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三章 森之统御者
    假如安图恩是悬疑小说中手无缚鸡之力的主角,现在正要面对的是徘徊在黑暗街道上的杀人鬼,接下来的展开想必会别有一番风味。

     可惜他是异世界的魔神,并且最终出现在他面前的也不是什么杀人鬼,而是位身形隐匿在如墨般漆黑长袍中,眼神浑浊的老者。

     安图恩自然也不会天真到将对方认为是与造成当前状况毫无关系的人物,事实上他看到那主色调眼熟的装扮,很快就将眼前的人物认定为之前遭遇过的敌对组织,即“荆棘之森”的一员。

     “败家之犬的领导人吗。”

     “嗬嗬……单就老夫养着那群狗这点,确实不能算说错呢……”

     老者边说话,边不紧不慢地靠近着。安图恩从他身上感受到了比附身在人偶身上的格斯强,但比拜恩要弱的气息,与约拿差不多。至于和约拿相较哪方要更难对付,同两者都没实际打过还不好说。

     大概是序列四或者五这样?

     内心有了初步的猜测后,安图恩也没有急于摆出对战的架势。

     “别紧张,年轻人……我只是过来办个事顺道和你打个招呼。”

     “居然说是顺道,感觉我好像被人瞧不起了呐。”

     “老夫可没这么说,年轻人活跃的身姿我可是和圣子殿下在绝佳的观景位置好好欣赏了……”

     脑海中仿佛电光闪过,安图恩瞬间想起在“荆棘之森”领域中,从坍塌的酒店出来正要决定逃亡方向时,罗洁琳缇那朝着远方某座铁塔观望的举动。

     当时那意义不明的行为如今终于得到了合理的解释。不过若是老者独自一人在那也就算了,那个所谓的圣子,听起来应该是教廷的人才是,将其行踪告诉自己是有什么意义或者目的吗?

     不住思考的同时,两人间的对话安图恩也没拉下。

     “招呼也打完了,就此别过如何?还是说‘老人家’想亲自为我指路?”

     “嗬嗬,老夫听说有句话叫做‘打狗也要看主人’……”

     呿,说了半天还不是要打一架。

     安图恩撇了撇嘴,同时略微调整身体的状态,做好了战斗准备。似乎是看出他已经猜到自己接下来的行为,老者颇为高兴地连同一口黄牙露出笑容。

     “人这一老,有时候就会对某些东西变得执着。被人落下面子就要追回来可不是年轻人才有的特权。年轻人啊,你说是也不是?”

     “该服老的时候就得服老,如此才符合自然的法则。”

     “对魔术师来说‘循规蹈矩’这种想法可不太行得通呐。”

     “我想也是。”

     对话戛然而止,两人间陷入诡异的沉默。老者还在慢慢拉近距离,眼看离身位交错已经不足十五米,安图恩将魔力汇聚在四肢准备先行出招试探,老者却在这个节点做出了一个他预想不到的动作。

     其最终在十米开外停下脚步,掀开登场以来就戴着的兜帽。那下面潜藏的是与其年龄十分相称,仿佛用刀切斧削在巨木上留下划痕,沟壑纵横、生机全无的皮肤。并且先前只能勉强看到双眼和嘴巴的时候安图恩还没什么特别的感觉,待到如今观其全貌他顿时觉得老者的五官异样的和谐——不,那真的是属于正常人的五官吗?虽然说起来十分诡异,但安图恩在五官的组合上,他感到了老者对美的执着。

     “不必惊讶,年轻人。刚才老夫确实有说过自己好面子吧——外貌上的美,不正是包括在这部分内容之中吗?”

     老者仍是保持着与掀开兜帽前别无二致的笑容,眼中绿芒一闪而逝,安图恩却感到了某种自虚空中降临的未知压迫感,让他体内的魔力流动为之一滞。

     被摆了一道。

     正可谓双方交锋首重策略,安图恩明白落入了对方针对自己还不太了解这个世界魔术师战斗方式而设下的圈套。此时他体内被阻塞的力量急需宣泄,即是箭在弦上不得不发。没有多想,他以“瞬迅”闪到对方身后,接着一拳击出。

     尽管对方多半也能猜到他的想法,不过眼下只是单纯速度的对决,就算理解了他的战斗方式,行动速度跟不上,再怎么防御也是徒劳无功。先前和格斯对决时,作为战士的格斯凭借“钢铁神兵”的身体素质跟上了他的动作,安图恩现在倒是十分好奇,魔术师面对这种情况又会采取怎样的应对措施?

     显然原地转身来不及,老者也没有闪避的意思,眼看安图恩的拳头就要触及其身躯,某种事物突然从老者的长袍下激射而出,并似要切断肌肉般紧紧地缠住他的手,还有逐渐延伸想将他整个人捆缚住的意思。

     转瞬之间安图恩就注意到了那东西的正体,那是某种树木的枝干。和生机几乎消失殆尽的老者完全相反,这正在蓬勃生长的枝干仿佛在讴歌生命的美好。

     也顾不上才买不久的昂贵衣物,安图恩用森罗万象转换体内魔力为火炎属性,然后让其在手臂表面爆发,顷刻把未成形的木制牢笼破坏。

     接着又以牢笼的残骸为借力点,猛地一蹬,飞身与老者拉开距离。与此同时他手上也没闲着,模仿上次战斗接近尾声时产生的奇谋,依靠魔力塑形在刹那间制成三柄石制匕首,附着了火炎魔力后向老者投射而去。

     挡住他钢拳一击,已经转过身来的老者并未采取特别的动作,但从地面迅速冒出的荆棘丛将他身体紧紧护住,把魔力的爆炸完全隔绝在外。

     接着只差了不到半秒的时间,安图恩就听到身体一侧传来的轰然巨响。之前他试探出作为“迷宫”这一概念的构成要素,已经变得难以直接破坏的民居墙壁上骤然生出一株看上去年逾百岁的粗壮巨木,以要横贯整个街道的气势极不自然地扭曲着向他撞来。

     本想投掷匕首后紧接着对老者进行追击的他不得不暂避锋芒,出掌在巨木上轻轻一拨,又在空中借力往后横移了一段距离。

     未曾料到这回是他的身后区域长出了另一株巨木,前后总计两株古木光秃秃的主干上新的枝条抽芽、生长,同时如巨蛇般缠绕盘旋,眨眼间把并不太宽广的街道彻底填充。要是有人能在此时从上空俯瞰整个城镇的话,就可以看到原本象征着现代文明的居住区中某个角落突兀地出现了由枝干形成的螺旋。

     说实话,这大概是老者为了“找回面子”而作的夸张表演,毕竟如此耗费魔力却不见得必定会有所成效,如同为“华而不实”一词作诠释的行为,只要还是正常人在战斗中都不会采用。但也正得益于此,身处螺旋扭曲中心点的安图恩直观地对老者的魔力有了认识。

     倘若将其以“系统”文字列展示出来的话大概就是这样的程度:

     姓名:???

     年龄:???

     等级:82(序列五)

     职阶:魔术师

     生命:???

     魔力:???/11879

     力量:???耐力:???敏捷:161(D-)

     魔力:533(B)意志:408(C+)运气:???

     光从各自职阶的主属性来看,双方可以说是不分伯仲,要是对方还藏着什么王牌,那自己这边就是压倒性的不利。

     不怎么好对付呐。

     边在心里思考对策,安图恩边作成石剑——本来直接用火炎魔力炸断也可以,但那样做之后毕竟不太好看——以“斩风”切断了巨木之蛇。掉落在地上的残骸转眼变作“蛇群”,眼看又要向他撕咬而来。

     此时他灵机一动,从地面跃向空中,看似要居高临下直接扑向老者,不过实际上是要借助空中不存在的墙壁,摆脱地面遍布着的“蛇群”直接进行移动。

     事实也确实如他所料的那样,魔术所固定的墙壁上无法再覆盖另一个魔术,老者操纵树木的魔术没有在空中释放的余地,地面上的树木要达到他所在的位置也需要短暂时间。

     在这样的空隙下,他试图复制上一场的行动,利用太阳长矛来个出其不意的攻击,力图直接结束战斗。毕竟现下他还要赶去罗洁琳缇身边,可没时间在这里纠缠。

     从他在空中踏步这一“诡异”行为中反应过来的老者显然知道地面上的树木无法及时进行攻击,立即放弃了它们的控制权。在残骸再度落下的同时新的植被聚集到他的周身,似乎要构成什么防御措施。

     安图恩见状在心底轻笑一声,估算好落脚点后从次元水晶中流畅地掏出了太阳长矛。这次他没有再用投掷的方法,而是把长矛双手握持,以“瞬迅”闪到老者正面后就刺了出去。

     本应是必胜的招式,在安图恩见证身前的老者整个人像燃烧后的朽木开始化成灰烬的时候便让他意识到了自己的大意。

     既然老者能看到自己最开始给予“荆棘之森”成员们毁灭一击的场景,又怎么会漏看之后自己和格斯的对决呢?想必老者早已对自己的这个招式有所防范。知己知彼,百战不殆,现在胜负的天平究竟会倾斜多少,就看老者对自己的能力认识到怎样的程度了。

     犹如福至心灵般,下个瞬间,安图恩回过头去,就看到仿佛电影镜头重播似的,老者从黑暗中再度现身。

     “年轻人,假如想要燃尽整片森林的话,刚才那零星的火花似乎还不够吧?”

     “不用你说我也知道。”

     面对笑容未曾改变的老者,安图恩做好了第二回合的交手准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