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二章 两种视角
    上海,繁华而虚伪的城市。

     你现在的外号是“鸩”不过这对于你而言,已经不重要了,周旋于不同的场合,换过无数的身份,常年的隐姓埋名已经让你对“姓名”这个概念渐渐模糊,上一秒还情意绵绵的爱人,下一秒便会死于你的枪下,你的心变的麻木,有人说人死的时候脑中会闪过走马灯,回忆生前的快乐事,可你相反,你只在杀人时才会这样。

     你睁开了双眼,又是陌生的天花板,望了望枕边人,他早已没了气息,昨夜下的药,分量刚刚好。

     强压住宿醉后的头晕,支撑着身体从床上起来,被单滑落露出了你大部分的肌肤,可你并不在乎,是啊,谁会在意一个死人呢?

     来到洗手间,用清水拍打这自己的脸庞,你抬起头,镜子上用口红写了两个大字,这肯定是组织交代的最新任务,可你选择了忽视,只是透过字迹的缝隙看着自己的嘴唇,有些苍白……

     你拿起丢在一旁的口红仔细的涂抹了起来,这是多年以来,你为数不多的习惯。

     因为作为一个女人,即便是死,你也想让自己死的精致一些。

     待收拾完毕,你退了两步,完整地看清了镜子上写的字,那是一个名字,一个你早有耳闻的名字。

     《进步日报》的记者,日本特务机关小田切公馆主人的亲信——陆离,上海滩著名的汉奸,日本人的走狗。

     ……

     ……

     夜笙歌夜总会,你在远处眺望着坐在吧台旁的陆离,此时他的身边还坐了另一个人,那是他的老师,宋仁清。

     根据组织传来的线报,宋仁清是地下党员的身份已经不是什么秘密,如今你见他俩走到一起,一个地下党,一个汉奸,这种微妙的师徒关系让你有些好奇,你开始怀疑他们彼此的关联,在打发掉几个邀你共舞的男人后,你朝他们走了过去。

     就在此时,异变突生,你看见那宋仁清开始对陆离大喊大叫,汉奸走狗之语不绝于耳,整个夜总会的人群被他们的吵闹吸引去了目光,陆离不疾不徐,喝干酒杯中的酒,从怀里掏出一把手枪……

     “砰!”

     一声枪响,宋仁清应声而倒,飞溅的鲜血滴滴点点的撒到了你的衣裙与脸上。

     纵使见证过无数死亡场面的你,也不由得乱了一下自己的心神。

     你知道,一个连自己恩师都能不眨眼睛杀害的人,他的心肠要比自己恨太多。

     宋仁清的死亡导致了一阵女人的尖叫,之前邀你男人都开始瑟瑟发抖,乐队停了下来,人群如蚂蚁,乱成一团,场面眼看就快要控制不住……

     “啪啪啪……”

     你的耳边响起了突兀的掌声,你循声望去,那是小田切公馆的主人,小田切雄三。

     他走到陆离的身边,亲切的拍了拍陆离的肩膀,而那人的脸上挂着谄媚的笑容,令人作呕。

     在小田切雄三的命令下,许多日本士兵进入夜总会,抬走了宋仁清的尸体,只是人们还处于刚才的恐惧之中,许多人都充满恶意地看着那个人面兽心的人物,他就好像舞会上的焦点,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

     你擦掉脸上的血渍,换上了一副妖媚的面容,走到那人跟前。

     “陆先生,我能请你跳支舞吗?”

     他上下打量了你,露出一副急色的目光,日本人用日语大笑了一句,即便你听不懂,但也知道不是什么好话。

     “当然可以。”

     你俩走到舞池的中央,没有人愿意跟你们一起共舞,乐队迟迟不肯响起伴奏,但随即几个日本兵跑了过去,用枪抵着他们的脑袋,音乐这才想起。

     这是一阵妖异而美妙的音乐,你从没听过,只是觉得很符合眼下的心境,你俩踩着鼓点,动作配合的天衣无缝,仿佛多年的搭档。

     这样的感觉让你觉得可耻,或许是心中的反感,让你装作害羞,没去看他一眼。

     一曲终了,人群里仅有小田切雄三及他的日本兵鼓起了掌,吹起了口哨。

     “你叫什么名字?”

     “……”

     “嗯?”

     “你可以叫我阿楚……”

     不知为何,你说出了自己旧时的小名。

     突然,他抬起了你的下巴,向你吻了下来,你看着他,好像他的眼眶中,有莹光闪动。

     ……

     ……

     你知道,像夜笙歌这样的吵闹的地方并不适合宋老师的休养,而且现在,夜笙歌是小田切交给你打理的场所,所以身边满是日本人的眼线,但没办法,这是对方的要求。

     “我的身份暴露了。”

     宋老师双眼看着你,古井无波,似乎只说了一件无关紧要的事。

     “怎么会这样?!”

     你心中的震惊无以复加,为了放松自己的情绪,你佯装镇定地点了一杯鸡尾酒。

     “接下来就要靠你了。”

     宋老师语气里还是那样慈祥,就像你遇到一道难题,他帮你理清了大部分思绪,而到了最后的结果,才说出如此一句。

     “老师,我不懂你的意思……”

     “这几年辛苦你了,为了跟你保持距离,我刻意的疏远你,同学们也对你白眼相向,世人误你,谤你,而你却不管不顾,将交代给你的任务做的很好,只是我看在眼中,疼在心里,希望……你不要记恨我才好……”

     “当然不会,老师,你到底在说什么?”

     你心中升起一丝不祥的预感。

     “小田切雄三已经怀疑到我,而你是我的学生,自然也会引起他的疑心,现在,我想给你下达我最后一项任务。”

     “什……么?”

     什么叫最后一项任务?

     “杀,了,我。”

     突然,你耳中响起一阵耳鸣,周围的莺歌燕舞,纷纷扰扰似乎都停止了,时间好似放慢了它的流转……

     “小田切过来了,快,陆离,不要在这个时刻妇人之仁!”

     在你的印象中,宋老师还是第一次露出这样急切的表情,小田切?小田切为什么会这个时候过来?即便是他的耳目得到线报,也不可能来的如此快速,难道……

     “老师,你为了保全我……”

     你很快的得出了一条恐怖地结论,这一切好似一条闪电,撕裂了你整个身体,为什么小田切最近对自己的态度越来越反常,青帮的许先生总是投来异样的目光,所有的思绪都明了了,就好似曾经那样。

     原来,他一直都关注着你。

     生而为师,不外如是。

     “快!在迟就来不及了。”

     你听出了宋老师的刻意压低却愈渐急迫的嘶吼。

     “你这个汉奸,走狗,我宋仁清不屑与你为伍!!”

     他突然站了起来,对你破口大骂,这一举动吸引了整个夜总会的目光。

     你颤抖着身子,转了过去,拿起了那杯鸡尾酒,通过余光,你看见了身在暗处,默默观察你们的小田切雄三,此时你的选择是……

     1,……(沉默)

     2,带着老师杀出重围

     3,遵从老师的意志

     ……

     你没办法向老师开枪,小田切雄三身边开始聚集了不少日本士兵,虽然你一直开解自己一定有别的方法,但你也清楚,这是一个死局,无论如何也插翅难飞,身边宋老师的叫骂络绎不绝,酒杯的酒也已经被你喝干了,面对开始向你走来的小田切,你不得不面对现实……

     1,……(沉默)

     2,饮弹自尽

     3,遵从老师的意志

     遵从老师的意志。

     你从怀里掏出手枪,手上的汗水让你差点将它滑落,你对准了宋老师的额头,但还是下不去这个手,他是你的恩师,更是你的亲人,你看见那双眼睛,里面没有愤恨,没有不甘,有的只是释然与解脱。

     宋老师的表情变的柔和,脸上的皱纹似乎都舒展开了,他还是像看自己的孩子一样看着你,再让他这样多看你一秒,你的泪水马上就要溢出,但是不行,你能感觉到小田切就在不远处,必须马上做出决断,你……

     1,开枪

     2,开枪

     3,开枪

     ……

     “砰。”

     一切都结束了……

     小田切来到你的身边,亲密地拍了拍你的肩膀。

     “陆君,我今早收到了你的消息,说晚上你要给我一份惊喜,没想到是这样,哈哈哈哈哈,我果然没有看错你。”

     你扭过头,不敢去看宋老师的尸体,对着小田切强颜欢笑,你没有发出什么消息,这一切都是老师的安排,你现在只想逃离,逃离这个日本人,逃离上海,但你的内心,你的悲伤,你的命运,又该何去何从呢?

     小田切命人将宋老师的遗体抬走,并想邀你喝上两杯,这时身边传来一个女人的声音。

     “陆先生,我能邀你跳支舞吗?”

     你看着这个女人,你看她的眼神就好像看见了一根救命的稻草,是她在你快要自我毁灭的时刻将你拉了回来。

     “我说什么来着,陆君,像你这样大日本帝国的功臣,就应该配上一个美女,哈哈,去吧,去吧。”一边的小田切愉悦地笑道。

     “当然可以。”

     你接受了她的邀请。

     你跟她来到舞池,乐队凑响了一阵悲伤而凄美的音乐,你跟随着自己的心境而舞蹈,对方似乎同样如此,你在她的身上感受到了与自己相同的气息。

     “怎么可能有人会与我一样呢?”

     你自嘲地想着。

     一曲终了,你突然很想知道她的名字。

     “你叫什么名字?”

     “……”

     她的沉默让你有些愤怒。

     “嗯?”

     “你可以叫我阿楚。”

     阿楚吗?这个莫名出现的女人让你内心开始莫名躁动,你抬起了她的下巴,她淡淡的口红就好像红色的毒药,充满了吸引力。

     “如果是毒药,那……自然再好不过了。”

     不知是为了宣泄还是情不自禁,你深深地吻了下去。

     (舞池音乐:July——Cut.in.lov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