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3章 狼狈为奸
    龙源高中作为市级示范性中学,每隔一段时间各科老师都需要撰写一份相关科目的论文,交给省教育厅审查,作为评优评先和提干的重要依据。

     往年也出现过很多老师论文离奇失踪,然后突然以另外一个人的名义出现在审查员的办公桌上,但大多数人都选择忍气吞声,对方树大根深,要是一味追究的话,没准哪一天就被不明不白地辞退了。

     胖子拉着秦良,跑到教学楼下面的公告栏里,上面第三栏的位置很清晰地写着——《论当代高中数学函数盲点题的解法》,王海。

     秦良脸色骤冷,要是没有记错的话,这篇论文应该是他的前世花费好几个月辛辛苦苦写成的,为此没少熬夜通宵,里面的内容主要探讨的是高中数学里面用几何学题目来考察函数知识的陷阱题,相当有技术含量。

     可没想到,最后竟然为他人做嫁衣。

     胖子气呼呼的说:“妈的,又是王海这老灯,老秦你上次拿市优秀教师本来就板上钉钉了,也是这家伙收了董茹的好处,和李秋霞一块私自把名单改了。如今又明目张胆地偷窃你的论文,我不知道你能不能忍,我反正是忍不了,现在就把他的办公室砸了!”

     这货也是个暴脾气,正义感爆棚,要不当初也不会用烟灰缸问候王海的脑门,被冷落至今。

     “好,算我一个。”

     秦良淡淡说到。

     “你说啥?!”

     胖子怀疑是不是自己的耳朵出毛病了,一向怕事唯诺的秦老师也敢把教导主任的办公室砸了?

     太难以置信了!

     秦良一把将公告栏上面的名单撕了下来,一边大步走着一边朝胖子说道:“走呗。”

     “我擦,老秦你可真牛逼,等等我找块板砖!”

     胖子从花池旁边找了一块湿漉漉的大砖头,紧紧攥在手里,心里更踏实了几分。

     “哎呦我说王大主任,你这招够狠的啊,把秦良那小子的论文拿了,恐怕这厮这几年都甭想评先进了,哈哈哈!”

     陈俊明坐在办公室里的真皮沙发上,一想起秦良看到名单脸被气成猪肝色的蠢样儿就特别痛快,转身从包里掏出来一盒市价三块五毛钱的红梅香烟,乐呵呵地塞到王海的口袋里说:“王主任,您抽烟。”

     王海用手捏了捏红梅的厚度,非常满意地笑了笑说道:“小陈啊,我很看好你的,年轻有为嘛。秦老师私人作风有问题,而且教学水平也很有水分,他怎么可能写出这种高水平的论文呢?”

     “对,对,您说的太对了,也只有您这种高学历高水平的知识分子才有这份功底啊!”

     陈俊明非常熟练地拍着马屁,要不是以后还用得上这老秃瓢儿,他这样的富家公子哥怎么可能惯着王海端着资历满嘴放屁,早就一脚踹上去了。

     他还不知道王海的底细吗,狗屁的高学历,连高中毕业证都是从别人手里买的,再加上为人溜须拍马的功力实在太高,这才熬到了教导主任的位置。

     “那个小陈老师啊,听说你家里是做红酒生意的?”

     “呵呵,王主任您还真是消息灵通啊,我爸正好是做一些酒类的小生意。”

     “哈哈哈,看来生意做得很大嘛,怪不得你都能开得起跑车喽,哪像我,到现在就一辆不到六万块钱的众泰代步。”

     “瞧您说的,这样,我爸正好和车行的人很熟,他打一声招呼,绝对卖您最低的价钱!”

     “那就谢谢了。”

     两人聊着家常,门砰地一声被撞开了。

     “王海,你他娘的给老子滚出来!”

     胖子嚎着破锣嗓子,刚才就是他一脚把门踹开的。

     王海被吓了一跳,看到来人是张修德以后,面色非常不好地呵斥道:“张老师你耍什么酒疯,上次用烟灰缸拍我脑袋的事我还没找你算账,现在竟然敢闯我的办公室,真当我不敢拿你怎么样吗?”

     他越说越气,至今脑门还隐隐作痛,上次只不过把几个小老师的节日福利扣下了,这胖子就大发雷霆,正开着研讨会就动起了手,他甚至怀疑自己脑门现在毛发不生就是被这货砸的。

     “哦,我倒想看看,你想把他怎么样?”

     秦良背着手走了进来,嘴角挂着笑容,但眼神无比冷漠。

     “是你?”

     王海吃了一惊,怎么也没想到秦良竟然也有胆子顶撞自己。

     “你想怎么样?”

     他身为千人高中的教导主任,怎么可能被两个没有背景的穷酸老师吓到。

     “呵呵,给你看看这个。”

     秦良啪的一声把名单拍到办公桌上。

     王海一看就明白了,感情这家伙就是为了论文的事来了。

     他端起茶杯悠悠哉哉地说道:“秦老师啊,你的心情我能理解,但是你有没有想过,如果不是我处处扶持你,就凭你一穷二白的,怎么可能当上高二3班的班主任。”

     秦良一听差点儿忍不住一拳擂在这老灯身上,高二3班是全校出了名的杂乱差,班上的学生大多是家境显赫的二代,哪个老师敢管教这帮刺头儿?要不是他的前世软弱无知,怎么可能被王海哄骗到3班当班主任?

     他还没说话,胖子掂着板砖吼道:“你这老货别假惺惺的,谁不知道你是个啥货色,你以为我不清楚你背地里干的勾当吗?私自收受家长红包,篡改评优名单,将家境贫寒的三好学生踢出学校,把资格让给其他富家子弟。老子就算丢了工作也要教训教训你丫挺的!”

     说完抡起板砖就要上。

     “张修德,你疯了吗?!”

     “张老师,你先冷静冷静,我看这里面有误会。”

     陈俊明也在一旁打着圆场。

     “胖子,你先起来,我和王大主任还有笔老账要算。”

     秦良慢慢走近,心中怒火越发的旺盛,当初他的班上有一个成绩非常好的女孩儿,学习相当刻苦,而且心地善良,经常从家里给秦良送来一些自制小点心,只是家境实在贫寒,连学费都是秦良从工资里赞助一部分。

     去年年底学校组织优秀生奖学金评定,本来那个女学生拿奖学金是板上钉钉的事,可没想到王海竟然把奖学金扣下,导致那个女学生不得不退学,到了南方打工。

     这笔账,怎么能不算?!

     “呵,秦老师,我实在想不出又有哪里惹到你了?”

     王海装作很无辜的样子,实在令人作呕。

     “你忘了李秋菊的事了吗?”

     秦良指的正是那个退学的女学生。

     王海听完面色骤变,这件事他处理的并不干净,也亏很多知情人都不敢得罪他,到现在也相安无事,现在秦良又把这件事抖出来,明摆着要和自己对着干。

     “秦老师,我希望你在说什么话之前,先想想自己的身份!”

     “呵呵,那也比某些人连脸都不要了强!”

     “你……”

     王海气得够呛,自打他升职以后,还从没有人敢这样冲撞自己。

     那就别怪他不讲情面了。

     他拿起办公桌上的座机打了个电话:“喂,老黄啊,叫上你保卫处的那几个人来我办公室一趟。别他妈给我扯什么工作时间,要是不来的话小心吃不了兜着走。”

     说完便气喘吁吁地坐在沙发上,冷眼瞧着秦良,一丝冷笑在眼角浮现。

     等老子的人来了以后,看你们俩还怎么嚣张。

     不一会儿,三个穿着保安服的人睡眼惺忪地跑了过来,衣冠不整,一看就知道肯定刚刚睡醒。

     “王主任,什么事?这么急着把我叫过来,我刚睡……哦是刚执勤来着。”

     黄力发把扣子系好,他是学校保卫处的处长,手下管着十几个保安,算是跟着王海混饭吃的。

     “刚刚这两位老师私自闯进我的办公室,而且还带着凶器,企图袭击我,幸亏我及时发现。现在你们保卫处接手这件事,我希望能从严处理。”

     黄力发瞧了瞧秦良,自然也认出了这就是那个怂包老师,今儿是吃了熊心豹子胆了,竟然惹到了王海头上。

     不过他不敢不听王海的话,挺直腰板说:“两位老师,请跟我走一趟吧。”

     胖子斜愣着眼说道:“你谁呀你,没看见我正和王主任探讨问题呢吗?”

     “可你手上拿着板砖……”

     “靠,这是老子的爱好懂不懂,我就喜欢兜里揣块板砖四处溜达,你管得着吗?”

     秦良差点儿笑出声来,这死胖子耍起无赖来还真是无敌。

     “王主任,这……”

     黄力发一时狡辩不过,将询问的目光投向了王海。

     “卧槽,你瞅我干屁,把他俩绑了,出事我兜着!”

     王海实在气坏了,手下养的都是一帮蠢驴。

     “两位老师,不好意思,得罪了。”

     黄力发朝身边的两人使了使眼色,三人朝秦良和胖子围了过去。

     嘭嘭嘭!

     三声闷响。

     只见三道身影直接从门外飞了出去,摔倒在地上连声痛呼。

     “妈的,谁踢老子?”

     “刚才谁动手了?”

     “有鬼啊!”

     秦良若无其事地把拳头收回,一脸戏谑地看着王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