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五章 对决
    光从自带的梗来看就不是个好对付的家伙呢。不过既然是被称为“斩龙剑”,难道这个世界上居然也有龙吗?

     “安图恩,先放我和阿尔缇娜下来。”

     将多余的好奇扔到一边,明白这是在为他着想,安图恩没有反对,毕竟接下来的战斗可是要全力以赴。先让罗洁琳缇从他背上下来,又将阿尔缇娜交由她照看后,他默默地呼唤了一声“利德维尔”。

     然而作为伙伴的爱剑并没有回应他的呼唤。

     “古老的‘英灵’,不拔剑吗?通过刚才的对话,应当很清楚我的来意了吧。”

     早已经静默地停在正好距离他们十米处,等待他们主从之间对话进行完毕的人偶——不,格斯·弗里曼用无机质的眼睛看向安图恩,同时以与人类之躯无异的中性嗓音开口道。

     “可以的话,我还真不太想和你打。”

     确实是个有骑士精神的人。对敌人下了初步的判断,说完边用眼神示意站在一旁的罗洁琳缇,安图恩边稍微思考了一下,便得出爱剑不回应自己呼唤的原因:“利德维尔”的本体是横行无忌的上古巨兽,自然只会慑服于更强大的力量之下。而弱化之后的自己,显然是没有使用它的资格的。

     “如果是顾及两位女士的安危,那我可以赌上骑士之名,向阁下保证不会在战斗中对她们出手。”

     安图恩并没有第一时间回应格斯的承诺,而是摆出沉吟的样子,同时默默地用“心灵链接”向罗洁琳缇征求意见。

     【罗洁琳缇,就世间对这个人的评价来说,我们能相信他吗?】

     【那当然,他本人可是当今世界上少数拥有能够冠以“骑士王”名号资格的人,就信守承诺这一点来说,是当之无愧的典范。】

     【哦?看来我们运气还不太差。那罗洁琳缇你先退到一旁,避免等会儿被对决的余波误伤。】

     【好,但是你得向我保证——】

     【放心吧我的主人,我绝对会为你带来胜利,你就等着看好了。】

     【……虽然想说不要太过勉强,但看来你这边倒是战意更加高昂呢。】

     【那是当然,好不容易才出现有些挑战性的对手嘛。】

     得到了罗洁琳缇的保证,注视着她逐渐远离的身影,安图恩对接下来战斗的担忧又减少一分,毕竟对付有理智的敌人总比对付狂战士类型的家伙好多了。

     兴许是觉察到安图恩心境的转变,中性嗓音追问道。

     “阁下考虑得怎样了?”

     “这种情况下除了相信你,我好像也没有更好的选择吧。”

     “既然如此,请阁下拔剑。”

     边说着,格斯边将身体重心下压,顺势将巨剑从背后取下,以双手持握的架势让厚重的剑身自然下垂,接触到地面。

     看着那柄剑仅仅只是这么轻轻触碰地面,都带来一小片龟裂,安图恩下意识地眉毛一挑。不过好在武器装备上己方呈劣势的战斗他也不是没打过,于是他也毫不含糊,调动身体内部的魔力,将废墟中还算完整的一块混凝土摄入手中,然后通过压缩、改变结构、切削,不到半秒一柄石制长剑就这么诞生于他的手上。

     之前制作“系统”的时候他自然也考虑到道具资料方面的设定,于是现在这柄石剑在他的注视下,旁边也被标注上了几行半透明文字。

     石剑品质:奇物

     力量+10体质+10魔力+5

     说明:由魔神安图恩利用魔力直接对原材料塑形而得到武器,受限于材料品质,攻击力有限,但亦比普通刀剑强数倍。

     对于自己的成果,安图恩感到有些不太满意,但眼下能做到这种程度,也基本上是极限了。看来得找个时间久违地回忆一下炼金术是个什么样的东西才行。

     而作为敌人的格斯,在某种程度上想法也和安图恩十分相近。

     “虽然是个精湛至极的技巧,但阁下难道想要用那样的武器与我对决吗?恕我直言,用如此劣质材料制作出来的武器,在我的‘墨渊’面前不堪一击。”

     看来那柄巨剑还是有个挺符合自己的东方名字的。边考虑着这样的事,安图恩边通过话语还击。

     “是不是不堪一击,需要试试才知道。”

     “好吧,既然阁下执意如此的话,就试试先挡下我这一剑!”

     话音未落,钢铁之躯在原地一跃而起,同时被抡起的巨剑在半空中被其举过肩膀,呈上段斩击的架势。整个过程宛若潜龙登天,随后安图恩所要面对即是声势更为浩大的流星一击!

     在这种紧要关头,安图恩所做的事情也很简单。

     森罗万象——地脉,魔化武器。

     土黄色的辉光在混凝土剑身上爆发,安图恩将剑横置,就这么用空出来的左手抵住其中一侧,然后竟直接向前上方迎去。

     两人各自的动作都有如电光石火,不可谓不快,故眨眼之间一大一小,两柄从体积和原材料上都不对等的剑带着双方的意志对撞到一起。

     沉,这是安图恩在剑刃相交之初诞生的感觉。不过那也是理所当然的事,巨剑本身的重量加上钢铁之躯所迸发的力量,对方居高临下的一击已经不是两者简单相加所能得到的东西。

     但在地面承受不住安图恩通过双脚卸去的部分力量的同时,他内心也一片清明——尽管势大力沉,但对方的攻击并非无可阻挡。

     于是在早已退到一旁的罗洁琳缇眼中,就出现了这样令人惊奇的一幕:承载着格斯意识的“钢铁神兵”在看似占尽上风情况下,被安图恩用流转着土黄色光芒的石剑挡住攻击后,紧接着被他利用其在半空中无法很好地借力的局面,撤下原本亦用来防御的左手,握拳击出,反而身体瞬间被打飞出去。

     当然这一下多半是对方故意为之的结果,这点连罗洁琳缇都看得出来,身陷战局中的安图恩也自不用说。

     他甩了甩并未传回什么实感的左手,将出现了几道细微裂纹的石剑放下,同时看向已经重整好态势的格斯。

     “怎么样,我的随手之作还是能挡那么几下的吧?倒是你,堂堂骑士团团长,实力似乎和传闻中有些不符呢。”

     面对安图恩的挑衅,无机质的身躯并未回话,可也并未立刻发动攻击,脸上当然也不会有任何表情。

     觉察到其中似乎另有隐情的安图恩仔细搜索起自己的记忆来,毕竟对方身为一个自带很多梗的家伙,有些设定说不定和他以前接触过的作品是共通的。结果没花费太多时间,他就找到了一个可能性很大的理由。

     “该不会,那具身躯里,还沉睡着另一个人的意识吧?”

     尽管对方表情上还是看不出端倪,不过他一些下意识的行为总算让安图恩觉察到他的动摇,也从侧面证实了他猜测的正确性。

     安图恩不禁有些头痛起来,倘若他没猜错的话,另一位意识的主人大概是名女性,至于其与格斯的关系倒还真不太好说。但无论从哪方面都说明了一件事:

     这家伙其实是会“暴走”的吧?

     刚刚也说了,现在格斯的实力不知道为何还是安图恩能够抵挡的程度(虽然多半和人偶本身有关系,但安图恩还不太肯定具体原因和影响),可万一他“暴走”之后,两人对决的胜败就有可能变得向他那一方倾斜了。为了极力避免出现那样的局面,安图恩迅速又将话题转移走。

     “怎样都好,想必你我两人在想要速战速决这点上应该是能达成共识的才对。来,继续出招吧,骑士团团长。”

     “……感激不尽。”

     没想到对方居然会突然冒出这样的话来,安图恩稍微愣了一下。格斯也没有趁他走神的刹那偷袭,而是又重新摆出了对决开始时的架势。从中体会到某种意志的安图恩也不得不认真起来,倒不是说对方的实力会突然“噌”的一下涨上一大截,只是觉得不那样做的话对其就太过失礼了而已。

     将注意力尽数集中到格斯身上,在刚才那记互相试探的攻击中解明的关于人偶之躯的数据顿时就被投影到安图恩的视界中。

     姓名:钢铁神兵(格斯·弗里曼)

     年龄:???

     等级:75(序列六)

     职阶:狂战士(意识凭依)

     生命:9230/9237

     魔力:???/???

     力量:491(B-)耐力:510(B)敏捷:312(C-)

     魔力:???意志:355(C)运气:???

     等级上比安图恩高那么个十几级,基础属性综合起来却和安图恩差不多,甚至可能还低一点。这固然有其并不是本来的身体,契合度或者说同步率有差,况且“暴走”模式也没开启的因素,但也说明这个世界神秘力量确实不如安图恩之前所处的世界强盛。

     对于安图恩来说,这是个值得庆幸的好消息,意味着他在世界上的敌手又会少一些。

     顺带一提,对方生命值被减掉的7,就是刚才安图恩一拳造成的效果。可见刚才看似夸张的攻击是多么无力。

     将漫无边际的思绪带回,在脑海中计划好接下来的战术,安图恩亦握剑摆出架势,郑重其事地向对方宣言道。

     “闲话少说,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