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九章 人偶师
    于是不久后载着安图恩一行人的车子停在了某间服饰店左近的地下停车场里。

     为了谨慎起见,最后决定拜托中年司机去帮安图恩随便购置一些衣物,他们三人则是留在原地。

     至于若是问为什么只有安图恩需要,那答案非常单纯——作为支援项目的车上本来就放有两位少女魔术师的备用衣装。

     目前少女们正在放下了窗帘的狭小空间中更换衣物,安图恩为了避嫌远远地走开,但仍让车辆的行迹保持在视线范围内,以应对随时可能发生的突发状况。

     在随意倚靠着石柱稳住身形后,安图恩先是再度检视了身上衣装的状态。

     作为被召唤之前战斗中抵挡太阳神大部分攻击的最后防线,穿在类似黑色风衣装束下的内甲,也是他防具中等级最高的东西已经严重损坏,又在来到这个世界后的两场短暂拼杀内尽到剩余的责任,此时已经根本无法修复。

     损坏程度稍微轻微,但估计以这个世界的材料也不太可能修复的则包括了他的腿甲、长靴和臂甲。

     至于最内层的衬衣裤只有一些赋予使用者“魅力提升”的属性,因此即使同处破损状态,安图恩也丝毫不觉得可惜。

     这一圈看下来,反而是他穿在最外面的装束奇迹般地没有遭到致命破坏,还有再次发挥作用的可能。

     随着他脑海冒出这一想法,“系统”便再次帮他显示出了详细信息。

     幽暗王者之衣(损坏)品质:史诗类型:护甲

     说明:昔日某位魔族之王生为人身之时,由他的第一任妻子为他亲手编织的装束。在他渴求更为高层次的力量,为了化为魔族而将妻子献祭给古神的仪式上,这件一直穿在他身上的普通外衣也被赋予了强大的诅咒之力。

     此后漫长的时光中,无论更换了多少位宠姬,这位魔族之王始终忘不了妻子最后向他展露的微笑。如此强大的执念在他死前变作惊人的悔意,致使他死后以另一种形态徘徊在世界上,寻求着某人带来的“解脱”。

     目前已损坏,无法发挥力量,可修复。

     这件安图恩于异世界斩杀某位别称“幽暗之主”的另一位魔神所获得的传说级护甲在连番的战斗下居然硬生生的掉了一个品阶,实在让他想要扼腕叹息。

     而且虽然提示能够修复,安图恩也无从下手,他现在还是没有想起任何与炼金还有锻造、附魔相关的知识。

     看来又是件只能延后的事情。将相关的考虑终结,安图恩把注意力转移到别的事情上。

     方才在车上的谈话最后停留在“英灵”的“死”能导向“真理”这个令人在意的结论上。由于其他人都看起来不是很想谈论这个话题的关系,安图恩就没有继续追问下去。

     但现在闲暇之余,他略微琢磨后便感到奇怪,按理来说这种程度的事在魔术师的领域中应该不算什么禁忌的事才对,为什么大家要避而不谈?

     难道——最近一次利用这个方法的某人做了什么让众人都深恶痛绝的恐怖举动吗?

     鉴于安图恩自身对这个世界的了解实在过于匮乏,继续推论下去也没有意义,只有之后找个机会弄一些魔术史相关的东西看看了。

     而关于这个方法运作的原理,他又不是学术派,反而懒得去猜测。毕竟古往今来,无论这个世界那个世界,排在想要实现目标所需要东西首位的一定是力量,联系自己稍微有点印象的“圣杯”设定,这个世界用“侧身像”进行英灵召唤的系统多半也属于为了进行某种大型仪式而收集魔力的那种吧。

     这种类型的仪式他在异世界见过的没有上千也有几百,自己都还亲自体验过其中一些的效果,实在没什么好稀奇的。

     在内心待办事项上把刚才想到的两件事暂且记上,他便想要回头去确认自己主人的情况。

     结果刚往轿车那边走了几步,安图恩就下意识挑了挑眉。明明他已经极大程度地迈开步伐,和目标地的距离却丝毫没有缩短。他稍微感知过周身魔力的波动,又随意走了一下,立马确认了一件事。

     有人把他的存在从现实世界隔离开来了。因为先前听到过“虚界”这种莫名其妙的设定,所以他也不好肯定说对方是用了幻术之类的东西。毕竟这个世界说不定存在着更为特别的技术。

     安图恩如今不会任何破除空间禁锢相关的技能,可以说对方如果是冲着他主人来的,那他确实毫无办法。罗洁琳缇似乎没从“侧身像”那边拿到类似令咒那样便捷的东西,也就没法对他下任何命令,包括强制召唤他到身边。

     【罗洁琳缇,能听到吗?】

     心灵链接也不起作用的样子,他终于感到些许头疼。

     不管怎样,本次的袭击者倒是好好给自己上了一课啊。这么想着,安图恩也并不打算坐以待毙。

     “喂,能听到我说话的吧,我们来谈谈怎样。”

     “承蒙阁下邀约,刚好我也对所谓的异世界魔神稍微有点兴趣。”

     身后突然传来某个让人不禁联想到稳健中年绅士的声音,让他有些讶异。他回过身去,只见原本只是随处可见的停车场地面突然龟裂、崩落,露出下方庞大的机械构架,大小不一但根本上都属于巨型的青铜齿轮咬合间很快就影响到安图恩所在的位置。

     他将立足之处改为一枚齿轮的轴心,接着看到停车场包括顶上的建筑都从中裂开,以诡异的折叠方式没入齿轮构成的地面内,露出有些灰暗但明显是白昼的天空。

     再下个瞬间,机械的平原上又如同电影胶片倒放般由不知何处飞来的零件构筑出类似别墅的建筑。

     安图恩立刻就觉察到了和整栋建筑融为一体的庞大魔力,他顿时理解了眼前的造物大概和异世界的魔导工房拥有相同的功能。假如用类比来说的话,这玩意儿确实应该叫魔术工房吗?

     方才给他搭话的人,显然也是工房的主人正站在相隔他几步远的别墅正门前。

     和安图恩通过声音联想的差不多,饱经沧桑的脸加上灰白色且梳理地一丝不苟的背头,精心打理过的络腮胡再搭配着纯色领带、黑色条纹西装。要是多一件披风的话可能更有模有样,不过现代的魔术师平时应该少有穿得那么引人注目的吧。

     “失礼了。请允许我做个自我介绍,我是无所属的人偶师,拜恩·亚尔斯。”

     “估计你已经知道我名字了,所以拜恩先生我就不特别和你打招呼了,不然每一个人都这么客套来客套去也挺烦人的。”

     “没关系。”

     “那你找我有什么事呢?魔法使先生?”

     在更换对方称呼的时候,安图恩甚至有意强调了一下。被称为人偶师的家伙自他来到这个世界后只听过一个人,联系到罗洁琳缇前后教授他的诸多知识,得到这个推论并不太困难。

     更何况,此时登场的中年人并非双手空空——

     “惭愧,看来让阁下听到了一些玩笑话。不过当下我也确实有事相求。”

     既不肯定也没有明确地否定,中年人看向躺在他臂膀中的身躯。在他开口之前,安图恩就从那人身上感到了些许熟悉的气息。

     “请帮忙照顾我的女儿。”

     也不管安图恩同不同意,对方就这么把人塞了过来,安图恩也下意识地一接,然后便看到了那个在和格斯开战前他的威压对之不起作用的少女的脸庞。当时他还在想是谁突然不见了,熟料如今还有这种展开。

     尽管内心好奇不已,安图恩面上还是不动声色。

     “这是什么意思?”

     “当然我也不是要求阁下无偿付出,请接着这个。”

     无视安图恩的提问,中年人偶师便抛来一枚硬币大小的东西,维持着体势,安图恩骤然出手。结果在触碰到那件物品的瞬间,脑海里突然像是有电光闪过,待他收回手的时候,掌心里什么都没有。

     “你向我丢了什么东西?”

     安图恩皱了皱眉,径直发问道,如果不是因为身体上没有感到任何不适,他可能就要直接攻击对方了。

     “很久以前从某人那里得来的东西,我把它称作‘灵魂碎片’。”

     刚要追问何谓“灵魂碎片”,周遭就传来类似通信噪音的声波。安图恩眼前的世界,除了人偶师拜恩之外,都开始出现波纹状扭曲。

     “唔,追得还真是紧啊……”

     拜恩脸上露出有些遗憾的神色,但没有半点惊慌。

     “看来和阁下的对话只能下次再继续了,我还有点别的事要处理。另外,之前沿途有问题的摄像头我已经帮阁下都处理过了,应该没有把你们拍进去吧。”

     摄像头?意识一开始还没有正确处理这个词的意思,又过了半秒安图恩才想起那是什么东西。

     “……意思是没有大叔你的话我们早就被‘教廷’他们发现了?”

     “差不多吧。总之再提醒阁下一句,螳螂捕蝉——”

     声音戛然而止,头晕目眩间安图恩发现自己又突兀地回到了一行人暂时待机的停车场。

     “搞什么……突然出现又突然消失,莫名其妙的。”

     嘴里嘟囔着,同时眼角的余光捕捉到感觉已经出去很久的中年司机的身影出现在停车场入口。安图恩望了望自己接收过来,证明刚才并不只是梦的又一位少女,开始为接下来要如何向众人解释感到头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