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一章 白凌
    大雪纷飞,一望无际的冰雪山脉上除了白色还是白色,兽禽稀罕,人际寥寥,无数拳头大的雪花毫不留情的落下,远远望去,给人一种苍茫之感。

     在这片白色天地中,一片土黄色的村庄屹立在雪花和雪地之间,村庄在冰雪世界的边缘处,村庄的另一侧是一片繁华热闹之景,人潮流动,大大小小的街摊、阁楼多如牛毛,嘈杂的声音不绝于耳,村庄在这两处完全不同的背景下看上去有些不稳定,又显的极为诡异扎眼。

     村庄的某个木屋之中,一位少年盘坐在床铺上,两手掐指,呼吸有序,好像在吐纳修炼一般。忽然少年睁开了他那双如星辰般深邃的眼睛,细看之下才发现,这名少年长相颇为清丽,稚嫩的脸庞上显露出其不过十五岁的年纪。

     少年面色复杂,许久后长呼了一口气,起身走到门前,轻轻的推开了门,映入眼帘的是一个颇大的院子,牛屋狗圈,桌椅锅炉,一应俱全。

     少年转身回到屋里,轻步走到一间房间前,轻轻扣了扣门,从房间里传来一阵温婉的女子声音“是凌儿吧,进来吧!”

     少年轻轻推开了门,看到一名****和一名颇为英俊中年男子坐在一张桌子的两侧的椅子上,桌子上还有一袋瓜子和两杯茶一个茶壶,两人看起来似乎在闲聊些什么。

     “父亲,母亲,家里柴火不够了,我去上城外砍点柴回来。”少年声音轻柔,说道。

     “哼!堂堂大男儿,怎么跟个小女生似的,柔里柔气的,以后锻炼时间加长两个时辰。”英俊中年人闻言哼了一声,厉声道。

     “好了,好了,宇哥,凌儿也就是那种性格,凌儿也别生气哈,你爹他也性格如此。”美妇也不做多园场,显然是已经习惯了。随意的说道。

     “好啦,母亲,父亲教导有方让凌儿受益匪浅,加强锻炼让身体健康有力,凌儿怎可能生父亲的气,父亲,母亲凌儿先去砍柴了。”白凌打了个哈哈,从其清丽面容上看不到丝毫表情,转身走出了房间,轻轻把门关上,又到院子里熟练的从一根木桩上拔下一把木柄铁刃的斧头,走出了院子。

     “哎!我儿子心性就是不一般,我还以为无缘无故训斥这小子,会让这小子生气,结果给了我这一个答复,我能不满意吗。”就在白凌刚走的时候,白宇面色复杂的叹了一口气,口中却这样说道。

     “废话,咱们土村的孩子就咱儿子比较成熟,你看二狗子的儿子,都跟白凌一样大了还整天跟小孩打雪仗。连村长大人都对凌而关爱有加。”美妇却似乎很欣慰,轻笑道。

     “不知这一连数年的残酷训练对他来说会不会怪我这个做爹的!”

     原来,白凌一家是这个叫土村的村子中的一个小家,白凌生下来就长得好看,自小聪明又懂事,深受村里人喜欢,和他一辈的少年少女都说他是花瓶,中看不中用,可却不知道这“花瓶”背后的辛酸劳累。

     白凌每天起早贪黑被其父强逼识文断字,并教其武功,让他上山打猎,有时候在白凌九死一生的情况下,其父从来都是冷眼旁观丝毫没有出手相助的意思。这让他从心底就多出一丝莫名的恨意。

     他也几次应恐惧差点虎口丧生,但很奇怪那些野兽每次到关键时刻便停了下来,扬长而去。

     不过后来,好在白凌所学的武法过于精妙,一身长久锻炼下来的蛮力以及其机敏硬是与山间猛虎对阵也不落下风,而慢慢的经过这些非人类能忍受的魔鬼训练和生死徘徊的互相调和,这个一开始在友好的村民眼中机灵古怪、生性活泼的孩子变得忧郁自闭,沉默寡言。

     白凌漫步在村路,目光闪烁,回想着某些往事。

     其父叫白宇,性格端的是古怪,对外人不管是谁只要不是他一家人都是冷漠的态度,他们村子村长可是人人都要仰视的修士,那些达官贵人都要敬他三分,村里的人无不都毕恭毕敬,但奇怪的是,村子中只有白宇一人在其面前不卑不亢。

     对白林是严格至极,白凌从来没见过其笑过一次,唯独在母亲凌雨面前时候仿佛有无尽的温柔。

     白凌也对这个父亲不怎么了解,除了每天上山锻炼以为就不怎么接触了,不过白凌不知怎么得知,这个父亲是二十余年前才来这个村子的,那时白宇深受重伤被母亲教醒后,不知怎么彼此就喜欢对方了。

     之后就有了自己,不过白凌得知后从来都不过问,因为上次问了以后被其父狠狠的教训了一顿并让白凌以后不再过问此事,那时白凌还小自然不敢再问,也快忘了此事,话说这事也提不起什么兴趣,现在就已经忘完了。

     此刻的白凌手中拿着斧子,面无表情的走在村路上,大大小小的木屋在白凌两侧缓慢倒退着。

     离白凌前面十丈处的山上,白凌模糊看到几个高大身影手中拿着东西,脚下还有两道娇小身影,白凌虽视力差但听力却正常,他隐约听到几道谩骂和哭声,显然是有人欺负人。

     白凌急忙跑过去,到眼前看到三个大汉拿着木棍在肆意的打着地上的两人,边还有一个翩翩公子模样的青年在一旁有兴趣的看着。

     “嘿嘿!小子别护着了,乖乖的把这小丫头交出来,我们或许会绕过你将你打成废物后放走,若是再执迷不悟,我们只能服从少主之命,将你活活打死了!”一个脸有刀疤的大汉残忍笑道。

     地上的那少年把一个娇小人影死死抱住护在身下,只听其说了一句让白凌和三个大汉还有翩翩公子都为之震撼的话。

     “给你们?你们还是回去给我把脖子洗干净的,再来要人吧!”

     那话中可以听出一种从骨子里的透出的傲气和不屈,令人震撼。

     “哼!敬酒不吃吃罚酒,大哥与其废话干什么,打死他!”另一个大汉喝道。

     大汉说完,三人抡起木棍就开始一阵狂抽,少年被打的闷哼了几声,口中吐出一口鲜血,但那抱住少女的手死死紧抓,仿佛天塌下来也不会放开一样。

     而那少女却是哭哭啼啼。

     这种事情在他这个偏僻的小村子并不多见,他只是一家穷山辟岭中的少年,根本没必要趟这浑水。

     当一个大汉还在打的时候,突然被一道黑影击中了头,痛叫一声,身子摇摇晃晃乱舞起来,噗!的一声,摔倒在地,被打晕了过去。

     出手之人,正是白凌,正好想到其父所说的行事前考虑所行之事对自己的利弊,但他善良的本性让他不能坐视不理。

     见此情况,两个大汉和公子的是一怔,随即都暴怒的看向白凌,随后两个大汉又转头恭敬看向翩翩公子,似乎在等待下令一般。

     “你是谁!竟然敢出手伤我李家之人!”翩翩公子恼怒的看向白凌,说道。

     “原来是李家之人,阁下误会了,其实我刚才想要出声阻止这位大哥,只是见其神勇想来不会听见在下说话,方才忍不住出手阻止了这位大哥,结果没想到这位大哥不知为何晕了过去!”白凌微微一笑,脸上露出了若有所思的神色。

     白凌从村子的书院古籍中得知一些村子旁边的城市信息。

     据说这土村旁边就是雪村,而这两个村子就在城市碧雷城的旁边靠着。而自己所在的地方名叫碧霄山脉,广阔无垠。

     山脉中有十数个城市还有五个修士宗门矗立。碧城在所有城市排名中也只能算末尾。

     而这李家就是碧雷城四大世家之一,其中不乏有些开灵修士存在,城主都颇为忌惮,只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所以这位世家公子才会肆无忌惮强抢民女。

     “意思就是说看不惯本少欺凌弱小,别在这跟本少伪君子,你竟然打了我李家之人,今天就别想走了!黄二,三麻,给我上!”

     翩翩公子冷笑一声,怒喝道。

     “是!”

     “也就是说没有好谈的咯!不过阁下堂堂李家公子让两位凡人对付在下,在下怎么说也是一个练体。此举是不是太肤浅了一些。亦或者说,你这李家公子不过是个狗仗人势之人。”白凌双臂插在脑袋后面,东瞻西望一副说出无关紧要的事的样子,慵懒的道。

     这些凭借家中势力来横行恶霸的纨绔子弟,他根本没有任何好感,既然已经摊上了这件无关他的事,后悔已晚,他就没必要说什么客气话了。

     看到白凌不在乎的模样,在位李公子又是怒火攻心,怒喝道“住手!此人我来对付,我定要把这小子碎尸万段,挫骨扬灰,好解我心头之恨!”

     刚走过去的两个大汉现在已是停下,口中欲言又止,因为白凌口中的练体可不是说着玩的。

     “哦?阁下这倒是一个好办法,白某倒也想一试。”白凌一砸手掌,露出恍然的神色。

     两个大汉懵了,这嚣张跋扈的气势让三人一下子怒火中烧,他堂堂李家少爷竟被一个乡野毛小子说成废物,何时有人敢如此腔调的和他对话。

     此刻的翩翩公子,满脸狰狞,眼中似乎都快冒出火来了,也二话不说,手中闪出一把折扇,上面带有丝丝白光四散,灵性十足。

     “灵器!”白凌微微吃了一惊,吃惊的声音脱口而出。因为他从翩翩公子身上发出的气息上感知这位公子已是达到练气的境界

     。

     要说开灵才能成为仙人,飞天遁地,那练气和练体就是凡人中的仙人,虽不能飞天遁地,但也要比常人厉害的多主要是可以驱动灵器,而那开灵自然也不是什么人都可以,必须有远常人的能力并以此为基础。

     而练体者则是拥有比常人强悍数倍的肉身,一身巨力可举千斤,虽不能使用灵器,但凭其身体灵活的速度,巨大的力量倒是和练气者平分秋色。

     不过练体者开灵后也会开辟灵海得到灵气,更强的肉身。而练气只会得到灵气,以前练出的气从零开始,从某种意义上说练体比练气更占有优势,但却比练气艰难的不知多少倍,故而大部分人和一些心性不坚之辈都选择练气,从而拥有超越常人的力量。

     而近乎从懂事以来就没有断过训练和杀戮的白凌,自然是练体,最近几天又是触及到了练体巅峰的契机,自然不惧这练气少爷。

     白凌两人视线一对,白凌眼中寒光凌厉,多年的变态杀戮使他目光如同森冷的剑光射出,而比白凌高半个头翩翩公子眼中则是显出一丝莫名的惧意,不过一闪而过后,又狠狠地用折扇灵器对着白凌挥舞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