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七章
    言亦初却觉得隐瞒不是本意,只是没找到合适的机会说明。

     演播厅私下碰面时谷粒苦笑对言亦初说道:“你看,你受人敬仰,而我只是一个小小的艺人,你我云泥之别,是我高攀不起。”

     “所以就是这样,如果你知道我是谁,你从一开始就会躲开!”他只想看看她过的好不好,看到她日子过的不怎么样他就放心了……但是没想到他居然生出了,就这样一直看下去就好了的心情,简直是被猪油蒙了心。

     然而此刻谷粒别开脸,拿着台本向导演表达自己的不满,“导演,不是说好我们可以自由选择立场的吗?我觉得和前任没办法做朋友。”

     导演一脸为难,是呀,和前任做朋友很难,所以才让你说呀,不然难道让言亦初跟观众说:我觉得可以和前任做朋友?

     要知道,男友最帅的举动投票中“删掉前女友”这一项是以绝对优势遥遥领先的好吗,尤其是对于言亦初这样的大众情人,这种忌讳的事提都不应该提,所以节目才给言亦初设定了“好男人”立场,小姑娘你怎么这么没眼色呢。

     导演冲谷粒使眼色,示意她可以闭嘴了。

     谷粒疑惑地问:“导演你怎么了,眼睛抽筋吗?”

     导演的眼角抽得更厉害了,他的内心:你才抽筋,你全家都抽筋!

     没想到这时候言亦初主动说:“没关系,可以换,我不介意。”

     谷粒忍不住退后一步,言亦初用这种“你开心就好”的眼神看着她干嘛?她是不会被糖衣炮弹打倒的,她这人心眼很小,一般有仇当场就报了。

     导演也吃了一惊,这么好说话的言亦初,他还是头一回见。

     彩排很顺利,真正困难的是正式录制,因为倡导真实地纪录大家辩论的过程,录制过程中是不会喊停的,这对于言亦初和谷粒两个综艺门外汉来说都是挑战。

     节目中,所有选手分成两队进行讨论,主持人再三确认,“亦初你真的是确定支持可以和前任做朋友吗?”

     言亦初穿着一件纯白色毛衣,在五颜六色的主持面前,更像是一座高不可攀的冰山,他非常肯定地说:“是。”

     “这是你的真实立场吗?”主持人挖了个坑。

     言亦初却反应非常快,“这是我的辩论立场。”

     主持人放过他,又问谷粒,“能不能问一下谷粒现实生活中怎么看待前任的问题?”

     “首先,这个问题因人而异,也要结合实际情况来分析。”主持人以为她要打太极,心里骂她无趣,来参加节目还端着以为做个人采访呢?但没想到的是谷粒话锋一转,“但是我从我个人看法来说,如果前男友邀请我参加婚礼我一定不会去,葬礼还可以考虑考虑。”

     语不惊人誓不休,女人不狠地位不稳啊,主持人心里给她竖起大拇指。

     这档节目收视率之所以高就是因为台本是在太简单了,大片大片的空白都是“请嘉宾自由发挥”,说实话自由发挥的地方都不知道是固定串词的几倍,越是自由度高的节目,有时候效果越是好。但是有一个地方一定不是自由发挥,插~入广告的地方是一定写好广告词的,加粗大号字标注哈哈哈。

     谷粒挑衅地看了言亦初一眼。

     言亦初回她一个云淡风轻的浅笑。

     辩论场上两队的选手唇枪舌剑,抛出的立论不计其数,每个人都使出浑身解数,他们都是专业的辩手,诡辩的能力极强,场上的观众观点几度跟着他们变换。

     随着时间推移,谷粒所在的反方逐渐式微,原本大部分场内观众都支持不应该和前任做朋友,但也不知道是不是言亦初这一张脸的诱惑力太大,还是对方辩手的口才太好,大家逐渐被洗脑,开始觉得似乎做朋友也不是什么大事,他们的实时支持率大幅下降。

     此时主持问谷粒:“谷粒,你有没有什么想说的挽回现场观众的心意?”

     谷粒稍作思索:“我想我们是不是忽略了一个问题,如果从对方的角度来说,是不是对方也想做朋友呢?要知道,提问分手能不能做朋友的人,几乎和分手后怎么挽回前任的帖子数量一样多啊!”

     “再多说一句,我们真的就差这么一个朋友吗?”

     主持又问:“那初恋呢?刚刚大家讨论的时候反复提起初恋,这种大家眼中特别美好神圣的感情也算在其中吗?”

     谷粒压根不记得自己的初恋,所以她回答起来更是毫无压力,她说:“我想问问在座各位,你们都有初恋吗?”

     所有人都举手说有。

     “那现在还和初恋在一起的举手。”几乎所有人又“哗”得把手放下。

     谷粒总结道:“所以说最肯忘却古人诗,最不屑一顾是相思,忘记该忘记的,记住该记住的,不如让初恋在心中妥善封存。”

     谷粒说完这句话之后,台下等她的刘称心不禁眼眶微红,她浮夸地擦擦眼角,没想到她家艺人还有这么煽情的一面。

     “所以言先生,你同意吗?”言亦初一听,不得了,小丫头眼角眉梢都是得意,这是在向他发战帖呀。

     言亦初四两拨千斤,“那我也请教各位问一个问题,现场有没有如果有机会还是想要和初恋联络的朋友?”在座观众犹豫片刻,又纷纷举手。

     谷粒不服,“这表示你们会和初恋做朋友吗?”

     大多数人的反应是摇头。

     谷粒笑道:“所以联络也是徒劳无功,初恋这事儿吧分情况,一种是混得好颜值高,你看人家还跟当年一样,美,于是你跟人家讲话问一句,你好吗?你吃了吗?对方可能说,哦,我吃了,也可能说,你管我吃没吃呢。那还有混得不好,颜值高开低走的,你见了后悔,怪人家戳破你的美梦,何必呢,图什么。”

     观众听了一个劲的鼓掌,啪啪啪掌声不断。

     “鼓掌的一定都是现任。”言亦初笑道,他坐在位置上稳如泰山,谷粒总觉得他脸上有一种叫做“慈祥的狼外婆”的神情。

     他说:“这正是我想说的,如果联络并不代表什么,为什么不可以呢?朋友的定义很广泛,天天联络也是朋友,偶尔联络也是朋友,一年到头只有过年说一句新春愉快的也是朋友。

     赫兹求证‘电磁波’的时候使用的装置是两个铜球,通过震荡观察火花短路,火花稍纵即逝,因为能量是有限的,人的生命也是如此,稍纵即逝,为什么不遵从自己的内心呢?”言亦初言辞恳切,让无数少女心醉,高学历理科生煲起鸡汤也不输于人。

     导演现在内心激动不已,对对对,就这样,他恨不得台上两人打起来才好。他没想到谷粒会刺激到言亦初,让他说那么多话,他有预感,这一期收视率一定会大涨,同一时段别的节目再无一战之力。

     谷粒看着言亦初,他完全激起了她体内的好战因子,她落在椅子上的屁股忍不住挪动调整了一个舒服的姿势,嗯,感觉好多了。

     她说:“我觉得不打扰也是一种温柔,过去的已经过去,强行介入别人的人生何尝不是一种自私,就像我们观察动植物,我们不是大自然的掠夺者,我们只是它忠实的记录者。当然了,说句不要脸的话,如果有人一辈子念着我的名字,我认为这会是我的终身成就奖,我就算是死了,也一定是死而无憾。”

     言亦初中枪无数。

     在谷粒轻描淡写说出这句话时,他的脸色很不好,漆黑的眸子注视着谷粒,嘴唇轻轻动了两下,却一个字也说不出来。

     他惊讶于原来镜头下的谷粒是这么生动。

     台下观众席坐着的沈誉本来翘着二郎腿看热闹,他神情大变,完了,言亦初肯定是生气了,别人生气可能发发火就过去,可言亦初不一样。

     他要是一激动开口就变成“谷谷谷……粒,你你你……说……啥”那可怎么办,国民老公就要变成国民结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