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一章 魔神之力
    “哈?你在说什么,这不是理所当然的吗。你难道没有感应到我俩之间存在的联系?”

     看着理直气壮地说出这句话的少女,安图恩就忍不住想要掩面叹息——导演,剧本和说好的不对啊,这大小姐属性一点都不萌嘛。

     不过经她这么一提点,安图恩倒是确实发觉似乎有某种法则正将两人联系在一起,就算不刻意用魔力去探查,他也能清楚的意识到少女的存在。

     看来方才的猜测并没有错,自己确实是因为召唤魔法——此时安图恩还没知道关于这个世界魔术的理论,所以才会以为罗洁琳缇实施的召唤和异界的魔法属于同一系统——才回归到此地。

     不过这也就意味着他弄错了一点,这里虽然是地球,但绝对不是他曾经生活了二十多年的地方。因为在他所处的年代,所谓的魔法就是只存在于幻想世界的产物了。

     平行世界。

     于是曾经出现在过往生活中,被无数作品所使用的词汇瞬间在脑海里浮现。想起去挑战圣迪克拉姆前某人对他说过的话,他因发觉自己没有真正回到过去生活过的地方的失落又稍稍得到缓解。

     再次打量着眼前留着榛色短发,拥有苍色双瞳的少女,安图恩不由得喃喃自语道:

     “‘邂逅’吗,好像也不错。”

     随后,看到少女有再度发作的迹象,他才终于想起自己正事还没做。

     “啊,抱歉,都忘了要作自我介绍了。初次见面,我是来自异世界的魔神,安图恩·萨亚度。主人,请指示。”

     尽管安图恩觉得自己已经说得足够清楚了,不过少女还是不太能接受的样子。

     “异界的魔神?那是什么……我所知道的魔神应该是……而且这家伙怎么看都是普通人的样子嘛……不,不对,那种能从高处坠落却毫发无伤的蠢样,确实不同寻常……”

     “小姐,我都听到了哟。”

     “有,有什么关系嘛!我可是你的召唤者诶!”

     “是是是。不过小姐你召唤我出来不只是为了找个聊天的同伴吧?虽然性格有点恶劣,但看你也不像缺少朋友到这种地步的家伙……”

     “我看上去有那么像没有朋友的人吗!”

     当然没有,只不过我在和你开玩笑而已。还没等安图恩将这句话说出,他就觉察到少女身后传来隐秘的魔力波动。在思考那是什么之前,身体就已经动了起来,对于拥有魔神之躯的他来说,跨越这么短的距离根本连眨一次眼的时间都不需要。

     由于完全失去痛感的关系,他只是感觉到有某种东西刺在挡住少女背后的他的胸口,接着他就将手以模仿长鞭的攻击方式向前一甩。击中某物的感觉和巨大的声响几乎同时传来,接着安图恩就看到一个身着墨色武者装束的家伙被他打飞到远处,直接嵌入酒店的墙面之中,引发巨大的龟裂,眼看是活不成了。

     将刺入身体的短刀随意拔下然后扔在地上,暗自诽谤了一下自己怎么连续两次被武器插在胸口的事实,安图恩偏过头向还没怎么反应过来的罗洁琳缇发问道。

     “喂,少女,这个家伙是怎么回事?弱得不像话嘛,难道这就是迫使你将我召唤过来的威胁?”

     转过身的罗洁琳缇脸上一副难以置信的表情。

     “这家伙我记得是‘荆棘之森’的成员,虽然不是称号持有者……不过也就是说,果然埋伏在附近吗。”

     “当然,毕竟这里是整个街区为数不多的魔力汇聚之所嘛,这是只要身为合格的魔术师就能知道的事实。考虑到罗洁琳缇小姐你们现在的处境,为了破局就必须用‘侧身像’将英灵召唤出来,而在缺少魔力媒介的情况下,就只能凭借地利了。鄙人说得没错吧?”

     似乎为了特地做出回应,某人的声音突兀地响起。

     在安图恩与罗洁琳缇前方,堂而皇之地从酒店大门处缓步现身的墨色着装者集团中,被簇拥在中心,原本应是左眼处却镶嵌了枚深绿色宝石,有着显眼鹰钩鼻的中年男人用仅余的右眼望向两人。

     特别是安图恩,他能明确地感觉到对方的打量时间大部分用在他身上。果不其然,鹰钩鼻男人在他有这种判断后不久就开口道。

     “刚才两位的对话鄙人也听到了,想必阁下就是罗洁琳缇小姐召唤出来的英灵吧?虽然看上去阁下像是来自东方国度的英灵,但不管怎么说,自称魔神是不是过于自大了一些。而且阁下为什么会报上假名呢,是感应到了我等的存在吗?”

     要不要演得这么敬业,像你这种人,只能活一章。

     忍不住在内心这么吐槽过后,安图恩决定顺从对方显而易见的挑衅,将自身收敛的气势释放出去,惹得“荆棘之森”的众人皆身体剧震,比较不堪的几个,甚至直接跌坐在地上。看到他们大部分人脸上露出有些愕然的神色,他才故作威严地回答道。

     “你们觉得呢?只不过当时拿不准你们的身份,总不好滥杀无辜吧——”

     “哈哈哈——”

     中年人没品的笑声打断了安图恩的话,他也是少数感受到安图恩的气势后不仅没有惊讶,反而显得很兴奋的人。正如安图恩的预计。

     “这可真是抽到上上签了。原本那个老头做出让罗洁琳缇小姐将英灵召唤出来后再对控制权进行夺取的指示时鄙人还有些不服气,不过现在可以说是输得心服口服。

     不愧是著名魔术结社‘尤古特拉希尔’的第一顺位继承人,即使是完全没有准备的最恶劣条件下,也能召唤出如此强大的英灵。刚才那股气势,至少达到了序列三吧?就算再进一步,达到序列二,甚至最强的一也不是没可能的事。

     以及,鄙人为刚才的无礼向您致歉,阁下确实是自称魔神也没问题的存在。”

     言语间,鹰钩鼻眼中投射出的炽热视线让安图恩一时间都有些招架不住。

     “哼……就算是序列三乃至更高位,那也是属于我的从者,你们哪来的信心站在这里。”

     沉默许久的罗洁琳缇突然这么说道。安图恩则理智地选择闭上嘴巴,原因无它,少女在开口前已经通过类似“心灵链接”的魔法向他发出了命令。

     “当然,若是在平时的话,我等决计不会如此莽撞,可如今,我等可是准备了完全之策的。”

     “所谓的万全之策就是投靠教廷得到的东西吗?”

     罗洁琳缇简单的一句就把刚刚还得意满满的鹰钩鼻给呛声。不过好歹也是一个魔术结社中身居高位者,男人迅速转变为原先的表情,只是再度发出的声音中已经带上了些许愤恨。

     “罗洁琳缇小姐,你能够得意的时间也只有现在了。带着不到二十人,只有两名称号持有者就敢远征到我等的领域进行遗迹挖掘,真不知道你是自信还是愚蠢。最让人气愤的是,你那种目中无人,高高在上的态度——”

     “你这家伙在说什么蠢话,投靠教廷之后思维也变得愚钝了吗。强者就应当拥有更大的权力,因为他们也肩负着沉重的责任。虽然估计这么说你们也不懂吧,因为你们实在是太弱小了。”

     就连只是在旁听的安图恩都感觉到罗洁琳缇话中的尖锐,更别说身为这番话直接攻击对象的鹰钩鼻与“荆棘之森”一伙人了。看着他们义愤填膺,好像随时可能攻击过来的样子,安图恩感觉自己这方倒是更像反派。

     事情的发展当然没有那么直接了当,只见鹰钩鼻伸出双手轻轻一拍掌,除了平息己方内部的骚动之外,还让“荆棘之森”成员中的两位架上来某个人。

     在看清那是名拥有着银白色长发身穿女仆装陷入沉睡的少女时,安图恩也用眼角的余光确认到罗洁琳缇轻咬嘴唇的事实。

     【果然,刚才我们交谈的时候他们劫持了阿尔缇娜。我就说她怎么会已经不在先前的地方了。】

     她的声音仿佛直接在安图恩脑海里响起。安图恩也明白了她为何要在一定程度上刺激对方的举动。

     “记得没错的话,这位‘冰蔷薇’小姐是你的挚友对吧?啧啧,还真是个美人呢,死了的话多可惜。”

     鹰钩鼻好似真的很动情地发出感叹,接着又用像是很真挚的脸庞说道。

     “把‘侧身像’交出来怎样?趁罗洁琳缇小姐你还有这个机会。我会向教廷那边申请让你们尸体能埋在一起的。”

     宣告到最后,他又看向安图恩。

     “当然,也不要想着凭借英灵的力量来将这位小姐来夺回。毕竟算算时间,方才借由那记准备好的偷袭加持到阁下身上的特殊封印也差不多该发作了吧?恐怕现在阁下的力量连平时的一成都没有了。”

     闻言,安图恩皱了皱眉,这倒不是因为正如对方所说,有什么特殊的封印削减了他的力量。而是他根本没有体会到身上力量的流失。虽然没想到对方心机深至连他会帮罗洁琳缇挡刀都计算在内,但从结果上说对方的努力好像并没有什么作用。

     【喂,那个鹰钩鼻说的是真的吗?】

     并不清楚他情况的罗洁琳缇语气显得有些焦急,安图恩则出言安慰道。

     【我是完全没有那种感觉,大概是对方找来的道具效力还不足以对我发生作用。】

     【真的?】

     【哎,看来不展现下实力小姐你是不会相信的。也罢,你就等着看看吧。】

     【喂,不要擅自——】

     还没等到罗洁琳缇的话说完,安图恩就以从某人处习得,名为“瞬迅”的高速移动秘法朝着架起阿尔缇娜的两人冲去。由于之前在从高空坠落的时候出现了自身魔法无法使用的状况,为了确保万无一失,安图恩并没有使用任何强化身体的术式,而是仅凭肉体的力量在行动。

     当然,对于曾经身为魔神的他来说,即使最为简单的动作也已经具有超越常识的力量了。

     “荆棘之森”的两人在有所反应之前就被他以一记直拳和一记勾拳分别击飞,接着他左手挟起银发少女的身体,再度以“瞬迅”后撤回到罗洁琳缇身边。

     整个营救过程不到一秒钟,安图恩重新站稳的时候,飞向空中的两人都还没落地。

     “什……”

     对于他突如其来并且如此轻而易举地就将作为人质的少女重新夺回手中的行动,原先还自信满满的鹰钩鼻等人身上的冷汗瞬间就冒了出来。作为人趋利避害的本能与身为魔术师的直觉让他们清楚地认知眼前这由“侧身像”召唤出来的存在,是远比所有魔术书上记载的都要强大的家伙。

     “攻,攻击啊!”

     于是他如此大声呼喊道——不得不说“荆棘之森”还算是个训练有素的结社,所有人从愣神状态回复后都迅速从身上放置魔术媒介的口袋中拿出像是植物种子的东西。

     他们动作整齐划一地将魔术媒介握住,接着向安图恩等人所在的方向一掷,碧绿的光芒霎时间连成一片,照亮了整座酒店的大厅。

     “幽暗领域的王者啊,为我驱除敌人!”

     在这群人中显得尤为突出的正是被簇拥着的鹰钩鼻,此时他左眼的宝石闪耀着炫目的光芒。伴随着巨大的摇晃和不祥的声响,十数条粗壮的墨绿色荆棘破土而出,高度直冲酒店天花板,接着在鹰钩鼻的指挥下从四个方位射向安图恩等人。

     “安图恩!”

     情势危急之下,罗洁琳缇不由得直接喊出了安图恩的名字,对此,他只是报以令人信赖的微笑。

     “看好了,我的主人哟,这就是魔神的所拥有力量。”

     确认过自己的体内剩余的魔力,安图恩内心默默地呼唤着“剑来”后,在异世界也伴随他无数次在生与死的境界线上徘徊的武器随着逐渐凝聚的白光出现在他的右手中。

     这是一把通体呈银白色的长剑,剑身中央雕刻着像是传导魔力的纹路,护手为圆形,连接处用像是机械的结构互相咬合着,握把则是正常的款式,在最下方还镶嵌了一枚琥珀色的宝石。

     调动身体内巨量的魔力并改变了性质后,安图恩将其尽数注入右手的长剑中。尽管没法使用魔法,但剑术似乎没有任何问题。苍青色的电弧围绕着剑刃跳跃,长剑护手连接处裂开道缝隙,结果出现了像是上古巨兽之眼一样的东西。

     “奥义——雷霆。”

     轻声念叨出这个即使是在异世界也几乎是所向披靡的招式,安图恩在挟着阿尔缇娜的同时尽可能摆出最适合发力的架势,将手中长剑用力一挥。由银白色剑刃放射出的苍青色光芒眨眼间盖过了先前鹰钩鼻召唤巨大荆棘时出现的碧绿光芒,伴随着巨大的轰鸣声,安图恩前方所有的一切都湮没在狂暴的雷霆中。

     在受到巨大冲击而终于要倒下的酒店大楼中,即使是身为召唤者罗洁琳缇也只能哑口无言。

     自己究竟是召唤出了怎样的怪物啊?

     在距离罗洁琳缇等人所在的酒店几公里之外的地方,某座观景铁塔的顶端,有位披着墨色长袍的老者正与身着圣职者服装的少年并肩站在平台的边缘。

     “圣子殿下,看来是老夫赢了。”

     目睹着某个方位一瞬间闪耀了小片天空、驱散了厚重的云层,并导致数十幢大楼倒塌的苍青色光芒,老者满意地摸着胡须笑了起来。

     “切……拿去吧,老头子。”

     边咋舌,少年虽内心感到不满,但他还是将手中拿着的某个密闭柱状容器抛向老者。原本看起来还挺稳重的老者有些慌慌张张地接好容器后,才发出抱怨。

     “圣子殿下,这可是珍贵的素材——”

     “知道了知道了,你这老头子都念叨了多少遍了。但你这个魔术师眼中的珍贵素材,对教廷来说可没什么用。”

     “是是是。”

     听着少年的话,老者不由得讪笑道。不过他显然有点心不在焉,双眼一直盯着刚入手的容器。

     “说起来我真是搞不懂你们这帮人,各自嘴里都喊着追求真理,结果说穿不都是为了一己之欲而让别人去死的家伙。”

     “圣子殿下难不成是在讽刺老夫么。不过那些人跟老夫学了些知识,老夫要求他们做些小事作为回报并不过分吧?”

     “原来在序列六的魔术师眼里,献出生命只是小事吗。”

     对于少年的这句话,老者没有立即回应。而是紧紧地盯着容器中的东西又过了好一会儿后,才边笑着边缓缓答道。

     “那是当然的啊。”

     似乎对老者的结论作出了反应,密闭容器中的物事,被不知名溶液所包裹着的,通体为金色,身后长着几对翅膀,好似传说中名为妖精的娇小存在眼睛微微睁开一条缝。

     目睹此情景后,老者的脸上的笑意更为明显了。只不过那大大咧开的嘴和潜藏其中的暗黄色牙齿却让人在感到恶心不已的同时产生莫名的惊悚。

     “在追求真理的道路上,总是需要人牺牲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