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三章 嘘!她来了(2)
    那对奸夫**还在嘀咕些什么,可是我已经恶心到实在听不下去了。我怕待在外面的时间有些长了,周彻再心急,便向礼堂内走去。

     然而我前脚刚刚踏入礼堂正厅,我身后的大门便嘭得一声关上了,我吓了一跳,猛地回头,只看一个模糊的人影一闪而过,还未等我看清楚,大礼堂的所有灯光瞬间熄灭,偌大的报告厅都沉入伸手不见五指的黑暗之中,一时间,人群开始骚动……

     我愣了一秒,只听耳边有一个声音轻声说道:“快跑,再不跑就来不及了!”

     然而,还没等我反应过来,便看到黑暗之中有一个巨大的火球从报告厅的顶部熊熊燃起,然后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的速度重重落下。

     “不要!”

     火球在触及地面的那一刻猛地炸开,火舌向四面八方蔓延,被火球吞没的学生发出垂死的惨叫声,不过很快,这惨叫声便淹没在人海惊恐的战栗中。

     火光生生照亮了漆黑的大礼堂,一股烧焦的味道混合着尸体刺鼻的臭气扑面而来,偌大的礼堂浓烟滚滚,呛得我不住的流泪,止不住的咳嗦。

     我拼命的砸身后那扇紧闭的大门,可是那扇门却像是被焊住了一样,怎么砸都砸不开。

     火势飞速蔓延,庄严肃穆的礼堂却如修罗场一般混乱,大波大波的人群,向我身边的出口涌来,一时间,一股无法言喻的焦虑情绪将我包裹,在一片混乱中,我贴着墙角,勉强稳住了身形。

     一双双绝望的手,一个个无助的身体向这个突破口发起攻击,防盗门光泽的漆皮上都被抓出了一道道血痕。

     我回眸望去,我的身后已是一片火海,浓烟伴随着热浪来势汹汹的侵蚀着这片仅有的净土。

     呼吸越来越困难,一些胆子小的女生已经放弃了自救,蹲在地上放声大哭。

     但还有一些不死心的人,仍在尝试着那扇通往外界的门,可是望着门上斑驳的漆皮和手上淋漓的血迹,每个人的承受能力都渐渐达到了上限。

     “我不想死呀,救救我们,快来救救我们呀!”

     “消防队呢?消防队为什么还不来救救我们?这扇门为什么打不开呀?”

     拖着长腔的哭诉和抱怨简直要将我淹没,烟尘吸入口中,我的肺隔得生疼,我脱下外套捂住口鼻,然而被烧得炙热的空气却排山倒海而来,好似硫酸泼到皮肤上般疼得揪心。

     阴间地狱里下油锅的酷刑也莫过于此了吧。

     难道我们就真的要在这火海里活活被烧死或者是被熏死吗?不行,我可不能就这么死掉,我的小说还没有出版,如果我死了,这些惊世的好文章就再无人可赏识了,我的父母日渐老去,如果我死了,谁给他们养老送终?还有我的老板宋灵,我的脑海里浮现出灵那张英俊而又骄傲的脸,苦笑了一下,如果我死了……大概对他也不会有什么影响,他早就嫌弃死我了,我走之后,他还可以招到更好的助理。

     况且,他本就是灵媒,游走于阴阳两界,对生死之事,大概也看得比一般人要淡一些。

     或许,我变成了灵魂,我们还可以以另一种形式相见。

     四周的挣扎声和抱怨声渐渐弱了下来,大礼堂的火势越来越凶,噼里啪啦的爆破声不绝于耳,我的四周簌簌落下从顶部掉落下来的烧毁的建材。

     我觉得我就像一片夹在火堆上的肉,又呛又烫的烟灰掠夺了我的视力,刺得我根本无法睁开眼睛。

     火焰夺走了人类赖以生存的氧气,长久的窒息感,使我的脑海中出现了一幕幕诡异的幻觉……

     “喂,齐同学,齐同学,你不能死!振作一点!”

     一片混沌中,我似乎听见一个温柔的女生在努力呼唤着我,我四周的温度似乎也没有这么高了。

     我努力扯出一个苦笑,安慰那个声音的主人。

     我这一辈子,又无数次无限接近于死亡,但是却又能绝处逢生,但是我知道,这一次,或许是真的没救了。

     被火烧,实在是太痛苦了,我已经不想做无谓的挣扎了……

     “齐同学,不能这样呀!不可以呀!再坚持一会儿,他马上就来了!他马上就来救你了!”

     他?他是谁?我接着毅力睁开眼睛,好奇的望向那声音的主人,只见死去的钟玲紧紧抱着着我,跪坐在火海之中,熊熊火焰炙烤着她的鬼体,她整个人的身形都显得有些虚无。

     她,她在保护我?!

     我惊愕的看着她,我想问她些什么,可是我的嗓子却被火烤坏了,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她对我友好一笑,说道:“你不要害怕呀,我不想伤害你,我只是希望你要活下去,他就快要来救你了!”

     她话音未落,只见一个黑色的人影,穿越炙热的火海,避过不断掉落的建材,像一道闪电一样向我困住的方向跑来。

     我眼睛快瞎了,怎么也看不清他的身形,但是他给我的感觉却异常令人安心。就好像是陈锐……

     黑影迅速的抱起我,一片火海中,他的怀抱是那样的冰冷好闻,我紧紧的搂住他的脖子,眼泪像断线的珠子一样留下来,我的脸贴着他的胸膛,喑哑着嗓子说道:“陈锐,陈锐,我好想你。”

     那人不语,只是飞速的奔跑。

     那短短的几十秒,对于我们二人而言,却像是过了一个世纪那般漫长。

     蓦地,一股凉爽而清新的风猛地吹到我的脸颊上,我浑身一个激灵,大口大口呼吸新鲜空气,那一瞬间,火海中炼狱般恐怖的折磨恍如隔世,来自人类世界的嘈杂声响一股脑的灌入我的脑海。

     因为过分的喜悦和放松,我的脑袋有些发晕,在即将睡去的最后一秒,我拼尽全身的力气,抬起手,扯下抱着我的那个男人的帽兜。

     一张俊美得让人窒息的脸暴露在我模糊的视线里。

     “灵……”

     我唇齿间挤出他的名字,随后,便两眼一黑,什么也不知道了。

     这一觉睡得昏昏沉沉的,梦里似乎有一个陌生的声音在不停的呼唤着我的名字,遥远而模糊。

     似乎还梦到了什么其他的东西,不过等我醒来的时候已经完全不记得了。

     此时已是深夜,我咳嗦两声,从床上挣扎着坐起。望了一眼藏帅阁熟悉的房间和床头悬挂着的点滴,我激动的眼泪都要出来了,大松一口气,双手合十,感谢上苍让我在那么危险的情况下逃出生天。

     一阵激动过后,我只觉口渴难耐,伸出手去够放在床头柜上的桌子,却不想颤抖的手臂碰到了放在我身旁的花瓶。

     嘭的一声,白瓷碎了一地。我心中暗自一惊,欲哭无泪的望了一眼天花板,心想——这下灵那个铁公鸡又得让我赔钱了。

     然而就在这时,我房间的门却突然打开,走廊的灯光如水银倾斜而来,隐隐将漆黑的房间照亮。

     一个颀长的身影倚着门,逆光而立。恍一看,那完美的轮廓让我的心跳不由得加快。

     灵啪的一声,打开了灯,掐着腰,高高在上的说道:“你谢谢上帝有什么用?你不应该谢谢我吗?”

     “啊?”

     “啊什么啊?你这个没良心的女人不会忘了吧,是神通广大的我顶着巨大的压力把你从火海里背出来的,你知不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