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八章咱可是讲规矩的人
    果然靠人不如靠己。

     姜君玉深吸一口气,瘦弱的身体里爆发出洪亮的声音,他要开怼了。

     “哎,那个马脸的,说的就是你,你躲什么躲,你钻进洞里我就不知道是你指使的了。敢做不敢当,你是老鼠吗!”

     马脸男子的脸顿时变成猪肝色,谁躲了!他没想到姜君玉竟然会在大庭广众之下嚷嚷出来,此举他虽然丢脸,但更丢脸的是姜君玉自己好吧。

     不过,不等马脸男子反驳出声,姜君玉就转移了目标。

     “你,那个尖嘴猴腮的,你长这么难看,怎么还有勇气出来,吓着人怎么办。进阶修士,灵气洗精伐髓都伐不了你的脸,你活着还有什么意义,尽早回炉重造去吧!”

     尖嘴猴腮脸一下子涨的通红,下一秒红的发紫,浑身抖得连绵不绝,像抖筛子般。

     “还有你,装什么鹌鹑,肥头大耳的,修士不是炼精化气吗,你是练气化精了吧,长和宽都快相等了。你师父被你气死没?”

     被姜君玉的话语吓得向后躲的一个圆脸弟子,顿时一脸的懵逼,师父好像的确不喜欢看到自己。

     姜君玉骂的正有劲的时候,旁观的不少弟子顿时笑抽。

     “噗!”

     “哈哈……骂的太有有意思了,哈哈,长得吓着人。”

     “洗精伐髓都伐不了的脸,到底有多难看,哈哈……笑死我了。”

     “回炉重造,练气化精,他是怎么想出来的,骂人不带脏字呀!”

     听到周围的笑声,马脸和尖嘴猴腮等人顿时脸火辣辣的,眼珠子通红,要不是这是在藏经阁,有前辈在眼前,他们都要怒起杀人了。

     “你干什么?”藏经阁老人咆哮。

     “怎么了?”姜君玉回过头来,一脸的无辜。

     老人气急,大吼道:“我刚才说的禁止大声喧哗,你没听到吗?”

     姜君玉被他的高音震得歪了歪头,答道:“听到了,你说的时候我就在这儿呢。”

     “那你还在这里大吵大闹?”知法犯法,更加惹人生气。

     “啊哦,对不起。”姜君玉立刻诚恳认错。

     老人气息一滞,心中泛起疑问,认错的这么彻底?

     谁知姜君玉刚认完错,就转身对着马脸等人继续开骂:“说你们呢,不知道这里禁止大声喧哗吗?谁给你们的权利不将前辈放在眼里,思想呢?道德呢?素质呢?纪律呢?咳,宗门交给你们的规矩都丢到狗肚子里去了?……”

     这是认错的态度?藏经阁老人怒目圆瞪,堂堂金丹境界的真人被气的浑身颤抖,用手指头戳着姜君玉的脑袋,“我说的是你,你给我滚蛋!”

     骂的唾沫横飞的姜君玉一怔:“为什么要我滚蛋?”他的脸上带着疑惑,十足的无辜模样,好像刚刚大喊大叫的不是他一样。

     “为什么?哈,你大声喧哗,违反藏经阁条规。知法犯法!”气急而笑。

     姜君玉收起脸上的无辜,脸色刹那间变得严肃,问道:“所以……大声喧哗者,‘都’要被赶出去是吧?”

     ‘都’字加了个重音。

     看到姜君玉脸色的变化,老人哪还不明白自己被耍了。他很想干脆的大吼一声:我是金丹真人,是藏经阁守门人,我想让谁出去谁就出去。

     但……他仅剩的理智拦住了他。他若这么做了,那就真的是站队了,而且得罪的还是掌门一脉。

     玄元宗修仙求道,却也不乏争斗,为了修炼资源,道法传承,通天峰一脉和万剑峰一脉争斗已有数百年的历史。

     藏经阁老人看守藏经阁,保持中立,一直处身事外,与世无争。但若他这次只将姜君玉赶出去,那也就一只脚踏入了争斗的漩涡,以后再不得安宁。

     当然,姜君玉不知道这些,但他却知道掌门是他师祖,只要占的住理,在玄元宗这一亩三分地里,基本上可以横着走。

     藏经阁老人喘着粗气,陡然爆发灵力,擒拿住马脸等人,一挥衣袖,将他们全部甩了出去。

     砰砰砰——

     啊——

     惨叫声中,六七个人直接摔在藏经阁门前的小广场上,脸着地。

     “还不走?”或许因为老人理亏的原因,也或许因为他还是凡人,姜君玉没被扔出去,而是享受了被礼貌请出的待遇。

     姜君玉摸了摸鼻子,一脸的敬佩:“前辈果然明察秋毫,天网恢,恢疏而不漏,处事果决,公平,公正,快准狠,一切不法分子都逃不出您老的法眼,在你手中挥手间樯橹灰飞烟灭。藏经阁自从到了你的手上,屡登台阶,经书越来越多,法诀越来越玄妙,灵光界第一藏经阁非您莫属。”

     一连串的马屁送上。

     藏经阁老人顿时由生气变得哭笑不得,这都什么跟什么?!

     施施然走出藏经阁大门,姜君玉看着刚刚爬起来的几人,笑的一脸的灿烂。

     马脸弟子一脸血,狰狞笑:“你还敢出来。”

     他心中大恨,若不是查到对方的背后有两个金丹的话,他早就堵住人一顿好打了,而不是只用言语侮辱的方式了,没想到竟然被轻易翻盘,他也受此奇耻大辱。

     如果说之前他只是嫉恨,那现在的他就是满怀杀意了。

     然而没等他继续放话,姜君玉挥了挥手,一脸和蔼可亲的道:“一路顺风!好走不送!欢迎下次再来哦!”

     然后……转身又走了回去。

     走了回去。

     回去。

     去。

     噗——马脸男目瞪口呆,一口老血喷出老远,仰头倒下。砰!这次是后脑勺朝地。

     围观的众人只感到后脑勺一阵发寒。

     “你怎么又进来了?”看着姜君玉去而复返,藏经阁老人瞪他。

     姜君玉拍了拍腰间的紫色藏经阁令牌,认真道:“我的令牌可是能用三个月时间的,可不是一次性的。刚才受罚出去了,但书我还没看完,所以又进来了。咱可是讲规矩的人。”

     被扔出的众人:“……”他们都是一次性的令牌,哭。

     藏经阁老人做了好几个深呼吸,涵养还需要加强呀!他朝姜君玉挥苍蝇似得摆了摆手。

     姜君玉看似潇洒的重新走进藏经阁,内心却长出了一口气,为了不被再次赶出去他容易么?刚刚那么长的拍的屁用语,可废了他老大劲了。

     他向前迈步,众弟子顿时哗啦啦散开,周身方圆三米成为禁区,一个弟子也没有。

     姜君玉一愣,这是将他当成洪水猛兽了?不过也好,这下没人打扰他翻书了。

     众弟子默,三个月的自由阅读时间,尼玛,他们可是积攒了好几个月的功德才换得一次进藏经阁的机会。暴发户,泥奏凯!

     无人打扰,姜君玉翻书翻得飞快,等到太阳落山,藏经阁里的书已经被他翻了大半。

     于此同时,关于姜君玉的事迹飞快的在玄元宗传开,先天神魂残缺,水火双脉之体,一个无法修炼的废人竟然获得了藏经阁三个月的阅读时间。

     众多弟子一时哗然,各种羡慕嫉妒恨——不就是有个好爹么!

     紧接着又有消息传出,他进藏经阁的原因是想解决自己无法修炼的问题。吃惊者有之,不屑者有之,嘲笑者有之,不过大多人都是抱着看戏的态度。

     更有人放言,姜君玉若能找出破解之法,他就吃掉整个藏经阁的藏书。

     据知情人士爆料,放出这番话的人头上缠着绷带,两面带伤,凄惨无比。

     …………

     这一天,姜君玉从藏经阁出来,目光明亮,关于修炼,他已经有些许眉目了,不过他并不急,准备等将藏经阁中书籍竹简翻完一遍后,再动手做实验。

     这样更保险,前世身为研究员的他,最不缺乏的就是谨慎和耐心。

     青阳山。

     “娘,爹去哪了,怎么不在?”姜君玉向着楚婉玉问道。

     “你爹闭关去了。怎么,找他有事?”楚婉玉温婉的看姜君玉,姜君玉在藏经阁的事情她也听说了,她只想说一句——儿子,干的好。

     至于把翻书当看书的事,楚婉玉表示,只要儿子高兴就好。

     “哦,没什么大事。我只是想问一下,有人说我神魂残缺是怎么回事?”

     楚婉玉眼中是闪过一丝怒意,要不是乱传这话的是小辈,她早就打上门去了。

     “你神魂残缺的事虽然是真的,但那都是之前的事了,你上次昏迷,已经补全了神魂了,对你以后没有什么妨碍。”

     姜君玉一怔,想起自己刚穿越时,父母对魂石发光亮度的非一般的在意,还有之后半遮半掩的匆匆离去。

     他眼睛一亮,了然道:“原来如此。“

     神魂补全,再没有问题,原来是虚惊一场。

     姜君玉顿时高兴起来,脸上露出笑容。遇见好事要庆祝一下啊,他想起红辣果,高兴的他决定请母亲吃一顿来自异世界的饭菜,辣椒炒什么好呢?

     看到一直在一旁侍立的姜小桐,问道:“小桐,我让你买的红辣果呢?”

     只见小丫鬟干净利索的从荷包里掏出来一个又红又尖的红辣果来,“少爷,给!”

     她有些奇怪,少爷要红辣果这种灵果干什么?

     红辣果只有半个手指头大小,模样和地球的小辣椒很是相似,不过比地球小辣椒多了一股灵气,鲜红欲滴。

     姜君玉脸上的笑容顿时僵住;“怎么就一个?”四个人吃,够塞牙缝的吗!

     “就一个,少爷。”说着姜小桐一脸感叹,一副乡下丫头进城的即视感:“山下小镇的东西都好贵呀,我问过了,三十两银子连饭都吃不了几顿。”

     姜君玉:“……”

     突然发现连顿饭都吃不起了怎么办?好心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