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十七章 战灵云虚
    “我且问你,便是你对青盈盈下的蛊毒?”白凌声音微冷。

     “哈哈哈,正是在下下的,那贱人誓死不从我,我也没办法啊!”灵云虚先是一愣,随即大笑,肆无忌惮的道。

     “呵,那你让你手下准备好给你收尸吧!”

     “什么!!”灵云虚瞪大了眼。

     “我说让你死!”白凌不置可否道。

     灵云虚两个手下像看傻子一般看了白凌一眼,嘲讽一笑,纷纷离开了,因为他们觉得这“傻子”的下场实在没什么好看的了。

     随即还不待灵云虚动怒,白凌身形一个模糊,化为一道血色残影瞬间来到灵云虚的身前,一记淡金色的沉重手刀斩向灵云虚的脖颈!

     砰!

     灵云虚反应极快,用手臂直接格挡,但在白凌的巨力下,手臂一震麻木。

     灵云虚大吼一声,另一只手不知在哪提出一柄克满纹路的钢刀赫然是一种法宝,只见他手臂一晃,就要斩在白凌的脖颈!

     白凌嘴角微微上扬,一拍储物袋,赤火剑化为一道火光闪出,挡住了砍了的钢刀,另一只手又是一记沉重手刀打在了灵云虚那只麻木的手臂!

     灵云虚却没有叫一声,手臂微微红肿,不过他另一只手钢刀一个横扫,血红着眼就要斩断白凌腰肢!

     白凌心中一凛,不敢托大,全力一踏血翼步,有惊无险的躲开了钢刀的横斩。

     白凌飞快结印,口中念念有词,手臂一震,赤火剑一个模糊,在半空中化为一条五丈巨大的火蟒,带着熊熊烈焰向灵云虚飞射而去,细看之下,蟒尾处还有一道红线紧随其后!

     灵云虚一声怒吼,掐着刀决,下一刻,单臂猛然一晃,一道十丈大的刀光瞬间闪现。

     一道切割虚空的清吟!

     刀光如闪电般眨眼切爆火蟒,并把赤影针也斩飞,这才余势大减的斩向白凌!

     白凌祭出嗜血剑,手臂一个模糊,一道一丈大的剑影浮现,并与刀光轰然相抵!

     轰!

     两者纷纷溃散,白凌目光厉色一闪,催动血翼步,整个人如鬼魅般瞬间来到灵云虚的面前,对着灵云虚腹部一拳捣出!灵云虚同样毫无花样的一拳捣出!

     砰!

     两拳相抵,白凌退后一步,灵云虚却退后四五步,目光死死的盯着白凌!

     突然,灵云虚单臂一个旋转!无数刀光转眼凝聚,并化为一道刀幕向白凌头顶覆盖而去!

     白凌脸色一变,眼见躲不开,只能硬着头皮挥舞嗜血剑,斩出剑气来稍作阻挡。

     不过,灵云虚不停的念着刀决,那刀幕的刀光也在不停的增加!

     白凌知道这不是一个办法,眼中厉色一闪,突然停下挥舞的嗜血剑,两手飞快结印,口中吐字如飞,任由刀光斩在自己身上!

     轰隆隆!

     一道雷鸣声响起,灵云虚头上不知何时出现一朵黑云,一道银色雷蛇游走着,下一刻,那道雷蛇倾下,带着湮灭一切之势,瞬间淹没灵云虚!

     灵云虚本以为白凌只不过是空有一身蛮力而已,但见到这一个手段后大惊失色,不过他开灵顶峰的修为也不是嘴上说的,不得不收起刀幕,在雷电打下之前,迅速掐着某种法决!

     “吼!”

     一道狼吼如雷贯耳,银色雷蛇溃散,灵云虚不知何时完好无损的站在了一旁,见他只是袖子破烂,露出粗壮的手臂,手臂上还刻着一种正在仰天长啸的绿色狼纹,正散发着绿光,好像某种图腾!

     白凌暗道不好,全力催动血翼步,化为一连串血色残影向一旁窜去!

     咚!

     石屑乱飞,原处的地面上爆开一个大洞,一条一丈大的绿色巨狼虚影,体表散发着丝丝绿焰,正双目冒着阴毒之色盘卧在地,仿佛下一刻就能让白凌毙命一般!

     白凌突然感觉一股异样,见那头绿狼凭空消失,想也没想的全力一踏血翼步向一旁跳开!

     噗!

     “啊!”

     白凌发出一声惨叫,胸口传来火辣辣的疼痛,如利剑插入,绿狼巨大的利爪深深插进白凌的右胸口,他相信若非血翼步小成,现在估计就两眼一黑了。

     此刻他感觉无力的时候,全身突然散发出淡淡金光,不知为何,体内已经干涸的法力竟恢复了一点,而体力却变得异常,仿佛有着用不完的力气一般!

     他没有任何犹豫,一记手刀化为一道金光转瞬划过绿狼头颅!

     绿狼发出一声哀鸣,很快便化为星点溃散开来!

     被绿狼溃散的法力反噬的灵云虚和肋骨断裂法力耗尽的白凌,两人同时吐出一大口鲜血。显然是没有谁有余力对抗了。

     “留你一臂,大比再见!”白凌突然目光闪过一丝血芒,用尽最后一丝法力,袖子一抖,一根红线便要洞穿还在锷住的灵云虚那条暂废的手臂而过!

     灵云虚完全有余力抵挡下来,并反杀白凌,但事发突然,他来不及防备,便中了招,也正是白凌自知这一点才先发动制。

     “啊!”

     灵云虚大声惨叫,他那条手臂原本就已经受损,现在接了一击,更是直接爆裂,让他双目通红的望着白凌!

     “你给我等着,我非要让你生不如死!”灵云虚本是没有任何余力,现在更是虚弱,所以只能大声怒吼!

     白凌没有再望灵云虚一眼,看似一步一步不紧不慢的离开,其实每走一步便如一剑刺入,只留下欲要癫疯的灵云虚!

     艰难万分的走回木屋,白凌也终于忍不住猛吐一口鲜血,载到在地!

     这动静自然惊起了楼上正在修炼的青盈盈,他连忙下了一层,看见白凌这个模样,俏脸猛然煞白,二话不说的把白凌抚上了她的寝室里。

     “白凌哥!到底怎么了!”青盈盈神情急切,带着浓浓的担忧问道。

     “没事,被一个禽兽所伤而已!”白凌苦笑一声道。

     青盈盈没有听白凌说话,连忙从储物袋中拿出一个玉瓶,倒在手中一棵晶莹剔透的灵丹,看起来有一道纹路。

     “这是回春丹,可以助你恢复伤势的!”

     白凌点点头,半晌后……白凌看见青盈盈又急又关切又疑惑的表情时,苦笑了下,这小丫头显然是急的忘了自己的不能动弹。

     不过白凌岂会说出,一口含住少女白玉温婉的手心,顺势把丹药吞了进去。

     青盈盈一怔,俏脸微红,想要挣开,但马上感觉到丹药被吞走的时候,还是任由白凌了,但见白凌吞走了丹药还半晌没松开,气恼的猛然一挣开。

     “哼!真是的,好好养伤吧你!”青盈盈娇哼一声。

     “还有啊,灵云虚不仅是门中第一弟子还是宗门二长老的孙子,还是别惹他了……”青盈盈复杂道。

     “好!”白凌应了一声,一头扎进青盈盈幽香的床铺。竟然还有余温,让他不得不赖在了床上不起。

     青盈盈见白凌一副熟睡但又明显不是作息的样子有些气恼,但随后还是含情脉脉的看着白凌。

     她知道白凌是被灵云虚所伤,一边憎恨的同时一边又为白凌护自己的这件事而感到开心,随后就是深深的担心了。

     黑夜,天空星空万里,月光洒在一个少年和少女的身上,白凌一直没有睡去,此刻看到青盈盈趴在床边刚刚睡着的样子,他微微一笑,心中更是暖和。

     让他更加惊喜的是,这回春丹的药效竟如此惊人,他原本深可见骨的伤口已经愈合,而肋骨也传来痒痒的感觉,显然也已接上,按照这个速度估计三天不到就恢复如初了。

     这让他决定明天给青盈盈一个惊喜,白凌轻轻把少女抱在床上,用被子再三盖好后,才悄然下了楼。

     回到了自己的寝室,开始暗暗盘算起来,今天明显自己是不敌灵云虚的,半步凝元修为的法力雄厚和肉身强大他已领会过了,今日若不是金仙圣体的玄妙,恐怕就栽在了那。

     这都是他心性不够的原因。

     他不想多想,一头栽在床上很快便睡了过去。

     ……

     三天后,白凌盘坐在床,突然睁开眼,精神为之一振,没有任何疲惫可言,他的伤势也彻底恢复。

     “盈盈!”白凌在楼下略带兴奋的喊了一句。

     “怎么了,白凌哥!”很快,一个绝色少女走了出来,站在楼梯问道。

     “有个惊喜给你!”白凌微笑道。

     “惊喜?是什么呀,上来说吧!”青盈盈美目一亮,一般白凌说惊喜的时候自然是不凡之物,当即愉悦的下来一把挽住白凌手臂,闻到一股芳香又感觉到那股柔软的触感,白凌强行压制住气血,两人就这样上了楼。

     在二楼的大厅,白凌一拍储物袋,突然闪出一道灵光,一座巨大的布满灵纹的丹鼎闪出,散发着沉重的气息!

     “这是……”青盈盈美目直勾勾的盯着丹鼎,她最近就是只欠丹鼎,需要实践炼丹时只能到宗门专门炼制丹药的地方,现在一个活生生的丹鼎在她面前,让她感觉白凌就是个万能的。

     “我给它起名为碧雷鼎!”白凌和煦一笑。

     “真的要给我吗!”青盈盈觉得不可思议的问道。

     “废话,不给你给谁!”白凌笑道。

     “喔……可是你为什么对我那么好!”青盈盈脸色一红,道。

     “这个……这鼎留在我那也没啥用,我也不会炼丹。”白凌也想不出为什么对青盈盈这么好,随即应付道。

     “谢……谢谢你!”青盈盈低下头羞涩的道谢。

     “嗯!记住你还欠我一个吻就行了!”白凌一脸正经的调侃道。

     “哼!我知道了……”青盈盈娇嗔,知道白凌是胡说,但白凌帮了自己这么多,也没有反驳,反而俏脸更红了。

     ……

     十天眨眼而过,这十天里,白凌和青盈盈都是闷头苦修,白凌期间修炼火蛇术和碧雷决第一层都有了一些进展,最让他欣喜的是,他的极血功也突破至第一层了,赫然领悟了一种神通,被他当作大比的最后手段。

     青盈盈实力也有进步,两人此刻牵着手走在一个人群密集的地方。

     他们前方矗立着八座擂台模样的巨大石台,台下赫然叽叽喳喳密密麻麻站满了弟子。

     他们是人群中较为显眼的,白凌一个绝美少女牵着,自然引来了一大堆不善的目光。白凌只是淡然一笑。

     “白师兄,青师姐也来了!”

     白凌背后传来一阵声音,两人不由得转身望去。

     一个肥胖如球的少年,正笑容满面的看着他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