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六幕
    *evangel时尚杂志社,下午四点。

     上午的show结束以后,所有人返回杂志社继续工作。然而五层楼里到处弥漫着令人窒息的压抑气氛,疾风骤雨将至。

     终于,快四点的时候,oa网上弹出了总公司的紧急通知,醒目的黑字,语句简单明了。

     “即日起,任命言陌生为社长兼总编,宫玟华改任艺术顾问。”

     在《evangel》从来就没有艺术顾问这个职位,很明显这是老臣子被踢下台后的一个缓冲。意在表明董事会顾念旧情,知趣的话,就应该自行离职。

     透过格子间的玻璃窗,原籽温远远地看到谈若莉忐忑不安的表情——作为前任社长的嫡系,恐怕她此刻是最为惶恐的人。

     在《evangel》这个人际关系错综复杂的战场,往往是牵一发而动全身。如果言陌生新官上任要斩草除根,那谈若莉和那些经宫玟华一手提拔起来的高管,将会被全体扫地出门。

     莫乔经过她身边的时候,露出嘲讽的笑意,“还没到划分阵营的时候,不要先乱了自己的阵脚。”

     接到总公司下发的通知后,行政部首先行动起来。

     两名主管在行政部总监邵骆光的带领下,迅速准备好新社长的办公室,撤换门牌,并安排晚上的饭局,为言陌生接风洗尘。

     很多人借此向邵骆光打听这次改朝换代的内\幕,可她自己也是一头雾水。

     变动来得太突然,就连宫玟华事先都没有察觉到一丝风声。如果她不是过分轻敌大意,就是被人在背后捅了刀子。

     下班后,大家先后开车赶往miss西餐厅。正值高峰期,路面交通严重拥堵,原籽温站在路边等了很久也没有出租车。

     身后忽然响起鸣笛声,她看到摇下的车窗里露出林澔的脸。

     “zeoy,上车。”

     原籽温有点犹豫,可又怕迟到,只好说了声,“谢谢。”

     她刚上车,林澔就发动车子,他见原籽温忙着找手机,便侧身帮她系上安全带。他的气息近在咫尺,手掌不经意间掠过原籽温穿着丝袜的大腿。

     原籽温立刻警觉,向车门附近靠了靠。

     林澔看了她一眼,“我长得很凶吗?”

     平心而论,林澔长得一点也不凶,甚至颇为帅气。

     可原籽温没办法对他产生任何好感。

     车子开上高速公路的时候前面排起长长的车龙,林澔一只手搭在方向盘上,一只手支着车窗。

     他叹口气,“我看今天这场饭局八成是鸿门宴。”

     一朝天子一朝臣,任何上位者首先都要建立自己的心腹和亲信。高层权力斗争,往往牺牲的都是底层员工,原籽温担心沙尘滚滚,自己又会沦为炮灰。

     林澔似是看出她的忧虑,语气温和地说:“我知道助理的工作很辛苦,我也是从那时候过来的。你有什么困难就和我说,我一定尽力帮忙。虽然我不是编辑部最大的,但至少能够保得住自己人。”

     林澔在《evangel》多年,一向吃得很开,为人灵活,与每个高层的关系都是可近可远。

     在职场,想要往上走,就要跟对一个好的上司。好上司不仅能让你快速成长,更能在关键时刻护你周全。

     “谢谢,我自己应付得来。”原籽温勉强笑笑。

     “你进《evangel》就快一年了,jessica比你晚来两个月,早就是我那组的编辑了。”这句话很明显是在暗示,跟着我有肉吃。

     正巧这时前面的车开动了,话题戛然而止。

     原籽温坐在车里感到胃液开始翻滚,不知为什么有点晕车。她把头转向车窗,想让外面的风景分散自己的注意力,可脑海里却浮现出两个月前的一件事。

     那天她在编辑部加班到九点,到换衣间换完衣服后,关灯正准备离开,大衣上的一枚圆形扣子掉了下来。扣子沿着地面快速滚向墙角,原籽温顾不上开灯,追着扣子跑到换衣箱后面。

     没等她拾起那枚扣子,换衣间的大门忽然被打开,原籽温听到一对男女沉重的喘息声毫无预兆地闯进来。

     《evangel》的夜生活版面上一向倡导读者大胆享受性|爱,比如打打野战,在蓝天清风里呼吸彼此的气息,或者趁着下班公司无人,摸黑来一场。

     这不,真的有人这么做了。

     两人显然是情到浓时,双方急不可耐地相互拉扯衣服。很快便传来女子像是哭诉又像是求饶的嘤咛声,男子极为满意这种侵略的感觉,他的笑声配合着地板的颤抖,肆无忌惮地回响着。

     女人的叫声越来越大,地板的震动也愈发剧烈,当它们同时到达一个顶点后,所有声音猝然消失。

     半分钟后,女子娇媚地说:“你今天不是要陪你太太吗?”

     “她和朋友出去打牌了,不到凌晨是不会回家的。”

     女子咯咯笑起来,“我说,你答应我的事情什么时候才办妥啊?”

     “明天我就和洛蔷提议升你做我们组的编辑,那个唐娅婷以后就欺负不到你头上了。”男子长长吐出一口气,笑着说:“再来一次如何?”

     原籽温坐在换衣箱后面,只觉心跳如鼓,脸颊燥热,恨不能从地板缝里钻出去。

     第二天开会,洛蔷宣布完麦静琦转正的消息后,她兴高采烈地对原籽温说:“辛苦工作这么久,总算有回报了,籽温姐姐也要加油哦。”

     麦静琦在编辑部年龄最小,嘴甜机灵,对着谁都是哥哥姐姐地叫。原籽温之前还把她当小孩子,想来还真是讽刺。

     林澔看到原籽温一脸难受的样子,翻开副驾驶的抽屉拿出一包糖给她,“晕车的话吃点这个,你是不是昨晚没睡好?”

     原籽温没有接也没有回应,她很少吃甜食。

     好不容易开到miss西餐厅门前,林澔刚停好车原籽温就打开车门。

     林澔在后面叫住她,原籽温回头,看到他将一个小小的信封递给自己,“zoey,这个是你的吧?”

     原籽温接过来,隔着薄薄的信纸,摸到一个圆形的木质物体。

     她的脑袋瞬间“嗡”地一声,全身汗毛倒竖。

     林澔贴近她的耳朵,低声说:“我在换衣室捡到的,你穿的每件衣服上的细节,我都记得一清二楚。”

     *miss西餐厅vip包间,晚上七点。

     原籽温推门而入的时候,包间内谈笑风生,宾主尽欢。

     广告部和市场部个个八面玲珑,一杯接一杯地给言陌生敬酒。言陌生来者不拒,喝了几轮丝毫不见醉意。洛蔷和邵骆光坐在他左右,也没有出场挡酒的机会。

     言陌生看见原籽温进来,忽然挑眉问:“这是哪个部门的,怎么迟到了?”

     邵骆光立刻给原籽温一个眼色,让她道歉。

     身边的林澔抢先解释,“不好意思言社长,刚才路上塞车。”

     洛蔷为言陌生介绍林澔和原籽温,林澔顺势拿起酒杯,说迟到了要自罚三杯,倒是帮原籽温解了围。

     原籽温坐在包间角落里,百无聊赖地喝着果汁,渐渐地就看出这张酒桌上的门道来。

     编辑部里属谈若莉敬酒最为频繁,其他部门完全是在她的带动下才发起进攻,他们像是要试探新社长的酒量和脾气。但依照谈若莉的水平,恐怕醉得比谁都快,所以她不留痕迹地收回酒杯,换唐娅婷接棒。

     莫乔一直不喜欢喝酒,只是冷眼旁观,时不时也会讲出几句调动气氛的话来。

     而林澔,已经在三杯之内与言陌生打成一片,俨然相见恨晚。

     童艾歆没有来,洛蔷一人撑场,周旋在几个部门之间,暗中推波助澜,又让言陌生喝了不少酒,自己却几乎滴酒未沾。

     酒酣正浓,有人开始喝高了,话也就多了起来。

     广告部主管沈良说:“我太太是babel的粉丝,每季的uture都会找来看。她最喜欢那场,如果她知道babel的首席设计师成为我们《evangel》的社长,肯定高兴死了。”

     言陌生轻轻勾起嘴角,“不是我筹办的,是前任设计师ry的作品。”

     “哈,是吗……”沈良顿觉尴尬。

     言陌生不紧不慢地为自己倒上一杯,手指上的戒指接触玻璃杯,发出清脆的响声。

     他说:“我的风格和babel的前几任设计师有所不同,他们主张华丽繁琐,多彩大胆,我则注重minimalism(极简主义)。

     “一个服装品牌不仅要顾及老客户,更要挖掘新客源。现在的年轻消费者要求uture不再是偶尔在宴会上穿一次,而是能够搭配日装走到街上去穿,所以在保留经典元素的同时,轻便简洁才是重点。

     “成功的服装设计师要保证自己设计出来的作品可以为品牌带来更广泛的利润,时尚杂志亦是如此,销量优先。”

     等了一晚上,终于还是谈到公事上来了。

     包间内安静下来,所有人都目不转睛地望着他。

     言陌生端起酒杯,他口中的每一个字仿佛都带上金属质感。

     “下午我和单总在总公司参加董事局会议,已经拟定了初步的方案。我决定从下一期杂志开始,将销售量逐月提高百分之十。”

     他说出一个数字,室内鸦雀无声,连洛蔷也变了脸色。

     谈若莉忍不住出声,“社长,以《evangel》现在的情况,我担心很难达到您说的数字。”

     简直就是天方夜谭。

     言陌生不以为然,似乎早料到会有质疑的声音,他平静地环视室内每个人。

     “我知道在座的各位都是《evangel》骨干,资历深厚,经验丰富。说到码字编文,排版修片,我不如你们专业。但说到对潮流的眼光和触觉,我相信没人敢和我相提并论——即便是在整个时尚圈。”

     他说这句话的时候,神色沉静如水,一双墨色的眼眸却格外清澈明亮。仿佛和芸芸众生有种从天而降的距离感,与生俱来。

     “无论bable还是其他服装品牌,与我合作的团队都是最优秀的。如果《evangel》里面有人觉得没办法达到我的要求,或是难以胜任现在的职位,完全可以自行退出,我会按照合同的三倍工资进行赔偿。

     “时尚是个很残酷的行业,只能前进不能后退。我希望大家明白,在今后的《evangel》不允许有任何一次失败。”

     果然是场鸿门宴,此刻军令状已出,要么接招,要么离场。

     刚刚吃进去的山珍海味如骨在喉,每个人神情各异,良久不敢出声。

     洛蔷最先换上笑脸,语气和缓地说:“言社长,我想《evangel》所有员工都会积极迎接这场挑战,只不过现在有一个当务之急需要解决,就是本期杂志的封面人物和专访。”

     由于时间急迫,编辑部没能找到更适合的人选代替cc,而明天中午前就要确定蓝纸。在场所有人都看得出来,洛蔷是有意在这个时候把难题抛出来。

     言陌生摇晃着杯中的红酒,馥郁幽香,映得指间的戒指仿佛都染了血。

     “洛总编放心,这期杂志的封面人物和专访我已经做好了。”

     “是谁?”洛蔷细眉微蹙。

     “《evangel》前任社长,宫玟华。”

     明亮的光晕里,他清俊的面孔隐隐起着变化,眉宇间仿佛流动着寒光。

     “宫社长曾是《evangel》的灵魂人物,年近五十却一直单身,读者和媒体都对这位时尚掌门人的私生活非常感兴趣。这期杂志的销量一定会很不错,也算是她作为社长为《evangel》做出的最后贡献。”

     言陌生说完,仰头将杯中酒一饮而尽。薄薄的嘴唇染上一抹红色,仿佛藏着刀锋,杀人不见血。

     他先是高调地将宫玟华取而代之,而后将她推到镜头前示众,给她难堪。言陌生不仅要告诉所有人,《evangel》的江山已经易主,更要向整个时尚圈宣布,他将成为新的主宰者。

     言陌生放下酒杯的时候,正巧与原籽温四目相对。

     他眸子里的光芒,几乎让她睁不开眼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