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六章 结果
    这回先出手的是安图恩。

     在对方实力判明的现在,他已经不需要再做任何保留了。本来他就不是那种等着别人来攻击然后再给予反击的战斗风格,更何况事到如今也确实已经浪费了比较多的时间,再磨蹭下去只怕会出现什么别的变数。

     保持着“森罗万象——地脉”的状态,他先是以“瞬迅”闪到格斯背后,接着一记“斩风”,单手持剑就这么砍了过去。

     无法用眼睛直接捕捉到的剑锋在虚空中抛下一阵尖啸,甚至在观战的罗洁琳缇眼里,连安图恩身体周围的空间都产生了轻微的错位感。显然,能被魔神所记住的剑技不再只是普通的挥砍。

     其实真要说起来,这招还是安图恩早年在与南部兽人区域接壤、充满纷争和混乱的被遗弃之地——现今被称为凯普勒斯联盟的地方游历时,从一位年迈的兽人剑圣那里学来的。

     当时那位生命之火随时都可能熄灭的老兽人,将由其毕生所学化作的三式剑技都教给了他,希望由他来为其寻得一名传人。事到如今,由于受记忆缺失的影响,安图恩也记不太清自己究竟有没有完成老兽人的委托,而且他也只会使其中最为玄奥也是最具威力的第三式了。

     好像另外两式分别是“崩山”和“断流”来着?大致上是讲究由斩断有形之物到斩断无形之物的一个变化,不仅考验武者的技巧,更考验心境。

     反正自己暂时也回不去,想那么多干嘛。

     自嘲的同时,安图恩嘴角自然地翘起一个弧度。比起追忆遥远彼端的冒险,还不如尽全力享受当下的战斗。他可是很想知道格斯要如何挡下这威力上有所衰弱,但招式本身仍属于剑圣级别的一击。

     这种级别的战斗要仅依靠视觉来进行是不可能的,故格斯也没有回头确认安图恩的招式,仅是将身体重心变换,以一般人类不可能完成的动作,将大剑瞬间抡起,以背负的架势让其成为防护攻击的盾牌。

     双方武器再次碰撞的时候,安图恩就感受到了石剑发出的悲鸣声。看来武器上的差距比想象中的还要大,皱了皱眉,安图恩不得不将放出去的力量收回一些,然后让魔力凝聚在空着的左手。

     握住与之前别无二致的崭新石剑后,安图恩用左手也发动了一次“斩风”。

     面对当下的状况,他临时能想出来的计划也只有两个。其一,就像是一般的剑士在面对力量与耐力均比自身强的对手时所会选用的策略那样,靠爆发出来的速度在短时间内以多段攻击弥补差距——虽然他现在并不是力量比对方差,但在双方的碰撞中全力而为的话,石剑可能连一击都撑不住,于是他只能控制一下自己这边的力道,同时避免直面对方的攻击以尽量延长武器的使用寿命了。

     当然,不出意外第二击也并未建功,安图恩开始重复先前的过程:利用“瞬迅”切到格斯身侧或身后,同时双手交替着使用“斩风”,在石剑即将损坏时加大力量输出,让破碎的剑刃飞向格斯形成干扰,另一只手补上攻击的同时形成新的石剑。

     这么做无非是想迫使格斯露出破绽,然而人偶的躯体仿佛赋予了他无穷的体力和惊人的身体控制力,在十几回合的交锋中,格斯挥舞的大剑每次都能准确地挡住安图恩的攻击,仿佛在身边筑起一堵坚固且密不透风的城墙。

     安图恩在感觉到自己魔力的消耗与造成的伤害严重的不对等后,立刻暂停了攻势,将双手的武器都投掷出去,趁格斯将其击飞的时间用“瞬迅”闪到一旁。

     如果能用魔法的话就没那么多事了,他可以直接用魔力塑形造出一把纯粹且杀伤力更强的能量武器,或者干脆直接上攻击性的魔法解决问题。奈何现在自身作为召唤物受限于世界法则的约束,包含魔力塑形的技巧在这个世界似乎并不是“魔剑士”职阶所能掌握的东西,于是其早在先前就和众多魔法一起,直接被划分到不可使用技能列表中。

     多想无益。为了打破局面,安图恩决定尝试计划二,他再次使用了森罗万象,将自身的魔力由代表厚重与守护的“地脉”切成代表侵略与破坏的“火炎”。虽然这么做会使得接下来生成的武器耐久度进一步降低,但作为替代,武器在杀伤力上会得到飞跃性的提升——既然手中的武器最多只能撑一击,那就在这一击中灌注最大程度的力量好了。

     与此同时,面对格斯用巨剑掀起并砸向他的巨大石块,就算明知那是佯攻,安图恩也没有丝毫闪躲的意思,因为那样说不定就会陷入对方规划好的圈套中。

     想起先前与圣迪克拉姆战斗的过程,他脑海中灵光一闪,没有在手中再度形成长剑,而是削出一把投掷用短枪,将其附着了火炎魔力后向前用力掷出。

     尽管没有技能方面的加成,短枪还是以能留下残影的速度向着巨石飞去。

     在两者即将相撞之前,附着于枪身上狂躁而不稳定的火炎魔力被完全解放开来,随着一声轰响,巨石被炸得四分五裂。随后,冲破高温和碎石的封锁线,钢铁的身躯出现在安图恩面前。

     “哈啊!”

     带着某种力量的咆哮让安图恩一瞬间有些恍惚,同时被踏碎的地面导致他身体短暂悬空、无力可借,也就是说他无法使用还未甄至极境的“瞬迅”之法。

     回过神来的时候格斯挥出的横砍即将触碰到他的腰部。没时间给他反思自己的轻敌大意和对方为什么能看穿他技能缺陷,他反射性的从次元水晶中取出一件物品,双手持握挡在身侧同时稍微侧移了一下自己的身体。

     随着令人牙酸的摩擦声,和视线中“系统”上连续跳出的-3000以及+1679两项数值,他猛然想到自己到底从次元水晶中拿出了什么——那是圣迪克拉姆用于放逐他的太阳长矛,那个被他顺手保管起来的能量聚合体。

     心念一转,他尝试着对手中的长矛注入自己的意志。虽然刚开始的刹那还有些生涩之感,但在这个平行世界的地球上,受世界法则的约束,长矛已经无法直接沟通到其原本的主人,也就是异世界太阳神的意志,所以安图恩很快便取得了它的临时控制权。

     虽然还无法消去太阳神赋予它的性质,即“放逐敌人”这个概念所带来的3000点伤害,但安图恩总算入手了只能使用十来秒的武器。

     借由这次格挡的拖延,重新接触到地面的安图恩立刻用“瞬迅”闪开十几米,接着将手中的长矛向着被他气机锁定的格斯扔出。

     格斯大概也没想到安图恩突然会掏出这样的武器,在面对投掷过来的长矛时,他下意识的要举剑格挡。然而太阳长矛以安图恩都感到惊讶的速度轻易越过还未形成的防护,将钢铁铸造的身躯整个击飞,然后定钉在远处的地面上。

     “呃啊啊啊啊啊啊——”

     从长矛上突然冒出的火焰灼烧着格斯的身体,他立刻就发出了痛苦的叫声,然而这声音只持续了不到三秒就戛然而止。考虑到这并不是他本来身体的情况,安图恩大概猜到了这场战斗的结果:格斯的意识因人偶之躯被严重伤害而强制从中脱离,回到他本人的身体里去了。

     意料之外的终局让安图恩也不由得耸了耸肩,他还没能彻底享受战斗呢。不过反正危机已经解除,他自然地将视线转向在一旁观战的罗洁琳缇。

     “来,主人,这就是……”

     这就是我为你呈上的胜利。

     “安图恩!小心!”

     还没等他装腔作势完,苍眸少女脸上急切的神色和脱口而出的警示就让他暗叫不好。是的,他忘记了一件事,在两人开打前他就猜测人偶的身体中沉睡着另一个意识,而格斯似乎也并不想那个意识苏醒。然而,在格斯战败脱离的情况下,掌控这具身体的究竟是谁呢?

     再度看向前方,面无表情的人偶就站在他面前,摆出一副出拳的架势。顺着视线往下,他就确认到钢铁的手臂贯穿了他的腹部。

     “这样一来,我们就扯平了。”

     与格斯操纵时同样呈中性的嗓音似乎显得很高兴的样子。待到其将手从安图恩的身体中收回,甩掉上面的鲜血和肉沫的时候,原本光滑而充满金属质感的身躯已经在好像融化重铸的过程中具备了女性的轮廓,不过变化也就到此为止。安图恩只能确认到它的真身是名女性,长相什么的一概不知。

     “你是谁?”

     确认女性的攻击造成了瞬间-5000和持续-500的伤害后,安图恩从震惊中回过神,不紧不慢地边擦掉在遭受攻击时嘴部喷出的鲜血边问道。

     “与其问这个问题……不如先关心关心你的主人吧?”

     安图恩再度看向罗洁琳缇,才发现她已经将阿尔缇娜放在地上,原本苍色的双眸不知为何带上了些许不自然的红色,从她手臂不知何时用小刀造成的伤口中正不断流出鲜血,而这些鲜血并没有直接坠落到地面,而是在虚空中逐渐勾勒出一个法阵的图案。

     如此危险的举动只能让安图恩暗叹一声笨蛋,同时也感到心中一暖。

     【笨蛋主人,我没事,你就不能再相信我一点吗?】

     随着他的一句心灵传讯,罗洁琳缇才如同大梦初醒般停下手中的动作。空中的鲜血失去了神秘力量的加持,纷纷洒落地面,她眼中的红色也尽数退去。

     安图恩连忙赶到她身边扶住她因失血而变得虚弱的身体。在这期间,他遭受人偶主意识攻击而产生的伤害也已经恢复得七七八八。

     “我无意与你们争斗。”

     还站在原地的人偶这么说着,她将此前被她拔下来的长矛又抛回给安图恩。安图恩伸出空闲的手将其接住,同时惊讶的发现长矛的能量居然没怎么流失,证据就是其给自身造成的伤害仍是3000点。

     该感叹不愧是神发出的攻击吗,他顺手将其丢回次元水晶内,等待着人偶未说完的话。

     “这也是那位的意思。”

     “那位?是指将你制作出来的那位‘英灵’,还是‘教廷’?况且你明明有自由行动的力量,为什么会听由‘教廷’的摆布?这应该和你被造出来的初衷不符吧?”

     敏锐地捕捉到话语中的信息,罗洁琳缇抢在安图恩之前发问道。

     “好奇心真重呢,不过这些问题,恕我都不能回答。不过我倒是想夸奖你一句,不愧是‘尤古特拉希尔’的大小姐,连刚才那样的禁术都能掌握。如果我没看错的话,你应该才是序列九吧?真可谓前途无量呢,超过你们‘盟主’大概也只是转瞬之间的事吧。”

     “……我离师傅还有很大的差距。倒是你,在‘斩龙剑’战败的现在和我们闲聊有什么企图吗?”

     “警戒心太强可不是好事哦,大小姐。”

     虽然脸上没有表情,但人偶的语气让人不由得认为它笑得很开心。

     “我只是在进行工作前的放松而已。当然,因为工作的内容也不想让你们看到,所以能不能请你们按照计划‘成功逃离’封锁区呢。”

     罗洁琳缇和安图恩相视一眼,都有些不解,然而从刚才它能轻松对安图恩造成巨额伤害的角度来考虑,现在顺势离开确实是最好的选择。

     【怎么办,罗洁琳缇?即使要和它再战斗也不是不行哦?】

     【就算你这么问我……答案也只有一个不是吗?我们也没道理进行无谓的战斗,虽然我确实很想知道它要做什么,“教廷”又想做什么。】

     【唔,那就没办法了。】

     安图恩站起身,罗洁琳缇的伤口刚才已经简单处理过了,他又将她与阿尔缇娜以之前移动时所用的姿态抱起来。

     “我们接受你的提案。”

     “明智的选择哦。顺便说一下,突围的话那个方向比较方便。”

     摒弃多余的好奇,安图恩看了一眼人偶,还是无法捕捉到任何表情,便顺着它所指的方向开始了移动。

     而被独自留在战斗形成的废墟中的人偶,像伸了伸懒腰,然后对着某个瓦砾堆说道。

     “那么,也不用特地用‘隐匿的圣所’藏身了吧,小姐。”

     随着它的一番话,瓦砾的小山崩散开来,露出了两位身着“教廷”灰烬骑士团制式装备的女性,其中一位已经失去意识,而剩下的那位,身体正不住地在颤抖。

     “能告诉我你的名字吗,可爱的小姐?”

     “特……特蕾莎·达尔克。”

     “冒用别人名字可是不好的哦。”

     “我……我才没有……”

     “难道我说的不对吗?特蕾莎·达尔克其实是躺在你怀里的那位‘灰烬骑士团’小队长的名字吧,而你只是个假货。”

     “不,不是的……我,我就是特蕾莎·达尔克!”

     “不对,你只是窃取了特蕾莎·达尔克这个人某段时期记忆的拟似体而已。”

     如果安图恩他们仍在原地的话,一定会感到讶异,因为这次在进行表述的时候,人偶脸上露出了确切的笑容。

     “我应该不会搞错这一点吧,亲爱的妹妹?”

     它一字一顿,清晰地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