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五章 移星换影
    假如还在试图摆脱“荆棘之森”领导人纠缠的安图恩知道刚才罗洁琳缇的想法,肯定会暗中吐槽:这个世界上又没有“令咒”这种方便的东西,他更不会空间转移,再怎么祈祷也没有用。

     “缇娜?!你怎么在这里——”

     反射着的路灯光芒的冰之碎片从罗洁琳缇身侧旋转而过,逼退了正要攻击的金发青年。与此同时某人站到她身边。

     没错,所以此时登场的人并非罗洁琳缇在心中呼唤的英灵,而是身为她好友,也是在魔术一途上携手共进的同伴,银发紫眸的少女魔术师阿尔缇娜。

     和先前在“荆棘之森”战斗时以及脱离后相同,阿尔缇娜依旧是哥特风装扮,让人搞不清楚她穿的是普通的服饰还是特制的魔术礼装。唯二有区别的是这次她手中提了一个长方形的匣子,小巧的鼻梁上还架着副暗红色细边框的眼镜。

     【是约拿先生吩咐我来的。不过现在不是聊天的时候,吉蒂你的情况怎样?】

     【还好,就是不怎么使得上力。】

     对于好友通过心灵链接传来的解释罗洁琳缇不是很能接受,叔叔有什么必要单独避开自己和安图恩及阿尔缇娜分别接触?不过她也不得不承认阿尔缇娜说得对,现在不是该讨论那些事的节点。于是她也趁机再度吞服了缓解疼痛以及补充魔力的秘药,并迅速将情况据实以告。

     【那等下就让我来当前卫,约拿先生已经在准备术式了。只要再坚持几分钟,等到天体移动到合适的位置,就能把我们和另一边还在战斗的安图恩先生一起转移走。然后将这些人都从“虚伪庭院”排除出去。】

     果然安图恩被其它入侵者绊住了吗,这样的情况倒还算合理,而且对方多半就是眼前这三人组的雇主。至于其身份,罗洁琳缇也有了某种猜测。

     【好,我会在后面辅助你,你自己小心点。从刚才和交手的情况判断,除了那个精通兽魔术的金发以外,另外两人中巨汉应该是精通防护魔术还有操作使魔,而那个小孩精通探测魔术。】

     【明白了。】

     在两人心念交流的短暂时间里,对面的三人自然也在打量着新登场的对手。

     无论外在表现得如何张扬,大多数魔术师的思维总归来说都是偏向冷静谨慎的,只有少数的蠢货或是异类以及尚未入门的新手会跳过深思熟虑、权衡利弊的阶段,径直地冲向敌人。

     【怎样,老哥?知道新来的小姑娘身份吗?】

     【呣,虽然不敢打包票,但十有八九是先前和你交手的罗洁琳缇·冯·霍森的好友,记得是叫阿尔缇娜·麦道威尔。】

     【原来如此,单从魔力的量看好像比那个罗洁琳缇强些,不过似乎也并非什么大威胁。别的方面有什么值得注意的地方?】

     【比起历史悠久的霍森家,麦道威尔家听说只有三十几年的短暂传承,魔术手法上应该偏向现代魔术而且不会有什么特殊手段。但是从她出现在这里来看,我们必须当成“虚伪庭院”已经准备完成,要进行驱除行动。最后,注意她手上的匣子。】

     【那个匣子里面大概会有什么?】

     【从得到的消息来看,估计是“虚伪庭院”保管的某样珍贵魔术礼装来着。】

     【喔,稍微有点让人羡慕了。要不要之后也找个结社加入呢——】

     【有时间做梦还不如好好做事。】

     【哎,老哥你有时候真的很没意思欸。算了不说这个了,小鬼,等下就拜托你在后面帮我们注意她们的魔术手法啦。】

     【恩。】

     仿佛商量好似的,双方在各自的内部交谈进行完毕后,几乎同一时间动了起来。

     由于不清楚阿尔缇娜的能力,金发青年这边采取的策略是“以强击弱”。经过方才的战斗,罗洁琳缇看起来已经是强弩之末,对攻击的抵抗已经下降到比较低的层次。持续对她进行攻击必然可以有效牵制阿尔缇娜的行动,何况为了应对接下来可能发生的事情,他们觉得还是要抓至少一个人做人质比较保险。

     面对再度冲过来的金发青年,以及放出八只鸟型使魔做掩护跟在一旁的巨汉,还有后方紧密注视着两人的小孩,罗洁琳缇这边也瞬间理解了他们的意图。

     阿尔缇娜毫不犹豫地扬手将对于普通成年男性来说也很沉重的匣子向巨汉那边掷去,对方显然也对她的举动感到吃惊,连忙让使魔护在身前作为防御。

     而事实上也在那个瞬间,她把作为“凶器”原本放置在内的物品移交到双手中。

     那是有着“液体金属”、“流动的黄金”等别名,在魔术史和科学史上都留下富有传奇性记录的物质。更确切来说,是由那物质作成的魔术礼装。

     最终礼装的形态被固定成一把长柄镰刀,阿尔缇娜将其举起,奋力向前挥去,把已经冲到近前的金发青年划入收割生命的领域之中。

     与此同时,借助秘药再度恢复了部分战斗力的罗洁琳缇一边以魔弹打向巨汉,让他在破开匣子之后仍无法立刻加入战局,一边佯装要再次使用“束缚”,朝青年脚边投掷魔术媒介。

     明知道罗洁琳缇极有可能无法再使用特别有力的魔术,但金发青年仍不愿意冒这个险强行近身。谁晓得她会不会藏有别的暗招。

     他朝空中跃起借助镰刀的侧面施展跳跃躲开攻击,重新接触到地面后又立即发力冲上前,用兽魔术魔力包裹着的拳头一拳打在镰刀柄上。

     这看似普通的一拳实际上是将兽魔术带来的破坏力转换为振动直接透过镰刀柄传递到阿尔缇娜手上。尽管依靠普通的强化魔术提升了自身的力量,不过金发青年相信那样的提升绝不会到达与他使用兽魔术后获得的力量相同的高度。

     过去和持有武器的对手交战时他就用这样的奇谋多次打落了其持有的武器,相信这一次长久以来修炼的魔术也不会让自己失望。

     结果和他预料的相差不远,阿尔缇娜尽管勉强没有让武器被击落,但脸上业已露出十分苦闷的表情,显然是兽魔术的破坏奏效了。她一时间应该难以再握好镰刀,现在正是突击的好时机。

     于是青年毫不迟疑地朝着既定的目标,也就是朝罗洁琳缇发动突袭。

     此时的罗洁琳缇的确没有余力使用额外的魔术,她对巨汉的阻碍也就维持了几个呼吸。金发青年二度上前的同时,巨汉也赶到离两人较近的地方,随时可以作出掩护和攻击行为。

     就在青年已经到达阿尔缇娜身侧,并用眼角瞥到其才刚重整好态势,再怎么说攻击也不可能赶上的时候,由于兽魔术效果而获得的规避危险的直觉向他发出强烈警告。

     “唔?!”

     意料之外的情况让他身体为之一僵,虽然只是短短一瞬间的事,不过已经给足阿尔缇娜攻击触及到他的时间。

     【清醒点!】

     心灵链接不会像平常那样传递声音,但这句话的效果不亚于有人在耳边大吼。青年及时反应过来,向一旁撤去。为了辅助他的行动,传递信息的壮汉从使魔群中分出一半,朝阿尔缇娜发起进攻,迫使她不得不收回武器当成盾牌挡在胸前。

     【帮大忙了,老哥。】

     眼看在罗洁琳缇的帮助下,阿尔缇娜反手漂亮果决地将四只攻击使魔中的两只切成碎块,巨汉确认青年已经离开到镰刀的攻击范围之外后,连忙把剩下两只收了回来。制作使魔是需要时间的,现下他可没有那种余裕,要尽量省着用。而当务之急自然是搞清楚青年退却的原因。

     【没事就好。刚才怎么回事,受到了陷阱的攻击?】

     【不,并不是那样。只是我的直觉告诉我,再想往前的话就必须付出代价。】

     讨论得到结论前,两人不敢冒进,只是围着阿尔缇娜她们不断游走。

     【呣,小鬼,你能感知到刚才的魔力流向吗?】

     【后面的那个魔力按而不发,拿镰刀的那个没有动作。】

     联想到之前的战斗,青年不由自主地产生了猜测。

     【所以是先前那个小姑娘通过再次“示弱”骗了我们?】

     【有这个可能。】

     小男孩似乎想到了什么,略作思考后又补充道。

     【但可能性不大。】

     【哎,理由呢?】

     【她剩余的魔力并不多。】

     【唔唔,这就难办了啊。要不老哥你帮我看着点用镰刀的小姑娘,我再试一试?】

     【行。】

     商量完毕,这次就是青年和巨汉一起向前方冲了过去。由于决定好要靠巨汉应付阿尔缇娜,青年行进的同时只是以灵活的动作地躲开扫击,没有像之前那样耗费力气试图打落镰刀。

     遗憾的是上次专心对付巨汉的罗洁琳缇好像看穿了他们这边的策略般,把魔弹尽数朝他身上打来。鉴于巨汉已经和阿尔缇娜交上手,分不了神配合他使用防护魔术,青年只好在避开攻击的同时试着前进。可接连几次都陷入即使躲开魔弹,强行前进也会被镰刀击中的情况后他便明白自己的动作受到了对方双人配合带来的牵制,只得选择稍微拉开距离。

     拉开距离后他在变宽广的视野中确认到,不知何时二度飞舞在空中的碎冰块正被阿尔缇娜用于与巨汉剩下的六只使魔缠斗,巨汉本人则是依靠施加了防护魔术的身体彻底拖住了阿尔缇娜镰刀的动作。正如巨汉行动之余操作使魔需要额外耗费心神一样,少女操作冰块必定也并非轻易。

     于是青年简单规划好路线,看准时机再次上前。

     他径直加入阿尔缇娜和巨汉的战团中,凭借兽魔术强化后的体能和直觉,找准巨汉攻击的空隙并补上由他发起的突袭。由默契的两人游刃有余地交替着对担任前卫的少女施加压力,且平摊受到魔弹攻击的可能性。这也是他从刚才敌人的举动联想到反击策略。

     本来长柄武器就没法在过于接近的距离里有良好发挥,少女不知为何又没让其变换形态,在他们采用新策略这十几个呼吸间的交手下来,她整个动作都变得凌乱不少。

     显然这又是个适合突进的节点,青年在躲过新一轮魔弹的刹那,放开身体中魔力以加速行动,成功绕过阿尔缇娜来到罗洁琳缇面前。

     心想这回自己总不会失手的他此时忽然再度感到了产生自背部的危机感。按而照说好的那样,这回他故意无视了身体的危险直觉,将生命的安危完全交到队友手中。

     可事实证明他做了个错误的决定。

     在他即将用手捏住罗洁琳缇脖颈的时候,心脏处传来的紧缩感和剧痛瞬间夺去了他的行动力,随后在见证自己倒在地面上之前,青年就失去了意识。

     等待他再度睁开眼睛时,就发现自己已经离开“虚伪庭院”的结界,回到现实中。当然,身边还站着他的两个伙伴。

     “我刚刚是怎么了?那两个小姑娘呢?”

     因为已经不在虚界中的缘故,没有必要也不太方便使用心灵链接,他便直接开口向身旁平静地抽着烟的巨汉问道。

     巨汉看了看他,然后略作无奈地吐了个烟圈。

     “你倒下去之后,想着以后要是只靠我一个战斗人员也没法成事,所以我就立刻选择投降。然后她们问了我一点问题,再然后眼前一花头一晕,回过神后我们就出到外面来了。”

     “哈,这还真是大意了啊……老哥,都怪我,这次拿不到佣金了。”

     “也不是你一个人的错,不必在意。再说预付的定金部分不算少,我们还有得赚。”

     被巨汉拍了拍肩膀,青年郁闷的心情也稍稍缓解。这时他想到自己倒下之前的情况,便产生了十足的好奇。

     “说起来最后打中我的那一下是什么?”

     “呣,在我看来你好像是突然自己倒下的——”

     “啊?不会有这么蠢的事吧?等等,难道是因为我昨天——”

     就在青年要曝光自己的丑事时,长时间保持沉默的小男孩突然发声。

     “是魔眼。”

     “恩?小鬼,你刚才说了什么?”

     “让你倒下的有可能是魔眼的力量。”

     小男孩此次行动以来说过的最长一句话让其余两人都露出吃惊的表情。已经脱下羽冠的巨汉沉默了好一会儿后,才终于做了个和他平时形象不太相符的动作——他摩挲起自己的短卷发,稍作思考才接着道。

     “呣,我好像也有点羡慕那些年轻人了……”

     话没说完,他坚毅的脸上已经露出了笑容,连带让青年和表情不怎么丰富的小男孩都微笑起来。

     那么,额外的故事就说到这边,视角重新回到同样被转移魔术效果所影响的另一群人身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