力恐怕一步都走不动。

     终于,五人都到达了第七层。

     此刻第七层煞气稀薄还不如第一层,四周石壁密密麻麻刻满了字符,不过最吸引人的还是中间那一座巨大装满宝物的塔。

     琳琅满目,全是有价无市之物,散发着巨大的诱惑,却只提起名称却不详写功效。

     白凌饶有兴趣的一扫,最便宜的也要五十煞气值,最贵的赫然达到了六千,是一个小钟。

     “无真钟,六千煞气值。”

     “灵灭巨鼠的一块皮毛和血肉,五千八煞气值。”

     “焚天火蛟符咒,高阶下品符咒,五千五煞气值。”

     ……

     “《染空剑决》,四阶法决,五千煞气值。”

     白凌扫到此物时,目光一亮,这可是四阶法决,要知道最高才只是五阶吧,而法决则是功法和法术合一的东西,即有功法又有法术称之为灵决,灵决不管到哪都是稀有之物,而且还是剑决,所以白凌决斗要换下这个。

     “真没眼光,下面这个才是真正的好东西!”正在白凌兴奋时,突然紫荆鄙夷的说道。

     白凌一愣,旋即往下一个一个的扫着,突然停留在一处,诧异的说道“《无限暴风雨剑决》三千煞气值,是这个吗?”

     “就是这个,别怪我没提醒你,这里所有宝物加起来的价位都不如这个东西。”紫荆道。

     “这么厉害,这……可是这名字,也太土了吧!”白凌大为惊讶。

     “对于修道之人,名字称呼什么的都不重要,越是挫的名字就可能越厉害。”紫荆脆声道。

     “我也没想到当年阴诃那杂种在一条小溪里捡到的剑决到现在还在,当时我早就看出来此剑决的不凡,以阴诃的实力看不出来任何端倪,所以我自然不会告诉他,看不出来价值因而感觉到不凡,又找不到强大的依据所以这个价位也适合,只是这些年过去了还真是有点怀念啊!”紫荆一会咬牙切齿一会追忆。

     “既然这样,那我就换下了!”白凌两眼放光,口水颤抖流出来,他暗骂自己差点就形象全毁。

     手掌按在了那个玻璃上,不一会,玻璃裂开,飞出一本简朴的木简,白凌一把抓住。

     四人也注意到这,看到《无限暴风雨剑决》这个名字后,那被白凌击败的三个青年都暗自冷笑,各种暗骂。

     “没想到被这小伙子抢先了,真是!”夕歌灵海中传来男子声音,让她微微一愕,旋即莞尔一笑。

     白凌简单翻阅了一遍,猛然一愕,怪不得一直没被重视呢,修行之艰苦和环境简直超乎寻常!

     此剑决共分为四层,第一层剑风需要大规模风刃来洗刷身体,在无限的风刃中吸收剑意,第二层剑雨,第三层剑雷,第四层无限。

     光是这种环境都意外难得,更别说被这种天地之力洗礼的痛苦了。

     而且上面所述的结果也仅仅几字:练成可达无限!

     仅仅几字却蕴含着极大的深意。

     收起木简,白凌继续扫向那些宝物,大多武器功法什么的好的他煞气值不够,坏的他不需要,所以抱着玩玩的兴致换走了一个叫做前世透望的东西,要两千煞气值。

     剩下的一百煞气值送给了夕歌,而夕歌要换取的法宝‘灵轮剑’正好需要三千一。

     前世透望是一个一次性物品,可以让使用者看到一点点点前世的经历,因为涉及了规则之力,所以就算是一点点点也价值不菲,据紫荆所说,这东西的价格要远远超这价位,只是地煞宗人不识货而已。

     这七天里经历的事情还真多,现在就差如何收服煞气塔了。

     “现在怎么办?”白凌心中问道。

     “简单,待他们走后,你参悟壁画,试着从其中得到什么线索。”紫荆道。

     “明白了!”

     “夕歌你先走吧,我随后就走,你别等我了。”白凌转身对着夕歌微笑道。

     “哦,好的!”夕歌好像听到灵魂那人的话了,很识趣的从那个专属楼梯走去。

     白凌扫了那三人一眼,见他们都换好了宝物,这才走到他们面前。

     “这里煞气很合适我在此地参悟灵决,你们要打扰我吗?”白凌笑道。

     “哼!”三人不由自主的后退一下,随后冷哼一声,便没脾气的走了下去。

     待他们走后,白凌轻抚着壁画,试着与其沟通。

     很快,他两眼一花,差点晕了过去,再抬起头,感觉世界都变了。

     这是一个空旷的世界,一望无际,没有任何杂物,但有天有云,看着就让人心驰神往。

     白凌痴迷住了,在这里打坐,不管心境提升还是效果都比外界打坐的效率好几倍。

     “小子,你叫什么!”

     不知何时一道声音才惊醒了他。

     白凌回过神,转身望了过去。

     一个年轻男子,他俊美非凡,一头墨发如瀑布,随风飘逸着,身着洁白的薄袍,仿佛天仙下凡。

     “晚辈白凌,见过前辈!”白凌察觉不到对方的法力波动,心中一凛,当即躬身道。

     “只是一道神识而已,不必多礼!”男子摆摆手。

     “前辈就是狂锻真人吧。”

     “嗯?没想到你这种实力的小毛孩竟然还知道我。”

     紧接着,他目光如电,上下扫着白凌,这让白凌浑身一凉,仿佛一切被看透一般。

     “你的两个法魂很特别,算了,开始吧,认主考验!”这位男子先是低声喃喃了句,之后便是开门见山道。

     “考验?好,来吧!”白凌早就料到有这一出,凝重的道。

     这种级别的存在,不知道是他自身和自己打,还是出什么关卡。

     “嗯,回答我三个问题,我满意就可。三题有一个正确就行了。”狂锻真人平淡的像一股深井。

     “啊,一个答对就好了,原来是这样,还请前辈赐教!”白凌闻言,似乎松了口气。

     “一,。你可知道我为何降服此恶魔。”

     “一箭双雕,声望和宝物都得到了呗!”白凌想都没想就道。

     “错,因为这头恶魔杀了我在它世界上养的几头圣猪,所以我一怒之下就杀了它。”男子一副‘你错了其实是这样’的表情。

     “……”

     “……”

     “好,下一题!”

     白凌有些青筋暴跳了,这种事情我怎么可能知道啊!你这套路原来走的这么深啊!

     “二,你可知道我为何被称为狂锻真人?”

     “嗯……因为前辈的喜好、天赋和道路都和锻造方面有关!”这次白凌想了下。

     “错,因为我养父是打铁的,他临终前说让我当个好铁匠,呜呜!为了父亲的意愿,我赴汤蹈火也不惧啊!”男子一副伤心欲绝快要哭了的样子。

     “……”

     白凌额头青筋暴跳,叫你当个铁匠你为毛当了个修士传说中的锻器狂魔啊!还有,你刚才的仙人风范在哪里,在哪里啊!

     “前辈,下一题!”

     “唉,这可是最后一题。”俊美男子一副‘你好笨,这么简单都不会’的样子。

     要是我打得过你一定把你打得狗啃泥啊啊啊!

     “三,你说说我的境界是什么。”

     “境界?”白凌懵逼。

     “唉,前辈前途无量,我只能说早晚前辈都是最高境界,只是时间问题而已!”白凌无奈,这题本来很简单的,听说过的人应该都知道吧,只可惜啊,只能随便编一个了。

     “好,说的好,答的太对了,恭喜你成为血煞塔的主人!”白凌刚说完男子就大叫起来,把白凌吓了一跳。

     竟然答对了,前辈,你脸皮真是厚的恰到及时。

     “说实话吧,只要是血道修士都是被此塔选中的,没有特指什么方面,往来得那些人没一个答对我出的题的,竟然全都说出我当时的境界,真是他娘的笨啊!还是你会拍马屁啊。”俊美男子一副感叹的样子。

     喂喂喂,前辈,你刚才爆粗口了吧,还有谁会知道你出的这些奇葩题啊,更可恶的是你夸奖我都话就不能委婉一些吗啊啊啊啊啊!

     “好了,我看跟你有缘,就赐你一部《百炼真经》练器法,这练器法很普通,就看你自己的练器造诣了,你好好学,有缘自会再见!”俊美男子笑了笑,手指一点,一道光闪进白凌头颅,紧接着就是一副道别的样子。

     “哦,对了,你以后可以随便进入血煞塔修炼哦!”

     “前辈……谢谢,有缘会再见的!”白凌有些感激和惊讶。

     说实话,这位好玩的前辈一走,他还有些不舍,估计没有大能修士会像他这样幽默吧。

     大道茫茫,谁会养成这种性格呢。

     画面一闪,白凌醒了过来,抚摸着煞气塔的塔壁,他感觉此时此刻突然有了种和这煞气塔心意相通的感觉,显然已经是自己的了,如果在祭练一阵就更完美了,只不过自己境界太低,发挥不出此塔全部威力,但即便如此白凌也感觉到此塔恐怖无比的波动。

     “哦,对了,你叫血煞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