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九章 启程
    几人分开之后,安图恩又独自在大厅停留了一段时间,顺便支使宅邸中的女仆帮他找来了合适的衣服换上。然后,估摸着对方应该已经空闲下来,他便朝着目的地的卧室走去。

     先前偷偷用魔力探查过整个别墅结构的他,轻而易举的通过最短路径来到某扇虚掩的门扉前。作为一名正直的绅士,他当然不会直接闯入以图看到什么福利性质的场景,而是用手背轻轻叩在木制房门上。

     “阿尔缇娜小姐,请问你现在有空吗?”

     “安图恩先生?请进。”

     得到对方允许过后,安图恩将手放在门把上向前一推,踏入了少女魔术师生活的领域。

     虽然的确没目睹到福利场景,但取而代之的是他见到了阿尔缇娜收拾衣物的情形。一般来说这是能让陌生男性进入的时机吗,还是说她内心已经把他划成了能够完全信赖的同伴?脑海中不断思考着好像并没有什么意义的命题,安图恩还是下意识地多看了几眼。

     在印着月与星还有各种莫名其妙符号的床单上,首先映入视界中的是和少女的年龄相比显得过于成熟的内衣裤组合。因为以前作为魔神将肉体锻炼到极致的关系,结合现在的场景,安图恩一眼就能看出作为女性,阿尔缇娜这名人类身上必定会有的三个参数。

     紧接着他又回忆了一下之后即将共同旅行的另两位伙伴的参数,三者相互进行比较后,安图恩得出了某个完全没意义的结论——

     阿尔缇娜的身材在三人之中也是最为纤细的,米斯特最能体现女性的曲线美,而自己的御主则介乎两者之间。

     倘若将查看这些参数的功能加入“系统”之中,或许会别有一番风味,但那样实在有些恶趣味且真的毫无意义,因此只让这个念头在脑海中维持了半秒之后安图恩就立即将其打消。

     随后他将视线从少女的内衣裤上挪开,看向一旁整齐摆放的指环和项链等首饰。

     “这些是——”

     “魔术礼装。”

     阿尔缇娜简单地回答了他的疑问。想来也是,再怎么说这里都不可能出现对接下来的旅行没有帮助的东西。也没有必要一一去了解这些魔术礼装的效果,安图恩最后观察起少女正往旅行箱中逐件放置的外装。

     出乎他的预料,这些衣服虽然都是偏黑色系,可没有哪件会被划入哥特风的范畴。大概是注意到他的目光以及心中所想,阿尔缇娜像是为他专门作出解释似的说道。

     “接下来要去的是吉蒂和我长期求学的地方,为了不被人察觉到真实身份,我们有必要进行一定程度的变装。以前一直穿着那些衣服并不是因为我喜欢那种风格,而是我选择了一种能给人留下强烈印象的装束。在像现在这种情况的时候,只要稍作变化,就能轻松做到掩人耳目。”

     “呃,要做到掩人耳目真是那么简单的事吗?”

     “怎么,安图恩先生不信?那请您先出去一下,我现在换身衣服。”

     “不,不用那么麻烦。等要出发的时候我再自行判断吧。”

     “是吗……”

     总觉得阿尔缇娜的话语里透露出些许遗憾的意味,不过安图恩认为更有可能的是自己产生了错觉。之后两人又有一搭没一搭的随便闲聊了几句,终于,几分钟后所有的物品都被阿尔缇娜完美地放入了旅行箱中。

     接着,阿尔缇娜又戴上先前一直摆放在床头柜表面的暗红色边框眼镜,才重新面对安图恩。

     “那么安图恩先生,您来找我有什么事吗?难不成本来是想要来偷窥的?”

     “不对,从我敲门的那一刻起这种事就不可能了吧。”

     “或许您是大饱眼福之后,心中有愧才敲响了少女的门扉呢。”

     “难道你刚才有在换衣服吗。”

     “虽然很遗憾,但是并没有。”

     总觉得这孩子先前给人的冰冷印象完全崩坏了。安图恩暗自吐槽着,最终还是直接把自己的目的说了出来。

     “即使是要前往战场,我自己也并没有什么要准备的,所以就想说在出发前去‘虚伪庭院’的图书馆看一看关于这个世界魔术的资料。记得大小姐说你有打开图书馆的权限对吧,能不能麻烦你帮个忙呢。”

     当然,这是实话,可并不完全。安图恩固然很需要关于这个世界的资料,可更让他在意的是阿尔缇娜在仅有的几次接触中对他展现的怪异态度。既似想要亲近,又似故意疏远。就像过去不能将部下完全掌控会让他辗转难眠般,不能完全看透阿尔缇娜也让他心痒难耐,所以他想通过两人独处获得更多了解她的机会。

     “是吗,不过既然约拿先生也在别墅里的话,您应该优先去征求作为领导者的他的同意才是。”

     “那不行,那个大叔自己都说了以后可能要和我们为敌。既然存在这种可能性,就不能把我们的行动暴露给他知道。”

     “……您还真谨慎,不过图书馆在城里的据点中,现在大半夜的过去似乎不太合适。”

     “阿尔缇娜小姐,我们都要作为同伴并肩而战了,你何必有所保留。‘虚伪庭院’的图书馆其实就在这幢别墅的地下层对吧?”

     安图恩此话一出,阿尔缇娜不得不选择沉默。不过随即她也明白自己的这种挣扎并不能改变什么,于是放弃似的改口道。

     “好吧,您跟我来。”

     得到了想要的结果,安图恩跟在阿尔缇娜身后,穿过洒满月光的走廊,向着地下层门口所在的位置走去。

     -

     通往地下的大门隐藏在别墅的杂物间中,在阿尔缇娜的指示下搬开挡住暗门的木箱,再操作机关启动暗门,以及通过暗门中斜向下方的狭长通道后,一扇巨大的铁门就伫立在安图恩面前。

     阿尔缇娜先行走到门边,然后把手放在设置在那里的电子触摸板上,几秒过后机械的合成音就响了起来。

     “认证通过,访问者阿尔缇娜·麦道威尔。确认管理员权限,是否需要进行额外操作。”

     “删除访问记录。”

     “访问记录已删除,感谢您的使用。”

     “安图恩先生,可以进来了。”

     流畅地做完所有操作的阿尔缇娜率先走入大门内侧,安图恩得到指示后也立即跟了过去。而在他正式迈入“虚伪庭院”图书馆区域时,背后的铁门就随着“咔嗒”一声自动关闭。

     “没想到你们魔术师也会使用这么高科技的机关。”

     “方便又能节省魔力的东西没理由不用吧。”

     两人对答完,安图恩就把注意力转向被冠以图书馆之名的房间中。这是个占地面积大约两千平米,高约十五米的空间,数十个巨大的书架错落有致地摆放在内,按照安图恩所不知道的顺序摆满了各式各样的书籍。

     “这些都是魔术书吗?”

     要是阿尔缇娜给出肯定的回答,安图恩估计会震惊莫名,不过事情的发展并非那样。

     “魔术相关的书籍只占了不到十个书架,其它都是和人类历史以及其它科学相关的书。”

     “你们还会收集除了魔术书之外的东西?”

     “不知道安图恩先生你是不是有些误解,在身为魔术师之前,我们也是人类。对自身的充分了解也是魔术师课题的一部分,而这些东西是魔术书无法直接教给我们的。”

     “……意外的挺有道理。算了,怎样都好,魔术史相关的东西在哪边的书架上?”

     “请走这边。”

     在阿尔缇娜的引导下,安图恩很快就找到了想要的东西。时间紧迫,也顾不上分析和理解,他一股脑地将诸多知识尽数塞入脑海中。

     保持着这种状态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回过神来的时候安图恩发现自己已经读完的十数本典籍都被人妥当地放回了原位。而在这个密闭的地下空间里,能做到这一点的只有依然陪着他的银发少女。

     “十分抱歉,阿尔缇娜小姐,麻烦你在这里等我。”

     “没有关系,作为图书管理员,这也是我的职责所在。”

     “谢谢。”

     边说,安图恩边将新读完的一本书合上,递向阿尔缇娜。

     “啊——”

     不知是出于什么偶然,书籍传递的过程中,两人手指相触。安图恩这才注意到,与自己的御主想比,阿尔缇娜的手更显冰凉。也许这是个好机会,这么想着,安图恩问出了先前自己一直在意的问题。

     “请问阿尔缇娜小姐是怎么看我的呢?”

     “怎么看,是指?”

     “唔,是我表达的有歧义吗?我想说的是,作为同伴,我想知道以后我们应该怎么相处。毕竟难说以后我们没有仅两人并肩作战的机会吧?”

     “……这样啊。看来是我之前的态度给安图恩先生造成困扰了。”

     阿尔缇娜连同古老的典籍一起将手收回,然后低下头。

     “我以前有位憧憬的人,他和安图恩先生很像。”

     是在说自己魔术道路上的前辈吗,亦或是有亲缘关系的家人?但总之既然知道那是和自己本身没有直接关系的事,安图恩的好奇心就已经完全消退。毕竟他也得顾虑人家的隐私。

     “我明白了。感谢你的回答,我已经读得差不多了,我们出去吧。”

     “恩。”

     -

     经历过短暂的小插曲后,安图恩回到自己的房间,以保持着解决疑问的清爽感等待启程的时刻。

     而黎明的阳光透过窗帘射入房间之际,门外也响起了某人的声音。

     “安图恩,是我,罗洁琳蒂。我们该出发了。”

     于是他站起身来,推开房门。在看到苍眸的棕发少女的那一刻,他不由得露出了微笑。

     “走吧,我的御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