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三幕
    *公寓,晚上九点。

     当原籽温拖着疲惫的身体返回家时,旧楼小区里已经是万家灯火。她习惯性地抬头寻找,发现自己家的窗户正透出温暖的橘黄色灯光。

     她便知道柏晨来了。

     憔悴的脸上露出欣慰的笑容,这种有人等着自己回家的感觉真好。

     没等她掏出钥匙,柏晨就主动开门迎接,“你终于回来了。”

     几天没见,他剪短了头发,看上去干净清爽不少。

     “你今天过来,怎么不提前给我打个电话?”

     原籽温还在换拖鞋,柏晨就从身后轻轻环住她的腰,将下巴贴上她的肩膀,“我想你了。”

     原籽温顿时脸一红,他温热的气息轻抚着她的脖颈,让冰冷的身体逐渐回暖。

     她转过身,望着柏晨眉清目秀的脸庞,想起苏黎裳曾说长着桃花眼的男人都不可靠。可原籽温却喜欢他这双眼睛,笑起来相当孩子气。

     今晚的柏晨格外温柔,他伸手将一缕凌乱的长发捋到原籽温的耳朵后面,怜惜地问,“累不累,昨晚又画了通宵吧?”

     原籽温点点头,脸色不由自主地黯淡下来,“连载被腰斩了,连续三个星期排名倒数,杂志社说暂时不需要我的画稿了。”

     “那是读者们有眼无珠,你画的这么漂亮居然不懂得欣赏。”

     “柏晨,你觉得我是不是很失败?”原籽温努力放松表情,声音却带着一丝颤抖。

     柏晨顿了顿,随即露出安抚的笑容,“别想这么多了,先洗个澡再吃饭。”

     原籽温洗完澡后来到客厅吃饭,几个家常菜看起来色香味俱全,她有点诧异这是出自柏晨之手。

     “你做的?”

     “学了很久,也不知道好不好吃。”柏晨有点不好意思地说。

     原籽温刚认识他的时候,他还是咖啡店的小老板,自小娇生惯养,名副其实的十指不沾阳春水。

     原籽温夹起一块排骨尝了尝,“味道还不错。”

     柏晨颇为得意,“那我以后每天都做给你吃怎么样?”

     原籽温心里一颤,警觉地抬起头。

     柏晨正襟危坐,他一整晚都在找机会酝酿这句话,他说:“籽温,我们结婚吧。”

     平心而论,原籽温非常感动,不是每个女人都能像她这样等到心爱男人的求婚告白。可她没有回答,只是安静地放下筷子。

     柏晨立刻补充,“我已经和朋友借钱,明天就给你买戒指,你还想要什么我都可以买给你。”

     “不是戒指的问题。”原籽温望着他,表情变得很复杂。

     “我现在是一无所有,不能像以前那样为你遮风挡雨,但我还年轻有的是机会……”

     “柏晨,我们先别说这个好吗?”原籽温打断他。

     “为什么每次提到结婚你都是这个样子?我知道你绝对不是嫌贫爱富的人。可是我们在一起四年了,迟早都要走到结婚这一步。”柏晨不依不饶。

     “我不懂。”

     “不懂什么?”

     “我不明白两个人的感情为什么要被一纸婚书左右,还要莫名其妙地掺和进两家人。这些不过都是做给旁人看的把戏,结婚并不一定是因为爱情。”

     原籽温的口气不知不觉间焦躁起来,“而且我说过,在没有被认可之前不想被任何事打乱脚步,给自己增加压力。”

     “和我结婚是打乱你的脚步?”柏晨干笑一声,眼神变冷。

     原籽温意识到自己失言,便放软了态度,“你也知道画漫画是我长久的梦想,无论付出多少我都不会放弃,我还需要时间。柏晨,我们现在这样不是很好吗?为什么一定要急着结婚呢?”

     “本来我不想说,”柏晨一动不动地盯着她的脸,“籽温,你到底什么时候才能面对现实?你年纪不小了,不要再把时间和精力花在白日梦上好不好?”

     倦怠感再度袭来,原籽温勉强说:“先吃饭好吗?”

     柏晨有点气急败坏,“说到底你还是嫌我养不起你吧?什么梦想,什么恐惧婚姻,都只是借口!”

     原籽温感到对话已然无力继续下去,她站起身下达逐客令,“我明天还要早起上班,你先走吧。”

     柏晨一把抓住她的胳膊,力气大得惊人,“你到底在害怕什么?”

     “我没有。”

     “你们画画的是不是个个都会这么神经质,有时候我真觉得你好像活在另一个世界!”

     原籽温的身体蓦然变得僵硬,脑海里回响着似曾相识的话,钻心入骨地侵蚀着她的理智。

     她一把甩开他的手,话里不留丝毫余地,“柏晨,你再这样逼我,以后就不要来找我了。”

     说完大步走进卧室,重重关上房门。

     柏晨灰心丧气地坐在餐桌前良久,今晚的求婚着实仓促,但也是逼不得已。

     最近他一直都在筹备新店开张的事,拆了西墙补东墙,旧日花天酒地的狐朋狗友知道他如今的状况,纷纷婉言避走。柏晨是个吃不了苦的人,他太想摆脱这种落魄的窘境,偏偏这时,他遇到了薇薇姐。

     薇薇姐是以前咖啡店的熟客,比柏晨大五岁。成年人间的交往不需要把话挑明,几杯酒的来回已将意思暗示得滴水不露。薇薇姐可以为柏晨提供资金和人脉,只是她容不下另一个女人的存在。

     她给柏晨一个星期的考虑时间,而今天是最后的期限。

     柏晨知道原籽温表面温和顺从,骨子里却异乎寻常的倔强执着,她自有一方天地,而他始终止步于此,不得进入。她让他患得患失,也让他忐忑不安。所以他急于求婚,希望原籽温可以给自己一粒定心丸。

     四年里他们因为结婚的问题冷战过数次,每次和好后都装作若无其事,闭口不谈。可柏晨知道,他们的问题从来没有解决过。

     他真的累了,或许,他只是不想再过穷日子。

     柏晨走到卧室门前,看到门没有锁便走进去。他凝视着她的睡颜,像个孩子一样,嘴巴微微张开,天真无邪的神情。

     心里一阵柔软的疼痛,他情不自禁地伸手摸了摸她的头发。这大概是最后一次了吧?柏晨知道自己很自私,但现实也很残酷。

     “籽温,你迟早会明白,梦想就只是梦想而已。”

     原籽温半夜忽然醒来,只觉一身冷汗。她坐直身体环顾四周,房间里寂静如死寂,可枕边分明还残留着柏晨熟悉的气息。

     她找遍了家里各处,都没有看到柏晨的身影。回到卧室,发现桌上放着一封信和一把车钥匙。刚看了开头几行,胸口就好像扎进一把钢刀,疼得喘不过气来。

     原籽温扔下信,披上衣服就冲出家门。小区里果然停着柏晨的那辆捷达——留给原籽温的他唯一的财产。

     原籽温开车直奔柏晨的公寓,一路上不停打电话都是关机。敲门也没人回应,还被怒气冲天的邻居们赶走了。

     她神情呆滞地坐回车里,喉咙似乎被棉絮堵塞,想哭也哭不出来。她反复回想信上的话,无论如何都不敢相信柏晨就此从她的世界中消失了。

     从她还没走出大学校园起,就和这个男人相濡以沫。闭上眼睛,无数关于柏晨的点点滴滴铺天盖地落下来,险些将原籽温压垮。

     心里的懊悔如刀割,不就是结婚吗,有什么大不了的?自己何必把话说得那般绝决?

     恍惚中,原籽温将车漫无目的地开上马路,眼前一片青蝇乱飞,全然没有注意到周围风景的变化。

     等她察觉的时候,脚下已是没铺过沥青的土路,四周杂草丛生,一片漆黑。

     她刚想掉转车头,后面忽然传来一声巨响,强大的冲击让原籽温的背部狠狠砸在座椅靠背上。意识空白一片,她惊魂未定地将头探出车窗,看见一辆奥迪r8和自己的车追了尾。几个年轻男子哄笑一片,口哨飞天。

     她不禁怒火中烧,跳下车想和他们理论。谁知刚下车,就被这群人围了起来,个个面颊绯红,酒气浓重。

     “美女,你倒车也不看着点?撞坏我的车可是要赔钱的。”开车的男子边笑边用手戳着原籽温的肩膀。

     原籽温用力拂开他的手,冷冷地说:“明明是你们自己撞过来的,别以为这里没有摄像头就可以胡说八道。我现在就报警,让交警来处理。”

     她刚拿出手机,另一个男人猛然抢过去扔在地上。

     “你干什么?”原籽温意识到情况不妙。

     “不用那么麻烦,今晚叫的姑娘放我们鸽子,你陪我们就不用赔钱了。”

     原籽温顿时血气上涌,今天一天的不顺心已经将她折磨得身心俱疲,此刻更是产生了想要毁灭一切的暴力冲动。

     她说:“你们是不是想女人想疯了?有几个钱了不起啊?他妈的也不照镜子看看自己什么德行?”

     话音刚落,一个耳光就落在脸上,半张脸瞬间火辣辣地作痛。

     原籽温咬牙切齿,情绪完全失控。她坐回车里,掉转车头,一脚油门,冲着打她的男子就开了过去。

     众人连忙惊呼躲闪,原籽温把车开成洪水猛兽,直到将那辆奥迪r8的引擎盖撞得不成形状才停下。

     “我擦!”叫骂声愤然响起,几个男人相继冲过来,打开车门将原籽温拖了出来。

     原籽温二话不说,抓起其中一人的手腕用尽全力咬下去。男子疼得大叫一声,用胳膊肘狠狠锤在原籽温背上,力气非同小可。眼泪顷刻间夺眶而出,可她的牙齿好像嵌入对方的血肉里,依旧不肯松口。

     耳边忽然响起引擎声,原籽温只觉眼前一片亮白,刀一样掠向她的脸。

     那辆黑色宾利一个急刹车,停在距离众人不足一米的地方。只听车门“哐当”一声,从车里走出一个男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