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十四章 被雷劈了
    “竟然如此神奇!”白凌大喜。

     “师弟我们现在……”雪泽望了望四周,道。

     “更深处!”白凌没有什么犹豫,道。

     雪泽闻言一愕,但想到方才白凌大展神威也点了点头。

     白凌一跃而起,和雪泽一前一后向前慢慢行走着,一路风平浪静,只是越是深入越是能感觉到一股阴冷至极的气息和狂横的法力波动。

     “雪泽师兄,你也感觉到了吧,为什么会有如此强烈的法力波动?”白凌感觉有些不对劲,头也不回的问道。

     “不敢确定,估计是一些阴鬼为了争夺某个阴将的传承宝藏吧,我们还要继续前进吗!”雪泽脸色有些凝重,问道。

     “阴将吗。”白凌停下脚步喃喃道。所谓阴将,指的是是一种阴鬼的修为划分,阴卒相对开灵期的实力,阴将则是有着凝元期的实力,再上面还有阴王,阴王的修为已是不下一些结丹大能了。据说阴王之上还有更高的层次,只是他们还接触不到而已。

     “当然,那传承宝藏我倒是很有兴趣!”白凌冲雪泽微笑道。

     “那雪某就舍命陪君子了。”雪泽闻言苦笑一声,还是陪着白凌慢慢的朝那股阴冷气息的源头走去。

     随着时间的流逝,两人一路小心翼翼的走到了一个百里大的盆地边缘,远远望去这盆地之中密密麻麻足有两百余之多的黑影扭成一团。

     定睛一看,好像是阴鬼一类的鬼物在互相厮杀,从阵势上看隐隐分成两个势力,众鬼物的头顶上空有两头体型足有百丈大的鬼物正踏着虚空互相厮杀着。

     可以看出,这由鬼物组成的两方势力正在为一些“东西”互相拼杀着。

     鬼物,是魑魅魍魉阴秽之物的总称,在这个煞洞中只有一头秽物,那就是两只巨大鬼物中的一个,他的气息在这里非比寻常,浑身散发出一种肮脏、贪秽、污浊、不可收拾、一塌糊涂的气息。

     与阴鬼阴冷诡异的不同,它们是由天地间的各种阴秽之气衍生,或是人或妖生前有着过于不堪之性,死后经过时间的孕育,诞生而出,这只是白凌听的小道消息,鬼物的出处据说还是未知。

     那头秽物,通体漆黑,长的虎头象身,背部还长着两张巨大的黑羽翅膀,加上它那肮秽的气息,若不是有血红月光洒下,可以看到它的身影,其几乎都要容入黑暗中了。

     而它的对手,是个黑毛巨猿阴鬼,肌肉如铁块,身材巨大而又健硕,两者看起来都是开灵后期的样子。

     “竟然是冥翼虎,啧啧,这些鬼物也不怕惊动沉睡阴将,简直找死!”雪泽见到这规模一惊,连连咂嘴道。

     “呵,我看是有‘东西’故意引起他们的厮杀!”白凌四周一扫,冷声一笑。

     “哦?师弟何出此言?”

     “你看呗。”白凌伸出手指,指向某处说道。

     只见,巨大的盆地中心有个百米长的紫色石柱,石柱顶面放着一个正在微微颤抖的蛋卵形的东西。此物体表雕刻着古怪而优雅的紫色纹路正泛滥着紫光,仿佛在挣扎一般。

     不仅气息古怪,隐隐让白凌有些不舒服,还感觉到蛋卵正在以一种无比缓慢的速度提升着其所散发的威压。

     而那些盆地边缘的墙面上镶着一个个死气沉沉的鬼物,这些鬼物形象各异,但无一不是七窍流血诡异而死。

     白凌猜测这些都是那枚紫蛋所造,用某种手段来吸取沉睡的鬼将的法力,再造此机会让鬼物放肆大杀,从而从两败俱伤的鬼物们身上获取法力,来提高自身的修为。

     而这个机会便是其散发的阴气波动与鬼物们产生了共鸣!

     足以证明一切都就是,那颤抖和气息的变强。

     “等待时机!”白凌见雪泽直勾勾的目光,苦笑了下,说道。

     “好!”雪泽折腾了半天也看不见什么异样的东西,他目力没白凌那么变态,自然看不见那么小的蛋卵。

     目光向两个最起眼的鬼物望去,只见,巨猿被冥翼虎一个飞扑咬住手臂,那壮硕无比的手臂在冥翼虎如利剑般的牙齿下变得毫无挣扎之力,只好另一只大手变拳,狠狠的砸在冥翼虎身上。

     冥翼虎挨了一拳却毫不退缩,咬合力更甚,让巨猿雷声惨叫,拳头一个劲不停的砸在那巨大的黑翅上。

     这个动作保持到两者都力尽的时候才停下,冥翼虎双翅一展,瞬间退飞一里远,血盆大口一张,一道水桶粗细的紫色光柱向着巨猿射去,速度之快,迅雷不及掩耳。

     巨猿一声怒吼,双爪对着射来的光柱猛然一插,两只黑色巨猿虚影浮现,同时两只虚影四臂一捣,化作黑光瞬间轰在袭来的光柱上。

     轰隆隆!

     巨响声连连,黑光与紫光在半空发在滔天的气势,没有谁甘拜下风,一时在空中僵持不下,巨猿和冥翼虎都是血红了眼拼命催动着法力。

     两者法力消耗都很快,半空中的紫黑光柱同时黯淡即要泯灭,白凌见状,暗道好机会,全力踏着血翼步,如同箭失般冲在两鬼物的不远处,手臂一抖,一根红线从白凌袖中飞射而出,瞬间从冥翼虎的巨目中洞穿头颅而过,半空滴溜一转,余势不减的射向巨猿脖颈。

     冥翼虎落在地上的巨响惊醒了还没回过神的巨猿,虽然它看到有东西向它袭来,但刚施出独门法术的它真想防也是心有余力不足啊,而且哪有时间等它收回法术支出手来对付赤影针!

     嗖!

     赤影针在没有任何阻碍下,如闪电般洞穿巨猿的咽喉。两眼一闭便掉在了地上。

     白凌此刻头冒大汗,专门瞄准两个鬼物脆弱部分下手,这种精神力消耗可不是一般人受得起的。

     部分鬼物被两个“老大”砸的真是血肉模糊、粉身碎骨了。看见同伴被砸,这群鬼物一时群龙无首,四处跳窜起来,原本的大规模的鬼物战争不一会就变得空无一鬼了。

     因为事发太过突然,一旁的雪泽嘴巴张的老大,两眼圆瞪的看着白凌。

     “师兄不必如此的,在下也只是侥幸偷袭得逞。”白凌看了一眼雪泽,淡淡道。

     “比起这个,师弟我们接下来要……”雪泽回过神,凝重的看着白凌,他感觉一种阴冷至极的气息正慢慢向他们涌来。

     “不好,快走!”

     白凌也感觉到了这股异样,他忽然感到灵海中法力在缓慢流失,也不管地上的鬼物,没有丝毫犹豫的道。

     石柱上,一枚紫色蛋卵正在吸取着下方所有鬼物的阴气,一道道紫色灵光没入蛋卵中。

     蛋卵剧烈颤抖两下,啪的一声,竟是裂了开来,从中冒出一股紫烟,无声无息的射向身法不及的雪泽,这股烟雾速度之快,几乎转瞬之间就飞入雪泽的身体里。

     雪泽身体猛然一顿,两只眼睛渐渐变成没有感情色彩的灰色,身体一动不动的站在原地。

     “啧啧!真是弱到爆的身体!”雪泽木讷的表情吐出一句话后,身体竟是慢慢变得干枯如树皮般,好像血肉被吸干了一样。

     在雪泽身体干的不能再干的时候,那道紫雾从雪泽身体中钻了出来又是瞬间飞射进还在死命奔跑的白凌身上。

     即便白凌死命踏着血翼步,也没有幸免,只感觉浑身一沉,一股阴冷的法力正在慢慢弥漫全身上下,他心中大骇,他竟是如此托大,这下子恐怕给他了个教训。

     “啊!”

     却是白凌身体中传来一声惨叫,这让他一愕,但很快发现自己体表散正在发出一种熟悉的金光,金光如神光悬浮着一连串金色符文,脑海中也响起晦涩的佛音,法力的流失感也消失不见。

     竟是金仙圣体生生把这股阴冷之气给压制住了!

     白凌见状大喜,还没等他大笑一声,双臂不知在哪传来一股电流让他的双臂麻木起来。

     轰隆隆!

     突然天边竟是传来一声雷鸣般的巨响。

     他抬头一看,只见,原本血色的天空突然裂开一个巨大的口子,仿佛撕裂了空间一般,从中一道道金色雷蛇在游走,那股遥不可及的天雷之力人白凌竟是不能动弹分毫。

     轰!

     突然,一道看不清多粗的金色天雷对着白凌头顶倾下,就算是白凌怎么哭天喊地也无济于事,突然他急中生智默念碧雷决的法决,不过那道天雷没给他其他小动作的机会,带着一股足以劈天裂地的气势瞬间淹没白凌所在的方圆许里。

     白凌只感觉浑身上下五脏六腑都被劈了个焦糊,没有什么余力能让他意识出疼痛,虽然有着金仙圣体和碧雷决的抵挡,但还是两眼一黑,倒了过去。

     ……

     一片比盆地还要盆地的“盆地”焦黑一片,盆地中心处一个浑身焦黑赤裸看起来一点都不起眼的少年突然坐起身来,摇头晃脑了好一会才停下。

     “额……这里是……”少年乌黑的脸上冒着许些风干的焦灼味,喃喃自语道。

     “……好吧,应该是过了多久了。”少年思虑了好一大会,苦笑道。

     少年正是白凌,调整了一下感觉不到那股阴冷的气息后,松了口气,再看看自己的双手突然鼻子一酸,不过还是忍住没哭出来。

     有些艰难的站起身来,白凌拍了拍身上的灰尘,还好储物袋和黑煞令只是灵性大失,没有被毁,拍了一下储物袋,把以前的白衫取出来后穿在了身上。

     就在刚穿上衣衫的时候,浑身上下突然有一种充满了舒畅的感觉,仿佛任通二脉全部被打通,畅快无比。

     ???????白凌大喜至极,他哪还不知道这是突破的契机,看来这次因祸得福,修为提升极多,他当即飞快跑到另一个盆地之中,两只巨大的鬼物尸体和被压扁的鬼物尸体出现在他眼前。

     扫着周围一片狼藉但余威犹存的样子,他微微一笑,这片地方在这秘境倒不失是一片修炼宝地。

     他没有犹豫,盘坐在地,一个一个的将鬼物的精血炼化,足足过了一天有余才炼化完毕。

     倒不是他速度慢,而是两只开灵后期鬼物的精血实在让他够受的,他此刻四肢百骸已经被强化到了一种程度,肉身强大了以前的一半,手臂一晃间就有万斤之力。

     白凌此刻依旧盘坐在地,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五天后他便突破达到开灵中期,这之间没有任何预兆,没有任何突破的异像,只有一种畅快淋漓的快感!

     ????刚才他查看了下周围的景物,分析出距离上次昏厥已经过了一月有余,加上他没在秘境昏倒前的一个月,一算下让他大吃一惊。

     两个月便从从开灵初期达到了开灵中期,除了他法脉法魂变态之外,还有他的种种奇遇和因祸得福,但要传出去那可就太过骇人听闻了。

     “是天劫吗……”白凌想着那次刻骨铭心的记忆,喃喃道,但很快便否决了,开灵期内是不会有天劫的,而且那金色天雷的恐怖远远不是普通天雷可比。

     若不是金仙圣体抵挡了绝大部分的天雷之力和碧雷决吸收的那一小部分力量,他说不定直接灰飞烟灭了,最主要的便是这金雷好像并非针对他的样子。

     他隐隐感觉金仙圣体和金色天雷有种异曲同工之妙,那道金雷明显是为了压制阴冷之气,这让他隐隐有些猜测,不过他现在不想多想,这些对自己又没有什么坏处。

     看了看自己白皙的双手,不由得哑然失笑,看来自己的肤色变回去了。

     而一想到碧雷决,他就迫不及待运起开灵中期才能使用的内观术来观察自己的丹田处起来。

     他释放一丝精神力进入了自己的身体里,第一眼就看见了与他那丝精神力成正比的湖畔大小的灵海,往上望去则是一丝碧绿色的小雷蛇在原地游走,旁边还有着一团金色雷电漩涡在转动,这漩涡虽然较小但从气息上一看便不是碧雷可比的。

     他心中自然大喜,不由自主的向灵海中最后一件东西望去,只见一团拇指大散发着阴冷气息的紫雾正在鼓动?让他原本高兴的心一僵,始终还是无奈的退出灵海,等回宗再想办法去。

     顺其自然最好,只是不知下一步该做什么。

     “那便问问雪泽吧。”白凌下意识喃喃道,但猛然想到什么,让他脸色一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