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4章 接踵而来的麻烦
    看着原本气势汹汹的三个人,眨眼间便倒飞出去,胖子眨巴眨巴绿豆小眼,要是自己刚才没看错的话,分明是秦良这厮动的手!

     我靠,这家伙啥时候变成功夫高手了?

     他可是很清楚黄力发三个人不是吃干饭的,尤其是黄力发,以前就是在城南一代横行的地痞无赖,打架群殴那事家常便饭,后来惹出了大麻烦被判了三年劳改,出来以后直接到龙源高中当起了保卫处处长。

     “妈的,你真特么敢动手?别怪老子手黑了,兄弟们,干他!”

     黄力发吐了口沙子,自己多长时间没被人干过了,要不是刚才顾忌在学校动手影响不好,他根本不会废话,直接把秦良手脚打断了。

     旁边两个人从兜里掏出一副银光闪闪的拳刺,这玩意上面全是钢刺,要是被结结实实地打在身上,绝对是好几个血窟窿。

     秦良脸色一变,果然,保卫处的这帮家伙就是地痞出身,不然怎么可能随身携带拳刺这种杀伤力爆表的违禁品。

     还没等三人动手,又是嘭嘭嘭三声闷响,三人再次倒飞出去。

     这次秦良没有留手,直接打断三人的手腕。

     “嘶!”

     看着躺在地上的三个人的手腕已经严重变形,王海和陈俊明吓得脸色发白,怎么也想不到秦良真敢动手,而且一击便让三人失去了行动能力。

     别人不知道,可王海心里却很清楚,黄力发当年就是因为重伤害进了监狱,硬生生把一个不肯交保护费的小商贩打成了植物人。要不是自己动用关系让他进了学校,此时恐怕不知道在哪个地方砍人呢。

     可就是这样一个凶狠暴戾的人,竟然连秦良一拳都挡不住。

     难道秦良这厮以前都在扮猪吃老虎?

     想到这,他的脸色有惨白几分。

     “哎呦卧槽,牛逼啊老秦,看不出来你还有这身手!”

     胖子大呼小叫着,他跟秦良一个宿舍快两年了,这货平时连蟑螂都怕得要死,怎么可能会掺和到打架这种事情上来。

     “小意思而已。”

     秦良淡淡笑了笑,朝着王海走去。

     “秦……秦老师,你要干什么?现在可是法治社会!”

     王海腿都软了,要是刚才那一拳打在自己身上,恐怕连肋骨都得断上几根。

     “秦良,你不要撒野,这里是学校!”

     陈俊明从震惊中恢复过来,连忙在中间挡住。

     “你算什么东西,滚!”

     秦良冷冷说到。

     陈俊明脸胀成了猪肝色,自己何曾被人这般训斥过。

     办公室里的动静惊动了周围正在办公的老师,很多人纷纷跑来围观,正和男朋友煲电话粥的董茹最喜欢看这种热闹,更听说是秦良在闹事,就更有兴趣了。

     “哎哎,秋霞老师,你知道怎么回事吗?”

     李秋霞皱了皱眉头说道:“好像是秦良论文被王主任用了,这秦老师也真是不懂事,一篇论文而已,就敢和王主任作对,难道他不知道王主任的手段吗?”

     她嘴上这样说,但心里却越发凝重,刚才她路过时可是亲眼看到秦良一拳就把黄力发的手腕打断,手段之果决狠辣根本不像以前的作风,要是被他知道他的评优资格就是被自己搞掉的话,恐怕也会找自己的麻烦。

     听到李老师这样说,董茹冷笑几声:“切,这秦良脑子绝对被驴踢了,不过也好,我要亲眼看着他被王主任玩死!”

     周玲珑也连忙赶了过来,但被人群拦在外面,她忧心忡忡,踮起脚往里面看。

     “秦……秦良,我警告你,惹怒我是什么后果!”

     王海声音打颤地恐吓道。

     “后果这种东西,只有懦夫和弱者才会去计较。”

     秦良把拳头攥得嘎嘣响,吓得王海一屁股坐在地上,一股腥臭难闻的味道散布开来。

     这货竟然尿了!

     但周围的人没有一人敢笑出声来。

     “干什么,都在干什么?!”

     一个威严的声音在后面响起。

     李秋霞朝董茹使了使眼色,小声说道:“别看热闹了,副校长来了。”

     看到来人,王海夹着湿漉漉的裤裆,连滚带爬地跑了过去,心惊胆战地说道:“校长,快救我,秦良他要杀我!”

     陈明一脸嫌弃地把王海甩开,他是龙源高中的副校长,在这个岗位上已经工作了将近二十年,王海虽然贪多不中用,但好歹也算他的嫡系。

     “秦老师,请你解释一下吧,这是怎么回事?”

     他脸色非常不好地说。

     秦良撇撇嘴:“哦,我就是和王主任开个玩笑,顺便再问问我那个论文的事情。”

     “放你娘的狗臭屁,有这么开玩笑的吗?有必要把手打断吗?校长,他就是想行凶杀人,还有旁边那个胖子也跑不了!”

     有了陈明撑腰,王海说话的底气也足了许多。

     “我嘞个去,这和我有哪门子关系?我只是路过好不好。自从陈校长您上次给我处分以后,我哪还有胆量惹是生非啊。”

     胖子满脸无辜,又开始发挥人至贱则无敌的本事。

     “陈校长,请你先让王主任解释一下,为什么我的论文会以他的名义发表?”

     秦良指着名单说到。

     陈明狠狠瞪了王海一眼,自己早就告诫他莫要因小失大,眼下省教育厅的考察团马上就要到龙源高中视察,这次视察的结果直接关系到学校下一笔的经费投资,要是因为这件事让考察团有了坏印象,他想宰了王海的心都有。

     而且,秦良似乎和赵劲农走得很近。

     难道他这次生事,是受赵校长指示的?

     他瞳孔一缩,感觉事情并没有那么简单。

     “呵呵,秦老师啊,你说这篇论文是出自你手,空口无凭,可有什么证据吗?”

     “证据?当然有了。”

     秦良从口袋里掏出一沓子皱皱巴巴的稿纸,在桌子上铺开说:“这是论文的原件,上面年月日记得清清楚楚。不信的话我这里还有电子版,文档属性上也有时间记录。如果王主任是论文的作者,能不能像我一样拿出证据呢?”

     “呃,这个,我……”

     王海支支吾吾地说不出话来,自己当初图省事,直接把论文改成自己的名字,哪里有什么证据。

     看着自己的嫡系一副吃了死耗子的样子,陈明恨得牙痒痒,不得不打着圆场说道:“秦老师你别心急,我想这件事恐怕是审查组的人弄错了。这样,我先打一个电话,问问情况再说。”

     说完,他出去打了个电话,过一会儿回来笑呵呵地说:“还真是那边弄错了,一时马虎写成了王主任的名字。我已经让那边重新弄一份名单,这样你放心了吧秦老师?”

     “那就多谢陈校长了。”

     秦良没有穷追猛打,他早就看出来陈明和王海是穿一条裤子的,自己现在势小人微,紧抓住这件事不放的话,陈明很可能狗急跳墙,他可不想惹麻烦上身。

     “校长,不能就这么算了啊,我三个小兄弟还被他打伤了。”

     王海紧紧跟在陈明屁股后面,非常不甘心地说。

     “不能这么算了?那你告诉我,怎么解决才能让您老人家满意!”

     陈明眼珠通红地瞪着王海,继续说:“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和那帮保卫处的是什么关系,不想引火上身的话赶紧把他们辞退。还有,以后少让我帮你擦屁股,要是因为你影响了考察团,王海,你教导主任也就做到头了!”

     他眯缝起了眼,一抹阴狠在眼中悄然浮现。

     “秦良,既然你是校长派的人,就别怪我心狠手辣了。”

     和胖子到校门外的百味小餐馆狠狠奢侈了一把,胖子属于沾酒即醉的那种,而且酒品相当不好,最大的特征就是嘴不能闲着,搂着秦良的脖子晕乎乎地说:

     “妹的,你小子还有多少事瞒着我?今天干黄力发那几下实在太解恨了,老子看他们不顺眼很久了。”

     正在旁边清理残渣的郑丽听完,忍不住问道:“秦老师你又惹事了?”

     “怎么可能,郑丽姐你别听这胖子胡说八道。”

     秦良喝了起码半斤白酒,但脸色不变。自从修炼《五帝长生功》后,他的肉身得到了很大的强化,寻常酒精已经不能造成什么影响了。

     “呼呼,那就好,吓死我了。”

     郑丽轻轻拍着高耸的胸脯,看的秦良有些面红耳赤。

     老板娘的身材,真棒啊!

     结过账以后,麻烦店里的服务员把胖子送回宿舍,秦良准备去周玲珑那里把法拉接回来,他需要这家伙去新余城中湖看一看,哪里到底埋葬着何物。

     如果真是一头了不得的古兽遗骸的话,那他完全可以利用它进行修炼。

     天色已黑,原本喧嚣的巷口也变得寂静无声。

     秦良嚼着口香糖,大步往前走着。

     一辆深紫色的劳斯莱斯魅影挡住了他的去路。

     足足十余人从后面靠近,每个人手里都拿着铁棒、七星孔刀一类的大杀器。

     一个鼻子上打着银环、穿着很花哨的青年,一脸嗤笑地走上前来,身边小弟给他点着了烟,他喷吐着烟雾说道:

     “你就是那个、那个什么秦良吧,不好意思,今天你得把一只手留在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