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七章 收获
    白凌没有法力,只能跳进鼎里取宝,刚一入内,白凌感觉一股刺骨寒气四周弥漫,当即快速将东西一拿,纵身跳了出来。

     他大喜过望,翻了翻手中典籍,上面写的都是修士才能修炼的丹道功法,这让他微微摇了摇头。

     那李家开灵老者的骨片其中有一个是储存物品的方法,凡人修士皆可用,凡人要收必须是要有一个法宝借其灵气注入储物袋才能使用。这虽然听起来骇人听闻,不过其是要用法宝才可以使用,一个凡人连灵器都万分难得,哪有什么法宝,故而这也成了一种普遍的秘技不怎么珍贵稀奇了。

     这两个东西他都有!

     至于那所谓丹道,也就是炼丹、炼药之道,不论是谁,只要能练成丹道,也要比其他同辈修士尊贵的多,连炼丹大师都要客气几分。

     不过一切还是要等他开灵后再说。

     白凌兴奋了一会,抬起头看了看那龙纹鼎炉?,把炽火剑从背后剑鞘中拔了出来,摘下储物袋,按照骨片上面记述的方法,一挥炽火剑,见其剑身上冒出一股白气,一闪没入了储物袋中,白凌见状,迅速把储物袋贴上鼎炉,嗖的一声,那巨大鼎炉化为一道细小流光钻进了储物袋中。

     储物袋中也就一丈多的空间,光是这一个鼎炉就几乎占满了,虽然他不知情。

     看了看地上的黄色典籍和两颗丹药一张信封,迅速用刚才的方法收入了储物袋中。又顺势把地上的全部药草收走后,当即冲出了石室。

     现在他还没时间细细研究。

     白凌看了看四周,随便找了一条石道冲了进去。

     ……

     雷碧山,雷碧洞府外四队不同服侍的人群,都怨恨的看向洞口一个蒙面中年人。

     此人正是伪装后的白宇。

     “小辈,我听他人说就是你不知用什么方法进去后,把禁制加强了一倍,害我们现在才破禁,说吧,你想怎么补偿!”一个身穿红衫的粗狂中年大汉看向白宇只是练气顶峰阴冷道。

     “嘿嘿,阁下能打开禁制,身物肯定了得,我乃四大世家黄家家主黄于石,只要你把身上秘密全部交出,我等说不定会心情好放过你一马,如若不然,就给我留下吧!”一身黄衫的丑陋中年人嘿嘿一笑,对着白宇说道。

     其他世家的领头人物都是随声附和。

     这些人就是黄氏、烈氏、许氏、李氏四大世家的四个队伍,其中除李家外,每个队伍之中都站了两个开灵修士,而李家只有一个白发老者撑阵,他们都不知道李家的另一个太上长老被练体顶峰的白凌所杀。

     “哼,痴心妄想!”白宇冷哼一声,手中多出一个青色小钟,灵力灌注其中,手臂猛一挥,那小钟化为一道青光,向众人射去。

     如电而至!

     嗡嗡——

     一种令人浑身难受,让人嗜血的钟声传来。

     四大世家的众人都不知怎么血红了眼,突然一个红衫青年抓向另一个蓝衫青年,厮打了起来,随后灵器声,打斗声,厮呵声,惨叫声四起,近乎两百人无缘无故的混战起来!

     ????就连那些开灵都人物也控制不住的激斗起来!顿时激斗声大作,刀光剑影显得异常精彩。

     “看来还是不够啊!”

     白宇脸色已是苍白至极,飞快向一方冲去,那小钟化为一道青光飞入白宇手中。几个闪动下,就没了踪影。

     一顿饭的功夫,这些人终于停了下来,看状,原本的两百人现在已是各剩下五六人,那些开灵修士都是受了重伤,不过除了黄家的一位开灵老者受到重创,其他世家开灵倒没大碍,他们各自在诡异的气氛中商讨了一下,除李家外,其家分别让太上长老级别的人物派回了家族中。

     接着,众人一个个面色恐惧,回过神来,都是暴怒无比,进行一番搜索后,连白宇的气息都没有找到,最后缓了一会还是等回去后再商量,当即他们互相警惕了一眼,便各自分开了一段距离,走进了洞府。

     ……

     雷碧洞府的某个石室中,白凌翻遍整个石室,手中只是多出了一枚碧绿色圆珠。

     见其绿光明亮,灵性十足的样子,沉吟了会,没有收在储物袋中,而是装在了身上,出石室后又向仅有的一条石路跑去。

     ……

     两天后。

     此刻的白凌正在一间不大的石室中,一把合上手中的典籍,欣喜若狂的跳了几下。

     这上面记载的并不是什么绝世神功,而是描述着整个洞府的地图和各种宝物的分布。

     上面写道,离自己的不远处,就是镇府之宝的所在地,据说里面有一间专门静修和一座地下角斗场用于实战修练的的地方,只要能打败角斗场的妖兽虚影就能获得相应的宝物,打败的越多宝物就越好。

     上面提及,此地是碧雷宗磨砺弟子的秘境,此洞府也是入口之一。

     而那静修之地,灵气浓郁,更有一座百年不冷的温泉池塘躺着,用于恢复法力,缓解疲劳,治愈伤势。这人白凌想到了自己以前每天去的池塘是不是源自于这里。

     白凌不做怠慢,迅速向着地图所指的方向掠去。

     这两天来,其收获虽没第一次大,但也不小,两个灵器和一株恢复许些法力的回元草。

     ……

     一间石室中,一个六人小队,人人都身穿红衫,一名大汉面露兴奋之色的摸着一枚带有绿色雷孤的钥匙,喃喃道“嘿嘿,没想到这打开碧雷门的关键竟然被我所得!”

     ……

     “如今我们收获不少小,是时候去碧雷真人当年留下的碧雷门了,只要能得到门中之物,定能提升我许家实力一大截。”一个身穿蓝衣,面容儒雅中年人兴奋道,后面六个人分分附和道。

     ……

     某个石室外,此刻有五个人正在巡逻般的守着洞口,石室中一个身穿黄衫的丑陋中年人面色阴沉无比:“到底是什么人,敢在我之前取走碧雷珠!”他喝道,语气中满是怨毒。

     ……

     雷碧洞府一个方形石室,五个身穿黑衫的人,此时每个人脸上都是阴沉无比,“到底是谁!竟比我李家来到还快,宗主千叮咛万嘱咐的东西,如今空无一物!”其中一个不显眼白发老者,大声怒吼道。

     这也难怪,最近他李家事事不顺,先是一个少主被残忍爆头,后又是一群李家惊艳之辈被杀,竟然连开灵长老也也被人捅破胸口。其极力封锁消息不走漏风声,但三大世家何等信息灵通,在三大世家的虎视眈眈下。其过得可谓是窝囊至极。

     而这一切的凶手此刻正在一个布满石柱的大厅中站着,在他面前有个看起来像是一个中年人石像,握剑指天,器宇不凡,大厅之中出其意料的只有这一个石像什么都没有。

     “这莫非需要一种密匙才能开启?”白凌眉头微皱,看着石像脚下拇指头大的洞口,喃喃道。随即他摇了摇头,四处大量这个大厅,其地图上所述这大厅石像的下方才是角斗场和温泉的所在。

     白凌沉吟了下,突然拳头紧握,跃步冲到石像面前,猛的一捣,欲要把这石像打碎!

     砰!

     那石像竟丝毫未动,忽然眼冒绿光,一道绿色电弧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飞快向白凌激射过来威力之大,竟然比在洞府外面的雷电还有强大几分。

     而白凌好像预先知道一般,在绿电还没有打出来前就拔出来二剑,脚剑猛然一点,向后倒退,双臂一震,数十道剑气争先恐后的斩向绿雷。

     ????嗖!

     摧枯拉朽!

     剑气如纸糊般被一穿而过,速度丝毫不减的向白凌袭来。

     白凌脸色大变,急中生智掏出一枚碧绿色圆珠,挡在胸前,那绿雷本来气势汹汹的要把白凌劈成灰飞,现在却一闪没入其中没了踪影,而那绿色圆珠绿光亮了几分。

     “果然!”白凌见状松了口气,刚才可谓是堵上性命的赌局,就算不死,也要重创,现在终于知道这绿色圆珠的的能力了竟然是吸收这连开灵修士都怕都绿雷。

     白凌试了试用绿珠打开石像,却被其一道雷电无情的打了过来,他无奈下,只能出去寻找开启的方法。

     白凌想着想着,突然听见一股凌乱的脚步声,迅速找了个角落躲到一根石柱后,尽量降低呼吸声音。

     只见一群身穿蓝衫的人?,一个儒雅男子走在前面,冷笑道“来了就来了,何必躲着我,出来吧,碧雷门宝物万千相对也是极为危险,所以还要尔等出手的。”

     白凌闻言,心中一凛,心道不愧是开灵修士,正犹豫是否出来,却又听见一大片脚步声。

     “哈哈,许兄多年不见如今精神力又强大了许多,我等真是不及啊!不过上次我等已是用过了密匙,这东西一启用就是自动飞落在任何地方,这洞府这么大,还真是多亏许兄能找到啊!”来到这一群人赫然是其他三大世家,那红衫大汉大声笑道。

     “哼!废话不多说,许严兄,快开启禁制吧!”那红袍大汉哼了一声,大声道。

     “好,等下进入碧雷门后,我等还是不要互相戒备了,这碧雷门内的危险,我等上次可是深有体会的!”大有深意的扫了几个开灵修士一眼。

     “嘿嘿,这个自然!”

     “没问题!”

     “可以!”

     三个开灵人物,想都不想直接答应了下来,他们知道这碧雷门的危险,上次惘然行动可都是缺胳膊少腿走出来的。

     儒雅男子点了点头,手一道绿光从其手中飞快闪到石像下方的小洞。

     不到一息时间,只听一声闷响,一道细小绿光一闪即逝,那看似巍峨不动的石像,正缓缓的向后移动,原先的位置多出了一个不大不小的石洞,不过那石洞四周,清晰明亮,以白凌的角度看都能看到下面笔直的石路,倒是与其神秘完全不符,看起来更是诡异。

     一行人见状,迅速一个个跳了下去,不到一会,只剩下李家那白发老者一个人了,他突然扫了四周一眼,诡异一笑,之后也跳了进去。

     白凌心中一凛,难道那人发现了自己,不管怎么样这宝地现在已是开启,绝对不可以错过。

     待得一盏茶时间,那石像开始缓缓的向前移动欲要把这洞口再次封闭。

     “走得差不多了吧!”白凌见此喃喃了一句,不敢怠慢,直接也跳进了洞府。

     白凌沿着仅有的一条道路不紧不慢的走去,不远处看到了一个洞口,迅速迈步走了过去,一进洞口突然身体一震。

     他第一个看到不是景物,而是四个人,正神态各异的看着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