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6章 不写作业?
    张凯起码一米八五,一身肌肉块,放下心里的畏惧和忌惮以后,揍李天就跟玩似的,李天刚开始还象征性挣扎几下,不消片刻就趴在地上哎呦痛呼。

     “呼,真爽!”

     张凯呼呼喘着粗气,一扫所有的屈辱。

     “干得不错,张凯我告诉你,这个世界上没有什么比自己的尊严更重要,如果有人想踩着你前行,唯有靠一双拳头去搏出一个未来。”

     秦良很满意张凯的做法,这个学生虽然孤傲难训,但本质上还只是一个还未成年的高中生而已,如果这个时候都不能直起身版做人,那一生恐怕都无法抬起头来。

     张凯一听,面色变得很不自然,他怎么也没想到,平时最看不起的秦老师,竟然是如此的霸道强势。

     “那个,秦……秦老师,李天是天龙哥手下的得力干将,你今天得罪他,以后恐怕会遭到天龙会的报复。”

     “天龙会?”

     秦良很诧异,第一次听说这个组织。

     “对,天龙会虽然算不上龙源市的一流帮会,但却是龙源高中这一块的地头蛇,掌管着好几家赌场和夜总会,实力很强。天龙哥是帮会老大,好像黑白两道通吃,具体的我也不太清楚。”

     因为父亲的关系,张凯和这帮人没少打交道,对他们的底细也清楚一二。

     “流氓团伙吗?”

     秦良呵呵一笑:“地痞而已,你要是有事的话尽管来找我。哦对了,以后尽量别旷课了,不然我的工资就要被王海扣光了。”

     他现在是真担心钱。

     张凯不好意思地搔搔后脑勺,停顿片刻,咬着嘴唇低声说道:“秦老师,谢谢你。”

     “小事。”

     一大清早,天刚蒙蒙亮,空旷的校园操场上陡然出现一个身影,以一种奇异的姿势盘坐在操场中央,胸膛随着呼吸微微起伏。

     秦良现在全身酸痛,昨天贸然调动本命元气,让没有任何根基的肉体承受了相当大的负荷,即便经过一整夜的调息也没有缓解半分。

     那些通天大教的修炼典籍,果然不是随便能驾驭的。

     作为末法时代的地球,不知因为什么原因,灵气太过稀薄,只有在太阳初升的清晨,天地间的灵气才微微凝聚一些,而秦良只能趁这个时候抓紧修炼,争取早日重铸根基,踏上修仙途。

     炼气、先天、金丹、元婴、化神……

     上一世他突破合道,成就至尊位,几至永生。但因为修炼初期太过冒进,导致根基不稳,才在至尊位遇到瓶颈,再难寸进。

     现在重活一世,正好能过弥补缺憾,修成完美根基。

     经过整整一清早的静修,秦良虽然没有感觉到体内元气有微微凝聚的迹象,但一身酸疼倒是缓解了大半,呼吸也变得健壮有力,四肢间的力量貌似也强大了几分。

     还是有些效果的。

     上午没课,秦良早早到了办公室,其他几位同事随后也到了,看到秦良连声招呼都没打,坐在座位上捧着茶杯开始聊天。

     一个穿着不知真假的普拉达连衣裙的女老师,手里有意无意地亮出那颗大钻戒,咯咯笑着说:“你们不知道吧,昨天我男朋友向我求婚了,这钻戒是他专程从美国弗罗里达专营店买来的。”

     “哇塞,董老师,你男朋友对你真好,哪像我家那个,平时死扣死扣的,我想买一双路易威登的高跟鞋都不让买。”

     旁边一个身体娇小的女老师说。

     “呵呵,你老公对你也很好啊,上回不是还给你买了个银钻项链吗?”

     董茹嘴上虽然这样说,但语气里充满了不屑和鄙夷。

     一条破项链而已,最多两千多块,怎么能比得上我十几万的钻戒呢?

     秦良看了看董茹,在前世的记忆里,这个女老师是从一个很偏僻的小山区出来的,学历还不错,正经本科师范毕业,人长得也漂亮,很多男老师都在暗中追求她。不过貌似作风不太好,把一同从穷山沟里出来打拼的初恋男友踢了以后,便傍上了市里的一个富二代,从此草鸡变凤凰,性格也变了许多。

     而且他和董茹之间,好像还有不小的矛盾。

     上次那个优秀教师的评选资格,好像就是给她了。

     察觉到秦良的目光,董茹斜斜看了眼,接着说:“秦老师,你好像今年25了吧,还没打算结婚吗?要不让我男朋友帮你搜罗几个,不过以你的工资来看,好像很难哎,毕竟他那个圈子里,大多是一些模特和女明星呢。”

     秦良当然听出了她言语里的奚落之意,耸了耸肩说道:“无所谓,我哪有那个命啊,找不到极品富二代。不过你还是担心担心自己吧,我好像听说前段时间你那个男朋友和好几个外围在酒店里厮混了一夜。”

     “你,你胡说!”

     董茹气的脸色发白。

     哐当一声,办公室的门被推开了,一身正牌杜嘉班纳纯白西装的陈俊明,手里拎着好几个豪华礼盒,笑吟吟地走了进来,大声说道:

     “来来来,几位同事,这是我老爸从西班牙带回来的特产。小风老师,你不是爱吃海鲜吗,这是真空包装的鱼子酱,给你的;那个董老师,这是送给你的罗意威包包,西班牙顶级工匠手工手工裁制的。”

     几乎所有老师都收到了礼物,唯独秦良两手空空,看起来相当尴尬。

     “哦,我给忘了,秦老师真不好意思啊,我没把你算进去。”

     陈俊明一脸抱歉的笑容,但怎么看都不怀好意。

     “呵呵,没事。”

     秦良没放在心上,这些所谓的奢侈品,在昆仑剑尊眼中,和那些垃圾没有什么两样。陈俊明这点小伎俩,委实上不了台面。

     他现在真没心情去计较这些,光靠早晨的修炼还是远远不够。

     看来,必须寻到一处灵气浓郁的洞天福地才行。

     或者,能找到那些逆天丹药,仅仅一颗便能让他突破炼气期。

     这太过痴人说梦了些,在地球上别说丹药了,即便是一颗补充元气的药丸都能炒出天价,总不能让堂堂昆仑剑尊去吃所谓的牛黄解毒丸或肾宝片吧。

     “秦老师,这是昨天的数学作业。”

     周慕青把一沓薄薄的作业本放在桌子上,她是班里的数学课代表,收发作业这些事一向都是她来完成的。

     看着薄的可怜的作业,秦良想都不用想,肯定大部分人都没写,只有像余家俊和周慕青这样的好学生才会按质按量地完成他所布置的作业。

     “说说吧,都有谁没交?”

     他一边翻看作业一边说到。

     “黎漠,陈子峰,莫肯……”

     周慕青一连说出二十多个人名,都是班里面恶贯满盈的刺头儿。

     这些人的家境普遍不错,来龙源高中读书也只是家里要求而已,能不能考上大学根本不在他们的考虑范围之内,反正高中毕业以后花点钱去国外买个镀金文凭,再到家族企业里谋个职位,一生无忧。

     秦良脸上渐渐蒙上了一层黑雾。

     他最讨厌有人不完成作业了。

     要是按照上一世的脾气,修仙学院里胆敢有学生无视他,肯定会被丢到极北禁地被凶兽狠狠蹂躏几天几夜。

     “慕青同学,你先回去吧,这件事我来解决。”

     秦良心里已经有了主意。

     周慕青咬了咬薄如蝉翼的红唇,有些犹豫地说:“秦老师,有些话,不知当讲不当讲?”

     “没事,说吧。”

     “黎漠的背景很厉害,从来没有老师敢得罪他。你上次在课堂上让他下不来台,我怕他会动用一些资源来报复。”

     “哦,没事。”

     秦良一脸轻松。

     “秦老师你恐怕还没清楚我的意思,黎漠真的不是心慈之人,如果你不提高警惕的话,绝对不是丢掉工作那么简单。”

     对于这些世家公子能够动用的手段,周慕青实在清楚不过。

     “呵呵,那你希望我怎么办?”

     “你最好和黎漠道歉。”

     “道歉?!”

     秦良笑了,他本来无错,怎么可能向一个依仗家境的无能二代低头。再说昆仑剑尊杀伐果决,道歉二字从来不会出现在他的字典里。

     “行了,慕青同学你先回班吧,这件事我自有打算。”

     看到秦良很无所谓的表情,周慕青也失去了继续谈下去的耐心,该说的也说了,如果到时候出现某些后果,便不是她力所能及的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