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十八章
    孟君山作为家里不受宠的孩子,最初在公司里面从策划开始干起的时候,手段就一直粗暴简单,他信奉的简单明了的交易方式,他觉得既然目的是红,就可以不择手段地红,无所不用其极。姚一梅在成名初期几乎按照他的安排,该干的不该干的都干了,陪吃陪喝干爹干爸一个都不少。幸好那个时候网络还不发达,有什么黑料都相对容易被公司掌握直接按下。

     但后来孟君山不知节制的压榨,还是让姚一梅受不了,最后因为抑郁自杀。

     所以孙菲跟孟君山两人分道扬镳之后,孙菲看到谷粒,就很想在她身上挽回曾经的错误。为什么这个人是谷粒呢,可能是她太蠢了吧,她在网红圈混了几年也没混出头,还是因为别人偷拍的照片出名的。

     有的人长的美就像是开了挂,有的人长的美就像是一张脸长错了地方,就比如说谷粒,孙菲也不知道这是好事还是坏事,一方面欣赏谷粒能够保持一贯的一腔热抢,一方面又觉得她太天真对现实没有清醒的认识,一杯酒就能被难倒,这还要怎么混。

     所以孙菲这次要好好操~练一下谷粒,给她安排了一个非常专业对口的工作,把她放山里参加探险节目去了。节目是请的国外非常有经验的探险家带领一队没怎么经历过艰苦生活的明星,开始微妙的探险旅程……

     孙菲问她:“你小时候看过国外什么节目吗?比较大胆的。”

     谷粒想了一下回答:“我小时候喜欢看《超级变变变》。”

     孙菲扶额,“还有呢?不要亚洲的。”

     谷粒又想了一下说:“把人放在爬满蜘蛛和恐怖虫子的玻璃容器里面的挑战节目?”

     孙菲这一下满意地点点头。

     谷粒觉得孙菲的笑容有点微妙,然后她就看孙菲递给她的合同,看了一下,发现上面写着:《生者为王》——中国最有趣的探险节目。

     谷粒觉得有点意思,她新奇地问:“是像前段时间的旅游节目一样吗?不过我没有儿女,也不是爸爸,这样也行吗?”

     孙菲非常看好她:“你去吧,进组就知道了。”

     于是谷粒就带着这样愉悦的心情去了新的节目组,这是她演绎生涯的第一个真人秀节目,她非常的重视。她特意跟化妆讲,“今天咱们就画个淡妆,可能还是要跋山涉水,怕出汗,妆以简洁为主就行。”化妆和助理一本正经的答应。

     可是,谷粒万万没想到,迎接她的算是她人生中的重要偶像,但是她一见到偶像,就知道多半不会有什么好事。偶像是个外国知名的探险节目主持人,也是非常优秀的探险家,就连总统奥巴马都参加过他的探险节目。业界人称乔爷,英文名joseph,东邪西毒南乔北丐,他的节目一直是英国纪录片以及综艺里独树一帜的常青树,长期与各类xx声音xx天才平分天下,因为在野外生存时需要获得大量的热量才能够生存下去,于是乔爷练就一身什么都敢吃的本事,蚯蚓蚂蚱都是常见的珍馐,说多了怕这些一起参加节目的小伙伴饭都吃不下,总之,这是个被称作食物链顶端的男人。

     至此,谷粒才反应过来,原来她参加不是旅游节目,是冒险节目!

     刘称心一看,不好,谷粒要发现是菲姐诓她来这里接受吃苦教育了,她可得怎么向谷粒解释这种因为菲姐觉得你身心上都要接受更多的考验才能成为更加出色的艺人要多锻炼自己多挑战自己多做一些从前从来没有试过的事情新的人生新的自我——这种扯淡的事情?

     她小心翼翼地问谷粒:“粒粒,你觉得咱们新剧组环境怎么样?”

     没想到,谷粒拿起她的小本本,欢快地迈着步子一路奔向偶像,高举笔记本向偶像说道:“偶像,求垂青求包养求签名!”

     乔爷微笑地看着她,说道:“你是我们第一个进组的队员,状态非常好,goodjob。”

     然后谷粒心满意足地捧着她的签名回到刘称心说:“称心,怎么办,我浑身的热血都开始燃烧起来。”

     刘称心目瞪口呆,没想到她还有这样狂野的一面,毕竟之前,大家一联想到她曾经的旅游经历,就觉得是净化心灵的小清新之旅。谷粒究竟是怎样土壤上长出的奇葩,别的小姑娘娇滴滴的,看到毛绒绒的爬行生物都要哭出来,为什么谷粒可以这么兴奋地要迎接人生新挑战。她伸出手摸摸谷粒的额头,谷粒莫名问她:“干嘛呀称心。”

     刘称心答道:“看你是不是烧坏脑子了。”

     谷粒不理,哼着小曲帮节目组搭野外帐篷去了。后来,她在节目里面担任的角色尤其的有意思,有的人是颜值担当,有的人是搞笑担当,有的人是反面角色成长型,但自从领队的歪果仁发现谷粒对野外非常熟悉之后,她就莫名其妙成了解说担当。

     节目的选址也非常的有讲究,一共12期节目,每个场景做两期,分别选的场景是:沙漠、森林、峡谷、溶洞、湖泊等。

     谷粒正在和节目组导演聊节目宗旨和他们对每个明星的期待,这时候第二个参加节目的明星来了,谷粒抬眼一看,正是上次坑了她一把的宋烟。

     谷粒这里的工作开始了新的进度,但是言亦初可就不好受了。

     他一回到家,大王就在家里喵喵直叫,尾巴高高竖起,围着言亦初的脚边打转,还发出咕噜咕噜的声音。言亦初这个洁癖加心里脆弱容易留下心理阴影的小青年,一开始对于大王的献媚是严词拒绝的,但是奈何百炼钢抵不过绕指柔,他给大王准备小鱼干的时候,终于沦陷。

     他在沙发上抱着大王,对着再也没人跟他抢的电视机抱怨道:“大王,我要讨厌你妈妈了。”

     言亦初想了一下,感觉叫妈妈不太对,他不就成大王霸霸了吗,对着一只喵说,来叫霸霸,好像有点蠢。于是他又改口道:“我觉得你姐太不厚道了,我决定从今天开始要讨厌她。”

     过了一会儿,除了大王半死不活地喵了一声,家里空旷又孤独,言亦初站起来围着客厅团团转,“大王,你姐怎么还不打电话回来?她太过分了,爱的时候说我是吴彦祖,现在连我名字都要忘干净。”

     然后他指着今年的杂志对大王说:“大王,是不是我吸引力变差了,可是不对啊,你看这个月杂志还说我是全国女性最想嫁。”

     大王不耐烦的瞄了他一眼,把自己在他怀里团成一团,一脸嫌弃,然后用尾巴遮住了眼睛,纠结状态里的男人,没眼看。

     所以说,做人千万不能冲动,冲动毁所有。一个冲动跑出去开车兜一圈,头脑是清醒了,回来人没了,还是一样得懵。他打电话给孙菲,孙菲居然跟他说,谷粒正在参加一档非常有意思的节目,利用这个空档,不如思考一下大家是不是真的做好要在一起的觉悟。

     言亦初恍然大悟,原来是他的思想境界还不够深刻。他打开手机,翻开谷粒的微博,在对话框里打出一行:“大王有点点想你。”后面半句,我也想你——被喵吃了。

     就在没见到谷粒的这两个星期里,娱乐圈发生了一点点小小的变化,其实所有人对那部穷到发指的《歌狂》网剧都没有抱有太大希望。但网剧有一个很大的特点,就是周期短,不看广告看疗效,能不能得到观众的认可很快就能清楚。

     而就是这样一部粗制滥造台词天天滚滚燃烧梦想的网剧,幸运的绕过了各类禁止,三观端正积极正面,孜孜不倦劝人向善的一群逗比,就如一颗投向水面的石头,搅乱湖面,口碑慢慢在网上发酵。

     对此,谷粒的粉丝把它称为,千年等一回的nini的狗屎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