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七章有人要搞事
    “他在做什么?”有人疑惑道。

     “应该是在找什么药草吧。”回答的声音带着不确定。

     “找东西也要仔细阅读吧,他这哪是读书,根本就是翻书好吧!这样能看到什么东西。”

     “也是,他是来捣乱的吧?哪个进藏经阁的人不是争分夺秒的看书,多记一些东西。对了,他是谁?谁认识他吗?”有弟子对姜君玉的行为表示了愤慨。

     “不认识,是个新面孔。刚刚被青阳山孙书带来的,应该是青阳山的新弟子。”

     众人议论的时候,不远处的一个长脸青年,正一脸嫉恨的瞪着在那里翻书的姜君玉,正是之前在小广场被孙书灵压逼迫离开的弟子。

     他的眼睛泛红,盯了半天,气势汹汹的甩袖离开。出了藏经阁后,招来仆从,他吩咐一声,仆从快速离去。

     长脸青年阴沉着脸,竖起眉头,“哼,等我查到你的身份,要是没什么背景的话,就别怪我不客气了。真以为什么人都能随意折辱我!”

     …………

     姜君玉不知道自己已经被人盯上了,他仍然在愉快的‘翻书’,根本不去理会四周或惊疑,或愤怒的目光。

     别人的闲言碎语,哪有他手中的书本重要,这可关系到他能否修炼。

     他手中的书页相击,哗啦作响。

     时光就在翻书中流过,到了傍晚,太阳西垂,就要落下山去,染红了天边一片云霞。

     姜君玉从藏经阁里走出,伸了个懒腰,双手发酸。别人是看书看的眼睛发酸,他却是翻书翻得手软。

     孙书已经在小广场上等待多时。

     再次乘上‘飞桶’法器,姜君玉强忍住吐槽的冲动,心道大师兄既然都弄栅栏的,干吗不弄高一些,甚至直接封住上顶,干脆做个飞碟似得法器?

     想到这,他心中一动,要不做架飞机,以后出行,不能老让别人送呀。

     姜君开始考虑交通工具的问题。

     虽然他不动航空动力学,但在这个修真的世界里,那么大的飞舟都能飞起来,让一架飞机飞起来也难不到那里去,而且飞机最好普通人都能操控。

     姜君玉的无名指无意识的击打在‘飞桶’护壁,思考着这种可能性。

     “小师弟今天在藏经阁看的怎么样,读了几本书?”孙书的声音打断姜君玉的思路。

     “看了大概有五分之一吧。”姜君玉估算了一下,随口说道。

     “什么!五分之一。”孙书一个激灵,‘飞桶’顿时失控,从天上掉了下去,呜呜作响,直到距离下方的树梢十多米的距离,才被他手忙脚乱的重新控制住。

     这根本就不可能,藏经阁里可是有上万本藏书,五分之一是多少,那是两千多本书,一下午看完,你逗我呢!就是光翻一遍也没这么快吧?

     孙书吃了一惊后,只当小师弟是在开玩笑,却不知他心中所想一语中的。

     姜君玉也被突然的失重给吓了一跳,他随便一句话都能刺激到大师兄?

     猛然间想起大师兄可是恐高症患者,他顿时紧张了,万一一不小心摔了下去,大师兄是修士应该没事,他可就要完,于是他严肃的劝诫:“大师兄,御‘桶’要专心!”

     孙书:“……”你才御‘桶’,你全家都御‘桶’。

     …………

     回到青阳山,姜君玉吃过晚饭,就一头扎在了床上,沉沉睡去。

     一下午的阅读,他的身体上虽然没有多少疲惫,但脑海中被塞了那么多知识,在精神上消耗是极大的。

     沉睡中,无数知识在姜君玉的脑海中翻滚,碰撞,组合,被他渐渐吸收消化,然后沉淀。

     记住这些知识,不代表就能理解这些知识,否则前世人人带着手机,百度一下,就能查询无数信息,还不都成了大学者了。

     月亮升起又落下,青阳山沉浸在云雾之中,金乌升起,染红天边,映衬的青阳山如梦如幻。

     第二天,姜君玉起了个大早,伸着懒腰,看着美景,呼吸着充满了灵气的空气,顿时精神抖擞。

     吃过早饭,他想起红辣果的事情,决定买一些做一下试验。

     跑到卧室搜罗了一圈,却只找到三十多两银子,换算成人民币也就大约三千来块,这就是他的全部身家。

     我真穷,姜君玉自嘲一声,看来得找些赚钱的法子了,否则就只能啃老了。

     他突然一愣,眼睛亮了起来,哈哈,啃老……好像也不错呀!

     前世他父母早逝,很小就学会了自立自强,花的钱都是自己赚的,但现在他有父母了呀,父母的不就是他的,姜君玉开始想入非非了。

     咳,要是一点都不花父母的,才会伤到他们的心吧?姜君玉厚着脸皮笑了两声,用歪理安慰他自己,以后赚钱了再孝敬他们好了。

     将三十两银子毫无保留的交给姜小桐,交代她去交易镇买一些红辣果,之后姜君玉带了些干粮作午饭,再次乘上孙书的‘飞桶’,向着通天峰飞去。

     所谓的交易镇位于通天峰山脚的不远处,是一个住着数万凡人小镇,这些人都是玄元宗历年来弟子的亲属,多年来繁衍而来。

     由于修行资源的缺乏,许多弟子在这里互通有无,将自己手中无用的灵草矿物,交换成自己紧缺的东西,像符篆,丹药,法器等等。

     因此姜君玉丝毫不担心姜小桐买不到红辣果,毕竟它也不是什么珍惜的灵草。

     …………

     藏经阁。

     姜君玉再次踏入这里,直奔昨天最后看书的位置。

     没多久,哗啦啦的看书……呃,是翻书声再次响起,又引来不少弟子的侧目。

     “嘿,这人装模作样,翻书翻那么快,能记住什么?净浪费藏经阁的令牌。”

     “就是,藏经阁令牌可不是那么好得到的。听说他先天神魂残缺,水火双脉的废体,根本无法修炼。令牌落到他的手中,真是暴殄天物!”

     姜君玉正在‘专心’的翻书,突然两道不大不小的议论声传入他的耳中。

     手上的动作一怔,他抬头看去,只见两个身穿蓝色长衫的弟子脸上带着毫不掩饰的嘲讽,正对着他开炮。

     这是在说我?姜君玉后知后觉,心道,难道是自己长了一张容易受欺负的脸?不过他们这样毫不遮掩,难道不怕得罪自己?

     另外,他身具水火双脉事情他知道,但先天神魂残缺又是怎么一回事?难道他身上还有其他问题?看来需要回去问问爹娘了。

     姜君玉只是楞了一下,心中电闪过这些想法,不过他并不打算和那些人吵架。那是在浪费他的时间,还拉低了他的智商。

     仔细记住这些人的脸,君子报仇十年不晚,总有机会把他们的脸抽回去的。

     他开始继续翻书,谁知还未翻动两页,另一边也传来声音,带着浓浓的不屑。

     “哎大家听说过没有,据说他想创造一种修炼方法,解决他水火双脉的问题。嘿,真以为自己有多少能耐了,竟然异想天开,那可是真君尊者都解决不了的问题,他还以为自己是神仙呀!哈哈!”说话的人尖嘴猴腮,一脸的刻薄相。

     “哈,身为凡人还想逆天!修士是那么好修成的吗?简直不知所谓。”有人附和。

     “要是我是他,早就跑到凡人世界当皇帝去了,吃喝享乐一番,就他的状况,还想修行?!白日做梦还差不多,哈哈……”

     听着这些声音,姜君玉顿时愣住,难道他什么时候开‘群嘲讽’了吗?一下子拉了这么多仇恨?

     要是一个两个人,看他不过眼,说一两句酸话,那还正常,总有人吃不到葡萄说葡萄酸。可是一群人排着队来嘲讽他,踩他的脸面,那就不正常了,哪有这么多人闲着蛋疼,没事得罪人玩。

     而且最重要的是,他们对他的状况很了解,比他本人都清楚,这明显是有人特意去查他了,然后在背后指使。

     这人很有才呀,竟然精通语言暴力艺术。

     姜君玉眯起了眼,得出结论——有人要搞事!他放下书本,环视四周,一个马脸男子映入他的眼帘。

     姜君玉有些眼熟,这不是昨天在在小广场上说大师兄坏话,被他怒怼的人么?

     马脸男子却一点也不心虚,丝毫没有陷害人羞愧,甚至露出笑容,一脸你能奈我何的表情。

     姜君玉一笑,没有理他,径直向着藏经阁门口走去。

     看到姜君玉的动作,马脸男子脸上嘲讽更浓。

     尖嘴猴腮等人眼中也划过一丝得意和兴奋,这就没脸待下去了,他们想好的说辞,才放出一波呢。

     姜君玉不紧不慢,快走到走到门口时,突然停下脚步。

     “前辈,有人大声喧哗,被我抓到了。他们触犯了藏经阁禁止喧哗的规矩,扰乱了藏经阁的良好秩序,我建议将他们都扔出去。”

     这话是对着门口盘膝而坐头发花白的老者说的。话说,每一个藏经阁里都有一个高深莫测的高手,俗称‘图书管理员’。

     马脸男子脸上的笑容瞬间凝固。

     尖嘴猴腮等人顿时脸都绿了,刚刚的得意被吓得不翼而飞,他们好不容易进藏经阁一次,只是受马脸男子所托帮一些小忙,虽然有些好处,但要是书还没看就被扔出去,失去这次进藏经阁的机会,那他们就亏大了。

     他们用控诉的眼神盯着姜君玉,心里无比委屈——他们什么时候大声喧哗了,他们很小声的好不好,你怎么能不按常理出牌,一言不合就‘打小报告’。

     老者睁开眼睛,身为金丹真人,藏经阁里发生的事情怎么可能瞒过他,他只是不想理会小辈之间的纷争罢了,最重要的是这件事的两方背后都有不小的势力,他虽然不惧,但也不想插手,一不小心惹得一身骚。

     这是逼他动手,看了眼一脸请你主持公道表情的姜君玉,他转头喝到:“都肃静,谁再大声喧哗,就立刻滚出去!”

     尖嘴猴腮等人顿时忙不迭的应声:“是,是,遵命,前辈。”他们满心感激,只要不被赶出去就行。

     姜君玉却眯起眼睛,这是拉偏架吧?!明面上是警告了,但实际上不痛不痒,什么都没有损失。他受人嘲讽侮辱的事情就像没发生过一样。

     既然这样,就别怪他不给面子了。他转过身来,嘴角勾起微笑,露出洁白的牙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