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十二章 五味杂陈
    白凌一脸茫然。

     “你叫白凌是吧。”中年人感觉有些失态,态度有些转变的道。

     “弟子正是白凌。”

     “嗯,至于地榜我给你讲解一二吧,所谓‘榜’无非都是一些排名,而我们地煞宗所有弟子的排名则被称为地榜,这些名次按照宗门大比成绩来进行排名的。”

     “如今地榜第一的灵云虚修为已是开半步凝元了。”中年人解释道。

     “原来如此,多谢师叔相告!”白凌摸了摸下巴,拱手一礼道。他早便猜到宗门内应该有弟子排名一类的东西,现在看来果真如此。

     消瘦中年人摆了摆手,在白凌递出的令牌上打了一道法决,立刻显示出“五十一”这个数字。青盈盈见状连忙让圭师叔把另外五个打在白凌的黑煞令上,圭姓中年人诧异了一下,又打出一道法决在白凌的黑煞令上。

     告辞圭师叔后,两人并肩向新弟子区走去,只不过走到一半时,青盈盈毫无征兆的搂住白凌的手臂,软绵绵的触感让他气血上涌。

     “青师妹,怎么了……”

     “不是说叫人家名字的嘛!”青盈盈浮现一抹羞红,带着有点撒娇的语气道。

     白凌无奈,只能保持着这个姿势一步一步走回了木屋,回到屋中白凌轻轻推开少女白皙的胳膊,说了一句先休息了便回到了寝室里。

     白凌在床上打坐,面色有些复杂的拿着一枚碧绿的宝石,这宝石散发绿光隐隐有着雷鸣作响,沉吟了一会便走出寝室。

     此物正是碧雷珠,他打算送给青盈盈,一来此物虽是法宝但对自己没有太大作用,二来青盈盈恐怕急需此物自己留着它也没用。

     “青……额,盈盈!”白凌叫道。

     “怎么啦,白凌哥!”少女快步来到楼梯处,问道。

     “给你个好东西。”白凌微笑道。

     “好东西?”青盈盈好奇,但对于白凌的无条件给予已习以为常,便道。

     “白凌哥,上来说吧。”青盈盈道。

     白凌闻言,毫不犹豫的“冲”上了楼,对于有些时日不见的二层还是有些怀念的。

     只见,二层原本空旷单薄的空间,摆着一些桌椅一具茶几和一排鲜花,摆的很有序,看起来愉悦人心。

     青盈盈给白凌倒了杯茶,两人便相对而坐,少女随意倾泻的青丝,穿着一身朴实无华的裙衫,看起来别有一番风味。

     “白凌哥,你怎么这样看着我呀!”青盈盈脸有些红了。

     “什么话,放着一个大美人在这白某岂有不看之理。”白凌发现自己竟然越来越会调侃了。

     “哼!”少女娇哼一声。

     “嘿嘿,盈盈,给你个宝石!”白凌嘿嘿一笑,掏出碧雷珠放在桌子上。

     “这是……”青盈盈疑惑的看着,她感觉这珠子上面的颜色和碧雷弓极为相似,而气息上有种异曲同工之妙。

     “它叫碧雷珠,小时候捡到的送给你了!”白凌微笑道。

     “什么!”少女不可思议的道。

     “是真的吗!可是你为什么对我这么好!”青盈盈没有听“小时候捡到的”这种话,而是有一种有白凌在什么都有的感觉。

     “呵呵,这些对我来说用处不大!”白凌一愕,他也没想到自己为什么对青盈盈这么好,随即应付道。

     “哦……”青盈盈高兴至极,有了这样的道侣也不错。这是她第一个念头,第二个念头则是慢慢来还不急。

     两人之后一段时间一直在欢声笑语中度过,到了月明星稀的时候,白凌正准备起身下楼,却被一旁的少女拉住了。

     “怎么了?”白凌轻声问道。

     “白凌哥,今晚能否在小女子这里住……”少女俏脸微红,道。

     “啊?!”白凌一惊,这是什么意思他再不懂就是真傻了,不过还是被惊住。

     看见白凌不知所措的模样,少女一咬牙喊道“白凌!我喜欢你!我要成为你的道侣!”

     因为声音不大,而此木屋又在比较僻静之地,所以没有让他人听到,但白凌听到了,心中五味杂陈,不知接下来该做什么,满脑子都是灵溪儿的身影,还有自己和青盈盈的种种,准确来说青盈盈跟自己的经历才算多,而跟灵溪儿只有一面之缘,但是他是个倔强的人,认定了谁就是谁,要移情别恋那是很难的。

     少女看见白凌一直在沉默,但好像是不言而喻般,心猛一下子沉到了谷底,俏脸煞白,鼻子一酸,流出了两行清泪。看也没看白凌一样,走进寝室哐当一声把门关上。

     白凌望着那紧闭的木门,里面还传出来一阵幽幽的哭声,心头很不是滋味,但现在没有任何办法。

     感觉到这种无力感,白凌下定决心要变强,实力足够强,什么事都容易解决。

     “盈盈!等我达到结丹期,会考虑一二的,因为现在我放不下一个人。”白凌咬着牙一字一顿道。

     “走!”

     屋中传来一个字眼,让白凌突然有种无论如何都要变强的意识。

     白凌没有说话,下了楼,静静的在木床上修炼起来,最近跟青盈盈玩的乐不疲此都有点忘了修炼了。

     本想引入得来的精血炼化入体,但练了无数次都是由于心不在焉无一都是引入失败,白凌苦笑一声,收起东西静静的打坐修炼。

     ……

     两天时间过去,正在打坐白凌猛然睁开眼睛,只见他一拍储物袋,三瓶大小相同的瓶子闪现,皆是装满了精血,他手指一弹,一个玉瓶中的精血竟凭空冲出瓶口,在半空中旋转起来,形成一个迷你血漩涡。

     白凌半闭眼睛,一动不动起来,仔细看的话会发现他的全身皮肤隐隐散发出血光,慢慢的汇聚在双手指尖,待的一刻钟时间,他的十指上皆是悬浮着一团血色光球,就在这时,他猛然睁开眼睛,十指微动,那十团拇指大的血光向着血漩涡飞去,并汇聚成一个婴儿头颅大小的血光把血漩涡包容起来。

     一炷香时间过去,血光突然无声溃散。那悬浮在半空的精血漩涡原本深红的颜色变得粉红欲滴起来,白凌忽然一张口,那团精血化为一条血线进入白凌口中。

     这股精血在体内翻滚闹腾,但在熔天血脉下,这些就跟树叶砸到自己一样,毫无疼痛之感。不一会这股精血慢慢的融入白凌四肢百骸,让他脸色也逐渐红润。

     “呼!真是痛快!”待得精血彻底炼化后,白凌精神充沛的长吐一口气,原本在碧雷门合战阴贵时,他觉得精血炼化应该会很痛苦,但现在却是畅快淋漓,而且还感到了修为有一些长进肉身都有了一丝强化,自然让他心中大喜。

     之后又用同样的方法把剩下的两瓶精血炼化,看了一眼二层,叹了口气便走出木屋,向着某个方向疾奔而去。

     足足一下午的时间,白凌才有点气喘吁吁的放慢了脚步,看着眼前一个黑色小阁楼,快步冲了进去。

     “你是?”一个看起来很清秀的少女有些诧异的问道。

     “在下白凌,是来煞洞修炼的。”白凌看出来少女不过开灵初期的样子,开口道。

     “你且稍等一下。”少女点了点头,走进一间石屋里但很快又出来了,只是身旁带了个八旬老妪。

     “你可是来修炼的?”老妪扫了白凌一眼,道。

     “正是,弟子需要进入刹鬼地进行修炼。”白凌感觉不到老妪的丝毫法力波动,心中一凜,当即恭敬躬身抱拳一礼。

     “既然是进入秘境修炼,黑煞令可准备好了?”老妪一摆手,淡淡的道。

     “自然准备齐全!弟子需要修炼一年时间。”白凌掏出黑煞令递给老妪。

     老妪没有接过,只是随意打出一道法决没入令牌,令牌上的数字戛然变成了“一”,白凌有些肉疼的收回黑煞令,随后看到老妪手臂乱舞打出一道道令人眼花缭乱的灵光,地面上的一些古怪物品发出各色灵光与老妪灵光缓缓相接,好似在摆阵一般。

     十息不到,所有灵光猛然一个溃散,漏出来一座数丈大的灵光漩涡,这漩涡毫无气势好像是一幅画一般,但仔细看却是在缓缓旋转着只是速度奇慢无比,总体来讲有着一丝神秘。

     “进去即可,一年后你会自动被引出来。”老妪平淡解释道。

     “多谢前辈!”

     白凌脚下一蹬,整个人窜进其中。

     ……

     漫天的血云密布,但还是可以穿透乱云望见一轮血月,血红的月光洒在大地,一些零零碎碎的骸骨和奇形怪状的植物显的一清二楚,一片凄凉的荒地踩在脚下,令人心颤。

     此时,一个看起来很是俊美的少年正漫无目的的行走着。

     “啧啧,真是个瘆人的地方。”少年扫着四周的白骨,唏嘘道。

     突然白凌无意踩到的一颗骷髅头竟在他脚底颤抖起来,白凌猛然一个激灵,下意识一脚踢中骷髅头,把骷髅头踢飞了数十米远。

     骷髅头在半空中竟然自行停止了,只见它两眼爆出一大团绿光,以一种肉眼可见的速度冲向白凌。

     白凌不闪不避,一记手刀斩在那雪白的天灵盖上,只听咔嚓一声,那骷髅头慢慢裂缝弥漫,最后还是啪一声爆裂开来。

     白凌此时已是呲牙咧嘴了,方才使出的正是他还没入门的铁刀手,没找到竟是如此之疼,但好歹也是修士,有法力的滋养自然不会淤青或肿胀。

     方才那颗骷髅头赫然也是一种阴鬼,只不过修为太低被白凌一击打爆。

     这刹鬼地也有一些地煞宗弟子在磨炼自身,他们都是成群结队在一起,不过白凌丝毫没有与人为伍来磨炼的兴趣,自然不会去结交。

     白凌漫无目的走着,看似安静,但他的背后却有着二三十颗骷髅头在悄悄的跟着他。

     “正好来锻炼我的铁刀手。”白凌嘴角勾起,下一刻,整个人踏着血翼步如风般一个模糊来到那二三十颗骷髅头群中间。

     他双臂狂舞,手刀快如利剑,身体如陀螺般横扫起来,但每一个骷髅头的倒下,他就会摆出一副呲牙咧嘴之色。终于最后一个骷髅头被他一个向上刀击飞在空中不见了踪影,也终于停下了手。整个攻击堪堪用了不到十息的时间!

     正当他准备继续向前行走时,却突然感觉到背后有种极强异样波动,让他脸色大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