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002 这年轻人,什么来头?
    静!

     死一般寂静!

     喧闹的风雨声,此刻都仿佛被隔绝于天地之外。

     而在短暂的惊骇过后。

     终于,一道满是不知所措的声音,打破了现场的沉寂。

     “顾老……您这是……”

     只见那司机小心翼翼的走到顾世通身前,双眼无措,一脸懵逼的样子。

     事实上,他已经在怀疑自己是不是出现幻觉了,竟然会看到顾世通如此失态的模样。

     要知道这位,可是纵横吴州数十年,早已站在金字塔顶端的存在啊?

     漫长时光里,他什么风雨没经历过?

     可如今,见到那个农民工打扮的小子,顾世通却激动的宛如孩童般,浑身发颤,给人的感觉……就好像是一个失散多年的孤儿,突然间找到了亲生父亲一般。

     这怎么可能?

     这完全没有道理啊!

     司机都快疯了。

     不止是他,现场有反应快的富商,也感觉自己要疯了。

     “我……我没听错吧?顾老,竟然叫那个毛头小子陈师?我的天啊,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小子,竟能让顾老以师为名,这……这个世界也太荒诞了吧?”

     就仿佛平静的湖水,突然落下一颗巨石。

     这话一出口,瞬间,全场沸腾了,所有人,皆都把难以置信的目光,投视在陈阳身上。

     须知顾世通可不是寻常人,他身为吴州地下世界掌舵人之一,身份地位何其尊崇?

     能被他称之为师者,来头有多大,自然不必多言。

     想到这里,一干富商权贵的脸色顿时变了,看向陈阳的目光,十分复杂。

     有人猜测,难道说眼前这个一身怪异装扮,土里土气,一看就是刚进城农民工的穷酸小子,是哪个顶级世家的公子哥不成?

     否则的话,他又何德何能,竟能让顾老不顾尊崇,当众主动唤为陈师?

     在场之人,哪个不是吴州市民眼中了不起的人物,可此时,却都是你看看我,我看看你,脸上写满猜疑与惊诧。

     就是在这样一种微妙的氛围中,一直都如老僧入定般,低垂眼帘站在原地的陈阳,终于是抬起头来。

     他以恍然的目光看向身旁的顾世通,似是直到此时,才迷迷糊糊的想起这个老头是什么人。

     “你是……世通?”

     语气疑惑,但没有什么惊讶与喜悦充斥其中,仿佛这位鼎鼎大名的吴州大佬在他看来,并没有丝毫的分量。

     以至于,连让他讶异的资格都没有。

     唰!

     身边明明是瓢泼大雨,天气也说不上闷热,可一群富商与权贵,此时却有一种日了狗的感觉,背后的冷汗,更是刷刷刷的直冒。

     世通?

     一个看上去最多二十岁左右的小年轻,竟然叫比他大了起码四十岁有余的顾老世通?

     这……

     到底是他们集体疯了,还是世界末日要来了?

     虽然对陈阳的来头不确定,但敢如此称呼顾世通,想必后者在如何平和,也忍不下去了吧?

     想到这里,一些人觉得自己表现的机会来了。

     “小子,你找死吗?”

     有人大喝,对陈阳怒目而视。

     “敢对顾老无礼,你不想活了?”

     也有人低吼,仿佛心中的神灵被亵渎了一般。

     至于那司机,更是气得跳脚,恶狠狠的指着陈阳鼻子骂道。

     “顾老的名字,也是你有资格提及的?立刻跪下磕头道歉,否则要你好看!”

     惦记着报复陈阳的中年男子,也出声附和。

     “没错,赶紧跪下,乞求顾老的原谅,要不然即使顾老大人大量放过你,我也要狠狠收拾你!”

     有人认出了中年男子,当即惊呼道。

     “是张胜利张总,没想到您也在场,这小子敢对顾老无礼,绝不能放过他。”

     现场轰乱,骂声震天。

     有人咬牙切齿的看着陈阳,恨不得直接冲上来,把他撕成粉末。

     而中年男子张胜利摩拳擦掌,之前他无意中得罪了顾世通,心道此时正好拿下陈阳,算是赔罪。

     若是幸运的话,指不定他还能抱上顾世通的大腿,从此平步青云,扶摇直上。

     想到这里,他大跨步而出,便要动手。

     然而……

     就在全场一片轰乱,张胜利快要走到陈阳面前之际。

     一道蕴含愤怒的咆哮,穿透云层,直冲云霄。

     “全都给我闭嘴!”

     众人望去,却愕然发现,不知何时,顾世通竟已气的脸色铁青,整个人更是全身发抖。

     只见他眼神冰冷的低吼道。

     “你们这些人,若再敢对陈师有丝毫不敬,我会让你们……永远消失在吴州城!”

     声音不大,却铿锵有力。

     这话一落,顿时帝王酒店门前,无比寂静。

     一群富商,仿佛被掐住了脖子的公鸡,瞪大眼睛,大气不敢喘。

     那司机浑身一哆嗦,差点一屁股坐倒在地上。

     最滑稽的便是张胜利,他已经走到陈阳面前,正准备一巴掌抽过去。

     可突兀听到顾世通霸气凛然的话语,他整个人被吓得噗通一声跪倒在地上。

     见状,陈阳扫他一眼,淡淡问道。

     “有事?”

     “额……”跪趴在地上,张胜利闻言牙齿都直打哆嗦,他慌慌张张的伸出手,犹如狗奴才一样,点头哈腰道。

     “那……那个,我看您鞋子有些脏了,我……我为您擦鞋……”

     陈阳似笑非笑的看着他,突然喝道。

     “既然要擦鞋,那就给我认真点,我看你身上的西装还算干净,脱下来,当抹布!”

     “是,是……”张胜利额头直冒冷汗,连忙脱掉西装。

     周围一干富商权贵见到这种情形,直接就懵逼了。

     要知道张胜利在吴州商界,也算小有名气,可如今,却跪倒在陈阳面前,帮他擦鞋?

     而且看陈阳的样子,根本就没有丝毫的表情变化,显然完全不把这种事情放在心上。

     暗暗咂舌的同时,所有人心头都冒出同一个疑问,这个连顾世通都要称之为师的年轻人,到底来头有多大?

     旁边,顾世通不发一言的站在一旁,见陈阳已经处理完事情,这才微微弯腰,面色无比恭敬的走过来。

     他想让自己心里平静,尽量不失态,可一开口,却仍然有着掩盖不住的激动。

     “陈师,您降临吴州,怎么也……不过世通来个电话。”

     陈阳看着这位头发花白的老人,记忆中,当年初见时,他还未曾白发,脸上的皱纹,也不像现在这般多。

     吴州变了。

     世界变了。

     如今,连故人,也变了。

     难道沧海桑田,真由不得人心么?

     沉默,不语。

     陈阳并没有第一时间回顾世通的话,直到……

     顾世通小心翼翼的唤了声陈师。

     他这才将注意力,转移到老头的身上。

     “我也是……临时决定的。”

     随意开口说了一声,陈阳的目光便投向了远方,隐约间,脸上有恍惚之色浮现。

     临时决定?

     顾世通闻言松了一口气,看来,并非是陈阳忘记了他的存在。

     两人间的对话,就仿佛主仆一般。

     这等情形,看在身边富商们的眼里,却早已是有些麻木了。

     虽然依旧搞不懂陈阳的身份及来历,但能让顾世通恭敬对待的人,显然,不是他们这些人所能得罪起的。

     因此,第一时间,在场大多数人就已经把陈阳列到了,万万不可得罪之人的名单内。

     君不见张胜利现在还趴在地上,为那年轻人擦鞋么?他们都是有身份有地位的人,可不想重蹈张胜利的覆辙,被陈阳当成奴才一样使唤。

     “陈师,要不然,我为您接风洗尘吧?”

     另一边,在短暂的寒暄之后,顾世通突然有些紧张的问道,那谨慎的模样,丝毫不像是平常那个铁血的地下世界大佬。

     对其态度,陈阳并不在意,而是摇头道。

     “不必麻烦,我已通知三千,让他赶来,算算时间,应该快到了,你若有事的话,就先去忙吧。”

     “赵三千?”顾世通脸色一变,慌忙道。“陈师,您是不是……不想与世通有牵连了?”

     这话让陈阳哑然失笑,道。

     “不要多想,我只是,有事需要三千去办而已。”

     “那……好吧!”

     顾世通心知陈阳决定之事,不会轻易更改,虽然有些不甘心,但也不敢过于纠缠,他恭敬道。

     “既然陈师有事要办,世通就先行告退了,不过,您降临吴州,我理应尽到地主之谊,这样,若您方便的话,三日后,我在家中略备薄酒,迎接陈师的到来,您看如何?”

     “可以。”陈阳点头。

     “那就期待陈师的大驾光临了!”顾世通一脸欣喜之色,仿佛得到了神灵青睐。

     而后,他指着脸色煞白的司机道。

     “至于这人,屡次三番对您不敬,我会让他永远消失在吴州城!”

     陈阳本想请求,但想了想,还是没有开口。

     正所谓国有国法,家有家规,顾世通身为地下世界大佬,自然也有他处事之道。

     虽说,陈阳算是顾世通名义上的老师,但对他的公事,横加干预,也不太好。

     所幸,便让他自己去处理吧,那司机三番两次辱骂于他,甚至狗眼看人低,如今受到惩罚,也是一种因果。

     最终,顾世通还是念念不舍的走了,他原本是来帝王酒店用餐,但现在,却连用餐的心思都没有了。

     一干富商权贵,也都心潮难平的散去。

     至于那张胜利,则灰溜溜的跑进了帝王酒店,之前,他本来是想当众羞辱陈阳,可最后,却反倒是当着无数人的面为陈阳擦鞋。

     这一回,他算是丢尽了颜面。

     一场风波就这样过去了,而陈阳,也终于是顺利的走进了帝王酒店。

     只是,他刚刚走进大厅,正准备叫来经理,询问一下赵三千给他定的包厢在哪。

     身后,却突然响起一个诧异的女声。

     “陈阳?你怎么在这?”

     周瑶瑶跑帝王酒店来跟人约会,没想到一进门,便撞见了陈阳。

     她脸色有些阴沉,眼中满是不悦。

     “这个土包子,简直是阴魂不散,在别墅闹了一次还不死心,现在,竟然纠缠到这里来了!”

     她认定陈阳是想找她的麻烦。