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4章 见到我娘
    马三和我大伯跟着王二来到了那口井前,当他们到的时候,周围围满了村民,分开人群,马三看到井里的那口黑漆漆的棺材,以及从棺材周围渗出来的血水,脸色变得有些发青。

     “三叔,这究竟是怎么回事?”我大伯有些六神无主,没想到挖口井碰到这样的事情,他也不知道是福是祸,但感觉应该不是什么好事。

     果然,马三脸色白中透着青,对我大伯说:“坏了,看来是天坑里的存在知道了我的企图,所以才断了这处地龙水,它能驱动这阴路上的血河,看来我还是嘀咕了它。”

     我大伯一听急了,急忙问三叔还有没有办法补救。

     三叔想了一想,擦了擦额头上的冷汗,说了句“这是它派出来的血尸啊,看来我们想要躲过这一关是不容易了,如今即使我想走也走不了,肯定是被它惦记上了。”

     周围的村民一听,也都六神无主,几个相信的脸色也是煞白,他们此刻全都唰唰唰的跪了下来,请求三叔救命。

     马三沉默了下来,没有吭声,跟我大伯耳语了几句,就走到一边抽起了烟,我大伯喊大家起来,说三叔要想想办法,大家先别急,都先起来。

     村民们最终被我大伯一个个扶了起来,他们都没有动,静静的看着马三,等着他的答案。

     过了一会,马三踩灭了烟头,他让村民都回去,说他有办法来解决这件事。

     村民们自然不肯走,最后还是村长出面,村民们才不情不愿的离开了。

     看到村民都走了,我大伯凑了过来,问马三,是不是真的有办法?

     马三摇了摇头,苦笑着说,天坑中的东西不是他这点道行能抗衡的,现在只有一个办法了。”

     我大伯急忙问是什么办法,马三摇了摇头,说你就别管了。

     从天坑回来后,这几天我一直感到昏昏沉沉,浑身不得劲,天天都是半睡半醒,甚至好几天晚上都梦到了铜棺中的那具女尸,也就是祖娘,更让我羞于启齿的是我梦到自己天天夜里都跟她翻云覆雨,不过昨天夜里,祖娘和我说,她遇到了点事情,可能要离开一段时间,我哪里听得进去,直接把她压在床上......

     正当我提刀掠马,准备冲锋陷阵,突然感到脸生疼,我醒来,却发现是马三喊醒了我,而且我敢肯定这老头绝对是一个巴掌扇醒我的,想到自己的春梦被打扰,顿时有些不高兴。

     但这时,我大伯紧跟着冲了进来,对着马三就喊道:“三叔,你这是要干什么?这可是我们麻家唯一的骨血了,你不能断了我们麻家的根呐。”

     马三对我大伯说道:“你知道吗,天坑里的东西为什么要杀这么多的人,我看关键就是在这个孩子身上,他娘做的那个梦就是个证明,所以我想,如果天坑里的东西真正想要的,恐怕就是这个孩子。”

     “不”我大伯当场泪就下来了,央求三叔不要这么做,还让他带着我一起离开,去了县城也许天坑里的东西就顾不得我们了。

     三叔摇了摇头,脸色有些灰败。

     “没用的,我和你都被那东西盯上了,村子里的人也都逃不掉,现在只有这么一个办法,要么看着村民一个个的跳天坑,要么就带着我去搏一搏。”

     我大伯一听,顿时为了难,要说把我的小命交出去,他自然一万个不愿意,他宁愿拿自己的命去换我的小命,但要说把全村的人的命都交出去......

     三叔和大伯争论着,我看着大伯,说“大伯究竟发生什么了?”

     我大伯急忙笑着说没事,还擦了擦眼泪。

     三叔也停止了争吵,对我说:“孩子,现在三叔有个事情要你帮忙,这样可以救全村人的命,你敢不敢?”

     “敢”我几乎想都不想就出了口,说也奇怪,这几天一直昏昏沉沉,但在这一刻,我突然感到精神了。

     “啪”一旁的大伯直接给了我一巴掌,把我一下子打懵了,我大伯打完我就后悔了说:“你可是我们老麻家唯一的骨血了,可不能有事啊,不然我怎么对得起你死去的爹娘。”

     三叔和大伯争论了一番,最后,我大伯还是让我和三叔去了后山,至于我大伯,三叔让他去准备点东西,我和三叔来到了后山,那个井前,看着里面的漆黑棺材,我有点害怕,小身子朝着三叔靠了靠。

     “别怕。”三叔摸了摸我的脑袋,对我笑着说,但我看到他的脸色很白。

     三叔从背后的大布袋里取出三支香,点上,然后对着井里的棺材拜了拜,当三叔拜到第三下的时候,我看到井里面的棺材突然动了一下,往旁边移了一点,我脸“刷”的一下变得煞白,我感到浑身发凉,头皮发麻。

     三叔的脸色也是一变,急忙拉着我,就要往村里跑,但在三叔刚刚转身,突然发现在我们面前,站着一名穿着红色衣服的女人,女人披头散发,漏在衣服外面的手,滴着黄红色的脓血,看到这个女人,我顿时感到双腿发软,一下子坐在了地上。

     本来拉住我的三叔也是吓得一激灵,手不自觉的松开。

     女子慢慢的朝着我们漂来,坐在地上的我,可以清楚的看到她的脚离地有三寸,那一滴滴的脓血滴在了草丛上,我看到草丛竟然出现了白霜。

     一阵阵阴冷的风,轻轻的吹过我,我感到头皮发麻,吓得我只会拼命的动着双手,想要往后爬。

     三叔突然来到了我的面前,大喝一声:“冤有头债有主,不管你们是什么,在这里大开杀戒,吞噬这么多的生魂,难道不怕遭报应吗?”

     “咯咯~~”不知道是不是错觉,我听到了一个女人的笑声,声音很脆,但三叔听到这个声音,却是脸色一变,急忙扔出去三枚铜钱,铜钱砸在女人的身上,只是冒出了三股白烟,就消失无踪。

     我看到女人的胸口,有三个血洞,从里面往外流着脓血,那脓血带着一股腥味,让我忍不住就呕吐起来,昨夜吃的东西都吐了出来,吐到最后干脆只能吐胆水了。

     这时,我感到一个很大的力量,一下子抓住了我,我看到三叔抓住我,往背上一扔,转身就跑,跑的时候还不忘朝着身后扔几个铜钱。

     我趴在三叔的背上,透过他的背,我都能感到他“扑通扑通”的心跳声,我看到三叔连脖子都是白色的,但我不知道为什么,总觉得我三叔跑的地方不对。

     果然,跑了一会,三叔停了脚步,把我轻轻的放了下来,脸上带着苦笑。

     他停下来,给我轻轻紧了紧领子,苦笑道:“孩子,看来这次三叔是救不了你了,三叔认栽啦。”

     他看着天坑旁边的那棵血树,我顺着三叔的目光,尽管我现在还是很害怕,但似乎最恐惧的时候已经过去了,我知道三叔的意思,恐怕今天我的小命要交代在这里了。

     看到那棵血树,竟然让我有种十分亲近的感觉,我在三叔惊骇的目光中,缓缓的走到了血树的旁边。

     三叔以为我要跳天坑,没有阻拦我,因为他知道,自己也免不了这一关,他也轻轻的在我后面跟上,他知道,不管那个血尸来不来,自己都过不了今天这个坎了。

     我没有跳下天坑,而是来到了血树前,不知道为什么,我轻轻的伸出了小手,去抚摸了一下那棵血树。

     那棵血树顿时爆发出一团血光,我和三叔隐隐听到一声女人的惊呼声,这团血光仅仅持续了刹那的功夫,就消失了。

     “啊”我捂着手惨叫了一声,三叔急忙过来,拉过我的手,看到在我的掌心竟然出现了一个龙形的印记。

     看到这个印记,三叔惊呼一声“血龙掌?”

     我看着三叔脸上的惊容,不知道他说的这什么血龙掌,对我有什么用,不过我现在只知道我的手好痛,几乎痛到了骨头里,我想要哭,但却哭不出声,而泪水又在哗哗的流。

     突然,我看到在我三叔背后,那个穿着红色衣服,浑身都滴着脓血的女子又出现了,我张大了嘴,忘记了手掌的疼痛,指着三叔的背后。

     我还没有说话,我看到三叔脸色变得很白,眼神中带着一抹苦涩,这时,从天坑里吹出一股阴风,阴风吹拂着女子的遮住了脸的长发。

     我顿时愣住了,轻轻的喊了一句“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